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爱交换乱_灌满白浊夹住不准流出_沉默的羔羊

2020-08-19 14:23 · 新商盟

门开了,黝黑矮胖的身影,笑嘻嘻的走了进来,不忘跟杨雪艳打招呼:“杨小姐,上午好。”

张强穿着保洁员的工作服,拿着扫把和簸箕,俨然一副保洁员的模样。

杨雪艳一颗心剧烈跳动了两下,她直觉不妙,下意识的赶紧关上门,并将窗户的窗帘给拉下来。

“呵呵,杨小姐,不用这么紧张,我真的是保洁员,以后负责10—20层楼的保洁工作。你们公司刚好位于我服务的区域,你说是不是很巧?”张强眯着眼笑道。

“你打扫干净就可以出去了!”虽然心里害怕张强,但杨雪艳表面不得不强装镇定,冷冷道。

“别急嘛,好不容易来一趟,怎么能说走就走呢。”张强笑着走到杨雪艳身边,说道,“把裙子掀开来吧,让我检查一下。”

“我内裤脱了!”杨雪艳又羞又怒。

“我可不信,掀开裙子让我检查!”张强声音变得严厉起来。

杨雪艳吓了一跳,还从来没听过张强用这种语气跟自己说话,强硬不容质疑。

她面色通红,只得当着张强的面,慢慢掀开了裙子。

“再高点,掀到腰间!”张强有些不满。

杨雪艳感到很羞耻,却不得不听从对方的命令,将包臀裙一直掀到腰间。

两条裹着肉色丝袜的大长腿便一览无余,散发出诱人的光泽。

裤袜包裹着翘臀和下身,春光清晰可见,其中一丛黑色如此的具有吸引力。

张强兴奋的笑了起来,又流出了口水,说道:“不错不错,这次倒是很听话,不用惩罚你了。不过你给我记住,以后无论上不上班,不允许在裙子里穿内裤,明白了吗?”

即便如高傲自负的杨雪艳,已经再没有半点反抗之心,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准备放下裙摆,却被张强阻止了。

“我已经按照你说的坐了,你还想怎么样?”杨雪艳欲哭无泪的说道。

“把裤袜也脱下来,以后除了例假,裤袜也不许穿。”张强再次命令。

既然内裤都没了,对于裤袜杨雪艳也没要求了,只得又把裤袜脱下来。

张强狠狠咽了下口水,下意识的将手伸向两腿间。

“你干什么?”杨雪艳吓了一跳,赶紧后腿。

“我看你两腿间都湿了,想确认一下而已,怎么,不愿意吗?”张强冷声道。

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遭受张强的侮辱,但前几次从没被张强碰过身体,这次他居然想碰自己,杨雪艳自然不愿意。

张强冷笑,又拿出照片和视频威胁,继而说出一番保证,绝不会对杨雪艳怎么样。

杨雪艳没有选择,红着眼眶答应了。

当张强摸到之后,激动的手指颤抖,杨雪艳紧张的要死,下意识的夹紧双腿,不让张强得寸进尺。

索性张强也没这个打算,将手指伸到杨雪艳面前,大拇指和食指打开,拉出一条细丝,眯着眼笑道:“你可真是个银荡的骚货,下面已经这么湿了,真是想不到。”

“别……别说了。”杨雪艳羞愧的无地自容。

正说着,外面响起了敲门声。

杨雪艳吓了一跳,急忙要放下裙子,结果又被张强阻止了。

“咱们做一个游戏,把你那裙子也脱下来。”张强不怀好意的笑道。

杨雪艳花容失色:“你做梦!绝对不行!”

“放心,只是一会,等对方走了,我就还给你。”张强厉声道,“你要是不听话,就别怪我不帮你保守秘密了。”

杨雪艳觉得自己仿佛成了张强的玩偶,只能任由对方摆布。

“可……可有人要进来了,看到我下面什么也没穿我就没脸在公司待下去了!”

“你可以坐回位置上,由桌子挡着,只要小心一些,不会出事的。”

张强说话的同时,外面响起了一个中年人的声音:“杨经理,我能进去吗,有件事跟你商量一下。”

“别磨蹭了,快点!”张强催促道。

“稍等,马……马上。”杨雪艳欲哭无泪道:“你别害我。”

“不会出事的,放心好了。”张强笑了起来。

杨雪艳一咬牙,终于脱下了裙子,这一下下身完全光秃秃的一丝不挂,令她羞愧的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那光滑修长的大腿,雪白浑圆的乔润,和黑色丛林地带,无一不刺激着张强内心的欲望。

看到光着下身的杨雪艳下意识的挡住,手足无措的样子,张强得意的笑了,一把抢过裙子,找了个角落藏起来,让杨雪艳坐回自己的位置。

正如张强所说,被桌子挡住的杨雪艳根本看不到下身情况,除非低下头从桌子下面张望。

杨雪艳面面色通红,显得十分紧张,夹紧了双腿,说了一声:“进……进来吧。”

于此同时,张强也装模作样的打扫卫生。

门开了,进来的是人事部的主管刘海。

刘海人到四十,有不少白头发,长得瘦高,还戴着眼镜,给人十分斯文的感觉。

他看了一眼杨雪艳,又看了看新来的保洁员,心里有些纳闷,二人半天不开门,不知道在里面做什么。

不过他也没多想,走到杨雪艳桌前找椅子坐了下来,笑着说道:“杨经理,是这样的,上个星期,你不是说业务部缺两个业务员吗,我特意帮你找了一下,上周四面试了两个人,觉得很不错,所以想让你看看,你满意的话我就打电话让他们过来,给您亲自过目。”

说着刘海便将资料递给了杨雪艳。

此时的杨雪艳紧张的一颗心都快跳出来了,她做梦也没想到自己有一天居然会光着屁股坐在办公室和同事谈公事,这简直是一件匪夷所思的事。

如果被刘海发现,会不会认为自己是个银贱的女人?

当然,绝不能被对方发现,不然自己真的完蛋了。

不过在杨雪艳恐惧的同时,心里莫名的感到一阵兴奋和刺激。

这种感觉是前几次刘海羞辱自己时任何一次都不曾感受到的,实在太强烈了。

她甚至感觉有水从两腿流了出来。

“杨经理,你怎么了?”刘海见杨雪艳面色很不对,迟迟不肯接自己的资料,有些疑惑道。

“没……没事,只是有点不舒服。”反应过来的杨雪艳面色更红了,尽量保持冷静,接过个人简历看了起来。

此时,她脑子几乎一片空白,只有紧张害怕刺激兴奋的感觉席卷内心,让她根本没法静下心来看资料,只得装模作样的低着头,看样子一副很认真的样子。

刘海似乎并没有注意到,坐在他对面的杨经理居然是光着屁股的状态和他聊天。

不过说实话,杨经理长得本来就好看,身材又好,这泛红的脸色更是让杨雪艳增添了几分性感和魅力,让即便有了家室的刘海也忍不住盯着对方看。

杨雪艳根本不敢和刘海对视,一颗心扑通扑通乱跳,几乎可以听到自己呼吸声。

办公室开着空调,两条腿凉飕飕的,可两腿间却有一丝丝的热流流出,让她苦不堪言。

然而就在这时,在旁边装着打扫卫生的张强眼中露出得意的微笑,眼珠子转了转,继而特意绕到桌子后面,站在杨雪艳背后,借着扫地的几乎,趁机伸手,抓了一下杨雪艳浑圆的翘臀。

瞬间,他就感到了光滑、丰满、结实和弹性十足的触感,实在美妙至极。

然而于此同时,杨雪艳却吓得发出一声惊叫,不由自主的站了起来。幸亏张强反应够快,在杨雪艳即将露馅的一刹那,一把按住了她的肩膀,迫使她重新坐下。

张强的及时阻止,让刚才杨雪艳起身的时候,腰部以下的位置都没曝光,充其量只是露出一点肚脐。

然而刘海却惊讶的看着二人,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

杨经理的惊叫已经够诡异了,没想到新来的保洁员居然将手搭在了杨经理肩膀上,到底怎么回事?

张强按住杨雪艳之后便立即缩手,看到刘海疑惑惊讶的神色只得尴尬的笑笑。

杨雪艳终于反应过来了,刚才如果不是张强阻止,恐怕她的下身真的要曝光了。

“刘经理,别介意,我刚才好像被蚊子咬了一下。”虽然刚才的突发情况让杨雪艳有些手足无措,不过还是很快冷静下来,笑着解释,“对了,给你介绍一下,这个新保洁员是我爸的朋友张强,以前是一个小区的。”

也只有这种借口,才能让张强按住杨雪艳肩膀的动作不显得那么突兀。

果不其然,刘海露出释然的神色,朝张强微微点头。

不过他毕竟是人事部经理,对于一个保洁员倒并没有多少想要认识的意思,微微点头已经算是打过招呼了。

当然,经过刚才的意外,接下来的情况顺利了许多。

杨雪艳低头看资料,张强就趁机在后面摸她光滑的翘臀,甚至将手伸到了她的屁股底下。

杨雪艳面色涨的通红,想要阻止却无能为力,紧张的出了一身汗,根本没法挣扎,只得稍微扭动身体来表示反抗。

但那只肥胖粗糙的手就是不肯离开,有时还会触碰到她最为敏感的地带,本来就有水流出,这下因刺激感觉就更加强烈了。

安静的办公室,正襟危坐的刘海,光着屁股装作一本正经看简历的美女经理,以及一个趁着打扫不时玩弄杨雪艳翘臀,长得又黑又矮又肥的大胖子,构成了一副奇特而银迷的画面。

只是可惜,刘海并没有能发现二人桌下的行为,只是觉得杨雪艳有些异样,不时扭动身体,好像很紧张的模样。

不过他也没有往那方面,毕竟在办公室这种场所,端庄高傲自负的女上司光着屁股被丑陋肥胖的保洁员猥亵,这种事听起来实在有些不可思议。

然而,它却真实的发生了。

这次张强第一次侵犯杨雪艳的翘臀,二人都在桌子底下,杨雪艳心中要崩溃,羞耻而痛苦,被一个丑陋肥胖的老男人摸屁股,虽然觉得很讨厌,自己居然可耻的有了异样的反应。

张强则是享受异常,裤子因为强烈的反应早就高高撑了起来,只是因为扫把挡着,所以刘海并没有注意到。

他甚至将一根手指往那美妙的菊花钻,不过实在太紧了,无论如何都没法攻进去。

张强心中冷笑,早晚有一天,杨雪艳身上每个部位都会仍由他玩弄而丝毫不敢有半句怨言。

不过在张强试图攻击她菊花的同时,杨雪艳面容都扭曲了,身体扭动的幅度变得强烈起来。

而就在这时,刘海忍不住问了一句;“杨经理,看完了吗,觉得怎么样?”

看两张简历最多三分钟的事,杨雪艳却花了十分钟不止,令刘海十分纳闷。

反应过来杨雪艳娇躯一颤,红着脸说道:“已经看完了,我觉得不错,这两天你约他们过来复试吧。”

说着,杨雪艳将简历重新递还给刘海。

只是恰在这时,她感到自己的菊花一紧,一股比刚才更大的力道要侵袭进来。

杨雪艳身体一颤,手一抖,结果简历没顺利递出去,而是从手中滑落,一下子落到了地上。

杨雪艳吓了一跳:“对不起,我帮你捡。”

“没关系,我自己来。”刘海说着要蹲下去捡简历。

杨雪艳吓得魂飞魄散,如果被刘海蹲下来发现她光着屁股就完蛋了!

关键时刻,一只扫把在桌子下面扫动两下,将简历扫了出来。

张强蹲下肥胖的身躯,将简历捡起来,重新递给刘海,说:“你的资料。”

刘海愣了一下,虽然看到简历上有点灰尘的印迹,还是说了声谢谢。

“没什么别的事我就先出去了。”刘海起身离开。

等刘海离开后,杨雪艳长长舒了一口气,浑身都汗湿了,额头也全是虚汗,瘫软在椅子上,有一种深深的脱力感。

相关文章:

晚上睡觉流口涎是什么回事/想恋一个人的说说

捏着她的奶头吃咬搓揉——男朋友的那个好烫

恰逢春风与你精编版,恰逢春风与你小说结局阅读TXT

和幼儿园老师做|奶头很长是被吸多了吗

白灼喷涌而出/女朋友特别会摇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