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先生的御用甜心免费阅读/车先生的御用甜心txt小说在线阅读

2020-11-18 14:22 · 新商盟

车老爷子在车家祖宅举办的酒会,把龙城有头有脸的权贵都邀请了过来。

现场衣香鬓影,乐声悠扬,入目皆是华贵的礼服,一派上流社会的奢靡风范。

当时语音推着车御离的轮椅进入了酒会的那一刻,满堂的乐声、人语声忽然都安静了下来。

他们两个太引人瞩目了。

车御离不必说,他是今晚的主角,又是走到哪里都耀目的发光体。

而他身后推着轮椅的时语音,在车御离的光芒下,非但没有黯淡逊色,反而眉目如画,惹眼至极。

一向不近女色的车御离,甫一醒来就随身带了个美人,简直太反常了!

全场安静了片刻之后,渐渐有窸窸窣窣的交谈声传来。

“那个女人是谁?没听说过车大少有女朋友啊!”

“龙城的名媛我都熟,长这么漂亮我不可能认不出来!是明星吧?”

“谁说车少没有女朋友?车家和沐家都订了婚约了,你们没见沐暖今晚盛装打扮了么?她肯定是想出风头的,没想到车少带了个女人来直接把沐暖比下去了,啧啧你们看沐暖的脸色!”

“天快看快看!……沐暖走过去了,要有好戏看了!”

人群中,果然有一个穿着金色鱼尾礼服的女人向车御离走了过去,她披着大波浪卷发,身材姣好,艳色逼人,眉目间自带一股世家小姐的骄态。

沐暖将手里的一杯香槟递给车御离,眸中含着柔光,主动打招呼:“御离。”

她和车御离的事,双方长辈已经商量好了,这个未婚夫她两百分满意,她有自信车御离看她也是一样的。

谁知,对面那个倨傲的男人连眉毛都没抬一下:“你觉得我的身体状况,适合喝酒么?”

语气冷硬,态度疏离,简直像一个耳光打在沐暖的脸上。

她一时找不到台阶下,目光瞥见车御离身的时语音身上。这个女人一双眼睛像是会说话,莹澈无比,像看笑话。

沐暖瞬间转移战火:“御离,这个女人是你在外面的女人吗?你就这样把这种女人带到公开场合里,不怕车爷爷……”

“她是我的护工。”车御离漠然打断她,冷一抬眸,“我倒不知道,现在随便一个人就能来对我的人指手画脚。”

他话里的意思,显然没把沐暖当成自己人。

众人没听到他们说了些什么,只看到沐暖骤然失态,和笔挺玉立的时语音相比,她像一个在无硝烟战场上完败的战俘。

这时,一群西装革履的精英人士包围上来,他们没察觉到之前发生的小插曲,而是把车御离拥着走进酒会中心。

透过人群再看,男人就像一个天生的发光体,他在哪里,人群的焦点就在哪里。

车御离凛然震慑的气场,完全没有因为坐在轮椅上而被埋没,他的强势和尊贵让周围的人完全不敢妄动,只能像仰视太阳一般仰视着他。

时语音被挤到外围,感觉身上有一股炙热的目光,她一扭头,只见沐暖恨恨地盯着自己在看。

时语音好想叹气,和这位小姐解释一番,她是无辜的!

这位大少爷只是对每个靠近他的女人,都自动开启无差别攻击模式,又毒舌又恶劣!

但是时语音知道,她再怎么解释,旁人也只会觉得车御离刚才的话就像是在护着她,而扫了沐暖的面子。

周围的目光都盯着时语音看,她压力太大了,悄悄地避开人群来到花园,想透口气。

花园的泳池边上有一排茂密的树丛,她走到泳池边上,还没坐下,就听到了一男一女的对话声,其中的女声赫然就是刚才在宴会上听过的——沐暖的声音。

“他好歹也是我将来的未婚夫,目中无人,什么态度啊!我看那个护工八成就是个狐狸精!”

男人道:“沐小姐别气了,车御离现在就是个废人,哪里配得上你呢?”

“你什么意思?”沐暖语气一转,“他可是你们车家未来的继承人啊!”

“哈哈哈,他现在就是地上的一滩烂泥,你觉得他还有机会继承车氏吗?车家真正的天之骄子就在你面前,那滩烂泥以后就随我践踏了,你看着吧!”

“车寒冰,你说这些话,就不怕你爷爷听到?”

“听到正好,那老头子就知道偏心车御离那个残废,正好把他气死了,整个车氏就是我的了!”

那对男女越说越过分,时语音听得皱起了眉头。

她很清楚,世家豪门背后总有藏污纳垢的地方。然而,她最讨厌这种躲在背后诋毁人的行为,就像厌恶阴沟里的老鼠一样。

于是时语音站了起来,刻意弄出一点声响,想阻止那两个人继续说下去。

“谁!”

一阵爆喝之后,树丛出来窸窸窣窣的声音,一个高大的男人和沐暖一起走了出来。

时语音眯起眼睛打量那个男人,发现对方的五官与车御离有五分相似,然而气质却截然不同。

这人虽然也生得五官英俊,但是比起车御离来,这人却有一股亦正亦邪的阴柔。

沐暖面露鄙夷:“又是你这个护工?你一个下人,躲在这里想干什么?偷偷摸摸的,小心我赶你出去!”

时语音不卑不亢道:“我虽然是一个护工,也知道背后说人是小人行为。有的人身份高贵,说话做事却不如一个下人。”

“你!”沐暖被时语音噎得说不出话来,明艳的脸上闪过愠怒。

她推了推身边的男人,低声怂恿道:“别让她跑了,小心她出去乱说话!”

那男人眼里闪过一丝阴翳,上前一把抓住时语音的胳膊不让她离开。

“我警告你!今晚你听到的话,如果有一个字传了出去,我不会放过你!”

这人凶神恶煞的,时语音却只察觉到一丝滑稽。

大概是这两天被车御离那个霸王骂习惯了,像这种明为威胁,内里却露怯的话语,她压根不放在眼里。

时语音轻松的神态惹恼了那个男人,他用力想把时语音拽到身前,时语音不肯顺从,挣扎起来。

就在这时,意外发生了!

沐暖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过来,她心生恶胆,居然一把将时语音推进了边上的泳池里!

“啊!救命啊!”

她不会游泳啊!

时语音当时就呛了一口水。

浮浮沉沉,拼命舞动双手求助。

在拼死挣扎的关头,时语音余光瞥见岸上的两个人,居然都是一脸幸灾乐祸的表情,丝毫没有救人的意思。

那两个罪魁祸首欣赏完时语音狼狈的模样,居然转身就打算离开了。

站住……站住啊!

救命……

时语音在心里绝望地大喊!

口鼻涌入了冷水,时语音感觉到自己正控制不住向下沉去。

就在这时,一道低沉冷肃的声音传来。

“给我去救人!”

时语音迷蒙中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他的轮椅慢慢靠近,他背着光,看不清面容,此时就像神祗降世,高峻如山,带来强大的安全感。

时语音被救上来,一阵剧烈的呛咳之后,她才能睁眼看着眼前的一大群人。。

“我说堂哥,你这么兴师动众的叫来这么一大群人,就为了这个护工?”刚才将时语音推下水的男人忽然开口,“不都说你一心工作,不近女色吗?我看传言也不真实,你这是吃着窝边草,什么也不耽误啊!”

车御离冷然道:“车寒冰,不是每个人都像你那么龌龊。”

车寒冰大笑:“哈哈我龌龊,你玩一个护工也不嫌脏,不都说车家大少有洁癖吗?”

“护工怎么了?”车御离一哂,“比某些人面兽心的人不知道高贵多少。”

他矜冷淡笑的模样,比车寒冰那自以为风流的样子,要高级了不知道几个档次!

“你!”

车寒冰被堵得哑口无言,凶狠地瞪了时语音一眼。

像是在警告她不该说的话别说,便拂袖而去。

人群都散去了,就剩下车御离和时语音两个人。

时语音还在轻咳着,纤细的身子有脆弱的美感。

车御离幽邃的眼神落在她身上,暗芒闪过。

时语音不知道,刚才车寒冰与沐暖在说话时,他就已经来了。

可是还没等他发难,这个小护工,居然毫不犹豫地站出来,教训了那两个人一顿。

平时在自己面前装得柔软乖顺,怼起人来气焰倒也挺足的。

车御离自然不需要她来帮自己伸张正义,但是能看到车寒冰吃瘪的样子,他的心情倒也愉悦。

被一个自己看不起的护工教训了,车寒冰那个二世祖肯定觉得加倍耻辱。

这样想着,车御离难得在时语音面前露出一丝温和的表情,驱动轮椅靠近她,谁知下一秒——

“啊啾!”

这该死的女人居然对着他的脸打了个喷嚏!

时语音猛地抬起双手,一下捂住自己的口鼻,一双大眼睛充满愧疚地看向车御离。

眼里因为受惊而弥漫的水雾未散,盈盈生光,此时看上去格外可怜。

然而,车御离俊美的脸上,阴沉得几乎要滴出水来,浑身散发出要杀人的寒芒。

“少爷,对不起!……啊啾!”大概是受了凉,一阵夜风吹过,时语音纤细的肩膀微微打着颤。

车御离凶着脸,长臂一伸就去拉扯时语音的胳膊。

时语音被他咄咄逼人的样子吓到,下意识就喊出一句:“我错了!别把我再推水里!”

车御离:“……”

他黑着脸将她从地上拉起来,语气阴森道:“你以为我要做什么?”

这张平静无澜的脸上,却带来一股森寒的气场,就好像时语音再说出什么惹他不快的话,大概他真的会亲手把她推回泳池。

在男人锐利的目光下,时语音很乖觉地站好,小声道:“我以为你要惩罚我……”

这个男人阴晴不定,脾气又那么古怪,她会那样想也很正常!

“你不该罚?”车御离冷哼一声,刚才他真是鬼迷心窍了,觉得这个女人有一瞬间的顺眼!

时语音的肩膀一塌,认了。

他说罚就罚吧!

只不过……

她眨眨眼睛,求道:“能不能先让我换套衣服?好冷啊,少爷!”

几分钟后,车御离让车家的女佣带时语音去换衣服。

时语音还诧异了一下,这位大少爷居然有这么好说话的时候,真诡异!

她哪里知道,当她用那双墨如点漆的瞳仁恳切地看着一个人时,是很难让人拒绝她的请求的!

狭小的室内,时语音动作利索地脱下那条粉色的礼服,擦干身子后,给自己换上了干燥清洁的衣服。

时语音蹲下查看礼服,上面沾了水,也不知道会不会对礼服的面料产生影响?

万一那位大少爷突发奇想,想出了别的整她的招,让她赔钱怎么办?

时语音蹲在一边胡思乱想,忽然,身后传来一个声音。

是男士皮鞋踩在地上的踢踏声。

时语音立刻警惕地回头,就看到昏暗的灯光里,一个高大的人影走了出来。

是他?!

车寒冰一脸高深莫测地看着时语音,嘴角勾着一抹邪气,让人看了就没有好感。

“你来做什么?”时语音冷冷出声,余光一瞥,看向房间的门锁。

只见门锁被人大喇喇地撬开来,丝毫没有尊重隐私的意思。

时语音如果换衣服的动作慢一点,现在已经被车寒冰看光了!

虽然她下午也被车御离窥见春光,但那属于意外,并不代表车御离人品有问题。

可是眼下车寒冰的所作所为,就是彻底的登徒子了!

时语音眉目间是不容侵犯的凛冽清高,挑眉说道:“你好像特别喜欢躲在阴暗处,不是说人坏话,就是偷窥别人换衣服?怎么,你很见不得光吗?”

“小丫头,这里就我们两个人,我劝你别惹我!”车寒冰压低声音恐吓她,“要是惹恼了我,虽然你就是个下人,但是车御离不嫌弃的,我也不介意尝尝你的滋味!”

车寒冰上下打量她一番,目光渐渐幽深起来。

原本只是想吓唬吓唬她,但是不得不说这娘们的长相和身材真他娘的赞!

车御离这个废物,用的东西永远都是最顶级的,连一个护工,都比自己玩过的那些明星要漂亮,够味!

时语音被那目光里的淫邪惊到,不由地后退一小步,强自镇定:“你要做什么?!”

车寒冰想到自己尾随她来的目的,说道:“不做什么,来和你谈笔交易。”

时语音想不到自己和这种人有什么可交易的。

她抿着唇,不回应。

车寒冰自顾自地说下去:“我知道车御离平时的生活起居都是你在照顾,要动点手脚很容易。你帮我做事,等我坐上车氏总裁的位置,我给你一百万!”

一百万?!

时语音心里暗笑,他想用一百万买自己为他卖命?

既低看了自己的节操,也小瞧了她的眼界!

她现在虽然落魄了,可她也不可能为钱做害人的事。

更何况,一百万?

她从前随随便便唱一首歌就不止这个钱了,车寒冰以为自己真是没见过大钱的下人么?

车寒冰原来是抱着买通这个护工的心思来的。

可是时语音脸上的讽刺太明显,让车寒冰顿时怒气横生。

他上前一把抓住时语音的胳膊,将她重重扯到身前,狠声道:“你笑什么?!”

“没什么。”时语音用力甩了一下,没甩掉他的手,“既然是交易,当然要双方达成一致才行。车先生,我不答应和你的交易,请你放开我。”

车寒冰手下更加用力,时语音吃痛皱眉。

然而她的忍耐力一向很好,咬着牙没有发出痛呼和求饶。

车寒冰阴狠道:“我动动手指就能弄死你一个小小的护工,你就不怕得罪我吗?”

“我好怕。”时语音叹一口气,语气却没有丝毫惧怕的意思,反而透露出怜悯,“可是我明天就会被车少爷赶出去了,恐怕不能为你效力了。”

趁车寒冰愣怔的瞬间,时语音快速地挣开他的手,从地上捡起那套弄湿了的礼服,匆忙地跑了出去。

车寒冰正想抬腿追,忽然在地上看到一个闪着金属光芒的东西。

是条项链!

他捡起一看,项链上的吊坠可以打开,他看到里面的东西以后,神情变得意味深长起来。

甚至,唇角勾起了一抹得意的笑容!

等车寒冰追出去时,正好撞上车御离看到他和时语音从一个房间里出来。

原本就寒着的脸,几乎散发出慑人的气焰。

“你怎么和他在一块儿?”

时语音百口莫辩,车寒冰却得意地插话道:“是啊,堂哥,你这个小护工可真会玩,换个衣服都要拉着我陪她,啧啧!”

话里带着下流的意味,直朝时语音身上泼脏水。

泼完脏水,车寒冰冲时语音甩了甩手里的吊坠,潇洒地转身离开了。

时语音看到车寒冰手里拿着东西,脸色一下子就变了,苍白又惊慌!

她摸了摸自己胸前的位置,那里本来贴身戴着的吊坠不见了!肯定是刚才换衣服的时候掉了,被车寒冰捡走了!

“你站住!”时语音低喊了一声想追上去。

谁知,却被一阵巨大的力道扯住,身子踉跄了一下,撞在了车御离的轮椅扶手上。

时语音焦急如焚,想追上车寒冰,要回那条对她来说无比重要的项链。

可是面前的男人按住了她,眼底是噬人的寒冰,车御离冷声逼问:“你和车寒冰在一起做什么?”

那条项链对她无比重要,偏偏车御离牢牢禁锢她,让她只能眼睁睁看着车寒冰消失在眼前。

做什么?

商量谋害你的事!

她真后悔没答应车寒冰,她就应该和车寒冰联手好好教训这个霸道的男人!

“你放开我。”时语音扭动着身子挣扎,“我和他什么都没做!”

她心情不好,对车御离说话的语气也不像前两日那样淡定柔顺:“少爷,我不是色情狂!你不用总是防备我对你,或者你堂弟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我对你们没兴趣。”

车御离心下不快。

她一个小小的护工,居然狂妄到敢说对自己没兴趣!

车寒冰冷然中带着愠怒:“那你就检点自己的行为!”

她和车寒冰那种东西混在一起,能有什么好事?

时语音无辜极了!

明明是车寒冰撬门跑去打扰她换衣服,威胁她,恐吓她,还抢走了她最珍视的项链。

车御离不帮她伸张正义也就罢了,还来指责她不检点!

大概是被怒火冲昏了头,居然拿车御离最讨厌的事来刺激他,她大声道:“我不检点?哈!哈!我最不检点的事就是照顾你的这三年里,每天都脱了衣服给你擦澡!你早就被我看完了,看腻了!”

空气陡然安静下来。

坟场一样寂静、森冷,恐怖到时语音后背发麻。

她一时痛快,却不敢去看车御离想要杀人的脸色。

怎么办……

不用等明天被赶出,她感觉自己活不过今晚了!

果然,报应很快就来找她了。

坐在后座上的车御离一路冷漠无话,等一回到他的别墅,就要时语音伺候他洗澡。

时语音拧着手犹豫不决,不知道车御离怎么忽然转了性子。

前两天还对自己触碰他避之不及,今天居然要求她给他洗澡?!

不会是想把她闷死在浴缸里吧?

时语音脑子里疯狂地头脑风暴,车御离已经到了浴室门后,冷冷回头瞥她一眼:“怎么,怕了?你不是看腻了么?”

时语音:“……”

男人都是这么记仇的吗?

她吞了口口水,小碎步跟了上去。

下人早就已经放好了洗澡水,恒温浴室里,氤氲的水汽沾在皮肤上,让时语音有一种被浸润的感觉。

但她的四肢还是很紧张,因为男人已经在动手脱衣服了。

西装、领带、衬衫……

他精壮结实的背部很快就展露在时语音的面前。

线条流畅,肌肉恰到好处地展现出一个男人最健硕而性感的模样。

时语音感觉到自己的脸上热度渐渐升温,有一种快要爆血管的刺激感。

她低下头,精致的下巴几乎要戳到自己的胸膛。

车御离没有回头,等不到时语音上前,他微微不耐道:“要我过去请你?”

时语音深吸一口气,在心底默念清心咒,一步一挪地走到车御离身前。

车御离自己褪下了上身的衣物,而西装裤包裹的长腿却安然不动,等着时语音来服侍他。

“脱裤子。”车御离冷冰冰地下令。

时语音半蹲下身,去解小腹位置的裤扣。

微微颤抖的手无法控制,她光是解开扣子,就花了不少时间。

安静的空气里,连拉链的声音都格外清晰。

一格一格被拉下来,那声音在时语音红透了耳朵里被无限放大、拖长……

时语音长长的睫毛一挑,偷觑了车御离一眼。

正好撞上男人幽深的眼神,正一动不动地看着她。

或者说——

是在监视她,怕她做什么‘猥亵’的事。

毕竟在车御离醒来的第一天,时语音就留下了“前科”!

而时语音也不负他望,被他矜冷的目光监视着,她吓得手一抖,差点,就差一点——又要碰到那个要命的位置了!

时语音想哭,她真的不是色情狂啊!

相关文章:

朋友当着老公面插|给男朋友讲睡前污故事

已完结#《一夜惊喜:神秘慕少找上门》小说(电子阅读)

【言情】摄政王的医品狂妃全文分享~

交换小说系列合集txt,日本AV一边做一边喷奶(绝品医仙)

《暖婚蜜爱:爵少宠妻无度》—(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