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顶级富豪小说在线/顶级富豪无删减

2020-11-19 11:13 · 新商盟

董事们答应我,明天会专门为我举办换届仪式,届时全公司的员工都会到场。

我点头回应道:“不用太隆重,是那么个意思就好。”

“那怎么能行呢,你可是我们全公司的恩人,沐总,您就放心吧!”

从董事长办公室出来,我心情莫名舒爽,一想到刚刚李宁的样子,就别提多得劲了。

嘴里哼唱着小曲,我再次来到投资科,此刻科长李楠第一时间收到消息。

“真的吗?融资成功啦,三千万!我的天呢,真是太好啦!”

她在打电话,我没打扰她,等她挂掉我才进屋。

此刻的李楠,嘴角上扬笑靥如花,如果将她比作一朵花,此刻定是绽放得无比娇艳。

激动得跑到我身边,李楠将这个好消息告诉我。

“沐风,你知道吗?我们公司融资成功啦,三千万呢,正好弥补资金链!”

“真的吗?那真是太好啦。”

听她的语气,好像不知道融资人的是我,我也傻乎乎地应和着。

“呼,这种感觉实在太棒啦,开心!”

一直冷冰冰的科长,此刻,忽然变成吃糖的小姑娘,可爱中惹人喜欢。

“那科长晚上的饭局还去吗?推掉吧。”我问道。

“这个,还是去吧,那几个客户都是来自不同公司的老总,关系搞僵不太好,怎么,你真要陪我去吗?”

李楠莞尔一笑,笑容让我有些心神荡漾。

“好啊,我陪你去挡酒!那些人,肚子里指不定多少花花肠子呢!”

“那也行,你陪我去,那你跟我回家,我去换件衣服,咱们收拾收拾就出发!”

“好嘞!”

离开公司,我吩咐管家暂时离开,如果有事情会给他们打电话。

坐在李楠的座驾上,我有点紧张,我还没去过她家。

车子开进一处高档小区,在稀土如今的市中心,这地方的房价可想而知,而听李楠说,房子是她一个人买的,平时更是一个人住。

坐电梯来到她家,李楠给我倒了一杯水,然后让我随便坐坐,她进屋换衣服收拾。

“你去收拾就行,不用管我,科长。”我笑着说道。

“在家叫我名字就行,这里又不是公司!”

“好,李楠。”

房间很大,简约风格,我坐在沙发上看着一本杂志。

半小时后,李楠从化妆间出来,我竟然一时间愣住。

一条紫色的长裙包裹着曼妙的身材,清晰可见的锁骨,一条水晶项链衬托着她的美,更在一道深深的沟壑上闪闪发光。

我真的被惊艳到,虽然本来李楠就很美,但此刻无疑像朵带刺的红玫瑰,让人有种想要征服的冲动!

李楠感受到我眼神中带着的炽热,有些不好意思,脸蛋上不禁浮现一抹红晕。

“好……好看吗?”李楠有些吞吐,显得有些不好意思。

“好看,你穿这一身真美。”我发自心底地称赞,让李楠笑得很开心。

晚上八点,我们准时到达酒店进入包间,但想不到的是,桌上有三五个男人,已经吃得正嗨,我本来还以为进错包间,实际上并没有。

见到李楠的时候,几个男人停杯愣住,眼神直勾勾地盯着她,像是几匹恶狼盯肥肉,我厌恶这种色眯眯的表情。

短暂的尴尬后,李楠作为求资人,语气温和地说道:“不好意思,秦总李总赵总,我来得有点晚,实在抱歉。”

“天呢,你就是李楠!本来我们还在讨论李楠是男的还是女的,没想到李科长竟长得如此漂亮,真是出乎意料啊,来来来,快坐坐坐。”

说话间,这个男人想要拉李楠的手,李楠下意识躲避,这让这个秦总很尴尬。

我坐在李楠身边,看着这群恶狼们,保护着桌上唯一的绵羊。

“来来来,李科长,我给你介绍介绍,这位是奇瑞科技的副总;这位呢,这位呢,是飞跃传媒的财务总监赵总,还有这位……”

一一介绍,李楠不得不一一举杯,我本想替她喝,但李楠在桌下却示意我不要动。

几杯白酒下肚,李楠的脸色更加泛红,我仿佛听能到这些男人吞咽口水的声音。再次举杯的时候,我忽然站起身,笑着说道:“几位老总,我们科长不胜酒力,接下来就我陪你们喝怎么样?”

听着,几位老总露出轻蔑的表情,有种无视我的感觉。

“来,李科长,我们一起共进最后一杯,喝完我们歇一歇再喝。”

想要直接跨过我,但我的脸皮却不是一般的厚,酒杯碰撞间,我对着奇瑞的副总说道:“很高兴能陪老总一起吃饭,这杯我敬你。”

这让奇瑞的老总脸色难看,一边,飞跃老总语气有些愠怒地对李楠说道:“李科长,这是你公司里的人吗?怎么这么不懂规矩。”

“啊,他是我的秘书,想着带他出来锻炼锻炼,第一次见大场面,各位老总不要介意。”

“哼,这怎么能不介意呢,我们在一起喝得开心尽兴,他算什么?搅我们的兴!”

李楠眼神示意我坐下,我却有些无动于衷。

“不好意思,各位老总,我家科长确实不胜酒力,再喝下去,恐怕就要昏倒。”

“怕什么,难不成我们还会害她?”

“怕倒是不怕,只是怕有些心怀叵测想要浑水摸鱼的家伙,不是吗?”

“你……”

杠上开花,我与几位老总越杠越来劲,身边,李楠一个劲给我使眼色,我根本没在意。

“李科长,我觉得你没有诚意,这个合作项目,我看还是算了吧。”

怒气冲冲地假装离开,目的还是逼李楠就范,我一眼就看穿,只不过,李楠喝了点酒,脑袋有些浑浊,不像原先那般机警。

“不好意思,李总,这酒我喝,我们一起。”

又两杯白酒下肚,我能感受到李楠眼色的迷离,她应该喝不了白酒。

心满意足地重新坐下,他们侃侃而谈,谈天谈地,甚至谈到文胸内衣,就是不谈融资不谈合作。

言语挑逗,说话轻浮,几次让李楠下不来台,我有些忍受不了。

“各位老总,我们还是谈谈合作的事情吧,我们公司的状况你们知道,如果你们愿意投资,我敢保证,半年后,会以两倍的利润回馈给你们!”

说完,饭桌上不禁哄堂大笑,奇瑞的老总更是连饭都喷出来了。

“两倍?我的天呢,我看你才是喝多了吧,你以为我们不清楚你们公司的现状吗?你们的资金链都快断啦,面临破产的危险,还跟我谈利润?”

“是啊,其实不管投多少钱都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今天我们是看在李科长的面子上,跟她吃个饭,顺便能够尽点绵薄之力。唉,没想到好好的饭局被一粒老鼠屎搅和,真是扫兴!”

言语辱骂间,我有些生气,语气冷冷地说道:“请你说话放尊重点。”

“怎么?我愿意怎么讲就怎么讲?你一个小小的秘书在这儿装什么大尾巴狼!小心我一个电话让你老板开除你!”

“我是李科长的秘书,除了她,谁都开除不了我。”

我言语激烈,寸步不让,这个时候,身边的李楠不像刚刚那样阻拦我,而是用一种很复杂的眼神在看我。

我能感受到,那是一种被保护后的温暖。

笑着,奇瑞的老总拿出电话,拨通之前CEO的号码,笑着说道:“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我给你们CEO打电话,我让他亲自开除你!”

“你打吧,最好是开免提!”

桌上人被我气得脸色铁青,恨不得马上将我开掉。

一分钟后,电话接通,电话那边传来秦明的声音。

“喂,你好。”

“秦总您好,我是奇瑞的张国栋。”

“啊,原来是张总,怎么,晚宴吃得还好吗?”

“饭菜很香,李科长人更是漂亮,只不过,有一粒老鼠屎让我们恶心,麻烦秦总帮我们一下。”

“是谁,我马上处理!”

“只要秦总开掉他,我们立马投资一百万。怎么样?爽快吧!”

听着,我不禁笑出声,之前看他们的架势还以为要投几个亿呢,才一百万呢!

“好的,我马上处理,能告诉我他的名字吗?”

“我把电话给他,我要听你亲口开除他!”

接过手机的时候,我看到几张小人得志的脸,似乎都在等着看我笑话,等着言辞凿凿地狠狠嘲讽我!

我不慌不忙接过手机,问道:“我是沐风,你好,请问你是哪位?”

我装着不知道的样子,电话那边瞬间没了声音。

短暂的沉默声,听着那边没动静,张国栋还以为是信号不好。

“沐总您好,我是秦明,不好意思打扰您。”

“有事吗?”

“没事没事,你把手机给他吧,我跟他说。”

“嗯。”

手机归还的时候,所有人都吃瘪一样愣住,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包括李楠,眼神惊讶地看着自己,她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秦总,您这是怎么回事?连小小的秘书你都解决不了,还叫他沐总,我看你是疯了吧!”

“我看是你脑子有病,妈的,才投资一百万就让我当孙子,真把自己当大爷了是吗?若不是之前我们公司财务紧张,你奇瑞算个什么东西!落井下石的二流公司,吃屎去吧,你们!”

嘟嘟嘟嘟……

嘟嘟的声音响起,桌上吃饭的男人都纷纷愣住,如果刚刚只是惊讶,此刻他们完全是震惊加懵逼。

我忍不住笑出声,拉起来李楠,然后将西装披在她身上。

“几位老总,你们慢慢喝,这局我们不陪喽,另外,投资的事情嘛,之前话我说得已经够清楚,想入伙的话,考虑清楚联系我们,但那时候,恐怕就不是你们想入就能入的了。”

出门的前一秒,我忽然间想到什么,转头说道:“对了,这饭钱你们付吧,我看你们拉菲喝得挺开心嘛,一瓶接着一瓶地开,呵呵!”

从电话挂断以后,桌上人便没吭一声。

其实我心里清楚,若是公司资金链没问题,是完全没必要跟这种二流公司合作的。

之前是特殊情况没办法,如今资金链已经弥补,完全没必要再去卑躬屈膝求人。

从酒店里出来,风有些凉,李楠掩了掩西装,但醉意还是未曾消减。

“你个臭小子,不听话,明天估计咱们俩都要辞职。”

李楠小拳头打在我的身上,我感受到她身体的柔软。

“放心吧,李科长,不会的,相信我。”

“叫我李楠!”她嗔怪一声,像个小媳妇儿。

“嗯,李楠,我先送你回家吧,你喝得太多了。”

“沐风,你能背会儿我吗?”

脸颊滚烫,醉酒的李楠很是诱人,我强忍着冲动,将她背在自己身上。

感受着两团山峰的挤压,我的身体瞬间有了反应。

但我依然有自控能力,背着李楠走过一会儿后,她便睡着,睡得很沉。

我开车送她回家,打开房门,脱掉鞋子,将她平躺在床上。

从她的表情看出她很不舒服,我准备给她冲一杯蜂蜜牛奶,可还没等我准备,李楠便吐了一身,礼服上全是污秽,味道很难闻。

我没想到,赶紧拿纸巾过来擦拭,但脏兮兮的礼服穿在身上总归是不舒服。

我心里产生一个大胆的想法。

怀抱着她去浴室,我将她放在浴缸里,喉结蠕动,我觉得自己要爆炸一般。此刻,她的裙摆不再优雅,肩带更是从上面滑落,露出神秘的冰山一角。

我的呼吸有些粗,但我绝对不是趁人之危的男人。

手指颤抖着,一点点脱掉她的礼服,视觉上的冲击让我的下半身极其难受。

无奈,我只能一边用冷水浇灌自己,一边帮她擦去赃物。

她就像一朵盛开的牡丹花,只要轻轻舔舐,便会一发不可收拾。虽然我极力忍耐,但还是免不了触碰到花瓣,娇艳欲滴,蠢蠢动人!清洗赶紧之后,我感觉自己浑身都要炸裂一般,赶紧将她抱回床上,并且用薄被将她盖住。

我在阳台抽了一根烟,但内心的躁动依旧是无法平息,我需要一个女人。

我不想乱搞,如果真有一个女人可以让自己泻火,那一定是米彩!

她是自己正牌老婆,之前因为自卑,处处让着她,两年都未碰她一下,现在是时候将属于自己的夺回来!

我已经两天没回家,米彩给我打过无数的电话,统统被我挂掉。

打车回去,到家门口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

隐约听到房间里的声音,是丈母娘!

我侧耳听着,想要听听这个老女人在说自己什么,是不是还是原先那些陈词滥调。

“彩儿,妈妈觉得你还是服个软,现在这个熊货已经跟原先不太一样,估计是走了笔横财,咱们先哄着他,等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咱再对付他。”

“我知道啦,妈,我有点累,先回房。”

“嗯呢,宝贝儿真乖,到时候,装得像一点,别露馅。”

听着,我冷笑一声,心里最后的一点期许全部消失不见,开门进房的时候,丈母娘与米彩都惊讶得看着自己。

我没有理会什么,完全无视她们,更不会像之前那般笑脸相迎。

我回到卧室,冲了个凉水澡,而这个时候,米彩也进来卧室,穿着真丝睡衣。

我穿着大裤衩子出来,原先米彩都是约法三章,洗完澡都要穿得整整齐齐才可以,而且距离不能超过三米。

我已经受够这些条条框框,舒服地躺在床上,我感受着穿的柔软,两年,它本就属于我,但这两年却一直睡在冰凉的地板。

米彩没有说什么,但还是眉宇轻皱很不习惯。

短暂的沉默后,米彩冷冷地问道:“能告诉我是怎么回事吗?钱是哪来的?”

我闭着眼睛,不想多说什么,不怀好意的关心,有什么回答的意义呢?

她有点生气,走到我的床边,而这时,我却猛地将她揽住,反压在自己身下。

我憋得时间太久太久,说实话,米彩是我见过最美丽的女人,从之前酒吧初遇,甚至到现在,我还是这样觉得,不管是身材还是脸蛋。

我疯狂亲吻索取着,像魔怔一样,米彩就像是溺水的少女,被我这个水鬼一次次拉入水下,无法呼吸。

忽然,我的舌尖一阵剧痛,我猛地抬头,眼睛冷视着米彩。

她的眼角挂着泪珠,其中掺杂着什么感情我不清楚,但我知道,两年,她从来没有真正爱过自己,即便我把我所有的东西都给她!

“你个疯子!”

四个字戳破我的心里防线,我冷笑着,两只手按住她的手臂。

“疯子也好,傻子也罢,你是我的老婆,还不让我碰你吗?”

“你不遵守约定。”

“约定?呵呵,好……”

我苦笑着从她身上离开,开始穿衣服,这个家我一点留恋没有。

见我如此,米彩有点着急,语气慌张地问道:“天这么晚,你还要出去吗?”

“没错,我去空中花园,市里最贵的别墅区,你房间里容不下我,我能去的地方多的是,过两天我会和你签订离婚协议,你做好准备。”

我的话语没带一点感情,甚至,当米彩掉眼泪的时候,我心里都不曾泛起一丝丝涟漪。或许,是之前的种种,让她把我的心彻底杀死。

“沐风,我不想离婚。”米彩啜泣。

“离了婚,不正如你母亲所愿吗?让她再去找个金龟婿,抱一颗招财树。哦,对了,离完婚,我的财产半分都不会分给你,因为……我们只是表面夫妻,合同父亲,现在合同撕毁,咱们还是各走各的吧。”

“沐风……沐风……”

我蒙的开门,发现丈母娘正在门外偷听,被抓个正着,丈母娘脸色很难看,但也没了原先的锐气,只能是强颜欢笑。

“小风,这么晚,还出去干什么呢,是饿了吗?我给你煮了碗面,你尝尝,一点都不辣。”

“留着给张杰吃吧,他喜欢你的手艺,丈母娘。”

我夺门而出,半点没有犹豫,走在中央大街的马路上,都市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刚刚在床上的一番折腾,让我不禁没有冷静,反倒是越来越兴奋。

繁华的夜都市,凌晨的时候,大家都还步履匆匆,或者为了生存奔波,或者为了生活取乐!

打车来到最繁华的夜总会,望着这座二十层的高楼,我笑笑。

灯红酒绿的场所,往往是缓解压力的最好方式。

走进人堆里,伴随着狂放的音乐节奏,我摇摆着身躯,身体时常与一些清纯靓妹碰撞在一起,眉宇挑逗中,我嗅到浓浓荷尔蒙的气息。

但我懂得控制自己,如果原先或许来场一夜情,但现在?不可能!

几杯酒下肚,我的胃火辣起来,大家都左拥右抱,我也学着,在危险的边缘摩擦,旁边这妞长得不赖,迷彩短裤,白色的短袖难以盖住她伟岸的胸部。

我不是正人君子,在揽着她的时候,没少碰撞到她。

但当我继续大着胆子,想要伸进去的时候,女孩却忽然抓住我的手,笑着说道:“大叔,玩归玩闹归闹,别拿身体开玩笑,我怕你吃不消哦!”

她的力道出奇的大,好像专门学过擒拿防身,这有点让我刮目相看。

这时,灯光停,我也更加清晰地看到她的五官相貌。

她比刚刚时候更显得俏皮可爱,尤其是一双大眼睛,还有小虎牙。

将马尾扎起来,女孩笑嘻嘻地说道:“大叔,第一次来玩嘛,你这动作有点僵硬呢!走,我请你喝一杯。”

“好啊。”

我与她好像很投缘,虽然这是在迷乱的场所,某个瞬间,我甚至想带她去开房间,或者就直接在电梯,在洗手间!

酒很烈,在喝到第五杯的时候,我便开始犯迷糊,再看这女孩,一点醉意看不出,我自嘲一般笑笑,有点丢人。

“大叔,你酒量不行哦!”

我不语,只是看着她,被她的笑容吸引好一会儿!

“以后我带带你!”

说着,女孩忽然拉起我的手,用口红在我的手心写下一串数字,应该是联系方式。

我有点惊愕,更有些激动!这个时候,周围的音乐忽然柔和起来,与之前重金属的摇滚乐完全不同。

看着我疑惑的表情,女孩忽然拉着我的手,挤到中央位置。

“大叔,快过来!”

聚光灯下,只见一位穿着白色碎花裙摆的女孩出现在最中央高台,她的手里拿着一把尤克里里,素颜出镜,但洁白无瑕的脸蛋却让人赏心悦目。

“好水灵的姑娘!”我不禁脱口而出。

“是啊,大叔,你还不知道吧,每天凌晨正点,小叶子都会在这里献唱一首,而且酒吧有个规矩,出钱竞价,谁给的钱多,小叶子在唱之前就会说,我为谁而唱!她唱歌很好听的!”

“是嘛,真有意思。”

“要不大叔也参与参与?”

“好啊。”

“哈哈,就怕你没钱,在这个舞厅内,不少都是富二代哦,所以万儿八千的都是小意思。”

“刚好,我也不缺钱!”

我笑笑,有钱的感觉真好!

周围忽然安静,女孩要唱的是自己的原唱歌曲《追梦》,起价是5000元。

这仿佛是酒吧的一种营销方式,但我近距离看女孩的表情,似乎是不太情愿。

“嘻嘻,我来起个头吧,一万块,我的名字是小羊羊!”

大声呼喊后,主持人就像拍卖物品一样,将价格抬到一万。

我看着这个短裤少女,微笑:“原来你叫小羊羊,挺好听的。”

“大叔快去加价!”

“不着急,等他们叫一会儿的。”

平日里,女孩唱一首歌最多也就几万块,但今晚不知道怎么的,价格涨到十万都没有停,还在一万一万地往上涨。

人群中不知道隐藏着哪几个大佬,每加价一次,全场便沸腾一会儿。

“哇,今天这些人都打了鸡血了嘛,这么拼,真热闹。”杨思思也激动,不仅下意识死死攥住我的手,还挺软和。

五分钟后,价格来到三十万,但不禁没有停下来,反倒是五万五万地往上涨。

尖叫声一浪盖过一浪,其实万儿八千对于一些公子哥来讲不算什么。

见他们叫得这么费劲,我直接将价格提到五十万,一时间全场寂静,聚光灯打在我的身上,我感受到无数的眼光。

三秒钟的死亡凝视后,又有公子哥加价。

“五十五万!”

“六十万!”

“八十万!”

价格大幅度上涨,要说这个男人的征服欲就是强,俗话说得好,不争馒头争口气!既然如此,我打算奉陪到底。

“一百万!”

“一百五十万!”

“三百万!”

三百万听一首歌曲,确实是太奢侈浪费,但我却觉得值得,开心就好!

我的声音让其余价格完全淹没,没人再加价,但这个时候,全场没有再欢呼尖叫,反倒是传来数不尽的讥笑声,都以为我在没钱装逼。

“三百万,闹呢吧,有钱不带这个玩的啊!”

“看他是新来的,可能以为这是游戏吧。”

“唉,就怕他装逼一时爽啊!”

“装不装得起还另一说呢!”

“……”

质疑声起起伏伏,身边的杨思思脸色有点愠怒,似乎想为我打抱不平。

“没事,大叔,你没钱,我帮你出!”女孩好像在赌气。

我看着身边这个可爱的杨思思,真是想不到,刚见面十几分钟,她就能舍财三百万,小姑娘的内心我这个老大叔真不太明白,但我知道,钱的事情上,我不需要求助任何人。

这个时候,主持人慢慢走过来,以一种很冷冰冰的语气说道:“先生,请你不要捣乱好吗?我们这个不是游戏,到时候你真的是要花钱的。”

主持人的声音让全场的讥笑声再次到达高潮,杨思思气得炸毛,但还是被我按住。

“我当然知道,怎么,你是觉得我出不起这钱是吗?”

“不不不,先生,那您可以把你卡给我吗?”

“什么卡?”

我不明白主持人口中的卡,进酒吧的时候,也没说非要办卡啊!

身边,有个热心的大哥出来,亲自为我解释。

“老弟,连卡都没办,就在这里装逼吗?看这个,SVIP消费卡,每月固定消费十万块才有的。”

“还有我的,铂金VIP,每月固定消费30万。”

“咳咳咳,都给我起开,白金VIP,每月固定消费五十万!”

看着一张张洋洋得意的脸,我真想上去抽他们两巴掌。

轻蔑地一个眼神,主持人不打算理会我,准备从刚刚的十万继续叫价。

我叫住他,轻声问道:“喂,你们这儿最贵的卡多少钱?”

“每月固定消费五百万,至尊VIP。”

“好,那你给我办两张。”

此言一出,场面再次陷入尴尬,见我淡定自若的样子,连主持人都有点懵逼。

所有人都在看我出丑,主持人脸色难看,冷言:“若是你待会儿食言,我一定让保安给你领出去!”

“没问题。”

我站着没动,前台带着机过来找我。

“还在装呢,我的天呢,他不去当演员可惜了。”

“等他被撵出去,我要吐个口水。”

“算我一个。”

“也算我一个。”

期待中,我不慌不忙地拿出那张银行卡,一分钟后,我的手机传来叮咚的声音,一千万已经被划走,主持人大惊失色。

两张镶着金边的至尊VIP卡,里面都装着五百万,我递给一边吃鲸的杨思思,笑着说道:“给你一张,记得这个月消费光,要不然就没用啦。”

“大叔,你……怎么这么有钱?”声音有点发虚,杨思思被吓到。

“嘘,小点声!”

全场寂静的时候,我能感受到他们火辣的疼,刚刚还在显摆的几个VIP脸都被打肿了,消失得无影无踪。

而这个时候,有几个靓妹过来,扭动着身姿说道:“哥,我能得到您吗?”

“滚!”

终于,沸腾声再次响起,主持人更是激动得语无伦次。

“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让我们为第十个至尊VIP沐风先生欢呼呐喊!今晚全场消费免单,让我们大声呼喊他的名字,沐风!”

“沐风!沐风!沐风!……”

虽然我不太喜欢抛头露面,但这种被人呼喊的感觉还挺爽的。

而这个时候,由小叶子为我单独演唱的《追梦》响起,动听的旋律,激昂的歌词,很难想象这个歌柔弱的女孩子竟能爆发这么强大的气场。

听得出,她有梦想。

而在唱完歌后,主持人忽然拉我到一边,并手递给我一张房卡。

相关文章:

大炕上的肉体乱_晚上被两个男人轮轩的全过程

一世欢情总裁轻轻爱|两条玉腿扛到肩上

同桌骗我去他家塞冰:男朋友太大太长从后面

国产三级农村妇女系列_和50岁女人做经历真爽

三个老汉一起弄我小说&(温柔的诱惑)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