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开子宫罐精_女人尝试完别的男人是不是

2020-11-17 09:16 · 新商盟

怎么弄都不能将裤子给弄不平,这让杨二牛无比焦虑,就在杨二牛不知所措的时候,忽然女生把脸凑了过来,她有些不好意思的问道:“天神,需不需要我来帮您?”

女生眨巴着眼睛非常的天真,她认为是因为自己才会让杨二牛变成这样,所以这才下定决心问了一句。

可这话到了杨二牛正满身火旺的人耳朵里,就完全想成了另外一种意思,更何况现在这个女生,完全可以说是未着寸缕……

杨二牛赶紧摆手说不用了,为了让自己能够镇定下来,杨二牛将目光随即朝别处瞥去,结果谁曾想视线正落在女生的饱满上,此时它正一颤一颤的,似乎在向杨二牛打招呼,顿时他感觉自己的宝贝更欢脱了……

无奈的杨二牛只能将自己的裤子拽一拽,使其卡住自己的宝贝,这一切杨二牛以为没人看得到,可他却忽略了山上的王艳丽。

就在刚才王艳丽一看到那群狼被杨二牛赶跑,她便开心的拍起了小手,原本她想直接跑下去,不过因为杨二牛的东西还在这儿,于是她乖巧的站在那里看管起这些东西来。

而山下那个山洞里刚刚所发生的一切,王艳丽都看在了眼里,虽然她听不清山洞里的声音,但是从小眼神就好的她,还是一清二楚的瞅到了杨二牛裤前的升起。

当她看到自己村的那些女人,都衣衫不整的且姿势让人想入非非的让杨二牛检查,瞬时感觉浑身如万只蚂蚁在爬一般,随即她看着远处的场景伸出了手……

这时杨二牛轻咳了一声说:“大家先在这里等着我,我去给你们采药。”

听到杨二牛的话,村长杨富贵第一个转过头来,他毕恭毕敬道:“天神,药在哪里,我们帮你去采吧?”

“对,我们和您一起去吧?”

“……”

一时间大家一个接着一个的说了起来,完全没有了刚才的羞涩。

杨二牛一想这样也好,反正一会儿她们也得上去回家,便点头同意道:“行,那就和我一起去吧。”

刚要走,杨二牛的眼珠转了转,因为刚才她们把自己当成了天神,所以老是这么客气的说话,这让杨二牛有点受不了。

但是现在说出事实恐怕也已经晚了,再说这个误会也可以让自己以后在村子里更好的开展工作,而且还会少许多不必要的麻烦,更可以让自己的能量释放到最大化。

这样想来,杨二牛决定编个善意的谎言,于是他转过头搭住杨富贵的肩膀问道:“如果我不想让你们把我的真实身份说给别人听,你们会怎么办?”

杨二牛是在利用心理学的原理,试探她们对天神有多少的信任。

“您放心吧,我们肯定不会泄露了您的身份,谁要是说出来,我们肯定会狠狠的惩罚的!”杨富贵很诚恳的说道。

“那好。”杨二牛说着神秘一笑道:“村长你应该知道,镇里派了一位刚从医学院毕业的学生到咱们村做村医,而我的另一个身份就是……村医!”

杨二牛的话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惊讶的瞪大了双眼,大家都难以置信,天神居然要到自己的村里,当一个乡村医生!

不过最为激动的,还要数杨富贵这个村长了,要不是村里一直没有医生,五年前的那场化工厂爆炸,也不至于让村里一大半的男人死掉。他多次向镇里反应,可是青牛村太过偏僻又没有像样的路,而且从镇里到青牛村要翻几座大山,谁也不愿意去。

所以对于青牛村来说,医生就是他们的生命,而眼前这个医生又是天神,双重身份的杨二牛,自然他的话没有会怀疑了。

这时杨二牛示意她们不要太过激动,然后双眼注视着杨富贵道:“所以现在呢,你们只要记住我是村医这个身份就可以了,知道没?”

杨富贵点头笑道:“好的,从今往后你就是我们的村医了!”

见所有人都点头答应了,杨二牛这才带着这些衣衫褴褛的女人走上了山坡,而就是这么一小段的路,这些女人就像是故意的一样,一边走一边将自己最美的地方,大大方方的展现在杨二牛的面前。

杨二牛觉得再这样下去,自己的宝贝可能就要爆炸了,于是他让村长带领这帮女人先回家,明天再采摘草药。

站在原地的杨二牛等这帮人都走了,连王艳丽也跟着姐姐离去,他这才到地方拿好东西朝卫生室赶去。

等杨二牛来到卫生室时,发现旁边的村委会还亮着灯,他忽然眼前一亮,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于是大步流星的走了进去。

果然如他的所料,亮灯的是村支书的办公室,而这个村支书是杨二牛的大学同学张婷婷。

张婷婷是城里人,不过她一直觉得城里太浮躁,于是在杨二牛的介绍下,她申请到青牛村做村官,正好她又是学管理的。

听到有异常的张婷婷顿时抬起头来,只见她精致的五官在瓜子脸上勾勒出迷人的容颜,漂亮的双眸带着几分朝气,透出一股清新脱俗的气韵,齐耳的短发用发夹别在小巧的耳朵后面,给人一种素雅轻快的感觉。

从杨二牛的角度只能看到她的上半身,那清爽的白色休闲服,里面是针织的桃领衫,衬着她修长的粉颈,让人很容易就感受到她明显不同于青牛村其它女性的气质。

这种天仙般的美人儿,比村里任何一个女人都漂亮,在学校的时候就有无数的男人追求她了,而杨二牛自然也对她爱慕有加。

他甚至想过把张婷婷压在身下,然后看她在自己胯下辗转奉迎的俏模样……

杨二牛本想打个招呼就回卫生室去,哪知道张婷婷看见是他,竟露出一个可爱的笑容,随即她说道:“杨医生你可算回来了,请坐吧,我正打算找你商量个事儿呢。”

甜美的嗓音,标准的普通话,但内容却让杨二牛一愣,他迟疑片刻问道:“什么事?”

只见张婷婷把手里的几份文件推到桌子的另一边,接着难掩开心的说:“你看看这几份文件,这是我回来之前去县里跑的结果。”

杨二牛此时坐在张婷婷的对面,他拿起文件,在张婷婷的指点下按顺序一份一份的看来了起来,看到一半杨二牛有些动容的叹道:“原来你不跟我一起回来,是去县旅游局了啊,不过你还真说动了旅游局的人?”

杨二牛和张婷婷是坐同一列火车到县城的,当时俩人还坐在一起,可张婷婷一路都没理会杨二牛,且下了火车她就不辞而别了。当时杨二牛以为张婷婷看不起他,为此还伤心了好一会儿,现在才明白是怎么回事。

文件里的内容,是关于开发青牛村生态旅游项目的批文和提案。

张婷婷笑盈盈的说道:“那是必须的啊,不然我这些天不就白跑了吗?只要我把合适的项目方案提交上去,保证很快上面就会批准,建立青牛生态旅游景区了。”

杨二牛真没想到张婷婷的业务能力如此高,顿时对她刮目相看了。

这时张婷婷敛起了笑容,她微微蹙眉道:“不过方案的准备工作很麻烦,而且村子里现在没有多少资金,很多事儿恐怕我一个人也解决不了……不过幸好旅游方面的事我了解一些,明天下午我打算去勘察一下合适的旅游线路。”

“没关系慢慢来,要是有什么困难可以跟我讲,毕竟这是我的家乡,应该可以给你出谋划策。”杨二牛说着提醒张婷婷道:“不过这里的山林里经常有野狼出没,你明天要去的话,至少得让村里的猎户们陪着。”

张婷婷露出一个俏皮的笑容,她瞅着杨二牛说:“不需要那么多人去,你跟着我就行了,毕竟咱俩知根知底,而且眼界相当,我提出的观点你也能理解,加之你又是学医的,遇到点磕磕碰碰的,也不至于手忙脚乱。”

杨二牛先是一怔,然后不由得心花怒放起来,随即回答张婷婷:“没问题,那我们明天见。”

说罢,杨二牛告别了张婷婷,他来到卫生室将床铺好,躺下后辗转反侧,他眼前总是出现让其燃气火苗的画面……

不知道何时睡着的杨二牛是被鸡叫给吵醒的,等他起身洗漱的时候,忽然想起嫂子王冬菊来,于是杨二牛匆匆洗完离开了卫生室。

刚到王冬菊家门口,忽然听到院子里传出一声惊呼:“哎呀……”

杨二牛听闻一把推开院门冲了进去:“嫂子!”

此时院子里,嫂子王冬菊偏着腿坐在地上,旁边是个泔水桶,此时那桶倒在地上,里面的泔水把王冬菊下半身浸了个透。

王冬菊见是杨二牛,她一脸窘迫的爬了起来,接着自责道:“我真是没用……”

杨二牛有些心疼的皱眉说:“嫂子你手还没好,怎么能……以后你别做这些了,等我回来帮你。”

说着杨二牛走进屋子拿出扫帚和垃圾桶,很快把地上的狼藉给收拾了。

王冬菊瞅着忙碌又认真的杨二牛,心里别提多感动了。

等收拾好了,杨二牛见王冬菊还穿着那条又湿又脏的裤子,他不由得问了一句:“嫂子,你怎么不换换呢?”

王冬菊脸上一红低下了头,沉默半晌才鼓足了勇气,声音低得跟蚊子叫似的:“二……二牛,你能帮嫂子烧点水,洗……洗洗吗?”

杨二牛心里一震,不过也确实,嫂子那么爱干净,不把身上的泔水洗干净怎么行?

杨二牛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点头嗯了一声,随即撸起袖子忙碌了起来。

一会儿的功夫水便烧好了,等俩人进到里屋关上门,杨二牛很自然的转过身去,直到王冬菊自己艰难的脱了裤子,他这才转回身。

不过眼前的景色,让杨二牛顿时屏住了呼吸。

虽然嫂子王冬菊上身仍穿着衣服,但整个下身已经完全展现了出来,那充满肉感的翘。臀和白嫩的大腿,看的人直流口水。而臀。沟间光线不及的地方,还隐有黑色的毛发,令人瞬间浮想联翩,那块地已经很久没人去游览开发过了。

忽然杨二牛意识到,上次给嫂子洗澡以后,她对自己的心理防线弱了很多,否则再怎么样也不可能这样站在他面前。

想到这里杨二牛深吸一口气,压下无比兴奋的反应,走到王冬菊身后有些紧张的说:“嫂子,我……我开始了。”

王冬菊闭上眼睛,只听她轻轻的“嗯”了一声。

杨二牛从后面可以看到她发红的耳根,知道她现在非常的羞涩。

杨二牛从盆里的热水中绞起毛巾,接着蹲下从最下面的小腿上擦洗起来。

王冬菊初时还能保持镇静,但随着杨二牛越擦越高,使得她不由的微微颤抖起来。

杨二牛在心里面不断的告诫自己要镇定,尽量把心思放在给嫂子擦洗上……可是擦着擦着,他已经擦到了王冬菊的大腿上,顿时动作情不自禁的慢了下来,那股冲动的心思也再难压制了。

最要命的是,为了方便杨二牛擦洗,王冬菊不得不站立着将双腿叉开,而他蹲在王冬菊的身后,甚至都不用抬头,只要眼皮微微抬高一线,就能看到……

真的是无比诱人啊!

幸好现在嫂子王冬菊背对着自己,否则要是看到他亢奋的宝贝,可就尴尬死了。

终于是擦净了大腿,此时的杨二牛呼吸急促了起来,等他再次绞好毛巾,颤着手按在王冬菊的大腿之间时,忽然一声轻吟传来,只见王冬菊的身子晃了晃,差点就栽倒了。

“二牛……你轻一点……”王冬菊颤着音说道。

杨二牛现在哪里还有心思听王冬菊说话,他的理智在摇摇欲坠,很快他的大手在王冬菊的神秘之处,不管不顾的用力擦洗起来。

自打五年前王冬菊的丈夫死去,她的身子就再也没被男人碰过,杨二牛这般擦拭,王冬菊哪受得了。而这种程度的刺激,使得王冬菊的娇躯抖颤个不停,强烈的渴望顿时升了起来,此时她不由自主的张开了小嘴急促的喘息,而那胸前的饱满也激烈的起伏着。

王冬菊不想这样,仅存的理智让她用力夹紧了双腿,但这反而把杨二牛的大手夹在了她腿间,瞬间一股强烈的飘飘欲仙感,让王冬菊身子一软,倒进了杨二牛的怀里,她立刻感觉到有异物顶在自己臀。沟上……

随着王冬菊用尽全力的一声娇呼,杨二牛瞬间神智清醒了过来,他的身躯一震,面带惭愧的松开了王冬菊,然后语气内疚的说:“嫂子,我……”

王冬菊背对着杨二牛颤声打断了他的话:“嫂子不怪你……二牛,都是嫂子不好,嫂子忘不了你哥,你……你懂吗?”

杨二牛急忙爬了起来,他羞臊不已的说道:“我明白嫂子你的意思,我没事……你好好休息吧,我……我先走了。”

说罢,他也不等王冬菊回话,转身飞奔了出去。

不只是嫂子王冬菊忘不了他大哥,他自己也没办法忘记,杨二牛亲眼看着自己的哥哥惨死,如果报不了这个仇,别说和嫂子王冬菊做出格的事儿,会让他心神不安,就单单晚上睡觉,时不时梦到哥哥朝自己喊冤,求杨二牛帮他报仇,都会使得心力交瘁。

返回村卫生室,杨二牛洗了个澡,正准备躺下养精蓄锐,为下午和张婷婷去山林做准备时,敲门声忽然响了起来。

杨二牛起身打开大门,只见刘娟站在外面,顿时他想起了在果园的羞羞事,不禁心里面一荡,目光不由得下滑到了她的腰身上。

刘娟看在眼里,脸一下子就红了,她气息有些不匀的问:“二牛,你……你在看什么呢?”

杨二牛知道自己有些失态,随即轻咳了一声,然后抬起眼来问:“婶子你是生病了吗?”

刘娟摇摇头,接着愁眉苦脸的说:“还不是我家那头老母猪啊,这几天一直哼哼唧唧的,怎么也不肯把肚子里那窝崽子下出来。上次镇政府给咱们村养猪的人家都发了催产针,可是我一个妇道人家根本不知道怎么用,我想着你是医生,所以就来找你帮帮忙,你应该没问题吧二牛?”

杨二牛迟疑了片刻说:“按理讲我是给人看病打针的,不过既然是婶子的忙,那我没有不帮的道理,走,去你们家看看。”

说罢,杨二牛跟着刘娟去了她家,村卫生室离刘娟家相隔不远,七八分钟后到了地方,杨二牛一看猪圈里那头老母猪确实情况不对劲,援起袖子就翻进了猪圈,三两下便给那头猪打完了针。

完事杨二牛走出来对刘娟说:“一天之内生效,估计明天这个时候就能生下来了,婶子你放心吧。”

刘娟激动的眼眶都泛起了泪光,只听她说道:“谢谢你了二牛,看你帮婶子把自己给累得满头大汗,来,婶子给你擦擦……”

说着,刘娟拿出她的手帕,伸手擦拭着杨二牛额头上的汗珠。

杨二牛顿时嗅到了刘娟身上淡淡的体香,随即回忆起了果园小屋里的情景,想着杨二牛不由得开口问:“婶子,你那天没被咬伤吧?”

相关文章:

出租房满足打工妹的白领梦 _等一下 滑入 gl

本人直男半夜被室友口了,和前男友保持着性关系

好了宝贝别叫了不疼的 野外又摸又吸奶的小说|超级兵王

男生碰腰部是试探吗|男生被女生狂整

七妹免费导航福利 七味导航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