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皇叔在凤轻尘体内荡温柔_男人不联系你要淡定

2020-11-19 13:48 · 新商盟

闻着香气,一下子来了感觉。

“哼,老太婆,看吧,你男人依旧雄壮,就是你人老不中用了!”

我烦躁的心情瞬间得意畅快,想趁机解决一把,结果才裹上,老伴就推门进来,吓得我立马丢了,将裤子提起来。

“瞎了?没看见我在里面?”

我心虚之下,破口骂着,慌张的逃出了卫生间,还刻意在门口等了一刻,确认老伴并没有发觉异常后,才松了口气,从房间里小心的取出我费心存下的几百块积蓄。

“我出门了!晚上不回来吃饭了!”

紧了紧口袋里结结实实的几百块钱,仿佛有了对付全世界的底气,我冷声对老伴甩下一句话,毫不回头的大步离开家。

在街上逛了好一会儿,一点意思都没有,也毫无胃口,烦躁着,忽然想到马上可以做按摩赚钱,到时候就不用看老太婆的脸色,我心情立马大好,决定用这笔巨款好好犒赏一下自己。

东街口的地下会所,我早几年就熟络于心,只不过这两年各种烦心事,加上老伴看的紧,一直没得空逛逛,这次决定要好好宣泄一通,将这几天憋屈的怒火全部倾泻出来。

“嘿嘿,这条巷子还真是几十年不变~”

走走停停,一路绕过几个街区,从繁闹到僻静,熟悉的路口渐渐出现在眼前,我望着这条多年前就让我心绪不宁的街口,几十年了,依旧还是这么的熟悉。

不过物是人非了,会所这一行,来来往往的人太多,能相熟的,更是稀少,可能今天两人亲热如恋人,明天拍拍屁股,彷如陌路。

入了街口,两道灰暗的门房挂着红色的霓虹灯,灯下泛红的光影中站着一个又一个年轻的女人,她们不喊不叫,不拉不扯,便是默默的冲你甩媚眼,对你露出意味深长的笑脸。

“都不错,都不错,这几个真是水灵!咦,这个都老大妈了,还出来坑人,那一脸的粉,都可以挂面吃了。’

目光四处游荡,心里嘀咕评价着一路来看到的娇艳女人,我心里有准数,要先走上一圈,将大抵的姿色摸清楚,才能做出最正确的选择。

根据我的经验,往往这群女人里,总是一定会有一两个绝色隐藏,虽然我不懂这种极品的女人为什么会沦落到低消费的区域,不过谁管呢?

再转进一个路口,明显人少了许多,却让我眼前猝然一亮,一个穿着浅色旗袍的女人依靠在与她格格不入的门墙边,修长的两指夹着一根细长的香烟,在红艳的唇间轻轻一吸,一股浓浓的白雾慢慢从她嘴里吐出。

我忽然身子一紧,若是被她这红唇轻轻裹住,那感觉一定很棒,我压住急性,缓缓靠近这个女人,她看到了我,略微疲倦的双眼带着几丝慵懒的上下扫了我一眼,在我脸上停顿了一秒,又落在我那儿停顿了一秒,饱满的唇渐渐上翘。

“这女人有故事,而且技术一定很棒!”

我一眼就看出女人的不凡,这种地方,极少能遇到,她绝对就是我今晚找得极品,我忍不住上前,撇到另外也有人看上了她,我急忙挺了挺腰,将她挡在身前,冲她问道:“什么价位?”

“不全套,一百,全套三百!”

她的声音很好听,茵茵软软的,我镇定的点了点头,说道:“来一套!”

“进来聊~”

她后退了一步,让出房门一半,媚眼扫过另一个看上她的人,嘴边的笑意更浓,也不给那人更多看她的机会,等我走进来后,她反手将门关上。

屋里霓虹粉嫩,一张沙发,一张床,一架化妆台,很简陋,却因为女人的极品,反而显得格外有情调,我转过身看着她,等着她缓缓脱衣服的动作。

遇见极品,我忽然变得很稳重,不急不躁的等着与她共赴极乐,她娇媚的冲我一笑,几步贴到我鼻尖,在我耳旁倾吐一口气后,和我面对面,缓缓蹲下,但过程中,她的目光一直与我对视。

这种视觉的强烈冲击,我有了感觉,她灵活的解开了我的皮带,再微微用力一扯。

“大叔身体挺壮实啊!”

她抿嘴夸赞道,我脸色绯红,极度兴奋的等待她张开红唇,她似乎看出我的急迫,故意般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

“警察,警察来了!”

正当我情绪高涨的时候,忽然门外一阵惊慌的尖叫,我脸色一变。

“大叔,再见!”

女人对此见惯不惯,转身抓起沙发上的背包,麻溜的从后面逃了出去,我愣了愣,再听到外面惊慌的喊叫,当下浑身一颤,连忙拽上裤子,从女人逃走的后门追了出去。

一路根本不敢回头,匆匆忙忙的逃出街口,当彻底融入了街外热闹的人群中,我才彻底松了口气,这下完全没了兴致,瞥见路人奇怪的目光,我黑着脸,加快脚步回家。

赶回家,看到了家门,我才完全镇定下来,气喘吁吁的扶着墙壁,让自己平静下来,不料身后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我忌惮的跳起来,差点被吓出喊声。

“马叔?”

有些草木皆兵的我听到伊莲娜熟悉的声音,才从惊吓里回过神,我被伊莲娜一吓,脸色并不好看,但我看到伊莲娜的脸色苍白,好像和我一眼受了什么惊吓似的。

“你怎么了?脸色这么差?”

我关切的询问伊莲娜,看到伊莲娜走路摇摇晃晃的样子,连忙上前搀扶住伊莲娜。

“我,我没事!”

听到我关切的询问,伊莲娜脸色蹭一下红了,别扭挣脱我的搀扶。

“你别耍性子,你看你一副病得很重的样子,赶紧乖乖听话,我扶你回家先。”

我不在意伊莲娜的抗拒,反而越发怜惜她娇弱难过的样子,语气坚定,不容许她拒绝,强硬的将她拉到怀里,搀扶着她走进电梯里。

伊莲娜挣扎了一下,可能因为身体太虚,实在没有力气,或是我的胸膛让她此时感到安全,她抗拒了一下,知道挣脱不开我的搀扶后,顺从的依靠在我身上。

“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你脸色很苍白,要不要我送你去医院?”

我紧抱着伊莲娜软香的身体,当电梯到了,我搀扶着她回家,让她躺在床上后,替她拉紧了被子后,站在床边心疼的问寒问暖,询问她的身体状况。

“马叔,我没事,我休息一下就好了。”

伊莲娜迟迟不肯说出自己哪里不舒服,我皱了皱眉,看着咬牙强撑的伊莲娜,苦笑的叹了口气,走出房间,到客厅给伊莲娜倒了一杯温水。

我大概猜到伊莲娜脸色苍白的原因了。

我忙里忙外的照顾着伊莲娜,贴心的为她端茶递水,还温柔的用手背探了探她有些发烫的额头,越发心疼的拧了一条湿毛巾搭在她额头,在拉了一条凳子坐在床边。

“马叔,谢谢你!”

我的一番举动感动到了伊莲娜,她两眼水汪汪的望着我,声音虚弱的感谢着我。

“你啊,虽然年轻,但也要懂得照顾自己,今天要是我不在,你还不晕倒在楼下,那多危险,就算没有危险,被上下邻居看到,也很难为情,下次如果身体在不舒服,就打电话喊马叔,马叔一定第一时间赶过去接你。”

我轻轻笑了笑,再伸手试了试伊莲娜的额头,额头已经不烫,看来有可能是女性问题,我表情一本正经的叮嘱,心里却早已按耐不住的等待伊莲娜开口解释。

“马叔,其实,我,我只是肚子疼,应,应该是那个来了!”

或许因为我犹如父亲般慈爱的照顾,伊莲娜慢慢放下了戒心和羞耻,脸颊通红的别过头,很是不好意思的低声告诉我,那低弱的声音,如果不是我精神很集中,怕是都没听到。

“那个?哪个?”

我故作不清楚的盯着伊莲娜追问。

“马叔,就是那个啦,女人每个月都会来的那个。”

伊莲娜忍着羞耻想我解释,可越解释,伊莲娜脸色越红润,最后干脆别过头不敢看我。

“啊,哦哦,那要不要紧,我老伴以前这个来得也厉害,每次都疼得死去活来的,后来我看不下去,找老中医学了一套按摩手法,我老伴才没了那几天的折磨。”

终于等到伊莲娜亲口说出来,她羞涩的模样,让我心头一热,我忍住冲动,故作感慨的叹息道。

我话里的意思让伊莲娜精神一震,如果是之前我这么说,伊莲娜可能不相信,但自从我去spa会所面试成功,得到凯丽满口赞誉后,伊莲娜已经相信我会神奇的中国古推拿术,现在又听到我说可以缓解女人月事的痛苦,这让此时备受折磨的伊莲娜如何不激动。

“马,马叔真的么?推拿可以缓解那个的痛苦么?”

伊莲娜忍着羞意追问,听意思,就差等我主动提出帮助了。

“那是,不信你问问我老伴,你要再不信,马叔可以帮你试试。”

我一脸正经,还带着几分不悦的皱眉说道,好似因为伊莲娜的质疑而生气,其实心里在偷偷的暗笑。

“不,不是,马叔,我,我相信你。”

伊莲娜看我有些生气,连忙紧张的解释。

“好啦,你身体不舒服,一定很难受,反正现在就我们两个人,马叔就帮你治治,你放心,马叔一定不乱来。”

我很诚恳的说道。

“那,那谢谢马叔了!”

伊莲娜犹豫了一下,肚子抽搐的痛感越来越强,伊莲娜忽然想自己当初已经被马叔看光,还差点发生了什么,还有什么怕的,索性闭上眼,对我感激的谢道。

我摆了摆手,一副小事情的样子,看到伊莲娜娇羞闭眼,一副任由我采摘的模样,我咽了咽喉,小心的从凳子上移到床上,感觉到我靠近,伊莲娜修长的睫毛不安的颤抖着。

“放松下来,我需要把被子移开。”

我轻柔的说着,缓缓将被子拉开,伊莲娜紧张的咬了咬唇,苍白的脸色越发多了几分红润。

当被子掀开,伊莲娜凹凸有致的身材完全展现在我面前,我目光第一时间落在伊莲娜的胸口,绝对的真材实料。

我一边和伊莲娜说着话,让伊莲娜放松下来,一边轻轻将伊莲娜的衣服拉高,拉到小腹上方,露出了伊莲娜平滑的小腹。

没有一分赘肉的小腹,极其的平坦,往下是线条分明的马甲线,再往下,被裤带挡住的身体,只能透过裤子与小腹之间的缝隙,看到幽暗的粉色底裤。

“马叔,开始了么?”

衣服被拉上去,暴露在空气中的肌肤感觉到微凉的空气,迟迟没有等到我推拿,伊莲娜不安的询问了一句。

“啊,好了,我在找穴位呢!”

我连忙收神,担心自己会忍不住把伊莲娜的裤子扒了,好细细品味她曼妙的动人之处,我稳住略略发颤的声音,开始双手互搓,搓到一定热度后,双掌摊开,缓缓落在伊莲娜的小腹上。

“嗯~”

清凉的小腹受到掌心的温热,伊莲娜舒服的发出声音,她意识到自己这样很羞人,连忙咬牙忍住。

“没事,如果感觉到舒服或难受就喊出来。”

我平淡的说道,说着双手开始律动的在伊莲娜小腹上推拿,说实话,我对推拿这一套,早已熟络于心,甚至闭上眼都可以准确无误的摸到人体的任何一个穴位。

而我实际上也如此,双手有序精准的推拿穴位,两眼却不停在伊莲娜身体上扫,大饱眼福的欣赏品味着伊莲娜的身体。

随着我双手对伊莲娜小腹的推拿,伊莲娜也越发难以抵抗的发出声音。

“马叔,马叔,你好厉害,现在一点都不痛了!”

痛苦渐去,随之而来的是一股强过一股舒爽,伊莲娜索性放开,舒服的叫喊。

大洋马果然就是大洋马,当压抑不住的时候,会选择痛痛快快的喊出来,就不像咱们这边的,哪怕爽飞了,也宁愿咬牙死忍着。

“可惜了!”

我苦恼的停下了手,懊恼今天为什么如此大好的机会,偏偏是血光之灾,现在伊莲娜整个人都沉沦在我的推拿中,我相信,哪怕我有进一步的动作,伊莲娜也只会豪放的接受。

只是,我没有勇气血战,我不甘心的最后大吃了几眼豆腐,才很不情愿的将伊莲娜的被子盖上,对伊莲娜慈爱的笑道:“好了,你现在应该没那么痛了,你休息一下,晚上我让老伴给你弄点清淡的粥。”

话落,我已经走出了房门,伊莲娜从快感中清醒过来,看着我离去的背影,水汪汪的双眸里竟流露出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刚走出伊莲娜的房门,大门就一阵轻响,是老伴拎着一大袋菜回来,看到我从伊莲娜房间走出来,老伴的脸色很阴沉。

“你…”

“伊莲娜身体不舒服,我给她倒了一杯水!”

老伴刚吐到嘴皮边的指责被我轻描淡写的化解,我说着将手里的水杯放回厨房,然后很自然的坐在沙发上。

“是我让马叔帮忙倒点水,我身体有些不舒服。”

伊莲娜在屋里替我说话,不愧我刚才那么卖力帮她推拿,我得意的扫了老伴一眼。

伊莲娜都发话了,老伴也不好再说我些什么,不开心的拽着菜走进厨房,看到老伴最近越来越大的脾气,我懒得与她争吵,反正也吃惯了老伴的菜,身上的几百块因为上次警察突然查岗,没花出去,我干脆决定出去吃点好的,给自己补补。

“我有事出去一趟,晚上就不回来吃饭了。”

我随意的对老伴说了一句就出门,身后,老伴也很随便的回了一句:“随便!”

在楼下逛了几圈,找到一家路边的烧烤店,冲老板吆喝了几句,点了几盘韭黄,烤腰子之类壮阳补肾的菜,隔壁几个年轻人看到,嬉笑的调侃了几句。

“大爷,你要的菜齐了,要不来几瓶酒?”

老板是适合的推销道。

“来几瓶!”

我点了点头,看到老板扫过几样菜,冲我嘿嘿笑了笑,我得意的夹起一块烤腰子,冲几个年轻的后生晃了晃,美滋美味的咀嚼起来。

这些年轻人不懂,这些好东西不是身体虚了才要补,而是要日常储存,才能活到紧时,器好用。

慢慢吃着,从傍晚吃到了晚上八九点,估摸着老伴也差不多快睡着了,我才结账回家,回到家,家里阴暗暗的,像是没人的样子,我微微皱眉,平常伊莲娜在家,哪怕老伴心疼电费,也都会让屋子明亮,今天怎么这么早关灯?

我奇怪的走进老伴的屋子,隔着房门就听到老伴屋里发出囔囔的梦语,熟悉的音调,我十分肯定老伴睡得死死的,哼,睡死了也不等我,我心里不爽的咒骂了一句,转身看到伊莲娜的房门半开着一条缝隙,我的心忽然就紧了起来。

伊莲娜白天一副病怏怏的样子,现在一定还没睡,看她白天被我推拿的样子,现在房门还故意留了一道缝,莫不是在等我?

我心头一热,小心翼翼的靠近伊莲娜的房门,静静听了一阵,房内死寂无声,我怪异的感觉房间里可能没人,壮着胆,轻轻推开了房门。

当客厅的光线透进房间里,果然,伊莲娜的床上空荡荡的,伊莲娜这么晚,白天身体还不舒服,怎么不在房间,她去哪里?

我心里有些不舒服,当下男人作祟的心理,就觉得伊莲娜肯定出去私会男人,可又想她今天来例假,应该没那么疯狂吧?

很是不爽的我偷偷旁听了一阵,老伴依旧睡得死沉,我就大胆的翻开伊莲娜的衣柜,肆无忌惮的欣赏伊莲娜的衣物。

“啧啧啧,大洋马的风格就是奔放,这件蕾丝镂空比丁字还性感,这要是穿在伊莲娜身上,一定迷死人不偿命。”

我脑子一边幻想,一边摩挲着。

就在这时,忽然我的手机铃声作响,惊得我立马丢下伊莲娜的衣物,比一只受到惊吓的兔子还要麻溜的闪出伊莲娜的房间。

“该死,哪个混蛋这个时候打电话给我?”

我心里气恼的咒骂,怕老伴被我吵醒,又要和她吵闹一场,我捂着手机走到阳台才有空查看。

“咦?是伊莲娜?她怎么打电话给我?她怎么这么晚打电话给我?”

看到竟然是伊莲娜打电话给我,我脑子蹦出了一万个怪异的疑问,手机还不停的在颤动,我一惊的回过神,连忙接通电话。

“马叔,马叔快救我!”

电话一接通,伊莲娜立马惊喜匆忙的向我求救。

不好,伊莲娜遇到危险了?我立马焦虑的追问道:“你在哪?我马上过去!”

“我在…”

伊莲娜的情况,听着看似很严重,但她还能说出具体的位置,说明情况并没有她惊慌的那么吓人,得到地址,我立马抓着电话冲出家门。

“你个死老头,大半夜不睡觉,在闹什么?”

老伴被我摔门的声音吵醒,骂骂咧咧的斥责我,然而我已经狂奔下楼,根本没有听到。

一路猛赶到伊莲娜说得地址,那是一家酒吧,平日我也从那里路过,因为往来的都是年轻靓妹俊男,那种地方,已经不适合我。

赶到酒吧门口,恰好看到伊莲娜和两个外国女孩被七八个流氓围在中间,为首的流氓竟然也是个外国人,难怪,在中国,可没有流氓敢调戏外国妞,除非,是外国人调戏外国人。

“伊森,我警告你,你马上让他们离开,我已经报警了!”

另外两个外国女孩显然没有经历过这种情况,害怕的躲在伊莲娜身后,伊莲娜似乎和那个外国男人认识,正生气的警告外国男人。

“呵,伊莲娜,我可不是老大,我只是青龙的朋友,我朋友想请你们喝一杯,你们竟然拒绝,那可就不能怪我们用强硬的手段了。”

外国男人伊森嬉笑的说着,引得身后一众小弟哈哈大笑,而在小弟当中,一个光头醒目的站在最外围,却无一不透出他才是真正老大的气势。

“你…”

伊莲娜气急败坏的怒视着伊森,如果不是伊森约她们过来玩,她们根本不会来,没想伊森竟然出卖她们,现在连警察都帮不了她们,伊莲娜心里急怒不已,可毫无办法。

“伊莲娜?!”

看到伊莲娜还算安全,并没有受到什么实质的伤害,我心里松了口气,连忙加快脚步,边喊边走向伊莲娜。

“马叔!!!”

看到我出现,已经处于绝望边缘的伊莲娜仿佛看到救星一般,惊喜的看着我喊道。

“马叔!”

伊莲娜一声惊喜的呼唤,十几个流氓纷纷惊慌的回头,以为伊莲娜找来什么厉害的帮手,连伊莲娜身后的两个女人都是瞪眼寻找。

然而,我出现了,快步走到两帮人中间,看到伊莲娜口中的马叔就是我,十几个流氓立刻齐齐爆发出一阵足以掀破天际的嘲笑。

“伊莲娜…”

对此,伊莲娜的两个朋友也很无语,本以为是个救星,没想是个老头子,这不是闹着玩么,她们两人眼里的希冀瞬间暗淡下来。

“马叔!你终于来了。”

伊莲娜没有在意流氓的嘲笑和闺蜜的失落,她看到我出现,莫名心里的恐慌平静了很多,其实她知道,我能出现已经给予她很大的勇气和支持。

>>>>全文在线阅读<<<<

相关文章:

傻子与饥渴寡妇:我穿着裙子坐男友上面

女朋友特别会夹是什么体验*空调打多少度最舒服

一个添下面两玩上面哦/欲成欢挤出一颗樱桃来

早上醒来发现埋腿间的巨物,腰一沉没有顶进去好紧

被男摸下面吸奶H文:被男同桌摸下面吸奶H文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