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局版《再嫁蜜宠:我家上司很高冷》陈悠vs易北寒(全集)

2020-11-20 10:01 · 新商盟

第19章 易北寒的兰花被人杀死


周一。

陈悠早上下楼,她婆婆正在厨房给杜默青准备早餐,瞧见陈悠起这么早,诧异的瞅了一眼。

陈悠自然不会以为婆婆会喊自己吃早餐,果然,她换了鞋,拎着包出门,也没听见婆婆说一句话,倒是关门的时候听见杜默青下楼了,她婆婆再说:“墨青,你媳妇一大早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出去了,那裙子把腰身和屁股裹的圆滚滚的,一看就知道出去没干好事。”

陈悠拉上了门,上了出租车,给杜默青发了一条信息,“你妈什么时候走?”

杜默青回信息说晚上和她谈,也没过问她的去处。

陈悠抵达公司,今天她出来的早,于是,就将办公桌擦了一下,顺便去看看易北寒的兰花。

不看还好,一看发觉有几片叶子发黄了,她蹲下去仔细瞧,居然发现刚刚发起来新芽也发黄了!

她吓得赶紧伸手摸了一下,不摸不打紧,一摸居然把小嫩芽给摸断了!能清楚的看见和树皮土壤相连的地方烂了!

陈悠在家里也经常养花,多少了解一点这方面的知识,这兰花分明就是水浇多了烂根!

自己来上班一周,从来没浇过水啊!

她立马拿出手机拍了照片,发到微信朋友群里,“姐妹们,救命,上司交给我照顾的花快死了,怎么办?”

众人问了来龙去脉,田文文说:“不好,悠悠有人害你。”

陈悠发了一个问号。

田文文分析,“你想,如果你把花养死了,你上司一定恨死你,他不想让你待下去,有一万个理由折磨你,我们单位就是,有一个同事得罪上司,被上司天天安排加班,不管她工作有多出色,上司就是否定,后来没办法被迫辞职。”

陈悠吓得一愣一愣的,她现在非常时期,不能失去这份工作。

下一秒,另外一个朋友突然发出几个惊叹,“悠悠,你摊上大事了,我刚刚查了,你养坏了的兰花是奥迪牡丹王,价值四十万起步,你数一下多少苗的?”

陈悠赶紧数了一下,“加上新长出来的几个小苗,一共是十二个苗。”

好友大叫:“悠悠,我估计你上司的兰花大概价值上百万,你自求多福吧。”

好友全体消失……

陈悠盯着兰花傻眼了,谁来告诉她,她上班一周就损失了上百万!

我滴神啊!

然而,她还没想出补救的方法,突然感觉有一个黑影靠了上来,抬眸一看,便与一双淡色深邃的眸子对上。

那双眼睛精明锐利,仿佛能看穿人心,仿佛在这双眼睛下,任何谎言都将会揭穿,“易……总……”

易北寒俊美的五官板着脸,威严显赫,强大的压迫力笼罩在她身上,吓得她一颗心都提到嗓子眼了。

他的视线从她身上慢慢转移,落到兰花上。

陈悠本能的用身体去挡住,却还是慢了一步!他薄唇微启,“你照顾的?”

陈悠本能的摇头,又猛地点头,可不是么!表面上她是兰花的监护人!

“你可知这株兰花对我的意义?”他问的冷冰冰的。

陈悠摇头,心头大叫,来个人救命啊!她快要死在易北寒冰冷的眼神下了!

既然这么贵重,就不要带到公司来啊!

“给你一天时间,相出补救的方法,否则……”他否袖而去。

否则怎样?你倒是把最坏的结果说出来让我有个心理准备啊!

她起身正准备追,便听见有同时来上班的脚步声,吓得急忙将断了的小花苗插回去,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一般坐在电脑前,大脑一片空白。

晚上下班的时候被易北寒叫去了办公室,他面无表情,目光如炬,“兰花你准备怎么办?”

陈悠在网上查了抢救的方法,有备而来,“这个是水浇多了,烂根,只要将兰花取出来,剪去烂了的根,晾半天,从新种下就行了。”

“就按照你的方法抢救,抢救不回来……”他以一种审视的眼神盯着她漂亮的脸蛋,给人一种抢救不回来就要‘肉偿’的错觉!

陈悠吞了吞口水,“我一定会尽力的,请您相信我。”

他点了点头,“去吧。”

陈悠抱着兰花去了花店,请花店的人帮忙弄好,从新买了树皮回家,按照花店老板的吩咐,她把树皮放进锅里煮一个小时,防止病毒和虫卵。

她婆婆瞧见她在厨房忙,以为她在准备晚餐,伸出脑袋看了一眼,缩回去了。

六点半杜默青回来,她的树皮也差不多煮好了,就听见她婆婆再说:“墨青你回来了,累了吧,陈悠在做饭,马上就开饭。”

杜默青上一次向她服软,说要改,以后只和她过日子,或许是真心改过,这几天每天一下班就回家,老实了许多。

只听杜默青说:“宝贝儿,儿子,爸爸想你了。”然后就是啵啵的亲吻声。

陈悠心头不是滋味,自己和墨青在一起十年,一直没能怀孕,他那么喜欢孩子!如果是他们的孩子那该多好啊!

兵兵见爸爸回来了,乐呵呵的笑个不停。

她婆婆也笑的合不拢嘴,幸福温馨的一幕,和在厨房孤孤单单的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自己本来就是局外人,用不着过多的伤感,她安慰自己。

随即,她听见了有人靠近的脚步声,身后有一个温热的胸膛贴了上来,耳边传来了烫人的呼吸,“煮的什么?味道这么怪?你不会也学我妈给我准备什么大补药吧?”

“不是。”陈悠掰开他的手,让他走开。

杜默青当然不走,又黏黏糊糊的缠上来,“哈哈,你知道,我不需要那些大补药,在床上,我一向能满足你。”

这一点陈悠不否认,但在她无法对他和外面的女人生孩子的事情释怀之前,她听不得这些情话,“你更能满足外面的女人吧?”

下一秒,她明显的感觉到杜默青的身体僵了一下,她苦笑,自己这是何必了!他愿意改邪归正,自己是不是应该给他一次机会?

但是不是现在,她想,至少他能够向她证明,他真的改好了。

陈悠揭开锅盖,杜默青瞧见一锅树皮,当场就愣住了,“什么东西?”

第20章 婆婆挑拨离间



“树皮,种兰花的。”她漫不经心的回答。

“不是晚饭?”杜默青诧异。

“我有说过我煮晚餐了吗?”她上班累的要命,兰花还不知道能不能抢救回来,哪有心情烧饭。

杜默青有些失落,他已经不记得上一次吃悠悠准备的饭是什么时候了,“我叫外卖。”

客厅的杜母听见儿子说叫外卖,在外面阴阳怪气的说:“家里有老婆还要天天吃外卖,身为一个女人,一天早晚不着家,不知道干什么去了!”

比这个更难听的话陈悠也听过了,懒得和她婆婆一般见识,将树皮倒在花瓶里,搬到门口透气,等凉了才能将兰花种下。

兰花去掉了烂根和枯萎的叶子,只剩下最大的一株了,她不知道能不能抢救回来,盯着兰花出神。

她婆婆又开始和杜默青嘀咕:“你看你老婆,对一根草这么在乎,回来到现在就在厨房煮那些没用的玩意,兵兵都没看一眼。”

陈悠走进屋,一板一眼的说:“妈,兵兵是您孙子,不是我儿子,我为什么要看?”

杜母被噎得面红耳赤,半响才憋出一句话:“是你的养子,名誉上就是你们夫妻的。”

“我想您搞错了,我从来没承认过兵兵,也没去办理什么收养手续,另外,您别动不动就说是我的孩子,兵兵的来历您又不是不知道,说好听一点是私生子,说难听一点就是野种,别动不动就往我头上扣,我生不出那么活波可爱的私生子来。”

和她吵架!不把对方气个半死她就不是陈悠。

果然,她婆婆火冒三丈的站起来,抓了一个水杯,看似要向她砸来。

陈悠笑道:“您老可小心,您的宝贝孙子在呢!要是伤及无辜,那就得不偿失了。”

杜默青叫外卖回头就看见客厅剑拔弩张,儿子被扔在沙发上无人问津,心疼的将儿子抱起来,“你们能不能消停一会?我上班累死了回来就是听你们吵架的?”

杜母立马说道:“你媳妇骂你儿子是孽种。”

陈悠嘴角勾起不屑的笑容,果然是一家人!都一个德性!

杜默青看了陈悠一眼,那眼神深不可测,包含着太多的情绪,反正她现在已经不愿意去猜他的心事,转身就上楼。

走到一半,她突然想起自己的兰花,对着楼下说:“我的兰花很重要,你们别碰。”

然后她就听见她婆婆说:“不就一根草吗?宝贝成什么样子了?墨青,你真的是找了一个好媳妇,敢当面和我顶嘴。”

杜默青说:“妈,悠姐年轻不懂事,你别和她一般计较。”

他妈立马反驳:“都是老女人了还年轻不懂事?你当初就不应该和你大的女人结婚,整天在家里端架子给谁看。”

陈悠知道杜母这话是说给自己听的,她关上了房间的门,洗了一个澡,估摸着外卖也差不多得到了,穿着拖鞋下楼去。

杜默青正在餐厅将外卖摆上桌,看见陈悠站在楼梯口,穿着长睡袍,长发飘逸,未施粉黛,五官精致,清纯如少女!他不由地看呆了。

“悠姐。”他情不自禁的喊了一声。

陈悠优雅从容的下楼,正准备说话,她婆婆就说:“吃饭的时候知道下来了?烧饭的时候干嘛去了?”

一下子,陈悠吃饭的心情全无,她转身就上楼了,听见杜默青说:“妈,您不能少说一句吗?”

“我怎么不能说,你找的是一个什么女人啊?”杜母感叹。

陈悠双手撑在走廊扶手上,看着楼下抱着兵兵的婆婆,不紧不慢道:“妈,我是什么女人您不知道吗?当年是谁拎着一大堆东西上我家门提亲,求我嫁给你儿子的?怎么?才过五年,您老就忘记了当年您卑微的那一幕了吗?”

不怪陈悠嘴不饶人,实在是这个婆婆可恶,“您忘记了我可以帮您回忆一下,您说,您们家是农村人,家里穷,只要我不嫌弃嫁给您儿子,您这一辈子做牛做马也要报答我,我当时想出国留学,您跪下来求我……”

她瞧见她婆婆比锅底还黑的脸色,她心情格外的舒坦,不让她好过,谁也别想好过!

她回到房间躺在床上刷微信,在朋友群里丢了一个抢救兰花的照片。

一个个都发来心疼她一秒的信息。

无聊又刷了一下朋友圈,刷到上一次易北寒发的她那张照片,她居然发现,下面没有任何人留言点赞!

这就奇怪了!

他的人缘也太差了吧?

于是,她在下面点了一个赞,自己夸奖自己一下,顺便将那张照片保存了。

一个小时后,杜默青上楼了,带着一杯可乐和几样小吃,“饿了吧,吃一点。”

陈悠瞅了一眼,继续刷手机。

杜默青靠过来坐在床边,“还在生气?”

“你妈妈什么时候走。”她和他妈闹矛盾,他没有一次站在自己这一边,如今她已经懒得和他理论了。

“我妈走了兵兵怎么办?你又不愿意给我带孩子。”他委屈的看着陈悠。

“你以为我会那么大度容得下你欺骗的我的物品?”陈悠的确爱他,但是原则上的事情绝对不会妥协。

“悠姐,兵兵不是物品,他是我们的孩子。”他态度强硬,儿子就是他的心肝宝儿,谁敢说儿子一个不字,等于掏他的心,挖他的肝。

“杜默青你滚吧。”陈悠怒了,“我从来没有生过孩子?哪来我们的孩子?兵兵就是你背叛我的证据,你现在居然要求我带你的野种,你还要脸吗?”

该死,这就是他的反思?这就是他的改正?

“悠姐,你别激动,我来是沟通我们之间的事情,暂时不要谈其他人好吗?”杜默青投降。

“好,你说,我听着。”陈悠靠在床头,冷视着他。

“你先吃点东西,我们再谈。”杜默青殷勤的将饭送到她手上。

陈悠喝了一点牛奶,“我吃不下,你有事情就说。”

“悠姐,你最近早出晚归,是不是有事情瞒着我?”杜默青口吻软绵绵地,有些撒娇的味道,叫她狠不起来。

“我找到工作了。”陈悠说。

杜默青眉头拧成了一条直线,“你出去工作不和我商量?我养不起你吗?”对于这事,他很恼火。

“你养我?你的那些随便一个小情人手上都比我宽裕吧?”陈悠没好气的说。

相关文章:

把腿张开惩罚调教玩弄&办公室撅着调教羞辱

男朋友叫我大声点@好湿好大硬得深一点

一个空瓶!,关于泰拉瑞亚空瓶的介绍

【云楚楚|顾清濯】豪门戏婚:总裁攻妻好坎坷全集在线版

绑在柱子上用毛笔调教,小说里面的高污片段详细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