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住宝贝的腰挺进去 小黄文下面硬了|功夫医圣

2020-07-07 22:21 · 新商盟

第11章 那一年

吃饭的时候杨飞的嘴巴就好像抹了蜜一样甜,哄得焦玉莲笑声不断。吃完饭后焦玉莲更是交代叶朝父女收拾洗碗,就拉着杨飞去院子里晒太阳喝茶。

父女两人在厨房里洗碗,见外面杨飞和焦玉莲聊得很开心,叶映雪就有些郁闷:“这个家伙,对我说话的时候怎么就没那么好听的?”

“防备心!”

一旁叶朝冒出了一句。叶映雪闻言问道:“爸,什么防备心啊?”

叶朝眼里闪过睿智之色,一边刷碗一边回道:“他知道我们想要他做什么,自然不客气对待。来后肯定是看出我们家里你妈地位最高,所以就故意不断哄你妈开心,让我们没办法插话试探他。这样他就能继续隐藏自身的能力,继续逍遥了。”

看看外面吊儿郎当的杨飞,叶映雪不太认同:“他才十九岁,能有那么深的心机?”

“这不是心机,是智慧。”叶朝更正了叶映雪的说法。

听到父亲这般评价让人讨厌的杨飞,叶映雪有点吃醋的意思:“我可不认为他有智慧,也不认为他有能力,我看爸你这次失算了。”

无奈自家女儿提起杨飞总是情绪化,叶朝也耐着心道出自己的判断:“你告诉过我,当时在元山乡有个人几乎猝死,你都无能为力的时候他简单就治好了,没错的话那肯定是老师的拍穴活血手法。另外你还说在医院你扭到脚的事情,是他帮你简单就消肿正骨,怎么能说他没有能力呢?”

把刷掉油污的碗递给叶映雪用清水清洗时补充一句:“所以看人不要带情绪化,杨飞虽然年纪比你小,但能力绝对在你之上,我不会看错的。”

这一下就把杨飞抬到了比她有能力的高度,叶映雪堵得慌:“爸,说不定他就只懂这些,对于更高深的元门医技完全不懂呢?”

叶朝淡淡一笑:“以后你就明白了。另外,他就是要选择环境科学专业,你知道为什么吗?”

“不知道!”

对杨飞的质疑总被否定,叶映雪不舒服的回了一句,清洗碗的时候更是使劲擦,就好像和碗有仇一般。

叶朝看看一向沉熟稳重的她这般,无奈的摇摇头:“罢了,不管他为何要选择环境科学都没用,他必须进国医专业进行系统的学习。你也想想办法,怎么让他心甘情愿承认自己继承了元门医技。”

洗好碗,该收拾的也收拾好后父女两人一起走了出去。

笑声一直没停过的焦玉莲笑道:“小飞真是太有趣了,杨老那么严谨的人,元参那么刻板的人,怎么有这样的孙子和儿子,真有意思。”

“那也只是和伯母聊天,看见你就好像看见我自己妈妈,很轻松。”

坐她对面的杨飞适时的抛出一句,更是让焦玉莲高兴:“好孩子,小雪她爸是你爷爷的学生,和你爸爸和二叔也是好朋友,你当我妈妈一样是正常的。”

看两人几乎有马上认干妈干儿子的意思,叶映雪赶紧出声:“爸,你不是有事情和杨飞说吗?”

叶朝点点头笑眯眯的接过话去:“是有一点事情。杨飞,你要不要和我去国医堂看看,那里有你爷爷曾经留下的很多东西,还有你爸爸和二叔生活过的痕迹,想来你也希望多了解你爸爸吧?”

杨飞脸上的笑容凝固,脑海中浮现他三岁那年冬天的一个下午。

当时父亲杨元参带着他去乡上赶集回来路过元山乡的电厂水库,那个时候是大雪天,泥路湿滑,背着背篓抱着他的杨元参踩滑了,千钧一发之际把他丢在泥地上就朝着几近垂直的水库滑落,撞碎了薄薄的浮冰掉入水中。

那个水库是煤炭发电厂专用的,四周围一些地方都被砌起来,杨元参掉落的那个地方恰好垂直冰冻太滑爬不上来。他只能朝有阶梯的地方靠近,可寒冬腊月冰水刺骨,加上薄冰阻碍,没有等到过路的人找来绳索救援,杨元参就身体冻僵沉了下去,等捞起来的时候他已经没有声息,全身被冻得发紫。

杨飞记得那一天很冷,那一天他哭得很伤心,那一天刚过六十大寿不久一向严肃的爷爷第一次流泪,那一天杨元参被捞起来的时候他叫着爸爸,可是爸爸再也没有醒来。

虽然那之后电厂的人就在水库周边有人经过的地方做了护栏,但杨元参已经彻底死去。他也在那一次之后,总是怕靠近水库或者任何水深的地方。

对爸爸的记忆,自然也就模糊。

“小飞,你怎么了?”

焦玉莲发现杨飞眼眶发红,关心的问道。杨飞从回忆中回过神来,闭上眼睛深呼吸口气,睁开后露出一抹笑容摇摇头:“没什么。”

一旁叶朝看得很清楚,知道杨飞是回忆起了不想回忆的事情:“要不要去?”

杨飞知道叶朝是故意以此让他去国医堂,想继续试探他是否传承了元门医技。可是想到那记忆模糊,十六年前在他亲眼目睹之下死去的爸爸,点燃一支烟的杨飞发现自己无法拒绝:“去!”

……

一个半小时后,阳光最猛烈之时。

杨飞再次来到了国医堂所在的那处府邸,跟在叶朝父女身后走入了其中,可以看见这里也有荷枪实弹的人警卫着。不过想到生病来到这的都不是普通人,杨飞也就释然了。

“老师,你回来了,楚老爷子又发脾气了。”

刚走到一条走廊,一个穿着白大褂,身材不算高大但挺拔帅气,约莫三十岁的男子走了过来,面色十分着急。听到他的话叶朝皱起了眉头:“楚老来了?”

男子叫梁靖,毕业于国医大学,二十六岁就拿到了医学博士证书,是叶朝的学生,国医堂最年轻优秀的一个医生。

“楚老也是午饭后过来,在你前面不到半小时。现在知道楚司令的情况逐日恶化,他正大发雷霆。”

恩了一声叶朝回头看向杨飞:“那个我要过去看看,你要不要一起?”

他们一来梁靖就出现,杨飞猜想是叶朝事先安排,用这种巧合的方式让他去接触病人。所以果断的摇摇头:“没兴趣,慰问病人安慰家属的我也不懂。”

叶朝心中无奈,但没有表现出来:“那小雪你带小飞去你元参叔叔以前住过的地方看看吧。”

“老师,他就是杨老的孙子?可这么年轻,他真能治好楚司令?”

等杨飞跟着叶映雪离开,梁靖就忍不住抛出心头疑惑。他刚好这个时候出现,也的确是叶朝事先授意的,为的就是让杨飞无意间见到病人,因为一个有良心的医生都有一个通病,见到病人就会技痒难耐。

可惜杨飞似乎看穿了直接不去,叶朝叹息一声:“年龄和学历,从来不是衡量能力的标准。走吧,先去看看,楚老九十多岁的人了,要是气坏我们担当不起。”

国医堂西侧偏院,曾经主人家专门给佣人安排的住处。

杨飞随着叶映雪来到,走进一个院子时后者指着一间房道:“那就是你爸爸以前在国医堂时住的地方,旁边是你二叔和爷爷的住处。里面有他们留下的东西,二十五年来只安排了人打扫,其他的东西一样都没有碰过。”

哦了一声杨飞走了过去,推开房门走进了杨元参以前住过的房间。至于爷爷杨洪天和二叔杨元柏的住处他没兴趣,因为他们都是在自己懂事后去世,记忆深刻,没有杨元参这般记忆模糊。

房间内的布置十分简单,也可能是那个时候的条件不算太好。只有一张一米二的木床,一张书桌,一张椅子。另外就是占据了一面墙壁的书架,上面放着许多有关于医学的书籍,包含一些国外的医学书籍。

书架对面还摆放着许多药用的瓶瓶罐罐,不用想也知道杨元参以前肯定经常研究中药。

走前几步杨飞在床边坐下,单手抚过早已经看不出原色但依旧完好的草席,触之冰凉,但在杨飞感觉这是一种温暖,比之外面的太阳还要温暖。

目光也看向床对面,那里挂着一幅黑白照片,是他的爷爷,二叔,还有记忆模糊的爸爸。

激动的走过去,抬起手来触摸着,在叶家都忍住没有落下的眼泪彻底忍不住了,喉咙梗塞:“爸!”

因为杨洪天离开国医堂回到家乡后,治病救人很多时候不收分文,加上那个时候农村条件差,照相完全就是奢侈品,他对没有留下照片的父亲长相也就特别模糊,而此刻见到又想起那一年的冬天,情绪再也控制不住了。

双膝弯曲直接跪下,重重的磕头:“爸,我想你,妈妈也想你!”

门口处,叶映雪没有经历过杨飞所经历的,但是往常轻佻散漫还无赖的他这般时不禁受到感染,鼻子有点发酸想哭。所幸最后还是忍住了,也没有去打扰杨飞,只是内心对杨飞的排斥,在一点点的消失。

男人不轻易落泪,而当他落泪的时候,谁能不受影响?

谁又能再去讨厌一个流露脆弱一面的男人?

第12章 感官提升

杨飞这一呆就是三个小时才离开了那个房间。

眼中再无泪水,脸上不见泪痕,嘴角依旧挂着让人熟悉的那抹轻佻和散漫。等不了早早出来外面坐着的叶映雪看在眼里有些恍惚,她实在无法把此刻的杨飞和刚才那双膝跪下流露脆弱的杨飞联系在一起。

“我知道自己剪掉头发后帅绝人寰,可你也不能这样看着,我会害羞的!”

“……”

皱皱眉头叶映雪收回目光起身,觉得杨飞还是杨飞,还是那个讨厌的家伙:“我爸说你出来后去他办公室一趟。”

耸耸肩膀杨飞甩头就走:“我又不喜欢男人,和那糟老头子没啥好谈的,就先走了。你也不要跟着,我自己走走就用你的公交卡坐车回去。”

“杨飞,你站住,回来。”

可惜不管叶映雪怎么叫都没用,杨飞说走就走。这让叶映雪阵阵无力,怎么她也是名副其实的大美人,多少男人恨不得时时刻刻和她呆在一起,杨飞这个混蛋却是在她身边多一会都不想,实在是气人。

而这时旁边也传来脚步声,心头郁闷的叶映雪看去,看清楚后神色一凝站直:“楚老!”

一个白发苍苍,身着一身白色长袍,看起来十分苍老却身躯笔直的老者,在叶朝和吕方的陪同下走来。他没有杵着拐杖,但走路却一点不晃十分沉稳,背负着双手有种不怒自威的气势自然的散发着,让人不敢直视。

特别是他那双眼睛犀利有神,似乎一眼就能看穿一切一般。

楚惊雄,华夏硕果仅存的老将军之一。十三岁参军,把个人和一切私事抛下,经历过大大小小上千场战役,在有人给他说媒的时候还说过一句话,国不成何以成家。这句话还被写入了教科书!

直到四十岁那年国内局势趋向平稳,才在上级命令之下结婚。但在结婚第二天他又回到了部队上,理由就是,老百姓还没有过上好日子,那他就要继续奋斗。

一直坚守岗位到七十岁才退下来,但就算退下来他依旧一心为国,严格要求自己的子女做一个对国家有贡献的人。到现在退休二十多年,他把两个儿子都培养出来独挡一方,造福于民。孙辈的人,也都多为优秀之人。

所以面对这样一个严以律己的老人,叶映雪难免有些紧张。

楚惊雄颔首看向杨飞离去的那个方向,目光深邃让人看不出来他到底在想什么。周围的人也不敢出声,生怕惊扰了这个老将军。

将近三分钟沉默后楚惊雄才开口:“小叶,你确定他继承了杨老弟的衣钵了?”

杨洪天和楚惊雄是忘年之交,两人认识已经四十来年,称呼杨洪天为杨老弟,叶朝并不奇怪:“老师一生都在追求着医学上的进步,可以让更多人获得健康。所以他一定不会让元门医技失传,杨飞必然继承了他的一切。”

顿了下补充道:“但杨飞现在不知为何不承认,我还需要一点时间试探和确定。”

“你只需要告诉我,是否肯定他有这个能力就可。”

感受到来自于楚惊雄身上那股自然流露的威压,叶朝额头冒出些许细汗:“我可以肯定!”

楚惊雄背转过身:“那接下来我会安排人试探,你看好凌霄不要再继续恶化就好。”

随后在吕方的陪同下离去,叶朝和叶映雪才感觉到心头一松,刚才楚惊雄在这里,他们都有种被大石头压在身上的感觉。

“爸,你怎么能肯定回答楚老,到时候杨飞真就没本事怎么办?”

叶朝深呼吸一口气缓解楚惊雄刚带来的压力后回道:“我相信老师。”

说来说去叶朝还是对杨洪天的信任,觉得他一定会传授杨飞元门医技,不会让它失传。叶映雪拍拍脑袋,对此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只能希望叶朝不是盲目信任。

不然那九十多岁但依旧威严的楚老爷子,生气起来可不是闹着玩的。

……

离开国医堂杨飞就一直朝着叶映雪租房的方向走,一边收拾着怀念去世父亲的惆怅心情,一边感受着自己的身体变化。

刚才在那个房间的时候没有人打扰,他发现外面的风吹草动甚至叶映雪的呼吸和小声骂他的话都能清楚听到。

虽然从小爷爷就用古老的药汤帮他侵泡身子,帮助他提升身体各种感官,有助于传统中医的望闻问切。可因为他八条筋脉畸形不通如婴孩,从懂事以来哪怕他侵泡过各种药汤,但感官这些也就勉强比常人强上那么一点点。

要说和刚才那般听到外面风吹草动,包括叶映雪的呼吸声和小声骂他的话,那是绝对不可能的。而现在却可以,这完全就是八脉好转的趋势。

再想到从跌落深河到现在小丁丁已经快三公分,杨飞肯定自己的猜想没错,他的八脉正在慢慢变成正常。否则的话,小丁丁不可能长大,从小培养的感官,也不会这般敏感。

啊!

可就在这时耳边突然传来一声惨叫,虽然声音不算很大,过往行人也没有发现,但杨飞却能清晰的听到,就是从街对面的巷子中传来的。

眯眯眼睛杨飞散去了思绪不再多想,迈步就朝着对面走去,那声惨叫听起来不是摔跤时自然发出,更好像是疼痛难忍的那种惨叫。身为一个医者,最听不得这种声音,他想看看什么情况。

刚走到巷子口,就有一股恶臭的味道传来。一眼看去,小巷子内光线不足,堆着一些两边住户丢的垃圾,看样子起码几个月没人清理了。

但杨飞最在意的还是,恶臭之中还有一股血腥味,随着身体好转感官提升,他能依稀闻到。

食指摸摸鼻梁,杨飞朝着里面走去,十多米后在一个破纸箱后面见到一个满身血污,身穿警服的男子。心口位置插着一把匕首,看起来因为失血过多脸色已经十分苍白。

再朝巷子尾端看了看,并没有其他的人,他这才蹲下问道:“人民的守护神,咋怎么狼狈啊?”

那警服男子睁开眼睛,虚弱的回道:“刚见一个人鬼鬼祟祟走进这里我就跟来了,结果发现他想入室盗窃就想抓住他,不想他还有同伴接应,被偷袭捅了一刀。麻烦,帮我报个警!”

“你就是警察,报警找你不就行了?而且你现在不是该叫救护车吗?”杨飞撇撇嘴抛出一句,同时侧头看了下伤口,不禁咂舌:“运气,高手啊!”

匕首看似整个刺入了心口位置,但却完美避开了人体的要害位置,只是出血吓人不致命,止血慢慢修养个把月就基本没事。若不是眼前这警察的运气,那就是捅他的人是高手,故意避开了他的要害。

警服男子苦笑:“你在说什么?我快撑不住了。”

杨飞站起身来,散去了出手为他拔出匕首止血的念头。从口袋里掏出手机:“你先撑着,我帮你打急救电话。”

“你不先帮我一下吗?不然我抗不到救护车来啊!”

拨出急救电话的杨飞撇嘴道:“你是不是流血太多傻了?我又不是医生,哪里知道怎么止血啊?”随之那边电话接通杨飞就把地址和情况说了下,然后挂断对警服男子说道:“好了,十五分钟左右医生就来,你先抗着吧。”

丢下一句话杨飞甩头就走,一副爱莫能助的样子,警服男子叫了两声也没有回头,最后更是人都不见了:“这个家伙一点爱心都没啊。”

跟着拿出手机,正在通话状态:“他走了。”

几分钟后一台黑色的越野车停在了巷子外面,两个黑衣男子走了下来到巷子中把警服男子扶出来送进车里,马上对他进行止血处理,手法娴熟。

其中一个还问道:“那小子真没有出手帮你?”

警服男子神色没有刚才那般苍白,闻言回道:“那家伙估计真没本事。另外给医院电话,叫救护车别过来浪费急缺资源了。”

“好!”

黑色越野车缓缓驶离,并没有惊动过往路人,似乎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般。但就在越野车消失在街头后,本来已经离去的杨飞从旁边店铺内走了出来。

嘴里叼着一支烟,脸上挂着玩味的笑容:“哪怕出警在外没带手机,但双手又没被砍断,对讲机总能用吧?还有那匕首明显是故意刺进去的,真当我看不出来?不过这是谁布局的倒是有点意思,差点就出手帮那家伙止血救治了。”

想想也想不到会是谁用这样特殊的手段,杨飞耸耸肩膀索性懒得多想,转身朝着公交车站走去,没有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

就在他转身离去上了一台公交车时,巷子对面一家咖啡厅二楼,一个短发恰好过肩的女子面露笑容:“依然,他果然看出了问题,只是可惜你早有预料在这盯着。不过,他真有能力救治凌霄叔叔吗?那可是国医堂那些老前辈都没办法的啊!”

她对面坐着另外一个女子。头发简单披散着就如黑色瀑布一般,五官单独一看不觉得什么,但搭配在一起给人一种仙女跌落凡尘的错觉。特别是那双睫毛长长的大眼睛,其中看不见任何的杂色,纯净无暇。一眨一眨之时,就如会说话一般。

身着一件白色宽松简单的齐膝长裙,虽没有完美勾勒出身材曲线,但看那双洁白如玉的小腿就能判断出来身材绝对属于魔鬼。双手端着一杯奶茶咖啡,红润的小嘴咬着特意要来的吸管一动一动,吸引周围好几个性口的目光。

她没有回答短发女子的话,只是放下手中杯子,在桌子上的手机屏幕轻轻一点,响起一段通话录音,那是杨飞的声音:“运气,高手啊!”

这句话不断重复着,短发女子起初还有点奇怪,但听了十多次后猛然间惊醒:“依然,他看出那个伤口不致命,而且知道怎么刺进去的?这未免太邪乎了吧?能看出有意安排就不错,这匕首刺进心口,他怎么能看出致命与否,甚至什么人刺的?”

见对面女子关掉通话录音却不回话,短发女子苦笑:“受不了你。那我告诉楚爷爷,杨飞真有隐藏,第一步试探成功?”

“恩!”

相关文章:

揪奶头虐乳文_女叫疼小说

宝贝把腿抬高我要吃,五十多岁的浪女人口述

都市小司机/成人小说纯黄肉,乖把腿抬高点在进深点

玩弄绝色高贵美妇|主人在办公室里调教我

丁丁多少算是唇膏男_总裁硕大昂扬律动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