堵住米青不准流出来/吃饭时女儿爬桌下含

2020-11-18 10:09 · 新商盟

老公,你不是一直想要我帮你吗,我今天就帮你好不好?”

弄?弄什么?

我猛然愣住了。

眼睁睁看着她靠我越来越近,我急忙屏住了呼吸,在极度紧张的状况下,我哪儿还有那种冲劲。

柳莺忽然伸出了玉手。

这一瞬间我恍然大悟,难道她是想帮我……

我的天,高高在上的老板娘,居然要帮我吗!?

我正惊诧的不敢置信,柳莺已经伸过来了手!

我登时紧绷住了每一根神经,脑袋里似乎也有什么东西瞬间燃炸了。

更让我意想不到的是,她便毫不犹豫的凑了过来。

没等我有所反应,她已然淹没。

我登时感觉到我大脑瞬间一片空白,似乎刚刚的一场爆炸,炸掉了我脑袋里所有所有的东西。

柳莺明显有些生疏,可是她带给我的感觉却是无与伦比的,毕竟她的身份与众不同。

我可记着呢,昨天她老公杨贺求着她,她都不肯,可是今天,她却主动帮我了!

这种突如其来的幸福与优越感,美不可言。

我忽然有种错觉,我比她老公杨贺,都要幸福太多太多了。

纵然杨贺能光明正大的拥有她,可他不也没能享受她这般的待遇吗?

我就不一样了,我甚至可以让她帮我,这对我来说,意义非凡。

非凡的意义,特殊的身份,高贵的气质,各种因素都让我觉得腾云驾雾,觉得柳莺生疏的伺候,赛过世界上任何让人愉悦的事情。

我居然有种要忍不住的冲动。

可这不行,要是控制不住,那杨贺的计划可就完全泡汤了。

我不断的深吸气,甚至强迫自己去想些别的事情。

再说了,我还怕柳莺觉得我本事不强。

柳莺确实技法生疏,不留神被我卡到了嗓子,顿时忍不住的咳嗽了起来。

看她忽然咳嗽,我又觉得十分可爱喜欢,又觉得心疼。

心绪繁乱的情况下,我差点冲口说出了话。还好我及时忍住了。

我愣着神,期待着柳莺咳嗽完了还可以继续。

柳莺咳嗽着,突然,她一下子摘掉了眼罩!

我毫无防备,根本来不及有所反应,登时,我浑身都木住了,完全不知所措的傻愣着。

坏了坏了,我光贪图享受了,居然忽略了特别重要的一点。

杨贺是她老公啊,他是个什么情况,她能不知道吗?她都被我弄的咳嗽了,她肯定猜出端倪了啊。

我想到这一点也未免太晚了。

柳莺豁然抬头,看见我的瞬间,整个身子轰然一颤。

老板娘的脸已经,比苹果还要红了,他一边说着,一边指着我:“还有,这里赶紧消退了吧,要不然你这么出去的话,他肯定会怀疑的。”

我心里苦笑,心想,我才起来了,这怎么消,那叫嚣,我瞄了一眼老板娘又不好意思开口,此刻我就是光秃秃回来的,要是有手机的话,我还能去厕所。

老板娘似乎看出了,我的想法,。犹豫了一下,才面红耳赤的对我说:“,这样吧,我来帮你解一下过,免得外边那个死家伙怀疑,但是你以后什么事情都得提前跟我说,不然要是再让我发现的话,我就新账旧账一起给你算。”

听到老板娘要帮我,我心里十分的激动,难以置信的看着老板娘。

老板娘虽然差不多30岁,但是保养的非常好,而且此刻只是用一张被子围着身体,那淡淡的清香,更是激起了我的渴望,光是那小嘴,就想让我,十分的受用,简直就是男人心中完美的女神,有这样的人帮我,我李东是修了多大的福气,而且最主要的一点是,他是我的老板娘,是我最尊敬的人,我平时想都不敢想象的事情,居然发生了,让我有一种莫名的刺激感。

“怎么不需要吗?还是说你要自己解决呢?对了你可别想歪,我只是用手哦。”

老板娘在说,这我当然是十分乐意,我也十分的开心,嗯,当即我就按照老板娘的说法,躺好。

然而更让我奇怪的是,老板娘居然带着我的另一只手,附上了胸口。

“仅此一次,下不为例哈。”,老板娘轻轻地说着,在我耳边喊着出去,立刻激起了我的渴望,我立刻点头示意,然后伸出手。

我已经急不可耐了,我只觉得有一股奇妙的感觉传遍全身。

“嗯,啊,李总,你好棒哦。”老板娘刺激着我,我知道他说这个话是假的,只是刺激我,但是我也十分的受用。

感受到老板娘的肌肤,还有那精致的手指,我一下没忍住。

老板娘啊了一声,这才松开了手。然后还十分细心的用纸巾帮我擦拭着,感受到这样的场景,我真是无比的舒畅。

20多年来,我女朋友也没有谈多少,像老板娘这样贤妻良母典型,简直是我心中的典范女生,我突然起了心思,要好好伺候她一番的心思,但是我不敢,因为老板就在外边,而且我也不能亵渎我的女神。

好不容易将身体擦干净了,老板娘这才让我出去,然后嘱咐我,绝对不能跟老板说这样的事情,并且以后有什么事情都得向着她。

我马上点头,保证,这已经不知道是我多少次保证了,但是,却十分的有效,老板娘点点头,这才让我出去,然后再用纸巾把身上给擦干净。

不过我刚起身,却发现,老板娘,刚还坐在床边上,有一块地图,我心里一动,难不成刚才老板娘也来了反应吗?

“李总,你真是厉害。”老板娘面红耳赤的说着,而且我从她的眼神里看到了渴望,但是却被理智给压制下去。

“嗯,老板娘,我先走了,在吗?嫂子,下次有什么事情你直接打我的电话,我的号码这个。”

我给老板娘报了手机号码跟微信号后,我才走了出去,小声的在地板上,走着,然后还叮嘱老板娘戴上眼罩。

一直到了门外,然后见到我出来,老板娘,没有走出来,他才喊了我一声,老板也是光秃秃的,我瞄了一眼他确实比我小了不少,难怪,刚才,老板娘帮的时候一下就感觉的出来,这完全不是一个档次的。

杨贺并没有注意这些,而是悄悄地问我:“怎么样了?事情成了吗?她睡了没有?”

有了刚才老板娘的那一出,我现在感觉杨贺,十分的无耻,真是为了钱,什么都能干了,这到底是什么人来着?

我开始替老板娘感到不公平,毕竟这么一个好的冰山美人就糟蹋在杨贺这里,现在我越看然后越不是人,但是,他始终是我的老板,给我发钱的,我现在还不能作出任何出格的事情。

“杨总,放心吧,而且老板娘面罩还没摘下来,他并不知道是我,保证没浪费。”我急忙说道。

杨贺居然还低下头,确认无误之后,他才放下心来,轻轻的拍着我的肩膀说道:“,干得好,李东,这个月奖金给你翻倍,这样吧,下次还有机会还得继续来,要不然我怕中不了标。”

我心里大惊失色,心想现在都被老板娘知道了,还来,我有点疑惑的看着老板,那意思是询问,这样真的还来吗。

“老板要不就算了吧,你看我都提心吊胆的,而且要是被老板娘发现了,那不太好,我们两个都得有麻烦,刚才我已经,够那啥的了。”我小心翼翼的问着。

可是杨贺并不买单,只见他叉着腰,低声喝道:“哪有那么容易的,你以为自己是标签手啊,你要知道人家是怀不上,她娘家那边大把的财产我就拿不到了,你也一分钱也没想拿到。”

我有些无奈,心想你还不知道,我们已经被发现了,还拿什么财产,不拿你开涮已经算很不错了,这还是老板娘心里不知道打的什么算盘,要是被他追究下来,咱们两个都得玩完。

我心里这么想着,但是,脸上可不敢这么说,也没有露出任何表情,只是有些无奈,问老板:“杨总,可是那是你老婆啊,我总来你家也不太好吧,而且今天晚上我已经很努力了,你不信的话你可以去,房间里进去闻一下,味道很大的味道呢。”

我想拒绝,可是话还没说完,就被杨贺给打断了:“不行,下次必须来,你要知道李东你现在可是弄了我老婆,我要是叫你告上去,那你可不得了,你必须听我的,而且咱们还是做你有你的钱吗?我也不是不讲理的人,再看几次,要是成了,就不需要你了,到时候我答应给你一笔,可以够你用一辈子的钱。”

老板软硬兼施,一边威胁着我,一边给我许下诸多好处,这让我进退两难,但是也没有办法,我只得点头表示答应。

老板见我点头,这才笑呵呵的,让我离开,然后表示她要赶紧回去了,要不然会让老板娘怀疑,我点头示意穿上我的衣服,蹑手蹑脚的走到家门口,心里想着,然后这个家伙真的是个疯狂。

“老杨,你在哪里?怎么还不回来?那我把面罩给摘下来了哈,真是的,非要弄这些东西。”里边传来老板娘的声音,事故演讲者表达着不满。

“马上来,我刚才就是去上了个厕所,哎呀,面罩比较刺激嘛,来了来了。老婆,我刚才表现的怎么样呢?”老板一边说着,一边冲我竖了个大拇指,然后才屁颠屁颠的走到了里边。

我穿好衣服,拿起手机,到了家门口,这才收到,老板发来短信,意思无非就是说让我回去准备一下,好好休息,明天给我放一天假,表示我这次非常不错,我心里摇摇头,暗自苦笑,什么好啊,计划都被人发现了,还好。

想到这,我拦了一辆出租车,就往租房里赶,一边,路上还给老板娘发短信,因为既然选择站在老板娘这边,通风报信是必不可少的嘛。

亏爆了老板让我下次再来的消息,老板娘十分的气愤,一边骂着杨贺是个混蛋,这个家伙,怎么这么无耻。

我在微信上不敢回,静静的等老板娘骂了一通,然后才收到老板娘的短信,说让我下次就按这,老板的想法再过来。

我心里一愣,老板娘竟然知道了,我跟老板的关系还有目的,为什么还让我下次再来呢?我有点摸不着脑袋,但是既然这么说,我怎么办就是了,一边想着我就回到了出租屋。

然而我刚回到租的房子里,上楼梯的时候,却听到一股耐人寻味的声音,一听声音我就明白了。

声音十分清晰,视乎有窗户没有关好,我心里起了想法,蹑手蹑脚的,跑到那间房子的窗户里,往里观瞧。

借着月光,当我看到里边两个身影时后,不由大吃一惊。

我一看那个男的我认识,是我的同学陈威,陈辉是我的初中同学,他怎么会搬到这里来呢?以前可是跟我无话不说的好哥们。

陈辉在初中的时候可是我们班的学霸,家里又有钱,是许多女孩子心目中的白马王子,而那个时候我家里比较穷,也只有程威,跟我走的比较近,但是后来高中他读了贵族学校,我去了比较偏僻的中学里,然后就没有再联系,关系也渐渐生疏了不少。

现在能看到陈威,可真是让我十分的开心,按理说成为不应该出现我们这种比较平民的出租屋里,可是眼前的人却视她无物,在看那个女的长得十分的漂亮,此刻他在床边上,陈威在后边,那个女人的身子,让我一览无遗。

按理说我不应该在门外偷看,但是为什么我敢看呢?因为我知道这个女的绝对不是成为的老婆,陈卫的老婆,我见过,也是之前我们班的人,据说他们初中就一起拍拖,到大学,毕业后终于走到了一起,可谓是有钱人终成眷属。

对,就是有钱,而不是友情,在如今这个社会上没有感情一说,只要有钱,无论你干啥事儿,女的都能接受,就比如现在这个美女,我猜应该就是三儿。

我不想打扰陈威的好戏,只是默默的看着这画面,女的长得十分漂亮,但是,从脸上可以看出些许的风尘气息。

陈薇一边努力,一边打着那个女孩,女孩不但没有叫骂,反而让他大力点,陈威十分的激动。

此时的我,早就有了强烈的反应,再对比一下,陈威那个尺寸,我心里不由得喜上眉梢,按理说陈威虽然有钱,是我羡慕的对象,但是我的本钱,足足比他大两倍。

男人嘛,为这事自豪,这也是正常的事情,我心里纳闷着,你这么大也没用啊,毫无用武之地,看看什么时候等一下你去耍一耍了。

我开始羡慕起陈威来,为家里有钱,人长得也算不赖,可是他并没有我帅,但是人家有过的女人个个都是模特的标准,不说别的,就看面前这个女孩,二十五六左右长的那是一流的吧,身材也是没的说。

“怎么样?今天舒坦吧,让老子再好好快活一下,已经好久没这么舒坦了。”陈威叫着,一只手拍打在女孩子的后面,借着月光,我能看出女孩并没有愤怒,反而十分享受。

“讨厌,一点也不懂得怜香惜玉,你也不好怜惜。”女人娇滴滴的说着,一听这语气就让人骨头都酥了,听他的话,我断定这个女人应该就是是出落在风尘的那些女人,要不然,说话哪能这么直白呢?

我突然浮现起一种想法,以我跟陈威的关系,我要不要敲门进去,要知道初中的时候,我跟陈威可是无话不说的好兄弟,面对这些女人,大家应该互相分享嘛。对于兄弟来说,除了老婆,什么都可以分享。

不过到最后我还是犹豫了,虽然我很想进去,但是理智告诉我,陈威还在里面呢,我要是贸然进去,会不会出现什么事情引发出许多不好的东西,要是发生矛盾就不好了。

这么想着,我又收起了心思,静静的看着里边的变化,不过我没有想到的是,没过多久,我的想法就得到了验证。

>>>>全文在线阅读<<<<

相关文章:

呜呜两根一起会坏的|宝贝放松喷出去

我12这胸怎么样有图_放肆的在她身上驰聘

太大了,好涨,要坏了|乖乖趴下我要灌满牛奶

短篇散集小黄说_插着相拥入睡没事吧

我与岳的性真实故事_小黄文不行太大了要尿了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