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嫁蜜宠:我家上司很高冷》小说连载至大结局#

2020-11-20 12:32 · 新商盟

第21章 出轨脏了的男人永远洗不干净

“悠姐,那些都是过去的事情了,我们不要谈好吗?既然要从新开始,请你不要老是翻旧账,影响我们的感情。”杜默青眉头紧皱,用一种对她无可奈何的眼神看着她。

陈悠最讨厌杜默青这种无辜的表情,明明是他错了,他非要将错误推到自己身上。

“好,不谈别人,就说我们,我现在给你三个月观察时间,如果你没改,我们就离婚。和平离婚,该给我的你兑现打我银行账户。”他们十年的感情,就此结束她心有不甘,至少努力一下……

“悠姐,别谈钱,谈钱伤感情,你说怎样就怎样。”杜默青深情的凝望,那眼神和他们刚刚谈恋爱的时候一样,温柔多情,每一次都让陈悠陷入其中无法自拔。

哪怕至今,他背叛了自己,陈悠依旧迷恋。

四目一触,双方眼中皆是柔情蜜意,杜默青看着近在咫尺的爱人,脸蛋红扑扑的,煞是迷人,情不自禁的向她嫣红的唇瓣贴了上去。

陈悠用手机挡住了他的唇,他抓住她的手,一下一下的吻她的手指,“悠姐,别拒绝我,我好想你。”

他顺着她的手背一路往上吻……

陈悠手背一阵发麻,想到他或许也这样吻过别人,她就反胃,下意识的做出了甩开他的动作,因为力道太猛,一巴掌扇在他脸上,发出“啪。”的一声响。

杜默青的脸被她大别过去了,脸颊浮现一个鲜红的手掌印。

陈悠第一反应就是糟糕,被她婆婆知道了,又要大闹一场,紧接着才是道歉:“我不是故意要打你的。”

杜默青葱白的指尖摸着被她打过的地方,眼中闪烁着怒意,但很快被他压下来了,“怎么了?”

“我接受不了你的亲近,至少现在不行,等你真的改好了,安心和我过日子再说吧,我会克服自己的。”她在感情方面有洁癖,眼里容不得沙子。

杜默青握着她的手的手劲加大了,仿佛能将她的骨头捏碎。

陈悠痛的皱眉,知道他生气了,但是她不会让步。

两人对持了许久,杜默青才叹了一口气,委委屈屈道:“你又打我。”

陈悠因为这句话心软的不行,“抱歉,我不是故意的。”

“你是,你讨厌我,你厌恶我了是不是?”他激动的问。

“我……”

杜默青绷着脸,见陈悠半响没解释出个名堂,眼泪落了下来,“悠姐,我知道你怨我,你要是敢和我离婚,我就死给你看。”

要是以前,陈悠早就哄他了,如今她却不想那么做,他已经不再是十八九岁的少年,他是一个男人,一家之主,自己的依靠,不应该躲在自己怀里一辈子。

她递给他纸巾,“把眼泪搽干净,只要你做到以后再也不和其他女人来往,我不会和你离婚的。”

杜默青眼前一亮,破涕而笑,像个哈巴狗一样讨好道:“悠姐,我的宝贝儿,我最爱你了,今晚我要和你睡。”他站起来像个孩子似的冲进浴室,哼着歌儿洗澡。

陈悠呆呆的看着没关上的浴室门口,心头什么都没想。

一直到杜默青从浴室出来,他只围着浴巾,精瘦的身体布满肌肉,腹部八块腹肌性感迷人,蜜色的肌肤,修长的双腿,完全以人类的标本生长出来的模型!

“悠姐,我用了你用的沐浴露洗澡,身上有你的味道。”他说着就往床上爬。

陈悠挪开位置,将半边床让出来,他美滋滋的躺下,转身准备楼她,突然,他手机铃声响了,他看了一眼挂掉了。

陈悠明知故问:“是谁?”这么晚了,除了那些小妖精还有谁?

“无关紧要的人,太晚了,悠悠,我们睡吧。”他搂着她,拉上被子盖在住两人。

被子低下,她感觉到他靠过来抱自己,被她躲开了。

“悠姐。”他失落的喊了一声。

“给我一段时间让我适应。”她蒙着头,还是接受不了他的触碰,有一种脏,怎么洗也无法洗净!就是说的出轨的男人!

久违的和爱人同床共枕,她终于不再独自面对黑暗,不用在漆黑的夜里睁眼到天亮,想着老公今晚抱着那个女人睡觉,然……她却无法入睡……

身旁的杜默青也不好过,不停的翻身,终于惹她不耐烦,“你睡不着就去客房睡,不停的翻身让我怎么睡?”

“悠姐,我想你,想的睡不着。”他委屈的回答。

陈悠知道他在变着花样求huan,只可惜,她现在没那个心情,背对着他不知声。

杜默青靠上来,在她耳畔说:“悠姐,你在哪里上班?说来我看看有没有发展前途。”

“璀璨。”陈悠在被窝里回答。

“你进了璀璨?”杜默青诧异,当年他刚刚毕业那会,去璀璨面试几次都没成功,而他心高气傲,稍微逊一点的公司他又不愿去,于是,才开始创业,并且一举成功。

“嗯。”陈悠自从跟了杜默青,他就是她崇拜的对象,两耳不闻窗外事,对璀璨的印象不是很深,当年杜默青没面试上这种丢脸的事情,他自然是不会告诉她的。

“你面试上了璀璨?”杜默青再一次重复。

“你有意见?”陈悠纳闷。

“没,我老婆就是厉害,明天你上班我送你去。”他讨好的说。

“嗯。”陈悠想,既然给他机会,那就要拿出诚意。

杜默青看着她好看的背影,心头喜欢死了,他和她十年的感情,激情早已淡薄,原本以为他对她的感情不如当年那搬深,甚至可有可无!

然,在她发现自己出轨,决心要和自己离婚,甚至不能忍受他的触碰后,他才意识到,他有可能失去她。

这令他恐慌,他已经习惯了有她的生活,她只能一辈子是他杜默青的妻子,所以,她哪里都不能去。

陈悠迷迷糊糊地睡了一晚,翌日,她是被闹钟吵醒的,起来身旁的床铺已经空了。

他提前走了么!

她想起昨晚杜默青说送自己去公司上班,其实都是骗自己的吧?自己还傻傻的相信了!

她梳洗下楼,便瞧见杜默青从厨房出来,端着早餐,恰好对着她的方向看来,“悠姐,早上好,吃饭了。”

陈悠看着系着围裙的杜默青,心柔一片柔软,这才有家的味道:“好。”

第22章 败家媳妇



楼下,她婆婆坐在客厅,或许是杜默青和她婆婆说了什么?她婆婆居然没有挑她的毛病!

陈悠经过沙发,感叹还没结束,便瞧见婆婆怀里的兵兵拿着一片绿色的大叶子在玩耍,她怎么看怎么眼熟,一路沉思到餐厅。

杜默青将粥放到她面前,“我亲手煲的,你最喜欢的鸡肉粥。”

陈悠低头开始吃粥,一碗粥吃完,也没想出兵兵手上拿着的叶子是什么?

她擦了擦嘴,见杜默青也吃的差不多了,想到该出发了,突然脑中闪过某些画面……兵兵手上拿着的不会是她的兰花叶子……

她猛地起身,冲了出去,在大门外铁栅栏围着的走廊上看见了她抢救的兰花只剩下一个花盆了,她放在花盆上晾的兰花不知所踪。

她转身折回,走到她婆婆面前一把将兰花叶子从兵兵手上抽走,“我的兰花呢?你为什么要把我的兰花叶子弄断给他玩?”

她婆婆不以为然的打了一个呵欠,“不就是一株兰花么?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我兵兵想要玩,就算天上的月亮,我也摘给他。”

“我的兰花呢?”陈悠提高了语调,表情严肃。

杜母看了垃圾桶一眼,“在那里。”

陈悠跑过去一看,她的兰花根被扯烂,叶子被掰断成一节一节的,成为了一堆废品!

愤怒由心而起,她转身,气势汹汹的看着她婆婆,“你是故意的。”

杜母一手抱着孩子,嘴角扯开意思笑意,“什么故意不故意?兵兵要玩,我就给他了。”

陈悠双手握成了拳头,不断的深呼气控制自己的脾气,但还是没控制住,她指着门,一字一顿:“你给我滚、出、去。”

杜母将孩子放在沙发上,起身于陈悠针锋相对,“这里是我儿子的家,凭什么让我滚,要滚也是你滚,生不出孩子的女人就是一个废物,你滚了,自然有人住进来,给我们杜家生孩子。”

陈悠只感觉眼前一黑,便人事不知了!

等她再一次有知觉,听见杜默青焦急的在喊她的名字。

她缓缓睁眼,便瞧见杜默青心急如火的脸庞,“悠姐,你好些了吗?吓死我了。”

“我的兰花。”陈悠刚才是气急攻心厥过去了。

“兰花坏了再买一盆,悠姐,你别生气了,兵兵还是个孩子,他不懂事……”

陈悠听见他那么宝贝他儿子就火冒三丈,“兵兵还是个孩子不懂事,你妈呢?她是三岁还是两岁?她分明就是故意报复我,兵兵自己根本开不了门,出不去,我一百多万的兰花就这么没了,你赔给我?”

一旁的杜母听见陈悠的兰花价值一百多万,当场就跳起来了,“你这个败家玩意,几个破草要一百多万,天啦!我们杜家是造了什么孽!娶到这么一个儿媳妇……”她真哭了,心疼钱。

杜默青也眉头紧皱,“悠姐,你买这么贵的花干嘛?”

“是我们公司的,轮番照顾,花水浇多了,我带回来抢救,被你妈……”陈悠说不下去了。

杜默青见情况不妙,急忙道歉:“抱歉,我是我妈不好,我一定好好和我妈说说,让他别动你的东西,这一次,看上我的面子原谅她好吗?”

事已至此陈悠还能说什么?总不能把老人给打死吧?她推开杜默青,“早上不要你送了,好好说说你妈吧。”头也不回的走了。

杜默青跟在后面,“你刚刚晕倒,今天请假吧。”

“不用,我在家会被你们气死。”陈悠上了出租车,满脑子都是即将见到的易北寒,想到他犀利带着审视的眼神,她就心惊肉跳。

怎么办?要怎么交代?

总不能和他说,我婆婆把你的兰花杀死了吧?

她捋了一把头发,杀人的心都有。

陈悠一进入A组,便听见白雪说:“悠悠,你昨晚没睡好吗?脸色惨白。”

于书荣也说:“感冒了?”

赵一舟:“不舒服就请假。”

郑月兰对着她礼貌的笑了一下。

陈悠扶额,“我快要死了,救命。”

这可把同事们吓坏了,“怎么了?悠悠不会的了绝症吧?”

“嗯,不治之症。”陈悠痛苦的回答。

“真的假的?”白雪表情变得认真起来。

陈悠哈哈一笑,指了指以前放兰花的地方,“兰花被杀死了。”

顿时鸦雀无声,都知道陈悠的病从何来。

白雪在她耳边嘀咕一声:“你完蛋了,刚刚boss来的时候站在以前摆放兰花的位置看了老半天。”

陈悠仿佛听到了脑海里某个血管爆裂的响声,完蛋了!

“姐妹们,给我想个办法救命。”她对着众人作揖。

白雪说道:“你带一束花去负荆请罪吧。”

郑月兰说:“那是求婚,不是请罪。”

陈悠见他们越说越离谱,只好硬着头皮敲响了易北寒办公室的门。

“进来。”易北寒的嗓音隔着门板都是那么威严。

陈悠心一横推门进去,怕什么?不就是一百多万的兰花,自己赔给他就是,她雄赳赳气昂昂走到他面前一下子怂了,像个做错事情的孩子,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磨磨蹭蹭战战兢兢地不肯说话。

“兰花如何?”他冷淡的问。

陈悠不敢看他的眼睛,低着头要哭出来了,“兰花被杀死了。”

余下,办公室禁声了!

长长久久的沉默,让她越发的心惊胆战,虽然没有抬头,却能感受到他强烈不悦的视线。

“那个,我会赔钱给你的。”提到赔钱,她终于有勇气抬头看他。

易北寒深邃的眸子闪烁着让人读不懂的光芒,面容慑人,薄唇微启,“这就是你对工作的态度?”

“啊!”明明是兰花怎么扯到工作上去了?

“你说可以照顾兰花,这项工作交给你,你把它照顾病了,你说你能抢救,结果你把它杀死了,这就是你想要展现给我看的?”他句句戳心,毫不留情面。

“很抱歉,是我没照顾好兰花,我……”赔钱不行……她完全不知如何是好,跟不知要怎样扭转上司对自己的看法。

余下,办公室又陷入了长长久久的沉默!

陈悠想哭,咬着下唇委屈死了,都是杜默青那个混蛋害的!

然而,他仿佛是在等自己给予一个答案,自己不开口,他就用阴冷的眼神盯着自己,叫人心底发毛。

“那个,我买一个兰花送给你。”她灵光一现。

“这周末京城有个兰花展览会,展览会结束,会将一些好的品种拍卖。”他不紧不慢的说

相关文章:

顾念在线版,顾念(帝少专宠:不负情深)小说阅读

哦好涨快再深一点,征服人妇系列全文阅读_超级摄影师

好大好疼再快一点|男朋友喜欢抱起来做

男主不择手段占有变态/敏感的小东西,真没用

后妈的秘密:护士病房奶水乳汁揉捏 日本AV一边做一边喷奶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