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 h把腿张开我要检查,女人自熨全过程(有声)

2020-07-13 20:01 · 新商盟

第四章

“晓雪,你宋哥我是一个好人,而且虽然上了年纪,干体力活也不照小伙子差,你看你宋哥我身上的肌肉,男人不男人?”老宋将袖子挽了上去,在孙晓雪的眼前展示着发达肌肉。

孙晓雪躺在床上,眼睁睁地看着老宋尽情展示雄壮、魁梧的身体,她情不自禁地点着头说:“宋哥是一个好人我是知道的,但是从来没有想过,宋哥的身体保持得这么好”

孙晓雪回想每次老公干那事儿的时候,都非常癫狂,恨不得一秒钟之内将秀色可餐的她扒个精光。

她总是满不情愿,加之她老公的那玩意儿和小学生无异,每次都是一两分钟匆匆结束,根本无法让她满意。

久而久之,孙晓雪甚至都懒得看自己老公一眼,内心深处对干那事儿饥渴得不行,却又没有办法真正解决问题。

不过,看着老宋强壮的身体,以及那裤裆处厚实的本钱,心里忽然非常渴望,如果当年嫁对了人,日日夜夜被老公……

这么想着,孙晓雪感觉浑身上下的关节处都酸酸麻麻的,小腹内里也是又热又胀。

不光如此而已,单单是那结实有力的大手就将她内心搅得翻江倒海,汹涌澎湃。

“晓雪,有事情叫我,我先出去给你家打扫卫生了。”老宋将‘有事情叫我’这五个字咬得死死的,他在给孙晓雪传递一种讯息。

即是‘你如果想要,我完全可以满足你,我伺候好你简直是易如反掌’。

“好的,宋哥,你去干活吧。”孙晓雪已经按捺不住身体当中的欲火了,再不解决一下,说不定都会昏过去。

老宋走出去之后,身在一片昏暗当中的她,疯了一样颤抖着将手伸到下面......

老宋在客厅里面用力拖地,饥渴难耐的他自然是明白方才孙晓雪眼神当中的含义,空虚少妇欲求不满是板上钉钉的了。

就她那位病病殃殃的老公,能够满足人高马大的孙晓雪,他老宋就把名字倒过来写。

纵然他在异性面前一向自卑,觉得自己又穷又丑,关键还一把年纪,但是奈何身体结实、本钱巨大,那方面的本事一向是毫不含糊。

哪个少年不多情,哪个少女不怀春。

老宋虽然不是少年,但是对于干那事儿却是研究得很透彻,各大两性网站上面都留下他饥渴难耐的身影,由于早些年离婚之后一直没有再娶,所以经常找小姐。

天南海北以那事儿维生的小姐们个个都被老宋搞得死去活来,他无论在哪座城市打工,只要工资一到账必然冲进红灯区,将得来的本事悉数用在那些小姐们的身上。

被他干过的小姐们有一个算一个,提起老宋,或是大肆称赞或是破口大骂。

赞得是他本钱过于强大。

骂得是他只要得到女人,就会用尽精力。

最近几年老宋并没有向早些年那样,将赚来的钱全部砸在小姐身上,因为他打算存些钱以备日后做些小本生意不必再四处奔波。

说白了,其实也是为了以后着想。

此刻,他一边拖着地板,一边暗自心花怒放,接下来自己一定要多下点力气,说不定真的能将寂寞少妇揽入怀中,大干特干解决一段饥渴时光!

第五章

躺在床上的孙晓雪娇躯不停颤抖着,嘴边发出轻哼声,赤着白嫩玉足用力蹭着,床单凌乱成一片。

最终,她整个人像是触电一样疯狂抽搐,这才算是彻底解脱。

稍顷,她将手伸进裤裆里面,很是难为情地发现全身痕迹。

“晓雪啊,我已经给你洗完了,你……”老宋赤膊站在门口无意间看到这一幕,馋得他一大滩口水猛地吞咽了下去。

孙晓雪花容失色,吓得不轻,连忙将一旁的毛毯拽过来盖在身上,她尴尬得不行,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同时,因为听到了老宋雄壮、粗重的声音,顿时情绪达到兴奋至高点,整张俏脸红彤彤的。

如同是酝酿已久的惊涛骇浪冲破最后一堵屏障,疯了一样的倾泻而出,如果不是老宋突然出现在门口,她甚至都能被“洪流”冲得彻底昏过去。

老宋清清楚楚地看到那一对硕大的前胸,平坦光滑的小腹露在外面,纤细的小蛮腰,浑圆撅挺的翘臀,小腹下面那片神秘圣地。

孙晓雪如饥似渴到这种程度,绝对是超越了他的想象。

“宋哥,我的身体突然有些不舒服,出了许多汗。”孙晓雪明显是做贼心虚,非常不安地找寻着借口。

“晓雪,这阵子天气阴晴不定,据说引起了非常严重的流行性感冒,我赶快给你看一下。”

老宋急忙来到孙晓雪面前,方才只看到那一眼,刺激得他鼻血都快要流出来。

孙晓雪点点头,遵循老宋的话背对着半坐起身来,老宋毫不含糊,赶紧趁热打铁将她睡裙掀,大片白嫩的后背裸露出来,这令老宋朝思暮想的美好胴体上沾满了汗珠。

“晓雪,你也着凉了吧,你的后背上面出了这么多的汗呢!”老宋话音刚落,一双大手放在上面,既是借此抚摸又是擦拭汗水的,忙得不亦乐乎。

背对着老宋的孙晓雪一对美眸缓缓闭了起来,尽情感受着老宋大手的抚摸心神荡漾,她语气开始有些颤抖,问道:“宋哥,你擦好了吗?”

老宋的脸都快要贴上去了!

“晓雪,你宋哥我的手糙,要不然就用脸给你擦汗吧,这样你还能舒服些,好吗?”老宋肆意问着孙晓雪这幽香阵阵的后背,试探性问道。

孙晓雪急忙躺下身将毛毯盖在身上,一张俏脸又红又烫,随手拿过床头灯下面的毛巾递给老宋,紧张得支支吾吾地说道:“宋哥,这个给您……”

说完之后,一对媚眼紧紧地盯着老宋的裤裆,那处汹涌磅礴即将快要炸开的部位,惹得她心里面臊得不行,看到老宋这个样子,她心知肚明刚才老宋那样对待自己,一定是让他起了反应。

她的脸红透了,支支吾吾地说道:“宋哥,要不然你先出去,我换一下衣服,很快的……”

老宋出去之后将门带上了,她臊得俏脸滚烫,心里面对于自己非常谴责,刚刚连门都没有挂上就在床上疯狂自我慰藉,老宋看了之后会怎样想自己?岂不是非常不正经的女人,连内裤都不穿,可是自己的内裤明明脱下来之后不知道放哪里了……

在这时,窗外一缕微凉夜风飘荡进来,胯下一股寒凉,这种凉飕飕的感觉令她浑身哆嗦,从纸抽里面拽出几张纸放在胯下,将刚才留下的痕迹擦拭干净。

“平时家里面就只有我一个人的时候,从来不会这样,就算是老公在家,也从来都没有什么感觉。今天在宋哥的面前是怎么了?他也没有做什么啊,我就已经把持不住了……”

第六章

孙晓雪从衣柜里面找出一条修身裙子,这条裙子是上个月过生日,她的老公送给她的生日礼物,价格不菲。她心里面一边埋怨着自己,一边穿着裙子。

这条裙子的设计非常国际化,能够将她本就凹凸有致的身材修饰得更加淋漓尽致,它最性感的设计是后面有一条从上到下的拉链,从颈部一直延伸至臀部以下,孙晓雪拉到关键部位的时候,死活拉不动。

她心不在焉,头脑当中全部都是老宋那呼之欲出的鼓囊裤裆,心一急一用力,竟然将内裤拉到了拉链里面!

死拉活拉都没有一丁点作用,内裤如同是有了灵性,死死地嵌在拉链里面,死活都拉不出来。

“宋哥……”孙晓雪急得大脑发热,再不开门叫老宋进来就不行了,毕竟一直这么卡着,她今晚连睡觉都会成问题。

屋子里面只有老宋一个人,只有老宋能够帮助她。

“宋哥你快些进来。”她将门打开之后,冲着门外喊着。

老宋正在拖客厅的地板,听见声音,急忙扔下拖布跑了进来。

“晓雪,你不是要换衣服吗?怎么了?”老宋看到一脸焦急站在床边的孙晓雪,急声问道。

孙晓雪指着身上的修身裙子,支支吾吾地说:“宋哥,你帮我一下忙……”

老宋眼前一亮,见她这副猴急猴急的样子,难不成是身子实在扛不住了,打算现在就让他长驱直入,好好满足她一番?

“晓雪,你别看你宋哥我上了岁数,但是身子骨强壮,干什么事情绝对不会输给大小伙子!”老宋急忙说。

孙晓雪一听到他这样说,小腹以下那处顿时就起了反应,热烘烘的难以自持。然而此时身上的肉都已经被拉链卡得生疼,她急忙说:“宋哥,我的裙子拉链坏了,你快帮我弄一下,好痛。”

老宋一看这身段,鼻血差点流出来!

可以清清楚楚地看到,孙晓雪身上的裙子此刻褪至腰间,那裙子的尾端虽然严丝合缝地盖着羞处,但是两条大腿以及大片的臀部,全部都暴露在外面。

大片大片的白皙,大片大片的嫩滑!

裙子底端的金属拉链卷了些许,臀部随着她的用力挣脱,有节奏地晃荡不停。

老宋被这致命胴体吸引得雄性激素迸发,大脑一片空白,整个人都快要失去意识。

老宋听到她这样说,立刻伸着双手坐起身来。他吞咽着口水,望着白嫩、紧致的动人肌肤,小腹下方如同被热水淋过,滚烫得他坐也坐不住,站也站不起来。

正对着修长美腿,他双手直打哆嗦,说:“晓雪,你的臀实在是太大了,睡裙再往下褪一定会坏了的,要不然我帮你把大臀往上面推一推,你用用力,睡裙就能把你的臀包进去了。”

孙晓雪听到老宋这样打趣她的臀部,一脸羞赧,害臊到极点。

可她还是一脸不好意思地对老宋说:“宋哥,要不然这样吧,我自己推着屁股,你来帮助我把睡裙往下拽。”

“好,晓雪,你用力推!”

老宋疯狂吞咽着口水,一双大手,朝着孙晓雪丰腴的臀部摸了上去……

第七章

孙晓雪背对着老宋,双手捂在翘臀边缘,用力推着中心位置的大片白肉,这样一推,更是显得她前凸后撅,该丰满的地方已是丰满到一定程度。

老宋拼命稳定呼吸,可是无论他怎么努力,双手都不安地打着哆嗦,心上仿佛是有千只万只的蚂蚁疯狂爬行,痒得他快要双眼一闭窒息过去。

孙晓雪虽然没有回过头来看老宋,但是身体明显感觉到老宋双手的震颤,她羞臊得不行,说道:“宋哥,你别只顾着看啊,快些帮我把睡裙拉下来。”

“好好好,晓雪你放心,很快的。”老宋的双手已经彻底不听自己使唤,两只手搭放在睡裙的边缘,用力往下拉。

可是不管他们两个人如何努力,拉链都是纹丝不动,老宋的牛仔裤此刻已经快要被撑破了,他一着急一用力,裙子面料撕裂的声音突然间响起,裙子下方边缘处顿时裂成两半,孙晓雪的白皙后背瞬间暴露出来。

顿时,裙子已经失去了遮羞的作用。

“啊!哎呀我的妈呀!”孙晓雪连忙夹紧双腿,弯曲腰肢维持睡裙不至于掉在地上,在老宋的面前踉跄站着。

盯着分分钟走光的危险,孙晓雪一手捂着胸部,一手捂着臀部,一阵小碎步逃离卧室。

老宋非常清楚,孙晓雪再走五步,一定会走光。

怀揣着观赏梦中女神那曼妙裸体的欲念,他双眼紧紧盯着视线前方……

因着过于焦急,孙晓雪忘记穿拖鞋,就这样赤着一对白嫩玉足离开卧室。

老宋坐在床上远远望着,发觉有一种A片女主角离开镜头下的错觉。

他心中暗想,这多么像是每一晚春梦里面才会出现的场景,不,精准地说,这是要远比那些春梦更加令人发痴发狂。

当孙晓雪回到老宋眼前时,她已换了一身清凉、舒适的夏装,上身一件正面印有哆啦A梦图案的白色T恤,下身一件超短的牛仔短裤,脚腕处戴了一条银制脚链。

整个人显得是那样清纯靓丽,从头到脚清丽得,就像是人生赐予给老宋最好的礼物。

她站在门口,双手掐着小蛮腰冲着老宋甜美笑着。

老宋心花怒放,激动得想要冲上去将她揽入怀中又亲又抱,而又因为她方才那副样子,刚好可以上下其手,今夜成为自己的女人。

狠狠地蹂躏,狠狠地索取,直到她香汗淋漓披头散发,整个人跪在自己面前直呼老公快点,老公再快点我还想要。

老宋刚想要站起来,孙晓雪走到他的面前将他按在床边,轻轻坐下,一对媚眼盯着他看,说道:“宋哥,刚才你也说了,最近流行性感冒严重,要不然咱们两个人就躺在床上好好歇歇吧。”

老宋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孙晓雪居然主动提出要和自己一同躺在床上!躺下之后会发生什么?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的,自然是上下其手疯狂给予疯狂索取了,孙晓雪那硕大的巨乳,那撅挺的翘臀,那白嫩的玉足,全部都会属于自己!

“这鬼天气真的是,弄得我身体好不舒服哦……”还未待老宋开口说话,孙晓雪已经踢掉拖鞋爬到床上了。

老宋猴急猴急地跟着爬了上去,激动地躺在孙晓雪身旁……

相关文章:

董舒高露--董舒高露小说全文

糟塌丫鬟的视频的视频/两个洞能同时进入吗

畅销书籍排行榜/好看的小说推荐

我们班的女班长600字作文:梦到前男友结婚了

男主抱着女主楼道做;黏她上瘾完美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