【无删减】心蛊 小说在线阅读/心蛊免费

2020-06-01 07:17 · 新商盟

樊守看了我好一会,才开口,催促我:“别哭了,我背后疼得要死,快点烧蛊去!记住,第三个蛊坛。”

他说完,就闭上眼睛休息了,再不理会我。

这个男人,果然一点同情心也没有。

我看到他这么冷漠的样子,忍住心痛,擦了擦脸上的眼泪,在心里劝自己要沉住气,要坚强,将来一定会有机会逃脱他的魔掌的!

之后,心情平复了一点,我就按照他说的那样,在床底下那些密密麻麻的蛊坛里,找到第三个蛊坛,拿到灶台上,把炒菜的锅拿开,将蛊坛放上去,就开始在灶底下点火。本来看樊守做起这样的事情很简单,可我点个火都费了好大的劲,把家里弄得烟雾缭绕,却硬是没点着火……

樊守实在看不下去了,艰难的爬起来,把我给拉到一边,他自己把蛊坛烧到散出焦糊味之后,就打开蛊坛的盖子,往里面倒了半瓶麻油,然后又用筷子在里面搅合了一会,就告诉我,等凉了给他涂在后背上。

我按照他说的,等蛊坛里的东西凉了,就给他往后背上涂去。涂完,他就好像不痛了,眉头松开,渐渐睡了过去。

因为我实在笨,做不好柴禾饭,只好饿着肚子上了床,躺在里面的角落里也睡了。

睡梦中,我又梦到自己逃了出去,然后回到家,紧紧被爸爸妈妈抱在怀里。我在梦里哭的好伤心。

“哎,你这女的,每晚睡觉都这么哭,眼泪有那么不值钱吗?”

睡梦中,我好像听到了樊守的声音,吓得想睁开眼,可是却怎么也睁不开了。

直到第二天早上,听到鸟叫声,我才醒了过来。

醒来的时候,身边没人了,樊守不知道去了哪,我忙坐起身,在屋内的四周看了看,没看到他,我暗自一喜,难不成他外出了?我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发现肚子也不疼,是不是他趁我睡着出去忙活,然后又怕蜈蚣弄醒我,就先把它弄出去了?

想到这一点,我激动的心跳都不稳了,穿上鞋就往外跑去。

只是,刚跑出山石院子门口,肚子就传来一阵绞痛……

我瞬间捂住肚子,就跌倒在地,目光看着一步之遥的破树枝做的院门,泪水不停的涌了出来。我还是跑不掉……

“你又想逃?”这时,我身后传来樊守淡漠的声音。

我的肚子也就不疼了。他应该是正在走向我。

我肚子不疼了,人也就清醒过来,忙手撑地起身,看向他。只见他手里抱着一捆柴禾,步伐稳健的走向我。

我窥着他痘包脸上的表情,发现他脸色阴沉,一看就是不高兴了。

我怕被他那样惩罚,所以,忙想着说辞,“我……我看你不在屋里,以为你外出了,就想找找你。”

“胡扯!”他闻言,白了我一眼,随即把手里的柴禾往地上一丢,伸手就将我拽进怀里。

我不备他这么一拽,整个脸撞进他结实的胸口处,把鼻子撞痛的同时,也闻到了他身上的麻油味和一股腥味。

“你是又想我罚你吧?”他不等我恢复过来,粗糙的大手就伸进衣服里,惩罚性的捏了捏我的柔软处。

一股羞辱感就从那里涌遍我的全身,我想推开他,可他反捏的更紧了。我没辙,只好怯怯的说道:“你……你后背受伤了,别乱来了。我知道错了,下次一定不逃了!”

“我后背受伤了,又不是下面受伤了,怕什么?”他故意低下头,说话间在我耳边吹气。

这样弄得我全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我深怕他再次强迫我,所以,我僵着身子,转移话题,“我肚子饿了……我们去做饭!”

我什么时候才能离开这混蛋啊!好想杀了他!又丑又坏!

“嗯,我也正好有点饿了。”樊守闻言,在我脸上亲了两口,才松开我,随即吩咐我把地上的柴禾捡到厨房去,他则去淘米了。

我一边掉着眼泪,一边将柴禾抱进了厨房。

他已经将米放进锅里,又倒上水,今天我看到他除了在饭锅里蒸了熏肉,还在灶台底下的坑里放了个瓦罐。等米饭做熟了之后,他拿火夹端出那个瓦罐,然后,揭开上面的盖子,顿时一股肉香味扑鼻而来,他闻了闻,笑道:“这下可以好好补一补了。”

“守哥,什么肉啊?这么香!”我本来昨天在灭蛊婴的时候,就吐得胃空了,晚上又因为樊守后背受伤,没法做饭吃,所以也没吃饭,现在一闻这香味,就饿的不行。

樊守估计是还在生我刚才逃跑的气,没回答我。而是把瓦罐里炖的汤倒进大瓷碗里,随后端上桌子,然后让我去盛米饭什么的,一切弄妥,我们相对而坐,他就舀了碗瓦罐汤给我。

我迫不及待的喝了两口,味道好鲜!

这可是我这辈子喝到的最鲜美的汤了!

因为太鲜了,再加上我很饿,所以,我连喝三碗,又吃了一碗米饭才算饱。

“好吃吗?”樊守见我放下筷子,看着我目光贼兮兮的。

我点点头,“嗯,挺……挺好吃的!”

他这种目光我很害怕,下意识的想起身跑掉,但我知道我根本跑不掉,只能认命的坐在板凳上,伸手捏着拳头,忙转移话题,“守哥,你后背的伤,需要涂药吧?一会我帮你涂吧。”

“好的差不多了,不过,再涂一下巩固巩固也是好的。”樊守就被我成功转移注意力了。

我暗自松了口气,收拾了碗筷。

等收拾完,樊守就脱了上衣,趴在床上让我给他涂药。我拿起昨晚那个蛊坛,伸手进去弄了药,就要往他背上抹去,可一看到他后背,我惊愕的倒吸了一口凉气,手上的蛊坛也差点掉到地上去!

“守哥……你……你的后背怎么好了?”

樊守的后背昨天明明被火蝠烧出好多泡的,现在居然一点痕迹都没有了!要不是上面还沾着我昨天给他涂的麻油混合蛊虫的黑色粉末物,我现在一定会认为昨天我是眼花才看到樊守后背起泡的。

我是医大学生,就算不是,也不会信烫出水泡的伤口,会在一天之内就恢复如初的!

樊守闻言,伸手摸了摸后背,惊喜的坐起身,朝我笑道:“哈哈,这么快就恢复了?看样子,刚才那乌金水蛭汤真是大补!”

“乌金水蛭汤?”我眼前顿时浮现出他从蛊婴头颅里拽出来的虫子……

天啊,我刚才喝的汤,不会是那虫子吧?

我开始要反胃了!

樊守见状,一把将我拉到他腿上坐下,“别吐啊!那可是好东西,吃了不但延年益寿,还包治百病呢!”

我已经不是反胃了,全身的鸡皮疙瘩都竖起来了,“守……守哥,麻烦你以后做什么汤的时候,告诉我一声是什么东西好不好?这样真的好可怕!”

我伸手捂住胃,恐惧的看着他。

樊守好笑的看了我两眼,然后点点头,“好!下次一定告诉你!”

我这才松了口气,下次有这种古怪虫子,我是死活也不吃了!

就在我胃难受的时候,樊守手又开始不老实起来。我惊了一下,忙要从他身上起来,他却更大力的把我往床上一压,“你看,我伤也好了,饭也吃饱了……老婆,别想再找借口躲了!”

他这话一出,我就知道意味着什么了,闭上眼睛不去看他的脸,咬着唇瓣,道:“我也躲不掉啊……”

我又没用的伤心哭了。

只是这种伤心感,很快就被他带来的酥麻感代替,这一次我没有反抗,只能默默承受这种难言喻的快感。

也不知道是不是他吃了那个什么乌金水蛭的原因,这次的时间更长了,我好几次都沉受不住喊他停一会,他也就稍微克制了一会,动作放缓,可很快又忘了……

等结束后,我已经是精疲力竭,躺在他怀里动弹不了了。

他却和个没事人一样,手还在不老实,之后说了句,“老婆,你的皮肤更细腻了。”

他这么一说,我回过神,睁开眼睛,把手凑到眼前一看,我发现我本来手上之前拿手术刀刮破留疤的地方,居然都恢复如初了,并且手变得细腻光滑!忙坐起身,看看身体其它有疤的地方,真的都没有了痕迹。我惊喜不已的看相樊守,“守哥,这是吃了那个水蛭的原因吗?”

等我一看到樊守的脸,我顿时惊呆了!

他……

他脸上的痘包少了好多!看起来比之前好多了,我呼吸都变得急促了。

樊守倒是无所谓的朝我一下,“不是水蛭,是乌金水蛭!这可是蛊虫中难得的上品!这条乌金水蛭就是控制蛊婴体内养分的蛊虫,这蛊婴吸了五六年的养分,都被它给吸收了,我们吃了,自然是大补的。我们这一年都不会得病了。”

说到这,他打了个哈欠居然睡了。

我则盯着他脸上渐渐变小的痘包,心里有点小激动,不知道他脸上彻底没了痘包之后,会成什么样?

樊守睡到下午才起来,而我因为实在看不惯屋里乱糟糟的,所以趁他睡觉的时候,收拾家。

正在扫院子的时候,眼下突然出现一双着了尖角名族鞋的女人脚!

我顺着脚往上看去,就是黑色的绑腿、绣着花的黑色褶裙、围腰、银饰腰带、立领短袖对襟名族服,只是民族服被胸口丰满撑的鼓鼓的,再往上就是带着金丝边甘蔗叶护额的美丽脸蛋了。

是樊雅,只是,她朝我看来的目光不像之前装的那么友善,而是怨毒的剜着我,“你居然没死!”

她猛地说出这样的话来,让我心口猛地一痛,我根本就没有做过伤害她的事情,之前连认识都不认识她,她居然就想我死!不,不是想我死,她之前已经动手骗我去西山,要害死我了!

“你为什么想我死?我有惹过你吗?”虽然我陈碧落是被拐卖到这里来的,但我也不是个好欺负的!

这会我手里紧紧捏着竹枝做的扫帚,目光死死的盯着她。

樊雅嘴角斜斜的扬起,朝我阴笑说:“你和樊守在一起,就是惹了我!”

“你和他有仇,关我什么事?”我激动的朝她吼道,“不救我可以,但你害我,就是不对!我劝你从这滚出去,不然,别怪我动手撵你出去!”

“就凭你也敢撵我?”樊雅突然举起手,我就看到她手心里放出一只通体发黑的蝴蝶。

蝴蝶眼见着就要飞向我的时候,一把破蒲扇突然出现我面前,挡住了那只飞向我的黑色蝴蝶,于此同时,一把盐洒在了那只蝴蝶上,顿时,漆黑的浓汤顺着蒲扇的边滑落下来。

我惊愕的捏住衣领,向后退了两步。

这时,我看到突然过来的樊守,收回了蒲扇,一边向自己扇着风;一边不屑的俯视着他对面的樊雅,“阴的不行,你就来明的啦?樊雅,你当我这蛊公是浪得虚名啊?”

樊守居然还说了句字正圆腔的普通话,看起来真像是电视剧里的大侠。

“哼,什么蛊公,要不是我阿爹当初信了你的话,收养你,你早死了!现在我阿爹死了,你蛊术学成,翅膀硬了,就敢抢他蛊公名号了!樊守,我绝不会放过你的!”樊雅仰起头,双手捏拳,眯着眸看着樊守。

那模样,好像恨不得将樊守生吞活剥了。

而樊守听到这话时,并没有之前那么嚣张了,深深叹了口气,“你走吧。”

这樊守也真有意思,这个女的害死他那么多老婆,现在又想来害我,他居然这么轻易的就放走她了?

樊雅见他这样,气焰更加嚣张,“你不把这个女人肚子里的情蛊取出来,我是不会走的!”

情蛊?她指的是我肚子里的蜈蚣吗?

闻言,我心里暗自窃喜!目光赶紧移到樊守的脸上去,期待着他能够听樊雅的话,把我肚子里的蜈蚣弄出去!

“不可能了,我和她已经睡了!”樊守淡淡的扫了我一眼说道。

我一听,失望的移开了目光。我就知道,他不会放过我!

樊雅听到这句话后,身子一震,唇瓣抽动了好几下,才咬牙切齿的问道:“你说什么?”

“我说,这次你下手晚了,我已经和她睡了,情蛊就算取出来,她也是我樊守的女人。这一点,永远都改变不了了。”樊守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带了一丝的温和,“樊雅,别再害人了。”

樊雅闻言,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怎么了,眼圈发红,“你居然真的敢和外姓女的……”

说到这,她目光幽怨的移向我,好像恨不得把我给生吞了一样。我怕她再给我扔出一条蛊虫什么的来,所以,忙躲到樊守身后。

她的目光跟随我,重新移到樊守身上,然后突然和个神经病一样,抬头大笑起来,只是,她的笑声凄惨,“哈哈哈哈……樊守是你逼我的,接下来就别怪我狠毒!”

我听到这话,吓得一个激灵,这个女人不会笑着笑着又抛来什么蛊虫吧?

然而,我却多虑了,她笑完之后,就转身离开了。

她一走,我就从樊守背后出来,拍着自己的胸口,朝他看过去。我发现他深皱着浓眉,痘包脸上表情惆怅的望着樊雅消失处。

这让我不禁好奇,“守哥,你和樊雅到底有什么过节啊?她好像很恨你。”

“我要说她是因情生恨,你信吗?”他收回目光,扔掉手里的扇子,朝我说道。

我居然忍不住“噗”一声,笑出声来,“不信。”

别逗了,他长得这么丑,又穷,还粗俗,樊雅长得那么漂亮,看穿着就知道家里也不穷,怎么会看上他?

樊守见我笑,鼻哼了一声,“以后你就信了!”

说话间,伸手就要拉我往外走。

我忙问他,“我地还没扫完呢,你带我去哪啊?”

“你头上甘蔗叶没了,很容易招来脏东西,我重新给你弄一片去。”樊守解释道。

“迷信。”我轻声嘀咕。

“你这样的大学生我见多了,明明傻不拉几的,还觉得自己特聪明。”樊守不屑的嘲讽了我一句。

我就很不满的争论,“我哪傻了?”

“不傻会被拐卖?”

“那是我不小心打了个黑出租车,当时我着急回校,要不然,我不会出事的!”说到这,我甩开他牵我的手,蹲在路边,捂住脸哭了起来。

我真的后悔死了,当时怎么就打了那辆黑出租车呢?

哭着哭着,樊守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蹲下来,朝我劝道:“你别哭了,这也许就是我俩的缘分,今后只要你乖乖的,我保证对你好。”

话末,还伸手拍了拍我的后背。

我看他语气温和,忍不住再次尝试劝服他放我走,“守哥,我真的不想呆在这,我想回家,求你放了我吧,事后你要多少钱,我都给你!”

他闻言,收回手,气愤的站起身,“不是钱的事,你已经是我老婆了,我要对你负责任!这辈子,我都不会让你离开我的。”

说完这句话,他就不管我了,自顾自的往山下走去。

他一走,我怕肚子疼,只能一边流泪,一边跟着他走。

到了山下的一片甘蔗林,他找了半天,从里面挑到了一片叶子,给我系在头上。

我低着头,木纳的任凭他摆布。

他也没多说什么,随后拉着我的手要离开甘蔗林,这时,甘蔗林里,突然传来女人那种时候的叫声。

随后还有男人粗喘气的声音。

这些农村人也太开放了吧?居然在这种地方也啥了!

我顿时脸就发烫了,忙要走出这块地方,哪知樊守却拉着我的手,不让我走,还坏坏的朝我笑着,轻声道:“带你看看,也长长见识!”

“我才不看呢!”我赶忙用左手捂眼。

樊守那里肯听我的,硬是把我往甘蔗林里拽,并且还轻手轻脚的扒开甘蔗寻找那对男女。

走到甘蔗林深处,果然在最中间的位置,看到一个女人和一个男人正在以女跪男站的姿势做坏事。我看到后,脸烫的不行,伸手拽了拽樊守,意思让他离开。他却一使劲,把我给拽进他怀里抱住,手也开始不老实起来。

我被他惊到了,忍不住“呃”了一声,结果惊扰了正动作的男女,“谁在那?”

那对男女,顿时停止动作,扭过头往我们这边看来。

一扭头,我惊到了!

因为,这一男一女我都认识!男的是那天骑摩托车上山警告樊守的青年男人,好像叫什么樊子,女的是樊守给孩子钓蛊的孩子他妈!据说,这女的丈夫在城里,那么,这个男的肯定不可能是她老公了,他们这是在偷、情啊?!

真没想到,看那个女的本本分分的样子,居然能做出这种事情来!

樊守这会自然也看到了,呼吸不稳,似乎生气了。

“到底是谁在那偷看,不怕长鸡眼,招劳资的草鬼啊?!”樊子这会被打扰了,很火大的从女人的身上出来,往我们这边走来。

而那个女的却在他一走来的时候,身子瘫软的倒在了地上,好像是瞬间失去意识了。

“别看,走!”樊守见那个樊子走过来,忙拉着我就跑。

这人,刚才明明是他要看的!

可我不明白,明明就是他们见不得人,我们逃什么呀?

好不容易跑回家,樊守还不等我喘气,就从家里的床底下抱出一个蛊坛,拿甘蔗叶子从里面钓出一只血红色的小蜘蛛,随即把这蜘蛛放进放进衣兜里,朝我道:“走,我们去民嫂家。”

“民嫂是谁?”我纳闷的问道。

“就是刚才那个女的。”樊守回答我的时候,已经领着我走出屋子了。

“你想干嘛呀?不会要去揭穿她和人家偷、情的事情吧?你这样会害死她的!劝劝她倒是可以的。”我生怕樊守会粗鲁的去找哪个女的算账。

樊守却白了我一眼,“我要是想揭穿她,刚才在甘蔗林就喊了!”

“那你现在去她家干嘛?”

“我去救她!”樊守淡淡的道。

“救她?”我惊愕了。

这哪跟哪啊?刚才那个女的正和樊子那啥,好像很嗨的样子,哪像有危险的样子啊?

相关文章:

宝贝让我帮你洗洗:被咸猪手摸享受视频

重生之都市仙尊洛书著 重生之都市仙尊陈远

和女朋友闺蜜一起三飞小说~老外男友每天都要

在线视频边接电话边做.一边打电话一边做国语

卫生间征服美妇_三男一女群交真实口述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