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齐昀小说)—《妖妃入室》—全集结局版本

2020-11-18 10:48 · 新商盟

第十七章 徐家上门退婚

“他方才可是想要把你拉下水,若不是我拉着你,你可就要和他一起跌进那冰冷刺骨的湖水里头了。”陆展眉蹲在那小娃娃身前,视线平齐的看着他。

“他这般对你你还要去救他?”

那小娃娃听到陆展眉的问题后仿佛是遇到了什么难题一样,学着大人一般把眉头皱起。

一本正经的回到道:“方才我看见了他是想要轻薄你,你才把他推下去的,按理来说的确是他做得不对,要受到惩罚,可是也不至于活活的被淹死。”

陆展眉听到眼前这娃娃说出这般老成的话语,眉毛微挑,只当他生活的环境把他教导的很好,也没有多往别处想去。

“逗你呢。”陆展眉看这小娃娃一脸要看见死人的忧愁,扑哧笑了一下:“那儿本就离后庭不远,来来往往的婢女和小厮肯定能听见他的呼救。”

“方才我救你上来这么久,都没见他沉下去,可见他自己还是懂一点水性,这至于被人发现的早晚,也就全都看他的造化咯。”

那小娃娃听到这儿才如负释重的松了一口气。

陆展眉越看这个小娃娃心中就越是喜爱,想着方才他受惊也和自己脱不了干系,便带着他在陆府上上下下的走了一遭。

小孩子的体力本就不同大人一般,再加上方才他受到了惊吓,快要走到内庭的时候,他便撑不住倚靠在陆展眉的背上睡着了。

陆展眉察觉到了背上的小人儿传来均匀的呼吸声,嘴角挂上一抹浅笑,唤来丫鬟将他在客房中安置好,自己便也回到了院中,没有再回寿堂。

这寿宴结束后,约莫过了有四五日的时间,陆展眉向往常一般去给陆远业和大夫人请早安,却没曾想到,徐府的老爷带着徐子源来了陆府,一行人神色凝重的坐在大厅中。

仿佛就在等着陆展眉前来一般。

“展眉,你怎么回事!”陆远业啪的一声用力的拍向桌面,厉声呵斥道。

陆展眉本看到这徐家一大清早的来了,本以为是商讨婚事,可看陆远业这个架势,倒是一点儿也不像。

既然不是商谈婚事,那徐家就是来退婚的了。

陆展眉想到这儿心里泛起一丝得逞的笑意。

“爹爹,女儿怎么了?让爹爹这么生气”陆展眉纳闷的问道。

“你怎么了,你怎么了你自己不清楚吗!”云恪行怒声道,却引得一阵咳嗽,坐在一旁的大夫人连忙是又拍背又递水的。

“还不赶紧给徐公子道歉,不然你就别想嫁到徐家了!”

陆展眉并没有听他的话,反而是转眼盯着徐子源:“莫非徐公子今日是想要退婚?”

徐子源被陆展眉的眼神看的直往后缩,愣是不敢回话。

一直坐在一旁的徐老爷看见陆展眉如此嚣张,心中本就愤懑,这会儿更是气愤了,二话也不说:“我们徐府来就是来退婚的!”

得到徐老爷肯定回答,陆展眉更是欢喜,无所谓的耸了耸肩。

“退便退,徐公子为人本就不正直,我本就还是个未出阁的女子,徐公子三番两次的想要对我动手动脚,徐公子这般轻浮,别说你们徐府今日来退婚,白送给我我也不嫁!”

陆展眉的话语一落,使得座中众人一惊。

再看这徐府人的脸色早就是青一阵白一阵了,徐老爷显然没有想到还有这一出,压制着怒火:“陆小姐所言属实?”

徐子源被他爹问的一怔,原本那巧舌如簧的本事在这儿愣是一点都显露不出来,结结巴巴的答道:“爹您听我解释……那几次都是孩儿喝多了……”

“你看看你做的什么事!”徐老爷怒呵一声。

而一旁的陆远业和大夫人瞧见,连忙打着圆场。

“年轻人喝多了做出一些事儿不经大脑也可以理解,徐老你也不要这般呵斥犬子。”陆远业堆着一张假笑奉承道。

“再说了,展眉她方才说的也不过是些气话,这婚事都已经说定了,哪还有不嫁的道理。”

陆远业边说边给大夫人使了个眼色,那大夫人也连忙接着话,丝毫不给陆展眉开口的机会,一个劲儿捧高徐子源。

看着徐子源有几分松动,正当二老等着徐子源开口不再提退婚一事,却没曾想到,一声清冷的男声从厅外传来。

“这婚,本王怎不知情?”

看着摄政王的身影越走越近,众人脸上皆是一惊,连陆展眉都没想到摄政王会来,脸上也带了几分惊讶。

看着摄政王冷峻的神色,陆远业心中一个咯噔,还没等到他开口,便瞧见摄政王冷冷的看着徐子源和徐家老爷。

“既然陆小姐不愿嫁,这桩婚事退了就好。”

陆远业听到后心中有几分不甘,挣扎到:“王爷,这婚事……”

还没等他说完,齐昀便冷声打断道:“方才本王说的话,陆老爷你是听不见么?”

陆远业听到后顿时被吓得身体忍不住哆嗦了一下,一句话也不敢多说什么,只得唯唯诺诺的点头答应道。

也还好齐昀说完后很快便走了,不然这厅中的众人衣衫都会被冷汗浸湿!

这摄政王的话一出,徐府和陆府也是不得不退婚了。

徐子源一想到之前因为陆展眉跌落湖中害得他在家中养病了好几天,这待在陆府心里都发毛,巴不得快点退婚结束的好。

这摄政王一发话,徐子源更是安耐不住,催促着想要离开。

“既然方才摄政王已经说了这婚得退,那就按着王爷的意思,徐老就先告退了。”徐老爷说完后带着徐府众人扭头便离开了陆府。

陆展眉站在一旁,也没有开口挽留什么,只是看着之前齐昀离开的方向若有所思。

在齐昀离开之后,陆展眉便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那个男人,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与生俱来的冰冷气势。令人望而却步。那张如同雕琢出来一般的俊脸,怕是任何一个女人在看到之后,都会为之倾心吧

第十八章 退聘礼!

即使是自己,也不能幸免。

相比逸王的阴冷,这个齐昀更胜一筹。他是真的狠毒,也是真的聪明。

送走了齐昀之后,陆展眉便转身进府准备看好戏了。

方才,自己可没有给那母女俩留后路。

果不其然,一进屋就看到那母女二人怨恨的盯着自己,陆展眉轻轻一笑:“大娘,您这是怎么了?为何要这般看着展眉?”

“我为何这般看你,你心里没数?”大夫人坐在陆大人的身边,冷哼着说道:

陆展眉笑了笑:“我与王爷怎么可能会有交集,他贵为摄政王,我只是陆府的一个小小嫡女,这王爷也没有理由帮我说话呀。”陆展眉挑衅的看着大夫人。

“估计今日是正好撞见咱们陆府和徐府的这桩婚事,看不过去才出言的吧。”陆展眉语气平淡,冷冷的将目光移开,也不管这大夫人听后是何神色。

“你骗人!”

陆婉颜听到后猛的起身,气呼呼的指着陆展眉说道:“根本就是你痴心妄想,明明很徐子源有了婚约,竟然还不知廉耻的勾引摄政王!你身为一个女子,怎么可以这么不要脸!”

她苦心经营美貌,就希望有一天能够得到摄政王的垂怜,没想到却被这个突然出现在的女人给搅和了。她怎么可能咽的下这口气!

此刻,这气急败坏的表情,也是意料之中的。

陆展眉轻笑:“妹妹,此言差矣。若非是让人告诉我,或许我还不知道。我听说,当初徐家跟陆家的婚约其实是徐子源和妹妹你的婚约。今日,姐姐退了这婚,就是希望完成妹妹的心愿,早日嫁到徐家。”既然他们不仁,自己何必还要善待呢?“妹妹,所以你此刻应该开心才是。怎么还能指着我的鼻子,说这番话呢!”

没想到,这个陆展眉竟然什么都知道。

就连陆大人也惊讶了一番,见陆展眉诚心如此,便有一种被耍了的感觉。

站起身,怒眼瞪着陆展眉:“你这分明就是恩将仇报!”陆大人开口,大声的呵斥着:“为父知道,你从小在乡野之地长大,缺乏教养,却没有想到你竟然这般心狠手辣!你妹妹尚未矶竿,怎么可能替你嫁人!你怎么会有这般狠毒的心肠!”

好家伙,这家一人现在是准备反咬一口了是么?

“既然如此,那你们明日便退了聘礼,不就行了?这么简单的事情,何必一家人对我恶言相向呢?”陆展眉开口,说得他们哑口无言。

对啊,聘礼,怎么就忘记这件事了?

“听到没!明日就派人将聘礼准备好,给人徐家送回去!”陆大人说完,瞪了陆展眉一眼之后,转身头也不回的就走了。

这下,那对母女可受不住了。一下子就乱了阵脚。

“陆展眉,你这个贱人,看我不打死你!”而大夫人,已然将这心中的怒火全部都准备发泄在陆展眉的身上。喊了一句之后,便朝着陆展眉冲了上去。

可陆展眉身为杀手,怎可能让那个女人进了自己的身。眼看着,大夫人那一巴掌就就落在陆展眉的脸上的时候,却看到陆展眉突然抬起腿,用力的在大夫人的腹部踹了一脚,直接将大夫人给踹出了一丈远。而她,却只用了三分的力气。

陆家人内里都快把房顶掀起来了,殊不知方才自己的所作所为可都被墙外的齐昀,听得一清二楚。

“王爷,看起来,陆姑娘在陆家并不招人待见。毕竟是个庶出,似乎谁都瞧不起。姑娘聪慧,却也不免被人欺负。”西风站在马车的床边,对立面坐着的齐昀开口说道。

只见齐昀面无表情,一张俊脸上,却面无表情。

西风话音未落,便听到了院子一声什么东西重重落地的声音。“去看看怎么回事。”

西风正惊讶着,在听到了齐昀的声音之后,马上回过神,快速的爬上墙头,将脑袋探了进去。随后他便看到了令人目瞪口呆的一幕。

惊讶得咽了一口口水,然后猛的又从墙头上跳了下来:“王爷,陆,陆姑娘竟然还手打了大夫人……而且,看起来还游刃有余的样子。”

闻言,顿时齐昀的嘴角上扬,露出了一个满意的笑容:“回去吧!”

不愧是他齐昀看上的女人,就是不同!那种柔弱的,可不符合他的胃口,他就喜欢这种谁都不服的小猫!

而一边,陆展眉正冷眼看着面前的几个人:“大夫人,我劝你最好还是花时间想想应该怎么将那聘礼还回去。而不是将时间浪费在怎么教训我的事上!”

方才,在看到陆展眉那一脚之后,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站在原地。就是陆婉颜都被陆展眉那一脚吓得站在原地一动不敢动。

直到陆展眉走出去之后,陆婉颜才反应过来。随后,便是那震耳欲聋的哭声:“娘,娘!你怎么样啊,呜呜呜……”

一边哭着,一边还快速的跑到大夫人面前,将大夫人给从地上扶了起来:“娘,您没事吧!我扶您起来。”

“造孽,造孽!造孽啊!”大夫人方才气急败坏,但怎么也没有想到那本柔弱的女子,竟然会有这么大的力气。

“娘,我们现在怎么办啊?”陆婉颜哭着:“那些聘礼,早就已经被……现在让我们怎么筹出那么多钱来啊!”

原来,自己这个宝贝目女儿此刻担心的,竟然是这件事情。

可,大夫人没有多想。只是觉得陆婉颜实在是太着急了。

是啊,眼下可怎么办啊。

“如今,府中已经没有那么多的银两,就算是将整个陆家卖了,也筹不出那么多的银两来啊。”大夫人坐在椅子上,尽管肚子还隐隐作痛,却完全没有放在心上,反而,将这聘礼的事情看得最重要。

“那……那我们可怎么办啊?若是被父亲知道了定会打死我的!”

如今事情已经变成这样,陆婉颜的脸上便没有了一丝方才的那种嚣张和跋扈

相关文章:

小妖精你好湿好紧好浪_第一章婚礼上的群交

桃谷艾莉卡 桃谷绘里香亚洲在线

使劲插花心里啊文章/有情节有肉的重生小说

西西人休艺术 日本大胆欧美人术艺术

男生第一次吃我胸头,用嘴解决的小说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