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s货再浪_舌头伸进去吃小豆豆

2020-11-14 14:20 · 新商盟

差点把我吓得背过气去,家里怎么还有人?!

门打开,只见安颖直接推门而入,而我被这么一吓,立马就软了。

而安颖,也在门口彻底愣住。

我狠狠的打了个颤,整颗心都凉了。

完了完了,这下安颖恐怕要认为我是变态,要把我赶出安家了。

安颖不愧是见过大场面的人,脸色只是微微一红,然后咳嗽了两声:“怎么不知道锁门啊。”

我现在手里还拿着安芸萱的内衣,裤子也都还没提起来,场面要多尴尬有多尴尬。

好在安颖说完话之后就出去了,我赶紧收拾了一下,然后硬着头皮出去。

安颖今天穿了一身旗袍,本来她就极有韵味,加上旗袍的衬托,居然有了几分民国阔太太的风韵,如同熟透的蜜桃,谁要是能吃得到,一定死而无憾了。

见我出来,安颖脸色红了一下,不过随即便落落大方的问到:“王晟,不是说你那里不行吗?怎么你还能……那个啊?”

我心里咯噔一下,居然把这茬给忘了。

想了想,我这才解释到:“也不是不行吧,就是面对安芸萱的时候,放不开。”

安颖也没有怀疑:“芸萱这孩子,有时候是太强势……那这么说,你这是属于心理问题啊,我帮你找个心理医生吧,你们可得赶紧让我抱上孙子。”

看来安颖没有把我当成变态,我多少松了口气。

“妈,都听你的。”答应着,我转而问到,“妈,你平时不是都跟芸萱去公司吗,怎么?”

“我是回来帮她拿份资料,没想到回来撞见你……”安颖说着,目光下意识的看向我的跨间,眼中微微有些震惊和可惜的意味。

没等我想明白她这眼神是什么意思,安颖就转身回房里拿资料去了,在旗袍的衬托下,安颖那浑源的大屁股一度让人移不开眼。

安颖虽然是安芸萱的妈妈,但是外表看起来并不老,极具成熟韵味,恐怕是个男人,都会忍不住多看几眼。

再加上昨晚积压的火气,我顿时有些控制不住,开始胡思乱想起来。

安颖拿了资料走了,我也只得赶紧收拾收拾。

晚上把安颖没等我接她,提前回来了,等到吃饭的时候,安果忽然开口。

“妈,王晟好像高中没有读完吧?不如把他安排到榕树高中去,也省得他天天跑来接我。”

安芸萱调查过我,这事当然知道,不过她眼神明显有些怀疑:“是没读完,不过你怎么忽然关心起他来了?”

“我昨晚上遇到几个流氓,是他帮我赶跑的。”安果说着,开始撒娇起来,“妈,你就让他去嘛。”

安芸萱眼中怀疑依旧不减,看向我。而我只顾埋头吃饭,一言不发。

这就是安果把我弄进学校的办法,这种时候我还是不说话的好。

“我看这样也好,不然传出去也不太好听,就不知道王晟愿不愿意了。”安颖忽然插话进来,关怀的看向我。

我咳嗽两声:“当然可以啊,不过那可是榕树高中,没那么随便就能进吧?”

众人闻言一愣,随即笑到。

“安家有榕树高中的股份,安排个人进去一句话的事。”

我听得心里一惊,我虽然知道安家有钱,但是没想到她们连榕树高中的股份都有。

“既然这样,我没什么意见。”

安颖满意的点了点:“难得安果肯帮王晟说话,这事就这么定了吧。”

时间渐晚,各自回房休息,安芸萱严厉的看着我,语气像是在审讯犯人一样。

“你和安果到底怎么回事,前几天她还那么讨厌你,转眼就帮着你说话了。你不是对她做了什么吧?”

我不禁捏了一把冷汗,这女人警惕性好强。

“我能对她做什么,就是帮她赶跑了流氓,你不要想太多了。”

安芸萱显然对我不怎么信任,目光依旧怀疑。

不过很快,她又注意到了其他事情:“我早上放在床上的衣服呢?”

我顿时紧张:“这,这个……”

正在这时候,安颖忽然把安芸萱叫了出去。

她们就在门口,低声交谈了几句,我眼睁睁的看着安芸萱的脸色越来越黑。

“我知道了妈,你先回去吧。”安芸萱送走了安颖,回来关上门,接着目光愤怒的看着我。

“你这个龌龊的混蛋,居然用我的内衣……做那种事情!”

我心头一沉,连忙辩解:“我,我那也是没办法嘛,你也清楚,我都过来两个月了,每次都是只让看不让碰,我也是个男人,憋得很难受的!”

说到这里,我就不禁想起昨晚和安果在小旅馆,那憋得可是相当难受。

安芸萱脸色一缓,但是语气还是那般:“忍不住出去找小姐去。”

“那你倒是心大哦,就不怕我染病回来?咱们现在可是睡在一个房间,万一传染给你怎么办?”

安芸萱眼中闪过一抹恶心,不过也不能否认我说的话。

“那这次就算了,没有下次。”

见她服软,我顿时打蛇上棍:“那以后我又憋不住了怎么办,你不是真要把我憋出病来吧,妈还等着抱孙子呢。”

“而且现在你妹妹,女儿,妈都接受我了,你不会打算这时候换人吧?”

安芸萱也是被我的不要脸给气懵了,咬牙切齿了好一阵:“行!以后你这么做我不管你,但是不许让我看见,行了吧?”

我仍旧得寸进尺:“可是衣服毕竟是死物,要是你能穿上……”

看着安芸萱的脸色迅速变黑,我知道要坏事,赶紧收住。

“好了我懂了,就按你说的。”

虽然现在只是这样,不过我心里还是非常高兴。

现在至少证明,安芸萱肯让步了,反正以后有的是时间,总有一天我能把她推倒。

第二天我送安果去上学,顺便自己也去报到。

办公室门口,我敲了敲门,然后推门而进。

“请问蒋薇老师在吗?”

“在这里。”

我循着声音看去,只见一个小个子女生正在向我挥手。

她身高估计也就一米六,整个人显得非常娇小,说她是学生我都信,没想到居然是班主任。

“是王晟同学吧。”蒋薇笑着招呼我过去,拿出几张表格出来,“签个字就行了。”

我迅速填好,蒋薇老师带着我往班级走。

“同学们,今天我们班来了一个插班生,大家掌声欢迎。”

下面立刻响起一阵稀稀拉拉的掌声,我适时从门口走进去去,目光扫了一圈,最后停在了最后一排的徐龙身上。

他果然在这里,还有几个小弟,算是齐了。

“大家好,我叫王晟……”

我的自我介绍非常简短,目光一直放在徐龙身上,带着些许冷笑。

徐龙也十分愤怒的看着我,上次的事情让他丢足了脸,恨不得把我千刀万剐。

在我自我介绍的时候,他们也在悄悄交谈。

“这家伙怎么成插班生了?”

“不知道,可能是冲咱们来的。”

“那怎么办?”

“慌什么,上次是他偷袭,这次咱们人多,而且这是在学校里面,通知明哥,让他一下课就过来。”

讲台上,我的自我介绍并没有什么反响,蒋薇老师也没有多说什么,叫我坐到班上为一个空位上,正好在安果后面。

刚坐下,就听到旁边一个疑惑的声音。

“你怎么成插班生了?”

我好奇看去,只见一个扎着双马尾,穿着日式校服的可爱女生正疑惑的看着我。

我觉得有些眼熟,愣了一下,这才想起来,这不是之前告诉我安果被带走的林夕嘛!

“原来是你啊。”我笑到。

林夕往我这边凑了凑:“你不是安果家的仆人吗,怎么成插班生了?”

我一时有些无语,没想到这个胡诌的身份居然都已经传开了。

“我不是她仆人,我是她……她叔叔。”

林夕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没有再问。

上课的时候,前面的安果忽然丢了一张纸条给我。

“他们人不少,你一个人搞得定吗?”

我不禁有些好笑,都把我送进来,现在问这话好像有点晚了吧?

不过就算是这样,我也没什么好怕的,他们人虽然多,但是都是些学生,战斗力并不会有多高。

除非来个二三十个人,不然我应该没什么问题。

正想着,忽然后脑勺一痛,一瓶墨水从后面砸了过来,掉在地上摔成碎片。

老师也被这动静吓到了,冷着脸:“谁干的?”

全班没有一个人出声,但是我知道是谁干的。

除了徐龙,也没人会这么做了。这家伙,我还没找他算账,他倒是自己先来找死了。

老师又问了一遍,见没有回应,也只能作罢,转过身继续写板书。

我这时候才有时间回头,只见最后一排的徐龙正一脸得意和嚣张,仿佛脸上写着“老子就是要整你,你能把我怎么样”。

我没有作声,默默等待着下课。

下课时间很快到了,老师收拾东西刚出去,就听到后面传来一阵动静。

“王晟,你是真不怕死啊,还敢到学校来。”徐龙的声音从后面传来,同时后两排一共八个人顿时朝我走过来。

林夕在旁边被吓得脸色一白,我让她先走开,周围的同学见状不妙,都退到门口处去了。

一时间,教室里面只剩下我和安果,还有徐龙那一伙人。

“徐龙,你真是我见过最恶心,最肮脏,最不要脸的人了!”安果气愤的骂到。

徐龙反而不生气,而是用一种恶心的眼神打量着我和安果。

“昨天你被下药之后就被他带走了,那可是强效药,肯定是他帮你解决的吧。”

这句话,终于让我动了真火,我眼漏凶光的看着他:“你明天得从医院醒过来。”

徐龙见状,顿时想起了昨晚我的凶戾,顿时打了个寒颤。但是很快,他又变得声色俱厉起来:“昨晚上是因为我们喝醉了,而且你偷袭,你以为你真能打得过我们这么多人?”

正在这时候,门口处忽然传来一阵骚动,一个魁梧的人影走了进来。

徐龙见到这人,顿时底气大增:“明哥,昨晚上就是这小子在坏事。”

我看向他,这家伙脚步沉稳,手掌有力,完全不是徐龙这种花架子。

外面的人也在议论纷纷。

“薛明怎么来了?”

“听说他有朋友实在道上混的,自己的家庭条件也不差,学校里面没几个人敢惹他,那个插班生怎么惹到这种人物。”

“估计他在学校待不下去了。”

薛明听到这些议论,眼中不免掠过几分傲气和轻蔑,看向我。

“就是你这家伙坏我的事?”

我同样看着他:“就是你这家伙要帮徐龙出头?”

说话间,徐龙狗腿子一样往薛明边上凑过去:“明哥,昨晚上就是给你介绍这妞的。”徐龙指向安果。

安果气得脸皮发抖,看向我:“给他们点颜色看看。”说完,安果迅速躲到外面去了。

挥拳冲向薛明,只见薛明放肆的大笑着:“你还敢跟我动手?老子蝉联多届大学生跆拳道联赛冠军,你能打得过我?”

薛明伸出手掌,想要直接接住我这一拳,但是拳掌交接的那一瞬间,薛明的脸色大变。

“卧槽,这么大力气……”

剩下的话随着噗的一声,直接被我一拳打飞!

“联赛冠军?”我冷笑到。

我本来就已经很不爽了,而且这是安果让打的,有什么事她担着,我怕个屁。

所以我一出手就是全力,大学生联赛冠军?老子之前可是和陈威这种狠茬子斗过,十多个身手出众的黑社会都拿我无可奈何,你算什么东西?

一拳打完,我直接抄起边上的椅子,直接将他拍晕过去。

然后,我这才冷笑着,看着在边上已经被吓傻了的徐龙。

“就是你之前用墨水砸我是吧?”

我这时候的眼神一定非常恐怖,因为徐龙只是看了一眼,就吓得普通一声跪在地上。

他看着地上晕过去的薛明,后者的脑门已经渗出来一股鲜血,心里越发害怕。

这个王晟,照他这么打,出人命是肯定的,这家伙是真不怕事啊。

“王晟,王哥,我错了……”

徐龙不住的求饶,我冷眼看向后面那几个小弟,每个人接触到我的目光之后,都狠狠打了个寒颤,噗通跪了下来。

“安果,你说怎么处置他们。”我说到。

门口的安果早就被我的狠辣吓到了,听到我的问话才回过神来,周围传来一阵窃窃私语。

“这个王晟好凶啊,而且这么维护安果,不会是安果的男朋友吧?”

“要是我有个这么威猛的男朋友就好了,真是羡慕啊。”

安果听得脸色一红,连忙辩解:“你们别胡说,他是我……是我小叔。”

说罢,安果走了进来,站到我旁边,居高临下的看着徐龙。

“徐龙,你居然敢对我下药,还想让别人……”

一提到这个,安果就气得浑身发抖,当下一脚踢在徐龙胸口,徐龙顿时躺倒在地上。

接着,就看见安果抬起小脚,狠狠的朝着徐龙跨间踩去。

外面顿时响起一阵倒吸凉气的声音,我看得也是有些脸皮发抖,安果这姑娘看起来清纯可爱,但是行事居然如此大胆泼辣。

徐龙整个人都拱了起来,表情痛苦的扭曲着,硬是惨叫都发不出来。

也是在这个时候,门口忽然传来一阵骚动,只见班主任蒋薇面色铁青的站在门口。

“入学第一天就打架,你们全部跟我到办公室来。”

办公室中,蒋薇严厉的审问着我:“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装作无奈的耸了耸肩:“蒋老师你误会了,我们只是在正常嬉戏,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完全是属于意外,并不是我们在打架。”

“你要是不信,你可以问他们啊。”

边说着,我指向徐龙和他几个小弟。

这几人听到这话,立马想起已经送去医务室的薛明,顿时打了个寒颤。

“对对,我们只是在嬉戏而已。”

“绝对没有打架。”

几人连忙附和着,既然徐龙他们都这样说了,蒋薇也不好继续追究下去,只是威胁的看着我。

“你以后给我老实点。”

话是威胁没错,但是蒋薇老师这可爱的外貌,实在让人察觉不到威胁,反而还让人有种不老实的冲动。

离开了办公室,安果和我并排往教室走,路上安果脸色微红,拉住了我。

“这次谢谢你了。”

这可是安果第一次给我道歉,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有点受宠若惊。心里有点紧张,我只好玩笑到。

“这次谢谢,那上次在旅馆我是帮了忙的,也得谢谢吧。”

话一说出口,我就恨不得给自己两巴掌,提什么不好非要提这茬。

本来我以为安果会生气,却没想到她并没有,只是脸色一红,认真到:“那次确实没办法,我不怪你。不过……你没有做其他龌龊事吧?”

我立马想起之前拍的照片,这会还躺在我的手机里面。

本来只是为了预防安果乱来,既然她没有,那这照片也就没了用处。

但是我很确定,要是现在敢说出来,我肯定死得很惨。

“当然没有,我是那样的人吗。”

安果点了点头:“那就好。”

回了教室,同学们都朝我投来仰望的眼神,看来徐龙这几个家伙平日里面肯定也在欺负他们,我能出手教训徐龙,简直是大快人心。

回到位置上,唯独林夕一脸担忧和关切的看着我。

“王晟,你这次真的惹麻烦了。”

我不解的看着她:“怎么了?”

林夕叹了口气:“徐龙就算了,但是那个薛明,传言他和外面道上的交往密切,你今天把他打成那样,他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我把这事记在心上,不过一连几天都没有什么动静,渐渐的也就忘了。

这天周六,安果不用去上学,本来我也准备在家休息的,不过安颖却催促我去看心理医生。

上次安颖提过之后,这事就安排下去了,可见她多么想要个抱上孙子。

不过这几天我去上学没空,一直到这会才腾出时间来。

安芸萱没空,我只好自己过去。

地址是一个私人住宅,我打车过去,敲了敲门。

“是夏文倩医生家吗?我是王晟,预约过的。”

过了一会,里面才传来一阵微弱的声音:“进来吧,门没锁。”

我推门进去,里面是个简单的二居室,装修风格简约利落,一个大书架上摆了不少书,不过多数都是英文的,看不懂。

我走到客厅,并没有看见有什么人,只是听到里面传来一阵水声。

正疑惑的时候,浴室的门忽然一开,透过门缝,可以看见里面一个光滑白皙的肩头。

“是王晟先生吧,麻烦请等一会。”

我有些忐忑的坐在沙发上,心想这来得也太巧了,居然撞上人家洗澡的时候。

等了一会,夏文倩才从里面出来,穿了一件白纱半透明的,类似睡裙的衣服。

衣服的下摆一直到大腿根,光滑修长的双腿上还挂了一些水珠。

她走过来,阳光从外面照射进来,那件白纱睡裙几乎变得透明,那腰肢弧线近乎完美,让人一看就想揽住好好抚摸。

再往上,居然能够隐约看到两点,她上面居然没穿内衣!

“不好意思,我之前几年都在国外,刚回来还没调整好时差,本来以为你再不来,我就准备睡觉了。”夏文倩略带歉意的说到。

相关文章:

大肉木奉好大不要了|地主玩丫头下面

呵都这么多水了还说不要.快穿之女主怀孕H

奶涨得好大,爱爱好爽烂货我捏烂你的奶

奴才给主人垫脚…男朋友能感觉到那层膜

触手尿道play产卵*他搂着她的腰不断的冲刺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