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好看《情定三生:首席医少赖上门苏念》章节版小说阅读

2020-11-18 14:39 · 新商盟

第一十七章 惊艳的模样

第一十七章 惊艳的模样

第二天,直到快下班的时候,林倩才把苏念叫进了办公室。

紧接着从包里拿出了一个纸袋子,递到了她的眼前,笑着说道,“试试吧,这是我给你准备的裙子!”

苏念一脸的惊讶:“不用,护士长,我怎么能让您给我买什么衣服呢?”

林倩笑了笑:“放心不是新买的。我知道,你的工资也不高,你奶奶还在住院,你也从来不乱花钱,让你为了参加晚宴去买条裙子,有点不现实。

这裙子,是我穿旧的,但是,我看着特别适合你,你要是不介意,就送给你。”

说着打开了袋子,将裙子递给了苏念。

“护士长......”

苏念有些不好意思,低着头咬着唇,一脸的纠结,这裙子明明很新。

“好了,别客气了,快去试试看,我在这等着你。”

苏念红着脸笑了笑,“谢谢护士长!”

说完,转身走进了更衣室。

.......

几分钟之后,更衣室的门推开,林倩被眼前的这一幕惊艳的半天说不出话来。

然而在她转过身去的那一瞬间,当她的目光落在了她后背的肩膀上,那隐隐漏出来的太阳型胎记上时,那幽幽的眼眸骤然定住。

那是一个很特别的胎记,暗红色的斑点外延,是一道道断断续续的班线,像是一颗小太阳,正放射出万丈光芒。

“苏念,有没有热你跟你说过,你这个胎记的样子很特别?”

说着她走上前,伸手轻轻触摸着,那凸,起的褶皱皮肤,这明明不是胎记,而是被什么东西烫伤而留下的痕迹。

不,不可能,那个女孩不是已经死了吗?

可是,世上绝不可能有第二个这样的疤痕,难道,她就是当年的那个女孩?难道她还活着?

......

苏念笑了笑:“是啊,我奶奶常说,我的肩膀上背着一颗小太阳,充满了能量呢!我生来就就是要给别人带来光明和快乐的呢!”

林倩好被苏念的话打断回神,氤氲的眼神里淌着星星点点的波澜。

“是啊,你奶奶说的没错,就像是一颗小太阳,无时无刻不让人感觉到温暖和光明......”

“嗯护士长,时间是不是到了,我们出发吧。”

林倩这才回神:“嗯好,别让梁院长等急了。”

说完,林倩刚要拉着她离开却恍然意识到了什么。

“奥,对了,穿着礼服裙,要画点淡妆,来,我给收拾收拾......”

......

半山兰亭的海边。

这里本就是部队老干部的公寓,几乎每个花园,都是庭院深深,御隆葱翠,特别精致。僻静的街道纵横交错,一直连绵蜿蜒至海边的木栈道。

容睿每次觉得心情不好的时候,就会围着海边的木栈道跑步。

此时,他已经沿着东部海岸线的琴岛湾跑了两个多小时了。

正要停下来去买瓶水喝,顺便掏出了手机,却发现,有十几个未接电话,紧接着按了回拨。

电话接通的那一刻,依旧是那低沉而又素冷的声音:“有事吗?”

姚逸飞都急的火烧眉毛了:“哎呀,容少将同,志,你怎么回事,我给你打了多少个电话,你也不接,干什么去了,我还以为你又失联了呢!”

容睿拿着毛巾在额头上轻轻擦了擦,气息如常:“静音了,没听见!”

“好了,说正事,医药局那边最近好像要找几个正规的医院,要进行扶持项目,而我们医院也被选中,将要出技术,对口输出。本来呢,今晚,就要跟这个医院,见面会谈,也详细了解一下情况。

但是,我刚刚接到一个重要的任务,今晚就要出差,所以只能求你帮忙了。我知道你在休假,本不想打扰你,但是这火烧眉毛了,你不上不行了!

那边技术能力行不行,必须审查合格了,我们才能出技术人员......”

“行了,我知道了,时间,地点!”

姚逸飞缓了一口气:“今晚,索菲亚大酒店,海蓝雅居专厅。”

“嗯!”

......

林倩带着苏念刚来到索菲亚大酒店,突然接到了家里打来的电话。

爱人几年前得了血栓,不能动弹,今天保姆扶着他康复训练,忽然摔倒在了地上。家里的保姆不知道该怎么处理。

林倩听了这话,更加六神无主了,她赶紧拿出了电话拨通了梁院长的号码。

电话那边,梁院长明显有些不高兴:“怎么回事,让你早点到,你怎么还没来,我这医院的基本情况都给领导们看了,就等着你来介绍医院的基建工作,你这是什么情况!”

“对不起院长,我家里出了点急事,爱人在家里摔伤了,我得马上回去,我的这些文件,都是苏念帮我写的,要不,一会让苏念自己一个人上去吧,她能力还不错,一定不会出问题的!”

“怎么这时候掉链子,现在只能这样了,赶快让苏念自己上来!”

挂上电话,林倩将所有的东西,都给了苏念,交代了一些细节之后,便匆忙的离开。

.......

海蓝雅居专厅。

医药局这次根据要求,要在市内选择几家资质较好的医院,开展扶持工作,也会引进一批由辰东集团进口的科技器材。

一方面提高医院的硬件设施,另一方面,也会从优秀的三甲医院调选医生过来,开展联合学习工作。

最根本的目的是,提高本市的整体医疗水平。

梁院长和齐程远早早的来到了酒店,把早先把准备的关于医院基本建设的一些文件,呈给了医药局的领导。

这些文件,都是一些场面上的东西,自然是写的毫无破绽,所以,他们还特意让梁院长安排几个医院的基层员工的环节。

做了这么多工作,只是为了从侧面更详细的了解医院的环境。

医药局的人,常年不在基层,自然不是很了解这医院的一些细节工作,当然,从大面上看,这胜康医院做的自然是滴水不漏。

但是具体的问题,全都要听一直坐着的一位大神的。

今天的容睿,穿着一套黑色的休闲西装,看起来比较休闲,虽然被特邀而来,但是并没有坐在主位上,而是低调的坐在了边位上,按照他的说法,就是不想喧宾夺主。

而今天受邀而来的还有另一位客人,那就是辰东集团的二公子,陈光达。

这辰东集团,确实是市内有名的医药器械进口企业,他的父亲,为人很是低调,但是,这个儿子,就有点不太靠谱。

此时包厢里,觥筹交错,烟雾缭绕,齐程远和梁院长,两个人殷勤的向医药局的领导和陈光达敬酒。

苏念一推开包厢的门,还没来得及看清所有人,浓呛的烟味就冲入鼻息。

她猛地咳嗽了几声,紧接着说道:“对不起,梁院长,我来晚了!”

清脆而熟悉的声音像是淙淙的流水,缓缓地落入了耳朵的同时,一直低着头坐在角落里容睿闻声猛地抬头。

幽深的墨瞳骤然紧紧地锁住了,门口那抹靓丽而纤细的身影

第一十八章 你当医院什么地方

第一十八章 你当医院什么地方

今天的她,特别的不一样,黑色的小礼服裙,斜肩高腰,搭配A字小裙摆,前短后长的设计,越发凸显了那高挑纤细而修长的双腿。

那黑色的面料越发衬得她皮肤白,皙如瓷。

细眉淡晕,眉清目秀,还有那唇瓣上亮闪闪的唇彩,让张本就清俊的脸,越发娇媚,此时,在这铮亮的灯光下,那双灿如星河般的眸子,如琉璃般,闪着璀璨的光芒。

在她推开门的那一刻,不仅仅是容睿自己,几乎包厢里的所有男人,眼底闪过一抹惊艳。

那是男人本能的垂涎三尺!

此时,一直和梁院长向领导们敬酒的齐程远,走了过去:“小苏,你怎么才来,领导们都等急了!还不快点,过来敬酒?”

齐程远曾经是市里医院的内分泌主治医师,因为,自己的资历,的确跟医药局的人有些交情,而来到胜康医院,梁院长,也是对他毕恭毕敬。

毕竟,这是大地方请来的神,可以给医院带来很多声誉。

在这种场合,他的关系网络自然就成了一颗重要的纽带。

苏念没想到齐程远也在这,他的手拉着她的胳膊的那一瞬间,那秀气的眉头猛骤,刚要挣扎,此时,他猛的一带,将她拽到了座位上。

紧接着一杯白酒,就塞进了她的手里。

这包厢里,本就烟雾缭绕,此时,齐程远这样忽然塞给她酒杯,她还没来得及看清所有人,将注意力,全部放在了眼前的酒杯上。

“小苏啊,面前的这几位都是医药局的领导,还有那位,是这次项目扶持的主要功臣,以后我们医院的很多机器,都要由陈总给我们进口,你让领导们和陈总等了这么久,还不赶快自罚一杯?”

说着,苏念,就被齐程远一提,整个人愣怔的站在了酒桌上。

刚刚林倩在来的路上,将一些重要领导的照片已经一一给她过目。

此时坐在主位上的应该是医药局的主任,他姓谢,他倒是目光沉静,面露慈和。

而坐在他旁边的那位,应该就是陈东集团的二公子,叫陈光达。

她虽然涉世不深,但是也懂得,这种场合下,女人永远都是调味剂的作用。

眼前的这一桌子,十多个人,都是些男人,唯独,自己一个女人,特别突兀。

此时,再看向那些男人油腻的眼神,她的心里大约也就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了。

而一直坐在一旁的齐程远急了:“小苏,你怎么这么不懂礼貌,还不喝?”

苏念皱了皱眉,端着酒杯犹豫了一下。

“对不起,刚刚医院里有点事,来晚了,耽误各位领导了,我先自罚一杯!”

说完,将手里的一杯把酒,直接灌入了喉咙。

她还是第一次喝白酒,这火辣辣的感觉烧得胃疼,一杯酒下肚,头就有点晕。

但是,她可没忘了护士长交给她的任务,紧接着坐下,就要开始介绍医院的基本工作。

忽然对面的陈光达打断了她的讲述,紧接着向她投来了意味深长的目光。

“齐主任,这是你们医院的领导?”

苏念哪敢以领导自居,紧接着回到:“陈总,我只是一个护士!”

“护士?”陈光达的那意味深长的眼神越发游离于苏念那纤细的身体上。

黑色的裙装越发映衬那如瓷一般的肌肤,高腰的剪裁,让那玲珑的身形显得越发曼妙,此时,那双眯着的眸子也越来越迷,离。

“齐主任,你们的护士现在的素质越来越高了啊?”

同是男人,齐程远怎么看不出,这陈光达的意思。

本来,前几天,他在医院里,就想将这个苏念办了,没想到,这个女人居然不识抬举,不但拒绝了他,还骂了他一顿。

这个不知好歹的女人,到底谁给她得胆子?

此时,看到陈光达有这意思,深埋在他心里的那恶心的小心思又在蠢蠢欲动。

当年,他迫不得已离开了市立医院,在这胜康医院找了工作,梁院长答应他以技术入股,现在的他,可以说也是胜康的半个主人。

只要是为了胜康好,还有什么不能做的?

本来就巴不得高高捧着这个陈光达,现在可是找着门路了。

“陈总,你真是开玩笑,我们医院的护士各个素质都这么高,不过,我们小苏啊,不但人长得漂亮,技术还好,打针从来不疼,下次,你要是来我们医院看病,我让她单独照顾你!单独给你打针!”

“打针,打什么针?”

齐程远微微挑了挑眉:“陈总,还能打什么针,当然是打屁股针了?”

这样全是男人的场合,猥琐低俗的笑话,自然引起了一阵附和的哄堂大笑。

倒是苏念,一直低着头,看着眼前的酒杯,一脸的举手无措。

陈光达笑了笑:“齐主任,没你这么咒人的,怎么还咒我生病呢?不过,看在这么漂亮的妹妹给我打针的份上,那我可先预约下了。

苏小姐,下次,我可要你专程照顾我啊!到时候,你可得轻点下手啊!”

苏念抬头,一脸的一本正经:“陈总客气了,给病人治疗是我们做护士的职责!具体到时候谁照顾你,还要看谁当班!而且打什么针,要看病情!不是我们能决定的!”

陈光达没想到这个女孩居然还端着了,一脸的不悦。“怎么,不愿意?”

齐程远一脸的狗腿样:“哪能不愿意,要是陈总去了,我们小苏,肯定天天跟在后面,主动要给你打屁股针,不光屁股针,只要陈总说打哪,就打哪!你说是不是,小苏?

当然,只要我们陈总吃得消,那还不是有打不完的针?......”

这猥琐的玩笑,又引来了一阵附和的哄堂大笑。

......

砰的一声,一个杯子狠狠地落在了桌面上的声音,忽然打断了这本来的猥琐气氛。

循着声音看去,触上这两束阴历而幽冷的目光时,苏念瞬间觉得芒刺在背。

容睿!

他怎么在这?

一个月未见,他的脸上再也没有了之前那面如枯槁的颜色,反而看起来爽朗精神了很多。

此时,那张俊美无俦的脸上,依旧不改的是那灿闪如晶钻般的墨玉瞳眸,即使此刻,韬光隐晦般地坐在席间,却仍旧让人感觉到,隐隐的慑人心魄。

那冷硬颀长的身体,虽然是随意的斜靠在椅背上,但是,举止之间却透着无比的冷硬犀伐。

此时此刻的他,一言不发,表情冷漠,却俨然是这场至高无上兵不血刃的角斗里,仍是雅绝全场,掌定乾坤,言倾天下的唯一尊者。

只见那削薄的唇瓣微动,低沉冷厉的声音,响彻整个厅内。

“你当医院是什么地方!”

相关文章:

啊快点啊疼太大了教官|宝贝你要吗快点太大了

白色液体顺着大腿内侧流下来*家里有什么常用的能做肛塞的

受做的合不拢腿bl小说h_好大啊好深还要的黄文

唯美古风》:《农门娇女:相公,碗里来》:全文小说【阅读】

小受软软糯糯粘着小攻,没有退出她的身体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