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迹丹尊全集全本/神迹丹尊小说无删减全文

2020-07-09 20:25 · 新商盟

琳琅山,灭神巅。

地处格莫大陆极北之地,元素混沌,是整个大陆离天最近的地方。

南面陡峭的石壁偶有借力之处,唯离元境巅峰强者方能到达。

灭神巅地如其名,北面是探不到尽头的深渊,似乎并无天地元素存在,曾经多少通天强者欲寻找尽头之外的奥秘,却从未见人生还。

此刻,灭神巅之上一名男子傲然耸立,左手依刀,右手肩膀处,鲜血淋漓,显然是刚断不久。

狂风呼啸,染满鲜血的长袍迎风狂舞,如同旗子一般。

他在这里站了不过数个呼吸间,脚下的石头上就汇集起一股股血流。

此刻虽然保持着站立的姿势,但是却呼吸急喘,胸口起伏,一副摇摇欲坠的样子。

全身上下每个部位都在打着哆嗦,彰显着他早已筋疲力尽,油尽灯枯。

眼看就要倒下,若不是还有这刀让他借力,估计早也站不住了。

但是他脸上毫无痛苦之意,两眼直盯前方,射出杀人的寒光。

嘴角微微弯曲,露出极尽嘲讽和不屑的冷笑。

面色苍白,血肉接近干枯,显然是一身潜力消耗过度,丹药之力完全散去的表现。

看这样子,估计一个小孩都可以轻易把他抹杀。

在灭神巅脊背之处,放眼向下看去,黑压压的人群早也堵死所有退路。

有同族之内的亲人,有曾经称兄道弟的故人,有泛泛之交的朋友,也有完全没见过的陌生人。

“易枫,识时务者为俊杰,如果你现在把九转遮天轮回丹交与我,我们本来就是一家人,我可以保你不死!”

人群前方,一名老者始终在试图说服这名男子。

这人是他一直尊敬,甚至他还要喊一声叔父的族老。

“不要在顽固抵抗了,以你现在的状况,已经毫无退路可走,只要你把丹药交给我们紫霄宗,我们不仅保你不死,还帮你屠了那些叛徒和假仁假义的朋友,让你安享晚年。”

在另一群人堆里,一名不怒而威的男子正义凛然地喊道。

“我以天下第一宗宗主起誓。”

只是此时更多的声音此起彼伏地响起。

“把丹药叫出来吧,你根本不配拥有此等神物!”

“天地神物,有能者拿之,又且是你一人能独吞的下的?”

黑压压的人群里各种喊声起伏不断,连绵不绝,大有一哄而上群起而攻之的势头。

这一片黑压压的人群里,汇集了整个格莫大陆上顶尖的人物。

不论正邪,各大宗门势力的领头人物,长老,以及那些隐世多年的老怪物个个在列。

这里不论谁站到大陆上去,都是声名远扬,或者曾经被人所敬仰的人物。

这一群人,从中州之地一路追杀而来。

路上不知伤亡多少,也不知道掉队多少,却没一人放弃。

如今,全部汇聚到此,就算拼了性命,也要得到易枫手中的一颗丹药……九转遮天轮回丹。

九转遮天轮回丹究竟有何作用,具有如此大的魔力,能让如此多人不顾生死,不惜与天下人为敌?

人群的声音越喊越近,越来越大。

丹药只有一颗,每个人都想得到。

一开始还有强者试图以风驰电掣般的速度抢夺丹药而去。

但凡有人接近者,都被群殴致死。

敢以身犯险的人逐渐减少,人群只能一步步围了上来,步步紧逼。

“你们都想要这九转遮天轮回丹?我偏就不给。”

易枫冷笑,环视四周凶神恶煞,如饥似渴的人群。

“哈……哈……”

突然弃刀,用仅剩的力气,将火红的珠子置于掌中。

“你们都想要,但我偏就不给!”

说话之时,他迅速将珠子扔到嘴里,一吞而下。

最后在望了一眼众人,毫无留恋,转身一跃而下。

他跳崖了,跳了从未有人生还的灭神巅。

“我这一生,从不与人为恶,待亲人如自己。”

“我恨,何不自私一点。”

“我这一生,广交天下好友,广纳四方豪杰,真诚对人。”

“我恨,为何用丹药孕养了你们。”

“我这一生,虽无遗憾,但我……不甘心!我不甘心!”

只听得喊声传来,灭神巅上再也看不到他的身影。

此刻强者个个目瞪口呆,气愤至极。

此刻好多强者想都不想,紧跟着跳了去下。

九转遮天轮回丹,本来只是传说中才有的丹药。

据说服用之后可使凡人拥有极品灵根与天赋,具备遮蔽天机之效。

又有人说可以消除丹药丹药副作用,无限制吃丹。

又有人说,修炼之时能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从未有人得到过,从未有人炼制成功。

唯独易枫!

易枫在十万年前成就丹道宗师,成为格莫大陆唯一可以炼制九品神丹之人。

顶尖强者无不讨好于他。

一次在探寻古迹时,意外获得九转遮天轮回丹丹方。

推敲数年,确定此单方不假,并决定不惜代价也要炼制此丹。

只要炼制成功了,他不仅是丹道宗师,还可以踏足武道巅峰。

于是,易枫改头换面,四处追查,暗地走访寻找各种极品药材。

历时数万年之久,耗尽毕生所藏终于集满回魂草,天地根,无涯奇水,风霜圣竹等七七四十四位主药,地肤子、日月花、焚魂奇蕊、寒鸦圣藤等九百九十九位辅药。

易枫用十年时间,熟悉各种药性,精进各步炼丹程序。

确保万无一失后,秘密在中州一个人迹罕至的滁南山谷炼丹。

炼制三年零六个月,雷击整整九九八十一天。

丹药快成之时,天降祥瑞,飞虹入地,一道红光直插天际久久不散。

眼看炼丹之势无法隐藏,定会引得宵小之徒抢夺。

而易枫本人,修炼资质极差,完全不是强者对手。

数十道紧急密令,瞬息之间传遍大陆四方。

不一会儿,十多个好友守护在四面八方。

易枫从未曾想过,这些朋友为何来得如此之快。

几个呼吸之后,滁南山谷外围站满因炼丹之势而引来的一众强者。

未过多久,飞虹散去,丹药大成。

见此现象,一众好友大打出手,各族强者蜂拥而上。

易枫眼看事情不妙,顺手收丹,借地下密道逃遁而去。

本以为亲朋好友该为自己抵挡瞬间,好让自己逃脱。

却不曾想,在自己逃走的同时,众人全部追赶而来。

一时间,只剩易枫一人独自为战。

易枫见众人追赶了上来,不得已服用昇阳丹,燃烧全身潜力,飞遁而走。

奈何丹药之力有限,强者之能无限,永远摆脱不了。

一路上,顾不得所有,只得拼命跑!

逃了3个月,易枫站在灭神巅之上,

此刻,逃无可逃,避无可避。

一间小屋之内,易枫意识渐渐苏醒。

“怎么回事,我不是死了吗?”

“怎么感觉全身上下都还在痛,人死了不是应该没知觉吗?”

“难道我掉到崖底被人救了?”

“难道灭神巅下就是另一方世界,那些消失的强者和我一样进入这一片天地回不去了?”

带着一连串的疑问,忍受着周身的剧痛,易枫慢慢睁开眼。

只见眼前一个女子,脸上略带一丝羞涩,头发丝柔润滑,乌黑发亮,双发往下扎,一双眼睛弯起来,有分出淤泥而不染的气质,圆圆的小脸蛋掩饰不住那娇嫩的肌肤,眉目秀丽,唯独身无衣物,似乎是正在换衣。

易枫目不转睛的盯着眼前的一切。

“咳……咳……”

四肢的疼痛感让他忍不住咳出声来,意识到尴尬的易枫赶紧闭上眼睛。

“少爷,你醒了!”

女子一脸狂喜,赶紧跑了到床边,显然是忘记了自己当前的状态。

“少爷,你吓死小雅了,我都以为你再也活不过来了。”

小雅带着哭泣的声音道,显然是没为易枫的事情少操心,当意识到自己的穿着时,满脸通红。

“装死,一定要装死,一个丹道宗师居然偷看人家小姑娘换衣服,要是说出去,尴尬死了。”

易枫心里想道,同时忍着全身的疼痛一动也不动。

“少爷,你不要再吓小雅了,我……”说着泪珠掉了下来。

女子边哭边说,听得易枫心里十分难受,正打算让女子安心。

“啊,头好痛……”

易枫一下子又昏迷过去。

直到第二天中午,阳光透过破旧的窗户照进屋里,易枫才又苏醒过来。

眼前的女子竟然一直守着床前,不曾离去。

“少爷,你终于醒了,我都快要被你吓死了。”

女子看着眼前的男子睁开了眼,一脸高兴的样子,只有黑眼圈和眼里的血丝才能彰显她已经很久没有休息过。

看着眼前的女子,易枫一下子感觉熟悉起来,脑海之中多了一道十多年的记忆。

这个女子就是自己的丫鬟肖雅,而自己则是石家家主石顶天之子石浩。

“我到底是谁?”

易枫不禁反问,想了许久总算是想到一种可能。

应该是自己带着记忆穿越到了这具身体上,而这具身体原来的主人已经死去。

上一世,资质一般,靠着自己的努力,成就一代丹道宗师,最终凄惨收场。

这一世,到了这具身体之上,没想到却仍然难以改命,资质极差。

十二岁仅仅只是凡元境一重,石家别的少年到达这般年纪,早也是凡元境五重。

与自己同岁的堂弟石逊,更是根骨奇佳,拥有中品灵根,如今已是凡元境七重。

易枫本是不肯服输的人,就算曾经与天下人为敌都不曾怕过。

既然自己能重活一世,无论如何也得珍惜。

理了了思绪,易枫梳理起这具身体的记忆来。

现在所处的这片大陆名为维纳大陆,维纳大陆修炼元气,崇尚以武为尊,一力破天下。

自己所在的地方叫北荒城,是维纳大陆极北的一个小边城。

石家是北荒城三大家族之一,而自己作为石家嫡子,因为修炼问题被人沦为笑柄。

石家少年六岁开始修炼,一般情况三个月就能顺利感应元气进入凡元境一重。

可石浩的情况是,六个月了,还是没有丝毫感应到元气的迹象。

因为这个问题,其父石顶天耗费了家族将近一半的家产遍访名医为其治病。

最终的诊断结果是,石浩乃是天陨之人,灵根不全,修炼受阻,终其一生也不可到突破凡元境进入聚元境。

家族最是看重利益,一个废物,耗费家族一半资产,十一岁勉强进入凡元境一重,石顶天必然受到众人排挤。

族中长老联合起来抵制,控制家族产业,封锁家挺财产。

家主身份变得有名无实,接着石顶天莫名失踪。

接着,石浩便从东边的泽安园搬到南边的安蚌居,最后被逼到西边的破屋子。

这地方连仆人住的都不如,身边的家仆走的走散的散,如今只留下肖雅一人。

在这个家族里,石浩本应受到家族关怀,下人尊重,而如今却是下人看到都敢戏耍一句。

“一个废物,我要是他,早就死了,活着就是浪费粮食。”

本应该喊自己一声哥哥,叫自己一声弟弟的兄弟姐妹,看到他要么是装着没看到,要么是联合起来欺负他。

石逊就是其中之一,仗着自己天资过人,受到整个家族的看好,经常羞辱于他。

而如今满身的伤,就是拜石逊所赐。

三天前,石逊与几个下人,把他带到离家两里多远的地方捆在一块两人高的石头上。

先是把他当着沙包实验各种武技,折磨到死去活来。

然后再让几个下人,抡起丈多长的棍子一顿乱打。

最后石逊以为他已经断气,把他扔到乱葬岗的乱石堆里。

等石逊几人走后,石浩才从乱石堆里爬出来。

奄奄一息的石浩一步一步往家的方向爬去,还好在路上遇到出门寻找他的肖雅。不然以他当时的状况,铁定的回不了家的。

这上天待自己真是不公,就算自己逃过一命,还是逃不掉悲惨命运,刚躲过一劫,却又是陷入另一个泥潭。

“肖雅,辛苦你了。”

石浩瞧着肖雅憔悴的模样,十分心痛,心里暗暗下定决心。

此生必定待他如亲人,只要自己有一口汤喝,就绝不让她饿着。

“不辛苦,少爷待小雅一向不薄,只要少爷能够平平安安我就高兴了。”

听得少爷的话,肖雅心里一暖只要少爷还在,还陪在自己身边,就算再苦再累又就如何呢,转身拿起柜子上的破碗,给石浩打来一碗水。

“小雅,你这两天是不是生病了,脸色怎么那么苍白?”

瞅着肖雅没有血色的脸庞,石浩关切地问道。

“没……没……,少爷你有感觉哪里不舒服?”地肖雅仓促的回答。

如今少爷还躺在床上,他又怎么敢告诉石浩,家里断了他们的口粮,自己已经几天颗米未进。

易枫检查了一番自己的身体情况。

血脉不通,筋骨也碎了不少,能保住性命算是谢天谢地了。

以目前的状况,要想修炼,定是天方夜潭。

要想恢复身体,不辅以药物根本就是痴人说梦。

“重生到此,也是缘分,既然如此,我便努力一把,帮你活他一场,看能否为你找回该有的一切,也看看能不能活出我本该有的荣耀,从此我是石浩,石浩是我。”

易枫这样想着。

两世为人,两世记忆。

以前世丹道宗师的能力,管他什么天陨之人,管他什么灵根不全,我便是我,佛要挡我,我便杀佛,若天要阻我,我便弑了遮天又如何?

虽然如今到了这番天地,但我还就不信,以我的能力还解决不了这小小的灵根问题。

要想活命,先得治病,满身的伤如何才能恢复?

如果父亲石顶天还在的话,或许还能帮他弄点碎银买些药材。

以他的身份,比奴才还贱,想要弄到碎银?能有口饭吃就阿弥陀佛了。

要是少主的身份还能顶用,一个月倒是能领到不少银两零花。

看来这天是要绝了石浩啊!

当然,以他丹道宗师的记忆,治疗这种普通肉.体凡胎的伤有数千种可能。

奈何现而今躺在床上不能动弹,而身边唯一的丫头也是饿得脸色发白,哎,虽然不忍,也只能麻烦肖雅出去跑一趟了。

“小雅,我如今四肢尽毁,身体内部也有许多暗伤,如果不辅以药物,怕是活不了几天。”

“我知道以我们现在的状况,估计族中早就断了口粮。”

“靠家族寻医救命,定然不现实,所以还得麻烦你去山上跑一趟。”

“还记得之前去过的昌阳峰吗?你去昌阳峰下面的河边找一味药,水蔓菁,漂浮在水边的。”

“然后再去沧依峰半山那两条岔路口往右找找苍耳子,表面黄棕色或黄绿色,全体有钩刺的那个,很好认”

“找回来之后,再加等量的柳叶,三碗水熬成一碗水给我喝。”

石浩尽量把话说慢一点,怕肖雅记不清楚。

“好,少爷,都怪我没用……”

肖雅泣不成声,跪在石浩床前。

“别哭了,和你无关,是少爷连累了你。”

石浩很想摸摸肖雅的额头,替他擦去眼泪,可惜身体无法动弹。

“少爷,我走了,你千万别乱动,等我回来。”

肖雅实在放心不下,但又没办法,只好转身离去。

“要是饿了,记得自己先找点野果吃。”

石浩默默看着肖雅无助的背影实在心疼,只能暗暗发誓,我定不能负她。

石浩越是关心,肖雅就越是放心不下。

一心想着少爷的吩咐,匆匆忙忙出了门,这么紧要的关头,那里还顾得上饿与不饿。

肖雅心想,只要能把少爷治好,我就算死了又何妨。

从石家到昌阳峰,足有将近十里的路程。

肖雅挺着饥饿的肚子,硬是一个时辰就赶了过去。

等到天黑的时候,肖雅才采好药回来。

此时的肖雅,随身的衣服被树枝抓破了好几个洞。

饿着肚子跑了一整天,早也精疲力尽。

等熬好药给易枫喂下后,心里的执念才算放下。

站在床前,突然重心不稳,往前爬去,倒在石浩身上睡着了。

石浩心口被压得疼痛万分,不过也是忍住没叫出声来。

他知道此刻的肖雅定然是几天没睡,再也撑不下去了。

当石浩喝下药后,顿时感觉心中热气奔腾,全身暖流四窜,周身痛感逐渐消失,伴随这这种舒适感,意识模糊,也是睡去。

第二天一早,石浩从睡梦中醒来。

顿时觉得神清气爽,不过肚子却咕咕闹个不停。

感受着身上躺着人儿均匀的呼吸,不敢动弹半分,生怕吵醒了她。

石浩自我检查了一下身体。

四肢已经能够活动,疼痛感也没有多少,或许应该能下地行走了。

石浩感觉十分奇怪。

以昨天自己所配制的药物来看,正常人也要三天才能动弹的。

要是以之前石浩的身体,估计怎么也得十天半个月吧!

怎么可能好得如此之快,难道我的身体素质在冥冥中被改变了?

想了许久,石浩突然一个机灵。

难道我穿越还把九转遮天轮回丹的药效带了过来?

靠,不会这么神吧!

不管是与不是,试试就知道。

石浩在心里默默运气催动石破心法。

石破心法是石家唯一的心法。

石家这种小家族,能够在北荒城崛起,完全是心法的功劳。

凡是有中级心法的家族,要么实力不济,被抢被杀,要么就搬到了更好的地方。

当石浩催动丹田之气顺着经脉流动,石浩清晰地感觉到空气中的元气波动。

同时居然有少量元气绕着周身旋转,最后汇聚在丹田之处,被丹田内部的元气旋涡吸收。

以往常的经验来看,石浩是绝不可能感觉元气波动的。

天陨之人,与生俱来就与元气不具备亲和之力,更是无法感觉到元气的存在。

要想修炼,必须借住外力,并且修炼速度十分缓慢。

就算是极品灵根之人,要想吸收天地元气,也必须打坐运功。

而如今石浩发现,自己居然无时不刻不在吸收着天地灵气少人量特别少。

这种状况就连曾经为丹道宗师的他都不曾见过。

难道自己的灵根效果已经超越极品灵根?越想越觉得可能。

“哈哈,这必然是一个属于我的时代!九转遮天轮回丹,果真不凡!”

石浩心中欣喜若狂。

不过还没等他从狂喜中平息下来,屋外就来了不速之客。

石浩仅有的欣喜瞬间转为愤怒。

“石浩,死了没有,没死赶紧滚出来,咱家大少爷找你!”

不用看都知道,此人便是石逊的家仆苟老二,石浩受伤就有他的一份。

若是以前的石浩,或许得偷偷躲在被子里装没听见。

但现在石浩已经不是那个软弱不能之人,他是一代丹道宗师。

他怎么可能容忍一个下等的家仆在门前大吵大闹。

只是此刻不便动身,就算能动身,打一个下人,似乎有点掉价。

自己还没死呢,他竟然敢称石逊为大少爷,这是绝对不可能容忍的。

“哪来的狗,吵什么吵,本少爷的名讳也是你能叫的,谁要找我让他自己来!”

此刻石浩气出丹田,发起火来一愣一愣的,声音洪亮,让人听着不怒而威。

苟老二其实是个欺软怕硬之人,仗着石逊在的时候才敢作威作福。

听得石浩如此的的火气,顿时吓了一跳,赶紧跑回去了。

石浩自己也是有些意外,居然真把苟老二给唬了回去。

沉睡中的肖雅被石浩的声音吵醒,抬起头来看了一眼石浩的脸庞。

想起之前在屋里换衣服的事情,而此刻自己还趴在他的身上,顿时俏脸通红,赶紧把头埋下,同时顺势往床下退去。

“少爷,我……我……对不起,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

肖雅,吞吞吐吐的说了半天,本是想解释点什么的,结果硬是没有说出个所以然来。

“别说了,我都知道的,你没有错,昨天真的辛苦你了,赶紧去洗把脸吧,马上有人要请我们吃饭,肚子早就饿死啦。”

想到刚才苟老二的喊话,再联想到几天前的事情,把时间串联在一起,石浩终于想明白从来没有杀过人的石逊为什么会下死手除掉他了。

当初北荒城由方、石、李三大家族共同掌管,但后来因为利益分配问题,三家约定轮流掌管,每五年进行一次比武,由当年年龄不超过十六岁的年轻一代进行比试,比武胜利的一家为城主。

结果现在方家已经连续担任三届城主,而本届比武方家夺冠的可能性非常之大。

眼看着方家逐渐壮大,就要无法形成三足鼎立之势,李、石两家决定联姻稳固合作关系,共同抵挡来自方家的压力。

而联姻的人选就是李家的大女儿李明萱与石家少家主。

好巧不巧的是,李明萱在一次逛集市的过程中与石逊相识,后来便联系频繁,两人日久生情。

当李明萱得知两家的联姻,自己要嫁给石浩那个不能修炼的废物后,十分头疼。

她堂堂一个李家大小姐,怎么可能嫁给一个废物,就算要嫁也只能嫁给石家的天才石逊吧。

于是赶紧与石逊商量,两人一拍即合,决定秘密处理掉石浩。

于是就有了石浩受伤的这一出,却没想到石浩福大命大,居然从乱石堆里爬了回来。

今天刚好就是约定好的订婚日子。

“我们都已经这样了,怎么会有人请吃饭,少爷你不会是病傻了吧,可不要吓我啊。”

虽然肚子十分不争气的在咕咕叫个不停,但该有的理智肖雅还是有的。

肖雅的第一反应就是少爷被人打得半死后脑袋出了问题。

本来就无法过下去的日子,这以后可要怎么办呢!

“你才傻了呢,少爷什么时候骗过你,赶紧去吧,不然等会别人来了你还没洗漱好就不让你吃了。”

待肖雅出去后,石浩自言自语地道。

“以前的石浩当然是不可能的,但现在的我可不再是那个软蛋,石浩,你放心,别人欠你的,我迟早帮你讨回来。”

“哎,几天没吃东西了,饿得慌,还是先解决吃饭问题吧!”

说话的同时石浩慢慢坐起身了,蹑手蹑脚的翻下床去。

虽然如今伤痛已经好了一大半,但俗话说伤筋动骨一百天,哪有这么快痊愈的。

以他现在的体质,要想好全,起码也得十来天,无奈条件不允许,否则睡他个昏天黑地该多好。

当肖雅洗漱完刚回到石浩这件破烂房间的时候,外面恰好响起一阵训人声。

“什么狗东西,一点小事都办不好,养你何用,一个将死之人还能把你吓成那样。”

把石浩称之为将死之人,石逊也不怕被人知道,就这么气势汹汹的围了过来。

“石浩,赶紧滚出来给我家少爷请安!”

苟老二真是人如其名,刚刚还被人训成那样,结果转眼又开始狐假虎威狗仗人势起来。

“要请安也是石逊过来给我请安吧,你什么身份,一个狗腿子,到处乱咬,没你说话的资格。”

石浩沉着冷静的回了一句,看得旁边的肖雅暗暗心惊,这少爷到底是怎么了,今天怎么像完全换了个人一样。

其实要是肖雅认真思考一下,就会发现更多不对劲的地方。

比如少爷为什么好得这么快,少爷一个完全不懂医术的人,昨天为什么让他去采药。

“石浩,我劝你不要太过分,否则”听得石浩的声音,石逊怒火中烧。

“否则怎样,否则我就按规矩去订婚。”

不等石逊说完,易枫就接过话题。

“你到底想怎样?”石逊此时真想立马弄死石浩。

虽然背地里弄死石浩没太大问题,但是如果在这院子里把他给弄死了,那他可就成了弑兄的杀手。

家族之中还有好几个兄弟,一旦事情散播开来,家里的事情就不好处理了,就算是自己父亲那边也无法交差,所以这个时候,石逊也不敢来硬。

“其实也不想怎样,只是我和肖雅现在还没吃饭,这人一旦饿了,就什么都说不出来。”

石浩不急不缓的说道。

“好,苟老二,赶紧去准备饭菜,我倒要看看今天是谁给了他这么大胆子。”

石逊都快被气出火气来,面对石浩从来没有这么憋屈过,真后悔当时没把他弄死。

不多一会,苟老二就提着一个篮子回来,在石逊的示意下,给石浩送进屋里。

而石浩呢,还真就这样开着门,打开篮子,把饭菜弄了出来,招呼肖雅坐下。

“多谢款待哈,我们就不客气了。”

石浩是真不客气,拿起筷子就开始尝起味道了。

“嗯,这个不错,这个味道稍微差点,不过也将近。”

石浩就这样,一会这个菜,一会那个菜,品头论足的吃了起来,看的旁边的肖雅目瞪口呆,最后架不住饭菜的诱惑跟着吃起来。

石逊都快被气吐血了,实在忍不住,只得让苟老二先看着,等这里吃完饭再去喊他。

茶余饭饱,石浩也就没再打算为难石逊。

毕竟以他现在的实力跟身份,要是再加挑衅,把石逊惹毛了,估计吃亏的还是自己。

还是自己实力不济啊,要是晚上几天,等自己能力强些就好办了。

这弱肉强食,实力为尊的世界,赶紧想办法提升实力才是王道。

苟老二见石浩已经吃过了饭,谨遵主人的教诲的他,赶忙跑回去喊石逊。

相关文章:

秋波顾盼望西楼|明亮的眼睛,带着温柔的秋天

用尽余生去爱你|(完结篇)/用尽余生去爱你大结局TXT

体育老师肥美黑森林/被蹂躏的圣女

《一胎二宝:前夫,滚远点》—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独倾君心免费阅读/独倾君心小说在线全文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