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重生【穿越之医女传奇】小说在线免费阅读

2020-11-14 14:20 · 新商盟

云老爹咬牙:“不动卿娘的嫁妆,大不了,我把这宅子给你!”

云家的宅子是祖上传下来的产业,更是云老爹最重视的东西。

“爹,宅子不能给出去啊!”云铭萧的媳妇巧慧大声喊道:“若将宅子给出去,咱们连住的地方都没了,以后可怎么活啊!”

云妇人也抹着眼泪:“咱们祖祖辈辈都住在这里,若是将宅子给出去,祖宗们会记恨的!”

“难道你们要我眼睁睁的看着卿娘当一辈子的老姑娘?”云老爹也红了眼眶:“我已经没有教好一个孩子了,难道你们要让我毁了另一个孩子?”

“爹,秀卿的嫁妆以后还可以挣,当前救相公要紧啊!”巧慧哭哭啼啼的劝着。

云老爹愁眉紧锁,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是好。

“我记得你们说过,若他还不上银子,你们就要了他的脑袋,如今我爹出了一千两,还不上的那些,你们只拿了他的手去抵不就好了?”

清脆的声音传来,众人皆转头看过去,云秀卿也不怕,只冷声说着:“剁了他的手,也省的他在出去赌了!”

“云秀卿,你这个小贱人,你居然让别人剁你亲哥哥的手,你蛇蝎心肠,你不得好死!”

“我不得好死?”云秀卿不怒反笑:“你败光祖上家业,逼迫爹卖掉祖宅,还要吞我嫁妆,咱们两个到底是谁狼心狗肺?到底是谁该不得好死?”

“你……”云铭萧气的说不出一句话来。

“你就是这么当妹妹的?”巧慧如刀子般的眼神冲着云秀卿狠狠地剜过去:“自家的亲哥哥都快被人砍了,可你居然只想着自己那点嫁妆?”

“你是哪里来的脸?”云秀卿不甘示弱的瞪回去:“我爹我娘尚未言语,你算个什么东西,也敢对我指责唾骂?”

“天啊,云家生出的是什么罗刹啊!”巧慧一屁股坐在地上边哭边骂:“旁人家的姑娘嫁出去了还给家里聘礼,可我们家的姑娘呢?不仅不给聘礼,还要拿嫁妆,这嫁妆可是你哥哥的命啊,你这个冷血的罗刹,你为了那点钱,居然要眼睁睁的看着你的亲哥哥死啊……”

云秀卿冷眸瞧她:“他自己自作自受,我凭什么要给他擦屁股?”

云老爹阴沉着脸站在一旁,他闭眼怒道:“孩儿她娘,去把咱们家的宅契拿出来!”

云妇人浑身一震,不可思议的看着云老爹。

“去啊!”云老爹厉声催道。

云妇人这才颤颤巍巍的往屋子里头走,她拿锁将家里的柜子打开,犹豫了一会儿,拿出一张纸往外头跑去。

“这里头有钱庄的存票,还有各个店里的珠宝首饰,加起来有三百多两了,你们快放了我儿子!”云妇人边说着边将手里的东西递给持刀的壮汉。

云老爹一听,脸色铁青,他火冒三丈地道:“秀卿她娘!”

云妇人转头看了几眼气急败坏的云老爹:“宅子不能卖,卖了萧儿住哪儿?你想过没有!”

“那你也不能拿秀卿的嫁妆啊!”云老爹双手捂脸,一行泪水从他的指尖里滑落。

“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反正这些东西早晚都是要给别人家的,还不如拿来让我萧儿保命!”云妇人信誓旦旦:“我做的没错,秀卿嫁不出去是她丑胖,本来就是个赔本的买卖,不做也罢,这辈子能不能出嫁,只看她的命了!”

云秀卿不可思议的看着一脸坚定的云妇人,就在短短几分钟的时间内,她就被她娘狠狠地抛弃了。

“去拿宅契!”云老爹的声音不容置喙。

“我不去,我不能让萧儿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云妇人也坚定的很。

云老爹气急败坏的拍着大腿:“行,行,你不去,我去!”

“你敢!”云妇人也犟的很,她一把夺过那壮汉手里的刀:“你要是敢去拿房契,我今儿就在这里抹脖子自尽,我跟萧儿一起命丧黄泉,你去跟秀卿过吧!”

“你……”云老爹愕然不已的瞪着云妇人。

云妇人一脸的决绝,她如今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护好云铭萧的利益。

云老爹进退两难,他的身影寂寥而绝望,仿佛一下子就老了许多。

“爹,算了,娘要用就让她拿去吧!”云秀卿静静地开口说道:“不就是一份嫁妆吗?我娘居然拿命去搏,呵!”

“这份嫁妆,只当我报答她生我一场了!”云秀卿摆手。

面前的云妇人眸子通红,一副杀红了眼的模样,仿佛那张嫁妆单子一离开,她就会立刻抹脖子自尽。

那是原主的娘啊!她穿越过来本就借用了原主的身子,又怎么忍心让她家破人亡。

自古皆言父母惯子如杀子,可自己这个不被惯着的孩子居然也觉得心如刀割。

“卿娘,是我对不住你啊!”云老爹仰天长叹。

“没有谁对不住谁!”云秀卿摆手,径直往前头走去,若真要算,也应该是她对不住原主才对。

后头的是是非非她也不想管了,累。

云秀卿摸了摸自己饿扁了的肚子,转身往河边走去。

她决定摸两条鱼过来烤,先填饱肚子再说。

河水中凉的很,虽然还没入冬,但吹来的风已经泛了凉意。

云秀卿挽了挽裤腿,咬牙下入河水中,弯腰眯着眼睛仔细的找鱼。

不知道是不是天冷了,河里头居然瞧不见什么鱼。

偶尔游过去一两只,也都小的可怜,云秀卿抬眸看了看周遭的野鸭子。

“不然?炖个鸭子吃?”她打定主意就折回去逮鸭子。

云秀卿慢慢的靠近正在岸边吃虫的鸭子,轻轻的弯腰一扑。

“姑娘!你可不能寻死啊!”纯净又浑厚的声音传来,云秀卿诧异的回头,那人是在喊她吗?

她还来不及细看,刚刚逮住的鸭子就趁着她失神的时候扑腾着飞开了。

云秀卿没掌握住平衡,“哎呦”一声,随着鸭子跌入水中。

一双温热而宽厚的手紧紧的拦住云秀卿的腰,云秀卿略一抬眸就对上双深邃的眸子

云秀卿从眸子中看到自己的目瞪口呆的模样,她的双下巴摊在阳光下,就这么一晃,两个人齐齐掉入水中。

“咳……”云秀卿挣扎着,蒲炜沧一把将云秀卿捞起来,半拦在怀里往岸边拉。

“你放开我,我自己走!”云秀卿挣扎着,蒲炜沧忙松开她,云秀卿一个平衡没掌握好,又呛了几口水。

“今天真是弱爆了!”云秀卿气急败坏的从水里站起来兀自往河岸边走去。

蒲炜沧跟过去:“姑娘,你还年轻,人生有大好的时光可以走,千万别想不开啊!”

云秀卿见那男人还在对自己喋喋不休,只转身怒道:“我没有想不开,更没有投河,ok?”

身后的男人一愣,云秀卿这才彻底瞧清了那男子的长相。

墨黑的头发因为浸了水,变的湿漉漉的贴在额间,一双丹凤眼微微上挑,为那双深邃的眸子平添了不少妩媚之感,鼻梁挺拔的恰到好处,一张薄唇正紧抿着不发一言。

“真是副好长相!”云秀卿暗暗想着:“若不是他这魁梧的身高跟小麦色的皮肤,说他是个小奶狗一点都不为过。”

“你可以走了!”云秀卿不耐烦的说道,因为他自己落水,不仅鸭子没吃成,衣裳也湿透了。

一阵秋风吹来,云秀卿只觉得冰寒刺骨,她瑟瑟发抖着:“我说你可以走……”

话还没说出口,眼前的男人身子一僵,竟直直的倒了下去。

云秀卿一愣,她上前两步,蹲下来用手去戳他:“你怎么了?”

“我就是语气不好,你也不用装死吓我吧?”云秀卿吞了吞口水,伸出食指探到他的鼻子下。“还有气,还有气!”云秀卿松了口气。

“这人怎么动不动就晕倒了?”云秀卿皱眉用力将他拖到树下。

云秀卿气喘吁吁的松开蒲炜沧,大声道:“你别装死了,被人看见好像我怎么着你一样,醒醒!”

云秀卿说着去晃他,晃了还没两三下,蒲炜沧的嘴角竟流出血迹来。

云秀卿被吓的不轻,她见面前的男子脸色苍白,嘴角流出的是黑血不由的一愣:“莫不是,中毒了?”

她虽是医生,可只是个三流医院的医生,古代的毒,她能看的了吗?

云秀卿突然想到自己的随身空间,她的随身空间里有一汪清泉跟一间甲级医院!

“医院里总有许多可以解毒的药吧!”想到此,云秀卿忙集中意念进入随身空间内。

云秀卿取了些蒲炜沧嘴角的血液进行化验,发现里面的成分是三氧化二坤。

这种毒搁在古代不好医治,可对上现代的医术,那就是小菜一碟!

云秀卿拿了些注射剂跟西药走出来,又用竹叶盛了些灵泉水断出去。

云秀卿将蒲炜沧的衣裳扯了些下来,面前的男人虽然不壮,可肌肉结实有力,身材很是有料。

云秀卿边注射边警惕的查看四周,见没人瞧见这才放下心来安抚自己:“我这是在悬壶济人……”

她小心翼翼的掰开蒲炜沧的唇,将药片送了进去。

“快咽下去啊!”云秀卿见蒲炜沧一直将丹药含在嘴里不由的着急起来。

“不管了!”云秀卿一把拖起蒲炜沧的头开始往上抬,让他的脖子逐渐与身子垂直,她费力的将剩下的灵泉水灌到蒲炜沧的嘴里后开始晃蒲炜沧的头:“快点吞下去!”

云秀卿用手捂住蒲炜沧的嘴巴防止药片被自己晃出来,她一边晃着蒲炜沧的头一边喃喃自语道:“赶紧吞进去!”

蒲炜沧是被云秀卿晃醒了,他迷迷糊糊的睁开双眼,只觉得一阵地动山摇。

嘴里似乎有什么圆圆的东西,随着他想要出口的惊呼滑入腹中。

“你在做什么?”蒲炜沧出口的话未成形便被云秀卿捂了回去,他呜呜的喊着,只觉鼻翼间似乎有一缕清香。

云秀卿感觉自己手心里有湿热感传来,她忙松开蒲炜沧的嘴巴惊喜道:“你醒了?”

蒲炜沧看着面前女子明媚的笑容一怔,其实她也没旁人说的那般丑,也就是胖了点,黑了点,眼睛小了点,嘴巴大了点。

“你笑起来挺好看的!”没来由的一句话让云秀卿愣在原地,她抿唇:“别以为你夸我,我就不会跟你计较了?”

“你这女子好奇怪,明明是我救了你,你连一句谢谢都没有竟还要与我计较?”蒲炜沧啼笑皆非的瞧着她。

“我在跟你说一遍,第一,我只是想抓鸭子烤了吃,并没有想跳河是你让我鸭飞人落水了,第二,你一言不合就翻白眼倒在我前面,是我取了灵丹妙药救你了!”云秀卿口齿伶俐:“麻烦你搞清楚状况,谢谢!”

蒲炜沧哑然失笑:“你救了我?”

他暗中气运丹田,片刻后,只震惊的瞧着云秀卿:“真是你救了我?”

云秀卿洋洋得意的点头:“可不!”

蒲炜沧若有所思的看着云秀卿:“没想到这穷乡僻壤里竟也有高人!”

蒲炜沧说的声音甚小,云秀卿听不真切,只诧异的道:“你说什么?”

“我说你捕鸭子是因为肚子饿了?”蒲炜沧轻笑道。

“废话!”云秀卿撇嘴哼道:“如今不仅鸭子没捕着,衣裳也湿透了!”

蒲炜沧起身道:“为了报答你救我,我今日就请你吃一顿好饭!”

云秀卿不可置信的抬眸,蒲炜沧已经走到河边,他从怀中摸出小刀将自己随手扯的竹子削尖。

蒲炜沧随手一挥,几只鸭子应声倒地,云秀卿瞪大了眸子:“难道这就是古代的武功高手?”

相关文章:

伦交乱口述_小黄文不行太大了要尿了&王牌校花史

滚烫硬灌满粗大深处 用力 粗大 啊 水 揉捏

班里的男生把我的内裤/ktv公主图片大全图

《大叔诱爱:纯情小辣妻》—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律动花液粗壮喘息,好涨好难受快再快_情感口述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