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悠|易北寒全文,陈悠易北寒【再嫁蜜宠:我家上司很高冷】

2020-11-16 13:53 · 新商盟

第15章 教训小三被警察抓走

陈悠正在气头上,哪有不还手的道理,于是,她端起桌上的汤对着黄梅泼。

“啊!”黄梅尖叫,“好烫,救命。”她慌乱的拔掉衣服,只穿着内衣裤在众人面前找水源,要冲水,当真是丑态百出!

陈亦双指着黄梅哈哈大笑,“姐,你怎么不往她脸上泼啊!看她拿什么勾引姐夫。”她心头痛快无比,这个世上能拥有姐夫的只有姐姐。

陈悠泼出去后是痛快了,但是她也知道这样做的后果,等于将杜默青儿子的满岁酒给砸了。

看着周围围上来看热闹黑压压的一片人,她待静了一下,这才看向杜默青。

杜默青抱着孩子面目狰狞的盯着她,“陈悠,你这个疯子。”

陈悠嫣然一笑,“青,怎么了?你也被烫到了?”其实她清楚,那一碗汤没那么烫,从厨房送来毕竟是要一段时间的,再说她端着的汤碗温度也不是很高。

杜默青气的面色铁青,抱着孩子转身就走,哪知道地面刚刚被陈悠泼的汤有油,一脚没踩稳,连人带孩子摔了一个四仰八叉,发出砰的一声巨响。

登时孩子哇的一声哭了起来,场面混乱一片……

杜默青被七手八脚的扶起来,他对着陈悠狠狠的说:“兵兵要出什么事情你就抵命吧。”

陈悠一个跄踉,大脑发昏,心头凄凉一片。

杜默青要她的命!

他曾经说过,自己就是他的命,他的心肝宝贝,那些都是骗人的吗?

“姐,我们现在怎么办?”陈亦双毕竟小,尚未历练,被眼前的一幕吓着了。

陈悠摆了摆手,“没事,我们走。”

她爸说道:“悠悠,场面这么混乱,你身为女主人不安顿好宾客就走了?”

陈悠说道:“谁爱安顿去安顿。”带着妹妹和小姨就走。

几人刚刚走出酒店门口,被几辆警车拦住了,浑身湿淋淋黄梅指着陈悠:“就是他们故意伤害我,将我的孩子摔伤住院,我被他们烫伤,快将她们抓起来。”

黄梅的报警让陈悠措手不及,以致全家人被带去了警察局!

陈亦双吓哭了,“姐我好害怕,我们会被会被判刑?”

陈悠心情不佳,没工夫安抚妹妹,拿出手机拨打了杜默青的电话,想让他来保释自己。

然而,那一头始终无人接听,最后,干脆关机了。

陈悠盯着手机心头仿佛被插了一刀,明明相爱,为什么闹成了这样,电话都不接了,成仇人了么?

她爸焦急的催促:“悠悠,你认识的人多,想个办法把我们弄出去呀!”

最为淡定的是她小姨,“你们都安静一下,发生了这么多事情,你们不问悠悠的情况,就知道关心自己。”

陈悠对着她小姨一笑,“小姨,没事的,我找朋友来保释我们出去。”

张云看着消瘦的陈悠,心头不是滋味。

这孩子怎么这么命苦啊!

陈悠拿出手机拨打了好友田文文的电话,电话不在服务区。

她将电话单从头刷到尾,除了文文她居然找不到一个合适的人来保释自己,最后她手指停留在易北寒的电话上面,一不小心就拨通了。

电话响了很久,就在她以为对方不会接听自动挂断的时候,那头接听了,“有事?”

今天是周末,他们是上下级的关系,如果没公事,正常来说,他们是不会联系的。

“易总……那个……我出了一点事情,能不能麻烦你来一下警察局保释我出去。”她吞吞吐吐,羞愧的无地自容。

如果不是没有第二条路走,她也不会求助于一个才认识不到十天的上司。

“在哪家警局?”易北寒问。

陈悠说了地址,挂了电话,她大脑是懵的,易总居然答应来保释自己!

陈亦双看着姐姐发呆,焦急的问:“怎么样怎么样?他答应来吗?”

陈悠点了点头,“嗯。”

一家人这才安定了下来。

她爸说道:“悠悠,你不应该天天在家里做全职太太,要出去走走,多结交一些有势力的朋友,遇到事件能解燃眉之急。”

陈悠没吱声,她爸就是势利眼,谁有权有势巴结谁,杜默青都这样对自己了,他还不许自己离婚!

张云叹了一口气,“悠悠,你这样的日子要怎么过啊!”

她爸说:“悠悠住着别墅,身价上亿,日子过得这么好,你别再那里瞎参合。”

陈悠苦笑,身家过亿!都不是她的!有什么用?

然而表面上来说,她和杜默青一起创业,从一无所有到今天,上亿资产有自己一半,实际上呢!女人离婚就是净身出户!

越想,她越觉得悲凉,早知如此,当初何必要结婚!

“陈悠,有人来保释你了。”警察同志在门口喊。

陈悠急忙起身出去,便瞧见易北寒带着一名年轻的男人在和警察说具体赔偿等事情。

交谈完毕,易北寒才给陈悠介绍:“这位是赵文奇,律师。”

陈悠急忙颔首问好:“赵律师,您好,谢谢您帮忙。”

赵文奇友善一笑,“哪里哪里,二少的面子我必然是要给的。”

这是陈悠第二次听见有人喊易北寒二少,杜默青也认识易北寒,他的身份还真是神秘呢!

离开警局,陈悠将家人送走了,赵文奇说:“陈小姐,警察这边和受害人协商,你赔偿五万给受害人,钱刚刚二少替你给了,你们的账自己算。”

“谢谢。”陈悠急忙道谢。

赵文奇对着易北寒挥手,“改天一起喝酒。”然后上车走了,突然想到什么似的又回头,“二少,要我送你一程吗?”

易北寒摇头,赵文奇走后,陈悠将手机拿出来,“易总,钱我转给你,你银行卡多少?”

易北寒盯着她漂亮的眼睛,将银行账号报给她,她转钱后,两人就这么干对着,人家救了自己,总不能一句话都不说就走。

于是,她没话找话:“易总,人家都叫你二少,你家里是干什么的?”

他说:“你想要了解我?”

陈悠一愣,“啊!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见别人都叫你二少,好奇而已。”

“我爸爸做点小本生意,我爷爷当兵的,我哥哥跟着我爸打理家事,因为在家里我排行第二,别人都这么叫我。”他清风云淡的回答。

“哦!”陈悠猜想,易北寒家里条件也不一定有多好吧!

第16章 我太久没碰你了



他虽然穿戴很讲究,但是出门很节俭,从来没见他开车,毕竟家里有兄弟两人,就算有点钱也不是他一人的,这么年轻,工作应该没几年,手上的积蓄有限。

他说:“时间不早了,回去吧。”

“嗯。”陈悠点头,上了出租车,她疲惫的靠在了坐椅上。

这一次这么大闹一场,让杜默青丢尽了脸,下次见面就是两人离婚的时候了吧?

她真的不甘心,十年的感情,全心全意的付出,到头来自己竹篮打水一场空!

今天如果不是易总,她今晚只怕要在警察局度过了。

原本以为这事到此为止了,然而,当她回到家里,还没进门便听见里面有人在说话。

她眉头一皱,什么情况?杜默青回来了?

她用钥匙开门,进门就嗅到一股刺鼻的中药味道,换了鞋就看见杜默青抱着孩子坐在客厅沙发上玩耍。

“厨房什么味道?”陈悠不悦的问。

紧接着厨房伸出一个脑袋,那是杜默青的她妈,他妈五十几岁,农村人不讲究,穿着干农活的脏衣服,头发乱糟糟的像鸡窝,操着一口四川话,“是我在熬中药,墨青瘦了不少,我给他从老家抓了中药调理身体。”

陈悠说:“那就把油烟机开起来,味道太大了。”

杜母脸色当场就拉下来了,“油烟机费电,话说儿媳妇,你怎么这么不懂得省钱持家呢?”

陈悠嘴角抽动,去厨房间油烟机开起来。

杜母在一旁看着急死了,“我说你自己不知道节俭,还要我开油烟机,立马给我关掉。”

陈悠当然不理睬她,杜母急的开始在油烟机上面乱按,不但没按到开关,反而将油烟机灯给开起来了,气的直跳脚。

“墨青,你看看儿媳妇,也不管管她。”杜母向儿子求救。

杜默青在客厅,陈悠她们的对话,他听得清清楚楚,“妈,油烟机用不了几度电。”然后又看向陈悠:“悠悠,你怎么这么没礼貌,有什么事情好好和我妈妈沟通。”

杜母帮腔:“就是就是,悠悠见到我到现在,妈都没喊一声。”

正要上楼的陈悠叹了一口气,这一家子真是够了。

她前脚进入房间,杜默青后面就跟来了,“陈悠,你什么意思?对我妈妈什么态度?”

陈悠回眸冷视着他:“你对我家人什么态度?今天容忍一个保姆侮辱我小姨,将心比心,你怎么对我我就怎么对你。”

杜默青气的脸色铁青,“那是你们先动手,黄梅才还手的,你也不管管你的家人,他们简直目无王法。”

“我的家人犯了哪条法律?你报警抓我呀!大不了再进一次警察局。”陈悠想到在警察局打不通他的电话那一幕,就心痛难当。

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必然是不会在意自己的死活。

“什么再一次进警察局?你说清楚,我什么时候报警抓你的。”杜默青认为陈悠越来越不像话了。

“哼!别装的一副无辜的样子,杜默青,不是要离婚了吗?你把你妈带来我家里干嘛?我想我已经说得很清楚,这个房子给我,这里是我私人住宅,请你们出去。”陈悠心累了,没精力应付杜默青一家人。

“谁说要离婚?”杜默青理直气壮地问,“我们是结发夫妻,我们一起奋斗,一起努力才有今天的幸福日子,你为什么动不动就要离婚?你当婚姻是儿戏吗?”

陈悠被气的有些呼吸不畅,这个混蛋,居然倒打一耙。

“是谁出轨?是谁和别的女人在外面孩子都有了?是谁背叛了誓言?”她对着他吼。

“以前的事情我错了,我也向你保证过,我再也不会和任何女人来往,现在我们一家三口,好好过日子,你为什么总是咬着以前的事情不放,你真以为和我离婚就能找到比我好的?”杜默青半眯起眸,审视着眼前的妻子,也不知道为什么?他感觉她看自己的眼神变的好陌生!

“你要出轨,就在外面逍遥,你要回归家庭,我就要无条件接受你?我爱你的时候可以包容你的一切,不爱你了你在我心里什么都不是。”她给过他机会,那天她求他别走,只要他肯留下,他们重头再来。

但是,他不屑一顾。

杜默青一把抓住她胳膊,“你再说一遍。”

陈悠毫无畏惧的看着他:“再说一千遍也是这样。”

杜默青面色阴霾,气势汹汹的将她甩在床上,如猛虎般压上去,“不爱我了,谁允许你不爱我的?”他疯了般质问,死命的啃咬她的唇瓣。

陈悠痛的眼泪汪汪得,心头委屈,身体被他折磨,忍无可忍疯狂反抗,对着他就是一阵乱抓。

或许是杜默青被伤着了,突然放开了对她的束缚,“陈悠你发什么疯?”他愤怒的低吼。

陈悠看着还跨坐在她身上的男人,心头恨如潮水,“你在碰我试试。”

杜默青看了一眼自己脖子被抓出的几条血痕,表情阴冷,“我是你男人,我还不能碰你了。”他咬牙切齿。

“我不愿意,这事你做不成,我不把你当我男人,你什么也不是。”愤怒在她心底压抑了太久,一下子爆发了出来。

杜默青受不得她一口一个你什么也不是,他嘴角勾起阴冷的笑意,“看来是我太久没有碰你了,让你忘记了我的身份。”

他暴力的扯领带,陈悠瞧见他的意图,猛地坐起来将他从膝盖上推开,下床就跑。

杜默青气红了眼,对着她扑上去,将她扑倒在地,抓住她的双手用领带绑了,“不错呀!现在居然尝试和我练擒拿。”

陈悠身体被他轻易拎起来,面朝下扔在床上,她转头就看见杜默青解开了他的腰带,拎起牛皮腰带对着她臀部就是一下。

“嗯。”陈悠痛的差点叫出来了。

杜默青却被这一声刺激了,在床上不管有多激烈,她都很少发出声音,偶尔紊乱的气息,都叫他为之疯狂!

此刻,她还穿着上午的水蓝色礼服,刚刚和他激烈斗争后,礼服被扯乱,趴着的姿势臀部被礼服紧紧的包裹着,饱满诱人,他身体热了起来,拿起腰带又抽了一下,力道比起第一次明显的轻了许多,带着暧昧的成分。

相关文章:

涨得好满,塞着不能流出来哈_好紧好爽再浪一点

征服人妇系列全文阅读_双飞风韵犹存两个熟妇

大叔一天要我三次;小说农村大炕的喘息声在线看

摸到会抖的地方:蛇兽夫用兽形进入

【全章节】萌宝驾到请签收小说完结大结局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