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医女传奇》在线阅读/穿越之医女传奇完本章节

2020-11-18 14:32 · 新商盟

吕琦昌可听出了关键,忙拉了拉吕婆娘的衣袖。

云秀卿走到吕婆娘和吕琦昌面前,抬眸又看了一眼站在周围看戏的村民:“前些天,吕琦昌把我约在河边,说要娶我,我不同意,他便拿出他家的祖传金簪给我,我不要,他塞我怀里就跑了,正巧这时族长来找我,我就把金簪给了族长保管。”

“是,我一直给卿娘保管了多日,刚才卿娘来取,我才给了她,没想到吕婆娘和她儿子竟然这样算计卿娘,既然你们两个说这金簪是假的,那咱们就报官吧。”族长冷冷的撇了一眼吕婆娘和吕琦昌,他管理这村里的所有大小事物,今天吕婆娘和吕琦昌这么一出就是在打他的脸,他说什么也不能放过。

吕琦昌虽然是个秀才,但是也比不得族长,族长是上面的人选出来的,他要是去报官,县太爷绝对会帮着族长的。

“族长,您说的什么话,是我们弄错了。”吕琦昌忙推了推瘫在地上还在愣神的吕婆娘:“娘,你刚才是不是看错了啊?”

吕婆娘瞬间回神,看到自家儿子对自己使眼色,忙点点头:“是,是,我看错了,我老眼昏花,看错了。”

周遭的村民也不是傻子,自然看出了其中的名堂,一时间议论纷纷。

站在人群后的蒲炜沧见误会已经解开,才松了口气。

蒲炜沧把云秀卿送出门时,就听到了邻居说吕家母子堵在了云家门口,本来这事与他没什么关系,但是云秀卿刚才救了他一命,他怎么也得帮云秀卿一把,他还想着实在不行给云秀卿出那一百两银子以报答救命之恩,没想到这事情已经被云秀卿解决了。

“大家可都看清了啊,以后谁家姑娘要是和吕家结亲可得小心点,别把人家的聘礼调成假的。”虽然这事情已经解释清楚了,可不代表云秀卿放过吕琦昌和吕婆娘。

“云秀卿,你怎么说话呢,我已经说过了,这金簪是真的,我看错了。”吕婆娘也不是个拎不清的,这事情要是传出去了,别说他儿子以后能不能在这村里做人了,就是娶妻都没人给了。

“我怎么说话了,族长,您现在得给我做主,我不管那金簪是不是真的,如今他们吕家在我家门口使了这么一出,本来我的亲事就难,这下更难了。”云秀卿冷冷的撇了吕婆娘一眼,她今天这亏可不能白吃。

族长现在对吕家母子非常不满意,也有想收拾这俩母子的心思,正好云秀卿现在递了这么一台阶,他自然得顺台阶下:“卿娘,你说吧,想让他们怎么赔礼。”

云秀卿低头想了一阵,随勾起嘴角:“村长,虽然我家现在败落了,但是我卿娘也不会占他们吕家的便宜,我的要求很简单,让吕家母子站在村口的桥头上,把村里的村民都叫来,在大家的见证下给我道歉。”

吕琦昌一听云秀卿这样羞辱他,气得眼睛都红了:“云秀卿。你别太过分了。”

云秀卿偏头看着吕琦昌,冷笑一声:“吕琦昌,今天你们母子毁我名誉,女人的名誉是最重要的,我嫁不出去了,你负责吗?”

“我,我。”吕琦昌看着云秀卿胖成猪的身材,就那长相也和那母猪差不多,他要是娶了云秀卿那不是娶了猪嘛:“我为什么要负责。”

“既然你不负责,那你就给我道歉,如果你不给我道歉,那我每天走街串巷把你们母子乘火打劫的事情告知天下,我看你以后怎么做人。”云秀卿冷哼一声,她现在可不是以前任人宰割的云秀卿了,她已经换了心子,以后谁敢欺负她,她便将那些欺负她的人如蝼蚁一样踩在脚下。

吕琦昌直接被云秀卿呛的说不出话来,但是他如何也不能让云秀卿这样侮辱他,吕琦昌忙给一旁已经傻了眼的吕婆娘使眼色。

吕婆娘没想到云秀卿现在这么会说了,原来的云秀卿不是傻了吧唧的嘛,吕婆娘就是因为原来的云秀卿傻了吧唧拎不清事才敢和吕琦昌上来欺负云秀卿的。

“族长,你不能听云秀卿的呀,如果那样的话,让琦昌以后怎么做人呀,他现在可是个秀才,以后可是要考功名的呀。”吕婆娘恨恨的瞪了云秀卿一眼,她今天就是拼死也不能让他的儿子给云秀卿道歉。

云秀卿一下就听出了吕婆娘这话是什么意思,她这就是明摆着威胁族长,云秀卿不屑的笑了一下:“是呀,吕琦昌以后是考功名的,现在是个秀才就这么猖狂,那以后考了功名那不就更不把人放在眼里了嘛。”

族长皱了皱眉,他刚才还在犹豫,如果他现在得罪了吕琦昌,倘若吕琦昌以后考了功名,不就和他过不去了嘛,可是他听了云秀卿的话,便想通了,现在吕琦昌就和他作对,就算他现在不收拾吕琦昌,吕琦昌以后也不会放过他。

吕婆娘也不是个傻子自然听得懂云秀卿的挑拨离间:“云秀卿,你别欺人太甚。”

站在人群后的李芙兰看到云秀卿和吕家母子这一场闹剧,心里畅快极了,吕琦昌这个人长得仪表堂堂,她以前对吕琦昌一见倾心,可是吕琦昌宁愿要云秀卿也不要她,当时她还伤心了几日,今天她可是看清了吕琦昌的真面目。

吕琦昌这个人的人品永远配不上他那张脸,李芙兰今天可是看得透透的,原来的云秀卿家里有钱,但是云秀卿又胖又丑,而她呢,家里贫穷,但是她的容貌能把云秀卿踩在泥了,吕琦昌那个瞎了眼的,宁愿要钱,也不愿要钱,如果她看着吕琦昌人财两空,心里就特别的痛快。

“卿娘,是不是太重了一些啊,吕琦昌毕竟是咱们村里唯一的秀才。”李芙兰看着吕琦昌那张气愤的脸虽然痛快了,但是,她看到云秀卿那张目视一空的脸心里却有些不痛快了,她心里不痛快了,自然也不能让云秀卿痛快。

云秀卿见族长已经松动,忽而这时,她听到了一个清脆的声音,这个声音直入她的耳朵,让她生厌。

云秀卿顺着声音看去,就看到一个娇柔的女人,云秀卿在原主的记忆里搜刮了一遍,她想起这个女人是谁了,她不就是村东头李家的小女儿李芙兰嘛,从小就长得一张令人嫉妒的脸。

“原来是芙兰呀,原来在芙兰眼里,我们女子就不值钱,活该被人毁清白,既然芙兰是这样认为的,那行吧,只要芙兰你站在村口桥头上对所有的村民说,吕琦昌做的是对的,我就不让吕琦昌道歉了,你看怎么样?”刚才李芙兰一开口,就已经让云秀卿认清了李芙兰是个什么货色,既然李芙兰要背黑锅,那就给李芙兰嘛。

蒲炜沧见云秀卿的反击,轻笑一声,他还是头一次见这么有趣的女子了,本来他是要走的,现在他却有兴趣停下来看看云秀卿是怎么教训这几个人的。

李芙兰没想到云秀卿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就让她下不来台,气得脸都红了,眼眶里的眼泪打着转,让周围的人看着都心生怜爱,这让云秀卿不得不感叹,有一张漂亮的脸蛋是多么的有用。

吕琦昌没想到在他骑虎难下的时刻,是他抛弃了的李芙兰出来替他说话,吕琦昌很是感动,暗自下绝心以后要好好对李芙兰,可是他却没想到李芙兰此时也已经看不上他了。

而此时的李芙兰也后悔死了,同时也把云秀卿给恨透了。

“卿娘,要不算了吧。”云老爹拽了拽卿娘的衣袖:“咱们家现在已经败落了,那吕琦昌以后是要考功名的,咱们家要是再惹上了他,以后就更没活路了。”

云秀卿转头看向云老爹,直把云老爹看的面红耳赤:“爹,你还想不想卿娘以后嫁人了。”

云老爹忙摇了摇头:“卿娘,你误会爹的意思了,爹的意思是,吕琦昌为人奸诈,若他真考了功名,以后他不会让你好过的,咱们家就这样了,我怕的是你再受伤害。”

云秀卿还真是误会了云老爹,她以为云老爹和云老妇一样重男轻女,但是听到云老爹的解释,这让云秀卿真的很窝心。

“爹,你放心吧,吕琦昌就他那个得行,别说金榜题名,就是再向前爬一步,他都爬不上去。”云秀卿十分笃定道,就算吕琦昌有那个才学能考上功名,她也得祸害的他考不上,哼。

云秀卿转头看了一眼还在扮可怜的李芙兰和一脸愤怒的吕琦昌:“你俩想好了没有?时间可是不早了,别耽误别人的时间。”

“云秀卿,族长都没说话,你瞎叫唤什么?”吕婆娘推搡了云秀卿一下,如果不是族长在场,她非撕烂云秀卿的嘴不可。

云秀卿见吕婆娘敢上来推她,她要是不收拾吕婆娘都对不起她这么魁梧的身材。

云秀卿上前一把就将吕婆娘推倒在地,吕婆娘没想到云秀卿会反手推她,倒在地上哇哇开始哭着撒泼,比她家死人了都哭的声大。

“行了,哭什么哭,吕琦昌做的确实不对,就应给给人家卿娘道歉。”族长站出来神情严肃道。

吕婆娘的哭声戛然而止,她没想到他们今天来的这一趟什么都没捞着,还丢了这么大的一人。

“折日不如撞日,就现在吧。”云秀卿见族长说话了,眼睛盯着吕琦昌铁青的脸,笑的那叫个得意。

吕琦昌咬牙切齿的看着云秀卿:“云秀卿,我不会放过你的。”

“呵,我等着,不过,现在你得先给我道歉了。”云秀卿丝毫不惧怕吕琦昌,吕琦昌就是典型的小人,云秀卿她对付小人的办法可多着呢,以后她和吕琦昌就是骑驴看唱本,走着瞧。

云秀卿和吕琦昌的事情不到半炷香的时间了就已经传遍了村里大街小巷,不到一炷香的时间,村民们就已经站在了桥头下看着热闹。

桥头上云秀卿和吕琦昌面对面站着,吕琦昌一脸的阴郁和愤怒,而云秀卿则是一脸笑意。

“吕琦昌,等什么呢,快道歉吧,事先说好,我没听到可不算。”云秀卿抖着小腿,欠欠的看着吕琦昌,这个时刻是她至在这具身体醒来时最高兴,心情最好的时候了。

吕琦昌憋的脖子上的青筋都蹦出来了:“云秀卿,我跟你没完。”

云秀卿冷笑一声,忽而转过身子看着桥下的村民,大声问道:“你们听到没有?”

“没有,没有。”村民们看热闹不嫌事大,一个个叫嚷着没有。

“吕琦昌,如果你不想在这里继续丢人,就好好道歉,最好呢,声音大一点。”云秀卿十分淡然的看着脸黑如锅底的吕琦昌。

相关文章:

魏婴蓝湛不知羞肉|架起腿一浅一深的律动医生

都市美妇春潮泛漾txt,美艳护士把我夹得好爽

都市小说在线阅读|5本值得熬夜看完的小说

第11部分夫妇交换系列,强奷系列合集第140章

女人对气味的敏感,育龄期女性会被高水平压力激素皮质醇的男性所吸引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