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嫁蜜宠:我家上司很高冷(易北寒全集)章节版#

2020-11-18 12:19 · 新商盟

第17章 恶毒婆婆上门

他弯下腰,贴着她的身体,在她耳边说:“宝贝儿,别生气了,你不是很喜欢我陪你吗?我现在改过自新了,你还生气,你忍心这样对我?”

陈悠受够了他软硬兼施的这一套,每次求欢就是这个得性,她的确也有些心软,但是每个人都有底线,他出轨不知悔改,不值得原谅。

“杜默青,你真让我恶心。”她口吻带着一丝丝绝望,冷若冰霜,不但没有击退杜默青的兴趣,然而,让他越发的兴奋。

他在床上喜欢野性一点的女人,最爱SM。

但是那些招数,他舍不得用在陈悠身上,她是他的妻,他的心肝宝贝,舍不得折磨她,所以才有外面的那些女人。

“悠悠,和你结婚五年,我竟不知,原来你喜欢野性一点的,以前是我错了,从今往后,我再也不去找别人,我只要你。”他温柔示爱,这一次是真的。

外面的女人哪里比得上他的悠姐!

陈悠感觉被侮辱了,什么野性一点,把她当成什么人了?她不但没有服从,反而挣扎的更厉害了。

杜默青摁住她的后背,在她脖子处落下一串热吻,“悠姐,我好喜欢你,原谅我好不好?”

“悠姐,我错了,我错的离谱,我改正,我和外面的女人一刀两断,我们不离婚。”他大错特错,误解了他老婆的真正属性!

陈悠爱惨了杜默青,听着他一口一个错了,心头软的不像话,眼泪哗啦哗啦的往下掉。

但是如果要原谅,她也做不到。

两人老夫老妻,杜默青对她的心思了如指掌,知道她心软了,继续说着哄人的情话,“宝贝儿,我好想你,我们好久没在一起了你都不想我吗?乖,让我感受一下你身体的热度。”

他的吻落在她耳畔,亟不可待的开始拉扯她的裙子,就在这时,主卧门突然被推开,“墨青,中药熬好了。”

陈悠浑身一震,目瞪口呆的看着站在门口端着中药的婆婆,瞧见她婆婆脸色变得漆黑,盯着她的视线如刀子一般恨不得把她瞪出几个骷髅。

杜默青也愣住了,随即反应过来起身,捡起他的外套盖在陈悠身上,大步流星走向门口,将门给关上,遮住了他妈的视线。

陈悠趴在床上,羞耻欲死,这种事情被婆婆撞见,真的是没脸见人了。

然而,门外传来的对话更叫她气愤不已。

“墨青,陈悠这是怎么回事?不分时间勾引你做那种事情,这是在家里,要是来个外人撞见了,我还要不要做人了!”杜母一副丢脸丢尽了的语气。

陈悠翻了个白眼,婆婆进门不敲门,撞见他们夫妻这种事情不感到惭愧,反而怪她?

正如那句老话,媳妇永远是外人。

她艰难的爬起来,去洗手间用杜默青的刮胡刀割断了绑在手上的领带,将卧室门给反锁了,谁也别想进来。

这才安心沐浴,刚刚洗完澡便听见有人在敲门,“陈悠开门。”是她婆婆。

她打开门,没有邀请她婆婆进门,卧室是她私人空间。

她婆婆二话不说闯入,自来熟的坐在沙发上,跷着二郎腿,用四川话说:“陈悠,你大白天的怎么可以做出这种不堪入目的事情来?墨青白天上班那么辛苦,回到家里你就不能体贴一下吗?你看我儿子都瘦成什么样子了?都是被你吸走了阳气。”

噗!

陈悠被气笑了,“妈,你说错了现在是晚上不是白天,还有您儿子已经有很久没回家了,自从我知道他和别人生下野种后,我就没和他同房过,你要是心疼您儿子,何不去把他外面那些莺莺燕燕给打发掉?”

杜母严肃的看着陈悠:“陈悠,你是墨青的老婆,你要懂得男人在外面的辛苦,要体贴,男人在外面逢场作戏在所难免,女人的幸福是要自己争取的,如果你一味地闹,说我孙子是野种,最后,你得不到什么好处。”

陈悠听出来这话了,如果她一意孤行要离婚,自己捞不到一分钱的意思!

“妈,您还不知道吧?墨青现在的一切都是我们夫妻共同财产,这房子,还有公司注册的名字,全是我们共同的,您有什么能力能让我一无所有呢?”不是她不尊重老人,而是眼前的婆婆实在是倚老卖老。

当年他们家里穷,婆婆怕自己反悔不肯嫁给杜默青,他大学毕业,就逼着他们结婚,如今却在自己面前说这种话,她也用不着客气。

“你为公司贡献了什么?天天在家里吃喝玩乐,有什么资格分走我儿子一半的财产,要走赶紧走人,我好把我孙子的亲妈给接回来。”杜母气势汹汹。

陈悠见过无耻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想要我走人是吧?叫你儿子来和我谈,你儿子都没赶我走,你凭什么赶我走,另外,只要我活着,你孙子的妈也好,后妈也好小妈也罢,谁也别想进这个家门。”

她辛辛苦苦工作买来的房子给小三?白日做梦。

杜母见陈悠态度坚决,没法沟通,气的说道:“从今天开始,你不要和我儿子睡一个房间,我儿子身体都被掏空了……”她一边嘀咕着一边出去了。

陈悠将门咔嚓一下反锁了,靠在门板上,仰望着天花板,深呼吸平息怒气。

以前和杜默青感情好的时候,婆婆说什么,她忍忍也就过去了。

如今杜默青背叛了自己,他的亲人那些坏毛病,她一个都忍不了,自然不会让婆婆欺负。

她拿出手机拨打了小妹的电话,“双双,你们到家了吗?爸爸怎样?”

陈亦双声音听起来还算不错,“姐,你不要担心我爸,他去邻居家下象棋,倒是你,你回家了吗?姐夫怎么说?”

陈悠说:“你姐夫他妈来了,住在我们家,刚刚还进来给我下马威。”

“太过分了,姐,姐夫怎么可以这样对你,那个保姆,那么丑,没有一点气质和身份,姐夫怎么会和这样的女人睡?太跌身份了。”陈亦双气愤的骂。

陈悠何尝不知黄梅低贱,但杜默青宁可要保姆的孩子,也没想过和自己一起努力,或许,他根本就不爱自己吧?

当初和自己在一起无非就是利用自己是京城户口这个优势!

“姐你怎么了?有没有在听?”陈亦双说了半天话,没听见陈悠回答,着急了

第18章 这个女人留不得



“双双,你好好学习,毕业后工作钱自己存起来,男人靠不住,别走我这条路。”陈悠是尝到了苦果。

谈恋爱的时候条件不好,两人日子过得凄苦,情人节玫瑰花都舍不得买,如今条件好了,什么都有了,他的心却不在自己身上了。

叩叩叩!叩叩!

突然,门又被敲响了,“谁?”难道婆婆又回来教训自己了?

“悠悠是我,开门。”杜默青低沉的嗓音温柔的不像话。

那曾经一度让陈悠着迷,“你去客房睡吧,你妈妈刚刚说了,你阳气被我吸干了,不能和我睡。”

杜默青嗅到了一股幽怨的味道,有怨就有恨,有恨就有爱,他知道悠悠是爱自己的,嘴角勾起性感的弧度,声音更加的柔软了,“宝贝儿,别和我妈一般计较,等过一段时间我们感情稳定了,你在家带孩子,我让我妈妈走。”

陈悠没有以前那么好哄了,“那就等你妈妈走了我们再谈。”

“真生气了?我带我妈向你赔罪,明天周末,我们一起去逛街,买你喜欢的东西,怎样?”他哄女孩子有一套,并且舍得花钱,最懂得讨陈悠欢心。

“明天的事情明天再说,我累了,睡吧。”她转身走开了。

杜默青听着陈悠离开的脚步声,嘴角的笑意加深,想到悠悠现在必定是穿着性感的睡衣,等着自己,他就激动的不能自己。

但他妈在,他总不能和以前一样在悠悠生气的时候翻窗户进门吧!

杜母抱着兵兵上楼便瞧见杜默青站在门前发呆,脸色当场就冷了下来,“墨青,她把你关在门外了吗?”

杜默青回眸说道:“没有,妈妈,我今天睡侧卧,孩子这几天辛苦你了。”

“我是你妈,给你带孩子天经地义的事情,不要指望那些没有血缘关系的女人。”杜母意有所指。

杜默青立马拉着他妈走开,“妈你说什么呢?悠悠听见了不好。”

“什么不好?你看你瘦的眼窝都陷下去了,房事少点,你现在还年轻……”杜母开始碎碎念。

杜默青听着烦,将他妈送回客房,“妈妈,反正现在您别和悠悠说什么?悠悠这几天心情不好,等她心情好了,家里一切正常,您就回老家照顾爸爸去吧。”

陈悠在房间里将外面的对话听得清清楚楚,他妈对自己说了那样的话,还不敲门闯入他们房间撞见那种事情,他都没有一句责备,在他心里,任何人都要比自己重要,这令她更加的心寒。

原本以为这事就此结束,哪知道翌日,她还没起床,便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给吵醒了。

陈悠从床上坐起来,对着门口问:“谁啊?”

“是我。”门外传来她婆婆的声音,“有事吗?”陈悠打了一个呵欠。

“都这个点了,你还不起来给墨青准备早餐,墨青等下要去上班,你让我儿子吃什么?”杜母大嗓门,她这一吼,传遍了整个别墅。

陈悠拿起手机一看才六点,星期天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妈,我们家不烧早饭,要吃让他自己出去买。”言必,她躺上床继续睡。

然而,门外婆婆却呼天喊地,“陈悠,不是我这个做妈的说你,墨青那么辛苦上班,你在家做全职太太早餐都不准备,有你这样做老婆的吗?”

陈悠一听这话就来火了,“妈,您当您宝贝儿子是皇帝呢?需要我伺候?”自己也不是他们家的仆人,她没有资格使唤自己。

杜母被陈悠噎得半响没找到话来反驳,只能唠叨着,“现在的女人怎么这个样子,睡懒觉、不贤惠、不生孩子……”

陈悠原本已经躺在床上继续补眠,听到最后一句话,她心头炸开般难受,她爬起来,气势汹汹的冲出去,对着走廊上婆婆的背影说:“是您儿子没用还是我不能生?”

杜母回眸,用一双小眼睛盯着陈悠:“我儿子有没有用兵兵就是最好的证明,而你,蛋都没下一个。”她尖酸刻薄。

陈悠自认为修养各方便都不错,但遇见这种恶婆婆,她忍无可忍,反驳道:“您那宝贝孙子是不是杜默青亲生的还是个未知数呢!一个随便勾引家主的保姆生的孩子您们也赶认,真是心大呀!”

杜母气的脸色铁青,回眸指着陈悠:“你再说一遍。”

陈悠:“呵呵。”然后转身将房门给锁死了,心头畅快无比。

杜母站在走廊上,看着紧闭的门傻眼了,儿媳妇不是应该三从四德吗?对待长辈居然是这个态度!可恶可恶!

她冲进了杜默青的房间,瞧见儿子还在睡觉,冲过去推了儿子一下。

杜默青闭着眼,一把抓住对方的手,一个翻身将人压在身下,“悠姐,一大早的你……”他的话淹没在看清被他压住的人之后……

目光和他妈那双浑浊的视线一触,他吓得滚下了床,“妈,你干什么?进我房间也不敲门,你能不能尊重别人的隐私。”

杜母从床上坐起来,脸色难看极了,“我看你是被陈悠那小妖精勾走了魂魄,做梦都想着她。”

杜默青捋了一把睡翘了的短发,狼狈的整理睡衣,“妈,你来干嘛?”

“我去喊你老婆烧饭,你老婆不愿意,还诅咒兵兵不是你的孩子,我看她对兵兵恨之入骨,墨青,这个女人留不得,你赶紧和她离婚。”杜母不能忍受好吃懒做的儿媳妇。

杜默青叹了一口气,挨着他妈坐下,“妈,我们的事情我们自己解决,您只管带好兵兵,我去洗澡等会上班了。”

杜母看着儿子这态度,气的面目扭曲,为了她孙子着想,她绝对不能把陈悠留在这个家。

于是,她陈清欢打了一个电话,“欢欢,我是墨青的妈妈。”

“杜妈妈,您好。”陈清欢甜美的嗓音温柔动听,任何人听见都忍不住想要亲近。

“欢欢,听说你是外国留学回来的,英文很好,我想请你来我们家给我孙子上课,教兵兵英文。”杜母客气的邀请。

陈清欢是活成人精的人,兵兵才一周岁,话都不会说几句,学什么英文?杜母显然是别有用心,“好呀,我看这样,我每个周末来行吗?”

“好好。”杜母心满意足的挂了电话。

这边陈悠在补眠,完全不知家里即将来一个劲敌

相关文章:

超能木匠|爽受不了了好涨好硬&好紧好爽再浪一点

可以把下面弄湿的文字;开着水的水管塞进了我下面

燃情高粱地上滚来滚去&女配娇软易晕倒穿书

一个被全班男生轮的女生(嫂子的香味)强奷系列合集第140章

jb长20cm是一种什么体验_他分开她的退 头埋进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