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侠医小说在线全文/都市侠医无删减

2020-11-18 14:11 · 新商盟

“穆成,你被解雇了,到财务结一下工资就走人吧!”

轰隆……

销售总监刘强的话,像炸雷一样击在穆成的脑袋里,顿时一片空白。

“刘……刘总,能不能再给我一次机会,我妈住院正是要用钱的时候,我真的很需要这份工作!”穆成祈求道。

刘强不耐烦地道:“呵……看看你那狗屎业绩,你觉得我还会给你机会吗?”

穆成继续祈求道:“刘总,这两个月忙着照顾我妈,所以工作不够投入,下个月,下个月我一定赶上来!”

“那正好,你可以有大把的时间去医院照顾你妈了!”

刘强说完,就抱起啤酒肚,趾高气扬地离去。

看着刘强离开的背影,穆成心中涌起了无尽的愤恨。

他恨自己没有钱,恨自己没有权,也恨自己没有势。

因为穷,所以没能及时给母亲治病,最后让小病拖成了绝症,现在还在医院昏迷不醒。

因为没有权,也没有势,所以无论自己怎么努力,业绩都赶不上那些有背景的同事。

他做的是医药销售,自己跑断腿、磨破嘴,也不一定能谈成一单生意。

而有关系有背景的同事,却有很多人主动上门,求着和他们签约。

甚至自己千辛万苦谈下来的客户,也经常莫名其妙地成了别人的业绩。

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说好的天道酬勤呢?

穆成无奈地收拾好私人物品,然后失落地离开了康美尔医药公司。

茫然地走在大街上,内心被沮丧塞得严严实实,而周围的一切,都无心关注。

突然,一阵尖锐的喇叭声响了起来。

“砰”的一声闷响过后,穆成就感到一阵激烈的疼痛从额头上传来。

我……我怎么出车祸了?

我怎么能出车祸呢?

我妈还躺在医院,等着我去照顾呢?

我要是有个好歹,那我妈怎么办呢?

想到母亲,穆成顿时着急起来。

连忙检查了一番身体,还好,除了额头外,其他地方就没有明显的伤痕了。

突然,一个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

“浩哥,我们……我们撞人了!”

“我知道,不过看着应该没事!”

穆成闻言,顿时一个激灵就站了起来。

不是冤家不聚头啊!

说话的人,竟然是背叛了自己的前女友王琳,和她的姘头于浩。

“穆成!怎么会是你?”

见到被撞倒的人是穆成,王琳顿时惊叫了起来。

于浩见被撞的人是自己女友的前任,顿时也皱起了眉头,他冷声问道:“你没事吧?”

就在这时,穆成发现额头上的鲜血,竟然已经流到了胸前。

他刚想去擦拭,又发现从小就佩戴着的玉佩竟然已经裂开了,而且还沾上了不少鲜血。

就在鲜血漫延到古玉的裂缝中时,裂缝里顿时焕发出了淡淡的白光。

接着,这些白光就像水一样,渗透进了穆成的身体里。

突然,无数的信息碎片狂风暴雨般地涌进了穆成的脑海里,冲刷得他的大脑一阵刺痛。

我……我这是产生幻觉了吗?

同时,一股奇妙的力量波动也在他体内流动起来。

不多时,他的脑海就恢复了平静。

只是里面多出了无数特殊印迹,有医道圣术、风水玄术、古武功法,以及不少经验总结。

肯定了那些特殊印迹的存在后,穆成惊讶不已。

这可都是无价之宝啊!

中间的任何一种法门,似乎都能惊天地,泣鬼神。

自己何德何能,竟然会同时拥有了它们?

突然,耳边又传来了前女友的姘头于浩的声音,“喂,要不要送你去医院?”

不料王琳急忙道:“浩哥,我看他伤得不重,都还能自己站起来,给点钱打发掉得了,别让他弄脏了咱们的车!”

这话一出,围观的人群开始激愤起来。

“小姑娘怎么说话的,都撞伤人了还这态度!”

“就是,流了那么多血,不去医院还能去哪里?”

“我敢打赌,要是没有人看见,他们准会逃逸不负责的!”

听到王琳的话,穆成心底怒涛汹涌!

这个贱人,跟自己在一起时,就各种大把大把地花自己的钱。

后来母亲病了,她怕会被拖累,竟然背着自己,和一个阔少勾搭在一起。

今天撞伤了自己,她没有一点歉意,而且还趾高气扬的羞辱自己。

真是岂有此理!

不料穆成刚要发作,一股清凉之意突然出现,流遍四肢百骸。

那滔天的怒意,也被浇灭了大半。

怎么回事?

难道是因为得到了那些奇妙法门的缘故?

嗯,应该是这样的!

如此玄妙法门,必定是源自天人之道,拥有之后,心性与境界定然会受其影响。

一个无情无义拜金女而已,皮囊虽好,但内里不过一堆败絮罢了。

既然不屑,又何必动怒呢?

不值得!

“呵……不用了!”穆成轻笑一声,淡淡地说道。

此言一出,王琳和于浩顿时怔在原地。

穆成的经济状况他们是知道的,他们猜想穆成一定会乘机狠狠地讹诈一笔,顺道报复夺妻之恨。

不料他竟然说“不用了”!

这什么情况?

王琳愣了愣,然后大吼道:“你装什么大度啊?是不是想激起大家的同情心好讹诈我们啊?我告你没门,谁让你随便横穿马路啊?”

她一边吼,一边从包里拿出两沓现金,朝着穆成扔过去。

然后接着道:“赶快拿着滚吧,真特么晦气!”

穆成顿时就无语了。

这个贱人,怎么总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我都是开挂的人了,还会在乎你这点小钱?

他轻蔑地扫视了二人一眼,然后缓缓地蹲了下去。

把地上的钱一张一张地捡了起来。

围观的人群本来还群情激愤,但是见到地上的钱,就有一些人羡慕妒忌起来。

于浩本来还觉得王琳有些过分了,但见到这一幕,他又觉得王琳真是牛逼。

轻而易举就撕破了这个穷鬼的虚伪面具。

他轻蔑地说道:“果然人穷志短啊,姓穆的,真不知道,琳琳以前怎么会看上你这种货色呢?”

王琳一听,连忙抱着于浩的胳膊,贴在自己丰满的山峰上,一边摩擦一边撒娇,道:“哎呀,浩哥,过去的事你怎么还提啊,我这不是成你的人了吗?”

于浩似乎很享受王琳的撒娇,他不屑地瞥了蹲在地上的穆成一眼,然后伸手在王琳的翘臀上摩挲起来,接着就要往车边走去。

突然,穆成冷声呵斥道:“给我站住!”

王琳顿时被吓的一哆嗦,然后停住了脚步,

“怎么?你还嫌不够吗?”

王琳说完,作势就又要去拿钱。

不料穆成竟然把那些钱递了回去。

然后正声道:“给我拿好了,你要敢再随便乱扔,我对你不客气!”

王琳被穆成脸上的杀气慑的有点发懵。

围观的人群顿时也没了声响,都在好奇穆成这是要唱哪一出。

见王琳没有动静,穆成又呵斥道:“我让你拿好了!”

王琳顿时又被吓了一个哆嗦,颤抖着接了过来,“为……为什么?”

穆成正声道:“因为上面有领袖的头像!你再敢乱扔,我就打断你的手。”

此话一出,王琳被吓得连忙把双手往身后缩了缩。

于浩的脸上则是一阵青一阵白的。

而人群中则突然安静了下来。

落针可闻!

只是穆成走到哪里,他们就自动闪开一个通道,然后不约而同地行起了瞩目礼。

离开人群,穆成开始认真地浏览脑海中的特殊印迹。

突然,他激动得狂笑起来。因为,他找到了让母亲苏醒的办法。

洗净身上的血迹,处理好了额头上的创伤,又去药店买了一包消毒银针,他就急忙朝医院赶去。

刚到医院门口,他就被五个人围了起来。

为首的人穆成认识,是阳光信贷公司专门负责催款的阚虎,大家都习惯叫他虎哥。

传闻此人狠辣无情,自从阳光信贷聘用了他后,好几个骨灰级的老赖都乖乖的还上了钱。

三个月前,为了给母亲做手术,穆成被迫借了近二十万的信用贷,遗憾的是母亲术后一直没能苏醒,只能靠呼吸机维持生命。

“穆成是吧,你欠我们公司的钱该还了吧?”领头的阚虎道。

“虎哥,还款时限不是两年嘛,现在才过了三个月而已啊!”穆成道。

阚虎狡黠地冷笑道:“兄弟,麻烦你看清楚了,我们合同上写得是‘还款期限不得超过两年’,意思就是两年之内,你随时都有义务还钱。”

穆成一听,就暗道不妙,那么快的上门催债,这群人绝对来者不善。

他虽然愤怒,但还是陪着笑脸道:“虎哥,我现在确实凑不出那么多钱,能不能再宽限一段时间?”

“当然可以!”阚虎干脆地答道,“只是有件小事需要麻烦一下穆兄弟。”

穆成顿时一怔,心道我无权无势,有什么事能帮到他的啊?

“虎哥客气了,有什么能效劳你尽管开口便是。”

“是这样的,有个人患了严重的肾衰竭,实在是太可怜了,如果穆兄弟能够捐赠一个肾给他,老哥我感激不尽。届时不但你欠我们公司的钱一笔勾销,而且我们还能再给你一大笔钱。”

穆成顿时就炸毛了。

我去尼玛勒戈壁,都要老子的一颗肾了,还跟老子说是小事?

你丫的就是站在说话不腰疼!

穆成冷“呵”一声道:“难怪我说你们的钱怎么那么好借,不要抵押,不要担保,原来你们早有图谋啊!”

见撕破了脸,阚虎也就不再绕弯子了。

“小伙子,好好想想吧,要么马上还钱,要么就捐出一颗肾来,我们的手段你应该是听说过的。”

穆成冷声道:“要是我都不答应呢?”

阚虎顿时瞳孔一缩,脸上杀意陡现,“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阚虎话音一落,四个小弟就气势汹汹地扑了上去。

砰砰砰砰砰……

就一眨眼的功夫,四个身手不凡的小弟,竟然被人踢飞出去了三四米远。

都是脸色煞白,抱着肚子缩成虾米一样,在地上挣扎。

什么情况?

阚虎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小子不是个卖药的吗?怎么会有那么牛逼的身手?

看着地方躺着的四个人,穆成也感到无比震惊。

没想到从玉佩里得到的那股力量如此强大,而且这些人的动作看起特别缓慢,躲避起来毫不费劲。

“穆……穆兄弟,误会,误会。”阚虎颤抖着说道。

穆成不屑地瞥了阚虎一眼,然后道:“你没有误会,钱我会还的,如果再有下次,我一定打断你的腿!”

穆成说完,扔下惊魂未定的阚虎就往住院楼跑去。

一想到能让母亲苏醒,他一分钟都等不了了。

不料没跑出几步,就远远地看到了曾经的同行戚霞。

和她走在一起的,竟然是母亲的主治医生,医院的副主任医师师刘怀仁,而且两人的举止看起来非常亲密。

戚霞是佳通医药公司的业务员,姿色和业务能力都很出众,穆成和她有过几次竞争,但无一胜绩。

不过姿色和能力出众,并不代表她代理的药品质量也出众。

相反,她代理的很多药品,都是广告吹捧出来次等品,甚至还有不少可以划归到假药行列。

“难道她在这里也有业务?不应该啊!靖城市人民医院对药品质量把关特别严格,她代理的那些药品应该进不来吧!”

就在穆成直犯嘀咕时,两人已经走到了一个偏僻的角落。

见四下无人,刘怀仁的手竟然在戚霞的后背和臀部抚摸起来。

戚霞虽然想拒绝,但稍微迟疑后,还是忍了下来。接着就从包里拿出一张卡,风情万种地放进了刘怀仁的裤兜深处。

戚霞的手一伸进去,刘怀仁的脸上就露出一副享受极了的表情,不知是因为卡的缘故,还是别的。

得到那股奇妙力量后,穆成的视觉和听觉都更加敏锐了。

此刻虽然站得很远,但依然可以清晰听到他们的谈话。

原来刘怀仁已经中了戚霞的美人计和糖衣炮弹,才让戚霞代理的药品进入了靖城市人民医院。

戚霞此次前来是专门给刘怀仁送钱的,把卡塞进刘怀仁的裤兜里后,她就连忙找个借口离去。

很显然她也比较厌恶这个刘怀仁。

无意间发现了刘怀仁和戚霞间的肮脏交易后,穆成怒意难平。

母亲的病虽然严重,但还不至于昏迷那么长时间不会苏醒。

这一定与刘怀仁使用戚霞代理的药品有关。

来到母亲的病房,穆成久久不能平息。

努力平复了情绪后,穆成又把医治母亲的思路梳理了一遍。

就在他准备下针时,副主任医师刘怀仁突然走了进来。

然后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道:“何玉琴的家属,你们已经欠了不少费用了,再交不上的话,我们就要停药了!”

见到刘怀仁,穆成心底的怒意又汹涌起来。

“就佳通医药公司的那些假药,停就停呗!”穆成冷声道。

听到“假药”二字,刘怀仁脸上的肌肉明显一抽,“小伙子,无凭无据,你可不要乱说话啊!”

穆成道:“如果药没有问题,我妈怎么那么久都不苏醒呢?”

刘怀仁怒道:“你妈得的是绝症,神仙也不可能让她苏醒了!”

“绝症?轻度脑溢血是绝症吗?”穆成怒道:“难道你刘大主任没本事治好的病就是绝症吗?”

刘怀仁顿时双眼喷火,作为堂堂的副主任医师,他何曾受过如此折辱。

加上被穆成点破他与佳通医药之间的黑幕,他顿时气急败坏,道:“臭小子,你有本事你自己治啊,还来医院干嘛呢?”

“呵……”穆成嗤笑一声,道:“我还真要自己治,你这种庸医,免费我都不会再让你治了。”

刘怀仁也嗤笑一声,道:“就凭你?你要是能治好,老子就拜你为师。”

就在这时,一个低沉的声音响了起来,“哟,你们俩这是要切磋医术吗?”

穆成回头一看,来人竟是另一名副主任医师黄轲。

于是连忙道:“黄主任,你来得正好,刘主任想和我切磋医术,刚好你给做个见证。”

副主任医师黄轲不但医术精湛,而且医德高尚,穆成对他很是尊敬。

黄轲平时就看不惯刘怀仁,所以现在巴不得看他出丑。

于是就添了一把火,道:“切磋医术好,互相切磋才能共同进步嘛!”

刘怀仁一听脸都绿了,什么叫做互相切磋,共同进步啊?

我堂堂的副主任医师,就只配跟一个不懂医术的人切磋?

姓黄的,你损我损得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可是自己的话已经说出来了,这个所谓的切磋不承认也不行了。

于是只好硬着头皮道:“要是没治好怎么办?”

穆成道:“治不好我就给刘主任送锦旗!”

刘怀仁一听脸更加绿了!

心道,全科室都知道你妈是我的病人,她没被治好,最后还来给我送锦旗,你这不是恶心人么?

可关键的是,自己现在还没法反驳。

自己和他切磋医术,本来就有以大欺小的嫌疑,若是再和他争论赌注,传出去那还不被人笑掉大牙?

黄轲见刘怀仁没有说话,就当他是默认了,然后道:“小穆,那你就开始吧!”穆成再次平复了情绪后,就开始聚精会神地给母亲施针。

唰唰唰……

不到半分钟,穆成就把五根银针扎在了母亲头部的五个穴位上。

母亲是脑溢血动的手术,所以他选择了在头部行针。

黄轲是中西医兼修的专家,见穆成施针的手法极为娴熟,他不由暗自心惊。

这小伙子不简单啊!

难道他真能创造奇迹,让一个必死之人起死回生?

刘怀仁的医术医德都不咋地,但见识还是有的。

见穆成下针一板一眼,颇有法度,顿时就有些站不住了。

真要让这小子侥幸治好了他母亲,那自己这人可就丢大发了!

一秒,两秒,一分钟,两分钟……

穆成一边凝神观察着何玉琴的气色,一边捻着她头上的五根银针。

大约半个小时后,何玉琴依旧没有任何转醒的迹象。

这时,刘怀仁之前的小担心也彻底消失了。

不知天高地厚的狂徒,学了几天针灸就把自己当成华佗在世了。

我刘某人亲自下过死亡判定的人,就没有谁活下来过。

这次,也不例外!

刘怀仁揶揄道:“穆神医,病人的情况怎么样了啊?”

穆成道:“托刘主任的福,病人情况不错,很快就可以醒来了。”

刘怀仁胸有成竹地道:“呵……你不要做无谓的努力了,以我多年的行医经验,病人时日无多了,你还是早点准备后事吧。”

穆成道:“我说过,我一定能把我妈治好,你看着便是!”

“切……不自量力,你要是能治好,我就跟你信!”刘怀仁道。

“哈哈哈!”黄轲突然笑了起来,“刘主任真是有趣啊,刚才说要拜小穆为师,现在又说要跟小穆姓,看来刘主任很喜欢小穆啊。”

刘怀仁话一出口就后悔了,被黄轲补了一刀后,顿时脸就又绿了起来。

穆成道:“刘主任别这么说,拜我为师我都很为难了,你要跟我姓的话,说什么我都不会答应的。”

“你……”刘怀仁差点又喷出一口老血来。

穆成扫了一眼刘怀仁,接着道:“刘主任,你可要看好了,我妈马上就要醒了。”

穆成说完,就伸出右手的食指和中指,缓缓地靠近一根银针尾部。

突然,那根银针竟然嗡嗡地震颤起来,像是有什么东西从上面流过似的。

黄轲顿时怔在了原地。

刘怀仁差点就被惊掉了下巴。

我勒个去,这不是金针渡穴吗!

牛逼啊!

只是,这金针渡穴也太生猛了吧!

见过不少自称能通过银针将元气渡入病人体中的神医,可就没见过元气能让银针发颤的猛人。

苍天呐,鬼知道我看见了什么!

突然,何玉琴的睫毛微微动了一下。

接着是手指,然后是手掌。

待何玉琴缓缓睁开眼睛时,穆成抵在银针尾部的手指才收了回来。

“妈,您感觉怎么样!”穆成焦急地问道。

何玉琴艰难地蠕动了几下嘴唇,道:“我……我很好。”

由于刚刚转醒,她的身体还在很虚,没有过久,就又睡了过去。

见母亲生命体征一切正常,体内的生机也在不断恢复,穆成悬着的心才重新回到了肚子里。

黄轲和刘怀仁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包括黄轲在内,都以为何玉琴必死无疑,没想到竟能起死回生。

黄轲对穆成突然来了兴趣,心道这小子不简单啊,这针灸水平只怕不在大国手之下了。

刘怀仁的脸已经涨红成了猪肝色,只一会儿的功夫,就把黄轲和穆成腹诽了上百遍。

“刘主任,我妈已经醒了,你是不是该履行诺言了啊?”穆成揶揄着问道。

黄轲也乘机出来补刀,道:“真羡慕刘主任,能有机会直接向穆兄弟请益,相信医术一定再上一层楼的。”

姓黄的,我草你大爷,不损我你会死吗?

等被我逮到机会,看我不恶心死你!

刘怀仁狠狠地瞪了穆成一眼,然后咬着牙,硬着头皮朝穆成微微躬身,行了一礼,心不甘,情不愿地挤出两个字,“师父!”

然后就准备拂袖离去。

“刘主任!”穆成突然叫住了刘怀仁,道:“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多行不义必自毙!”

刘怀仁一听,脸上的肌肉突然一阵抽搐,然后就头也不回地离去。

黄轲听出了穆成话中的意思,但他并没有打算深究,因为现在,他对穆成的医术的更加感兴趣。

“穆兄弟,失敬,失敬啊!”

“黄主任言重了,我只是运气好而已。”

黄轲好奇地问道:“敢问穆兄弟的尊师是哪位大国手?”

穆成想了想,道:“是一个江湖郎中,我也不知道他的名讳!”

黄轲虽然不信,但也不好过多纠缠。

相比于穆成的师承,他更好奇穆成的医术究竟有多高,于是他打着探讨病例的旗号,缠着穆成聊了一个多小时。

不聊不知道,一聊吓一跳。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还是被穆成表露出来的医道见解震惊到无以复加。

其实穆成也是有意为之,自己并非医道中人,未来想要在医道中有所作为,缺不了黄轲这种分量的推荐人。

又陪了母亲一会儿,穆成就回家休息了。

他请了一个护工照顾母亲,所以不需要随时陪护。

一方面自己要上班,另一方自己毕竟是男的,照顾起来也不太方便。

第二天,穆成早早地就往医院赶去,准备再为母亲施一次针。

刚进大门,就见到了一个能让人鼻血狂喷的大美女。

凹的地方让人心惊,凸的地方让人动魄。

绝美的容颜,黑直的长发,曼妙的身材,再加上一身职业短裙,给人一种职场女性特有的高冷优雅感。

顿时就惊艳了穆成的双眼!

冰美人似乎也发现了穆成在看自己,于是朝着穆成扔了一个警告的眼神。

穆成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然后连忙送上了一个礼貌性的微笑。

不过冰美人仿佛没有看见一般,没有任何回应。

就在穆成视线从她脸上移走的刹那,冰美人双眼间的一丝奇怪寒气引起了穆成的注意。

奇怪!

高冷只是冰美人的气质,怎么还凝结成肉眼可见的气了呢?

这里面一定有问题!

穆成凝视着那丝寒气,然后结合脑海中的医术思索起来。

突然,他发现这丝寒气的根源,竟然在冰美人的心脏上。

按照中医理论,人的面部与身体的脏腑是有关联的,脏腑上的病症都会在面部的特定区域有所反应。

人的双眼之间和心脏对应,所以冰美人心脏上的寒气才会出现在双眼之间。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穆成发现,冰美人的每一个脏腑内,竟然都萦绕着一股特殊的寒气,只是心脏部位的更浓了一些。

这是什么情况?

相关文章:

男朋友抱着我在图书馆做,握着她的柔软醒来

宁肖然顾淮宁小说大结局,《重生鲜妻很撩人》番外版

一整夜留在体内王妃——好烫别尿了h

公主舔宫女百合免费阅读/吸核桃喝花水

两女伺候一男人|女人自熨全过程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