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夜承欢:薄情总裁扑上瘾在线阅读全文免费

2020-06-26 13:12 · 新商盟

第一章 出狱

白柠与薄枭相识于三年前。

三年前,盛极一时的白家一朝破产,白氏董事长同夫人双双跳楼,白柠是家道中落的落难千金。

身缠巨债的她委身与薄枭,意外的成为薄枭的情人。

白柠以为薄枭会成为救她与于危难的盖世英雄,但是却没有想到薄枭是将她推入更深渊的冷血刽子手。

薄枭收购白家并为她偿还完所有债务,但是却让她万劫不复,亲手将她送入监狱。

翌日清晨,一群人破门而入把正在熟睡中白柠从床上拽了起来。

还没清醒过来,白柠就反手被铐住。

“白小姐,您涉嫌一场重大经济纠纷,请您配合我们的调查,跟我们走一趟。”

白柠浑浑噩噩的被带走。

警车呼啸离去的时候,她清清楚楚的看到停放在不远处薄枭的车。

那一刻,白柠恍然大悟。

薄枭于自己不过是利用罢了,利用完就一脚踹开。

白柠被扔进拘留室,关于那件什么狗屁经济纠纷只是草草走了过场,甚至都没有开庭审判,就扣了个莫须有的帽子在白柠身上,直接将她扔进了监狱。

试问,在整个k国,除了薄枭,谁还有这一手遮天的权利?

三年里,

在狱中,白柠当真是生不如死,暗无天日。

黑暗的日子一眼忘不到尽头。

终日同老鼠蟑螂为伴。

谁能想到当年名震上流社会的白家千金会落到如此地步。

白柠以为自己一辈子都会困在这里,没想到今天却等到她出狱的消息。

白柠昏暗的眸子里猛地迸射出一道光芒,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的狱警。

从她被薄枭整进监狱起,她就从想过会出去。

不是不想,是不敢想。

薄枭那般心狠手辣的人,没有斩草除根直接杀了自己就已经算不错的了,又怎么会对自己手下留情 ?

“这是你的释放书,出去之后好好做人。”狱警偏头深深的看了一眼白柠。

在狱中工作多年,他见过太多犯人释放时候的表情。

无非是激动和高兴,但是在这个女孩身上他却隐约扑捉到一抹嘲弄。

她是在讽刺什么?

白柠隐忍着情绪,颤抖着双手接过释放书,她并非不激动,而是心中的仇恨已经掩盖住了内心的喜悦。

三年中。

她在狱中脱胎换骨,之前的白柠早就死了。

随着压死她的最后一根稻草灰飞烟灭。

一身白净的素衣,白柠猛吸了一口气,微微抬起双手遮盖住刺目的阳光。

究竟是多久了?

她没有这般身心放松过了。

狱中的生活让她恍惚到甚至忘了现在今夕是何年。

望着荒寂的郊野,一股从未有过的迷惘弥漫到白柠的胸腔,一无所有的自己究竟应该何去何从。

去找薄枭报仇吗?

呵……

三年前,他能动动手指将自己整到监狱,现在也能以同样的办法让自己生不如死。

白柠扫了一眼自己,嘴角闪过无尽的嘲笑。

自己现在这幅鬼样子,恐怕连薄枭身都近不了,又谈何报仇。

白柠叹了一口气,埋头朝着对面的马路走去。

突然她脚步骤停,眉头紧蹙,背部猛地僵硬,人类与生俱来的对危险的敏感让她不由自主的抬眸偏头看向左边。

说时迟,那时快,根本没有给白柠反映的机会。

一辆黑色小轿车失控般飞速朝白柠这边撞过来……

第二章 神秘男人

白柠“噗通”被车子撞得老远,脑袋一道白光闪过直接失去了意识……

再次有意识的时候是在傍晚,白柠只觉得浑身麻木,完全没有一点直觉。

白柠心里猛地一动,整个人都慌了起来。

她这该不会瘫痪半身不遂了吧。

白柠下意识的起身看看,但是刚动半分面前就闪过一道人影,直接挡住了白柠的身体。

“现在最好不要乱动,车祸造成了身体多处骨折以及面部损害。”

站在面前的是一个高大的男人,整个人身上都散发着儒雅的气质,深邃的眼眸上架着半镶边的圆框金丝眼镜,西服的衣领微微敞开,隐隐从骨子里透着随性不羁。

一半儒雅一半洒脱。

着实让人着迷。

三年前,若是遇到这种男人,白柠还可能厚着脸皮搭讪几分,但是这种环境让白柠完全生不出那些心思。

刚才从男人的话中,白柠敏感的捕捉到后面几个字,抬手就直接摸上自己的脸。

“面部损伤,我的脸……我的脸到底怎么?”

“别乱动,会伤口感染。”

男人强势的将白柠的手拽了回来。

虽然男女力气有差别,但是白柠很难以置信这男人会轻易的将自己的手拽开,看着似乎没有用什么力气。

男人似乎不如表面看着这么简单。

“你的意思是说,毁容?”白柠深呼吸了一口气。

男人垂眸,顺势放开白柠,理了理领子抬步转向一旁的椅子。

“你可以这样理解。”

白柠身子猛的往后缩,手指颤抖着贴近自己脸部,但是却始终不敢伸手去摸。

毁容……

这两个字眼无限在白柠脑海中循环。

“撞你的人当场死亡,案件已经移交警方,有必要的话你康复之后可以去警局询问进程。”男人眯了眯眼睛,淡淡的从白柠的身上抽回眼神。

白柠皱眉,眼神恍惚了一下。

呵……

当真是薄枭的手段。

自己不过刚刚出狱,薄枭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斩草除根。

“没必要了,警察都惹不起的人,我怎么敢指望他们会把他绳之以法?”白柠冷了冷嘴角,自嘲的笑道,垂眸敛起所有的情绪。

自己去找警察能怎样?

无非是自投罗网,再给薄枭一次随意宰割的机会。

“小姐到是一个有故事的人。”男人嘴角噙着笑意,修长的手指无意识的推了推镜框,眼神划过点点深意。

“先生的身份似乎也并不简单,在k国鲜少有人拥有完整体系的家庭医院。”白柠同样浅笑着。

从刚苏醒过来,白柠便不动声色暗暗的观察着周围的环境。

在白家还没有落魄的时候,她也享受过这种待遇,大病小病从未出过门,除过家庭医生,家里还会购买一整套常用的医疗器械。

要知道医疗设施这种东西很多都是需要国家审批厂家才会发货的,不仅仅是有钱就可以办到的。

这样分析下来,这个男人的身份又怎么会简单。

“女人太过聪明不是一件好事。” 男人玩味的看了白柠一眼,戏谑的摇了摇头。

“太过愚蠢的人只会被人踩在脚下,无关于性别。”白柠撇了撇嘴。

现在什么社会了,并非女子无才便是德。

她已经蠢过一次了,又怎么会在其他地方跌倒两次,她也不会同一个人伤害自己两次的机会。

“到是有趣。”男人抬眸换了个舒服的姿势,对于白柠满是兴趣。

很少见到这般有主见的女人,倒是不枉费他费尽心思去救她一命。

“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若先生不认为麻烦的话,烦请先生请一名整容医生过来。”白柠很客气的看着面前的男人。

她有百分之七十的把握,这个男人会答应自己的要求。

“整容?你?”男人看上去有些惊讶。

“不,或许说成重生更为恰当。”

相关文章:

高H浪荡小说,夹得好紧太深了慢点轻点h,极品少年在都市

图解后进式姿势怎么做:握住了柔软/女女互慰吃奶互揉

女民兵押解男犯游亍/校园,师生恋,高H 慎

被老伯玩奶小说|如何才发出娇喘

早上起来分身还在她体内|老公经常带朋友睡我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