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解开自己身上的皮带:早上见老公硬我就直接坐上去

2020-11-18 09:37 · 新商盟

饭的同时,也是为了询问这件事情。

“哎,还不是海产店的事情。今天早上,我们去给城里的几家酒楼送货的时候,他们居然全都拒收了咱们的货!

我问之前和我关系不错的伙计,才知道他们有了新的货源,不要咱家的了。”

强子皱起眉头,愤愤不平的说道。

刘明的神情,也骤然凝重了起来,轻轻的敲打着桌面,仿佛在思考着什么。

海产店,开个店铺,等待着每天买菜的市民路过买菜,只能是小打小闹,混口饭吃。

在刘明接手海产店以前,店里就是走的这个路子,也因为如此,在行情不好的时候,海产店几乎濒临破产。

于是,刘明接手店铺后,采用了新的模式。

他花费了几个月的时间,打通了城里几家售卖海鲜的高档酒楼的销售渠道,并且用优质的货品与优惠的价格,稳定了与酒楼的合作。

他现在能够当一个甩手掌柜,正是因为他前期的经营,已经把路给铺好了。

强子他们只需要按照固定的程序,向酒楼送货,就足以维持还算丰厚的营收。

“有古怪。我们和凤凰酒楼合作了这么久,一直没有出现过问题,价格也几乎是业界最低价,他们没有理由放弃我们,去和一家未知的供货商合作。”

良久,刘明终于开口了。

他摇了摇头,似乎也没能想明白。

“谁说不是呢,可急死我了!今天一出这事,我就开始打听那个新供货商的来历,可是到现在都还没消息。”强子附和道。

酒楼供货线是他们海产店的命脉,一旦断了,海产店也就没了,他自然也很是着急。

“没关系,这事交给我来办,咱们先吃饭,吃完了再说。”

刘明却是没有显得过于焦虑,只是眼睛中闪现出了一种久违的锐利神采。

午后,刘明三人吃完饭,强子打听的消息也到了。

原来,以凤凰酒楼为首的餐饮连锁之所以换供应商,全都是凤凰酒楼老板娘的决策。

据说,就连这个决策,也是临时发出的,所以才没有告知刘明。

至于新的供货商,则名不见经传,连凤凰酒楼内部的人员也不知道为什么会选择这一家。

所幸的是,这件事似乎还有回旋的余地。

因为就在中午,凤凰酒楼使用了新供货商的食材后,后厨和食客,都有抱怨说食材的品质没有以前好了。

后厨的厨师长已经主动向老板提起建议,要求恢复成以前的供货商。

“这厨师长还真够意思,简直就是正义使者。”强子得知这个消息,别提有多兴奋,脸上的阴霾也消散了不少。

然而,刘明却不以为意,露出了别有意味的笑容:“正义使者?这世界上哪有这种东西?咱们这世界,钱才是正义!”

不要看刘明在感情的问题上有些拖泥带水,但是能够凭借一己之力,把一个将死的店铺盘活,他的业务能力是毋庸置疑的。

这世界上,从来没有无缘无故的善意,强子显然还不懂这个道理。

不过,这也无妨。

刘明也没有想过这个海产店能够一帆风顺的走下去,遇到大风大浪了,他这个掌舵人出马是理所当然的。

他没有去给强子解释关于厨师长的事情,直接让强子回去看店,不再让强子掺和销售渠道的事情。

而后,他倒也不着急,先把下午要上班的李静送到了护士休息室里。

与刘明独处的李静,又开始变得大胆了起来。

在刘明替她从衣柜里拿护士服的时候,她竟然直接脱下了背心,将身前的挺拔完全暴露在了空气中。

不止如此,她还故意晃动着挺拔的雪白,让那滑腻的肌肤如同波浪一般起伏。

看着那匀称唯美的波浪,刘明的心绪也立刻波动起来。

咕噜。

他下意识的吞咽了一口唾沫,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欣赏这份美景了,但是在这样的场合,着实是让他感到意外与刺激。

他的背后,就是休息室的大门,门外不断的有人在走动,病人的声音,护士的声音交杂在一起。

现在又正是午休的时间,劳累的护士,随时都有可能进来这里。

然而,李静却仿佛一点都不担心被人看到,一边舔舐着嘴唇,一边朝着刘明勾动食指。

另一只手更是不歇着,覆盖在挺拔的雪白上,用力的揉捏着,使其不断变幻着形状,只是看着,都能感受着它的柔软。

不合适吧?

可要是在这里怂了,还是个男人么?

刘明的心中,天使和恶魔正在激烈的做着斗争,他的理智告诉他,不该在这公众场合做这样出格的事情。

而他的感性……

去他娘的感性!

刘明一个跨步冲上前去,直接将李静拥入了怀中,用自己的手代替了李静的手,更加疯狂的感受着那波浪般的柔软。

那一团雪白,虽然不算很大,差一点就能一手掌控,但是胜在紧致有弹力,似水,又像是胶质,揉起来很是舒服。

不知不觉间,刘明的兄弟又不老实的抬起了头来,忍不住想要出来呼吸一下新鲜的空气。

李静第一时间发现了刘明身下的异状,嫣然一笑间,伸手解开了刘明的腰带,慢慢的解放了那有多动症的“孩子”。

已然走到了这一步,刘明自然也不会收手,他几乎和李静同步的将手伸了下去,准备将李静关键处那一块小小的布料解开。

可是,就在他的手刚刚触及李静裤腰的刹那……

咔!

门口,竟突然响起了锁头转动的声音。

刘明浑身的汗毛登时全部竖了起来,这个休息室太狭窄了,根本没有躲藏的地方,他的衣服也被李静脱得差不多,不可能在短时间内穿上。

死定了!

刘明默默想道,直接愣在了原地。

而就在此刻,门口再度响起一声轻咦:“诶?大中午的,谁把门给锁了?”

门,没开开!

刘明不记得自己有反锁大门,他甚至都不知道这个休息室的门可以反锁。

那么反锁大门的,就只有李静了……

刘明松了口气,心有余悸的看向李静,只见李静捂着嘴,已然快要憋不住笑了。

“捉弄你男人,是不是昨天没把你收拾够?”刘明故作狠戾的小声威胁道,以此来掩盖自己的狼狈。

李静却显然不吃这一套,等门口的护士没钥匙走开后,直接捧腹大笑了起来:“哈哈哈,看你吓的这样,没想到你天不怕地不怕,还怕被人看光光。”

“我哪是怕被人看到,我是怕你和我做这事被发现,你在你朋友面前抬不起头!”刘明为了挽回颜面,辩解道。

虽说是为了挣回面子,但是刘明说的倒是实话。

他们如果真的被人发现在医院休息室里办事,李静的工作肯定是保不住了。

工作倒是其次,刘明足以养活李静,但是李静因为工作原因,朋友大多都是医院里的护士。

无论关系多好,发生这种事,难免会被人说闲话,刘明在刚才那短时间内,的确是想到了这一点。

否则,他和医院的人都不认识,有什么可怕的?

“好啦,我知道你心疼我。一会儿她该拿钥匙回来了,赶紧穿衣服吧,下次再给你补偿!”

李静多少有些愧疚的嗲声嗲气的撒娇道。

她知道今天这个玩笑开的有些过火了,但是她却没有后悔,因为她突然发觉,在同事敲门的时候,她的内心竟是最愉悦的。

她恬静的外表下,本就有一颗狂热的心,那种刺激的感觉,简直让她欲罢不能。

只可惜,要是再玩下去,真的得被医院通报批评了。

“这还差不多。”

李静的态度,让刘明还算满意,其实根本不用李静说,他已经把被李静脱下的衣服,裤子给快速穿好了。

李静话音刚落,他直接开门,溜了出去。

溜出休息室的刘明,没有再在休息室外停留,而是径直来到了王洁的病房里。

病房里,冷冷清清的,或许是环境的关系,或许是药物的作用,王洁还是没有醒来。

不过,由于天气太热了,王洁的被子被踢开了一半,睡衣裙摆也都被掀开了来,露出了两条雪白的大长腿。

双腿的根部,一条黑色的蕾丝内裤,若隐若现,细细看上去,竟然有一些水渍的印记。

刘明见状,立刻回到门边观察了一会儿,确认暂时不会有人经过后,又重新回到床边,小心翼翼的在那隐秘之处摸了一把。

弹弹的,湿湿的,黏黏的。

刘明惊讶的发现,王洁内裤上的水渍,竟然是崭新的。

而这段时间,王洁明明一直躺在床上睡觉。

“睡觉的时候内裤居然湿了,嫂子她究竟在做什么梦,难道……”

刘明用纸将手擦了个干净,自言自语的嘀咕道。

“嗯啊……”

正在刘明浮想联翩的时候,王洁的口中,突然发出一声轻哼。

紧接着,王洁突然晃动身子,不停的摇着头:“不要这样,放开我……”

刘明顿时瞪大了眼睛,双目几乎快要冒出火来。

所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从王洁的话语中听来,她显然是受到了某人的强迫,至于这个人是谁,已然不言而喻了。

“张廷建,你这个混账东西!”

刘明紧紧的攥着拳,指甲都嵌入了肉里,掐出了一道道血痕。

他恨不得马上去找张廷建算账,狠狠的给张廷建来上两拳。

是的,他虽然不得不接受王洁不喜欢自己的事实,也没有任何理由阻止王洁和其他男人交往。

但是,有一点是绝对无法改变的。

他喜欢王洁。

即使是现在,他仍旧喜欢。

爱而不得,但刘明始终会守护王洁,把她当成亲嫂子看待。

但凡有人敢伤害王洁,他拼了命也会找那个人算账。

然而,就在他几乎都快要抬腿冲出病房的时候,王洁突然又开始了动作。

她不再晃动身子,安静了下来,脸上居然露出了羞涩的表情。

随即,她慢慢的将双手探入睡衣的裙摆中,在蕾丝包裹的神秘地带中,以一种刘明十分熟悉的频率摩挲着。

刘明顿时僵在了原地,怒火没有丝毫减少,但全部被他吞回了肚子里,死死的憋了起来。

嘴上说着不要,身体倒是很诚实!

看着王洁这副下贱的模样,刘明气得浑身发抖,又无从宣泄。

从王洁现在的状况看来,即使王洁和张廷建真的发生了什么,也只能说是半推半就,谁也不怨谁。

他若再去找张廷建算账,那就有些荒唐了。

不过,除了怒意以外,连刘明自己都没想到,他居然还泛起了一种别样的情绪。

他,心痒痒了。

即使在这样暴怒的时刻,他看着熟睡的嫂子在自己的面前搔首弄姿,一双大长腿扭扭捏捏的一开一合,他居然也硬了。

他幻想着是自己凌驾于嫂子之上,嫂子那一双长腿迎合的不是别人,正是他自己。

然后……

刘明鬼使神差的,拉上了床边的布帘,一把掀开了王洁身上的被子,将那已经褪去一半的睡衣彻底拉了起来。

睡衣,将王洁的脑袋遮得严严实实,却是露出了两个一手难以掌控的傲然之物。

“哈……”

刘明轻轻的吐了口气,发现自己的呼吸都变得燥热了起来。

那吐出的空气,简直就像是桑拿房里的蒸汽一般,竟有些烫嘴。

叫你下贱,叫你下贱!

刘明默默的想着,像是惩罚一样,用力的按了下去。

“啊……”

王洁闷哼了一声,但这声音并没有让刘明警觉的收手,反而让他更是兴奋。

因为王洁的这道声音,绝对不是惊叫,而是惬意的低吟浅唱。

刘明现在正在气头上,再加上欲望全都在楼下的护士休息室里被李静撩拨了出来,他此刻的状态,用疯魔来形容,丝毫不为过。

王洁的声音,宛如火苗一样,彻底将刘明火药桶一样的欲望给点炸了。

相关文章:

女朋友的前男友给她舔过|做完下身连一起睡觉

【完本小说】武帝神体全文章节/武帝神体免费阅读

孕妇尿很臭是男孩吗:整篇都是肉肉的细节

性饥渴的农村熟妇_用力 别停 使劲 丢了

男人胯间的硕大公车上_三男一女群交真实口述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