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热新书】车先生的御用甜心小说在线列表全集

2020-11-20 13:57 · 新商盟

时语音在石化边缘。

车御离耐心渐少,催促她:“扶我起来!”

时语音将他的胳膊绕过自己的肩膀,把人撑起来,然后艰难地把男人的裤子褪下来。

剩下那块轻薄的黑色布料,她实在没勇气脱,就视而不见,让车御离继续穿着了。

时语音的动作太慢,惹来男人不满的抱怨:“我说一句你动一下,你是机器人吗?!”

她要是机器人就好了!

那她就不会因为目光所及这副完美的男性身躯而面红耳赤了!

时语音把车御离小心地扶到浴缸里,此时她才能稍稍喘过一口气。

大朵的白色泡泡将男人精干健硕的身躯覆盖住,只留出肩膀上面的一部分。

时语音眼前的画面健康了很多,她的心理压力也放松下来。

不就是给车御离洗澡嘛,这是她的本职工作,她很专业很擅长的!

时语音从架子上取下一块毛巾,小心地跪在浴缸旁,先从肩背后面下手,为车御离擦起身子来。

时语音是认真又有韧性的性子,一旦做起事来,没多久就能把心静下来。

只不过,某人是不会让时语音安生的,他挑刺:“重一点,晚上没吃饱吗?”

吃饱了,毕竟在泳池里灌了那么多水呢!

时语音无声叹气,加大了力道,隔着毛巾都能感受到车御离的肌肉带来的贲张力量。

只是,背上的面积就那么大,她就算擦洗得再仔细,也有擦完的时候。

时语音慢腾腾地擦完了背后,运了运气,问道:“少爷,前面是你自己来擦洗吗?”

她的建议合情合理,对吧?

毕竟车御离的手又没受伤,他这么讨厌女人的触碰,这不是正和他意吗?

可是听听他说的是人话吗——“为什么要我自己洗,你是死了吗?”

时语音一口气上不来,差点就在潮湿闷热的浴室里厥过去。

反正明天就走人了,时语音劝自己,忍吧!

为了不再让他挑刺,她甚至还扯起一个僵硬的微笑,伪装成和平天使的样子。

然而站起来,想转到车御离的面前去。

谁知意外就在这时发生了!

浴缸边上不知何时溅出了一堆泡沫,滑溜至极,时语音踩上去一个不慎整个人就倾翻了过去!

下一刻,时语音就那样带着自己的和平微笑,一个猛子扎进了车御离那个宽敞到可以游泳的豪华浴缸里。

“啊……噗噗噗!”

时语音呛到了车御离的洗澡水,带着沐浴液的口感,那感觉糟透了,她四肢舞动拍着水,不知不觉拍在了车御离结实的胸肌上。

拍了几下,手感不对劲,时语音渐渐收了手,对上车御离的眼神。

“看腻了,没摸腻?”车御离冷然发问。

时语音倏地收回按在车御离胸膛上的手,这个问题让她怎么回答?

是摸腻了更找死,还是没摸够更猥琐?

眼前的男人看上去很平静,然而他的眼神就像透不进光的深海,让时语音心生畏惧。

她想向后退,发现自己正以一个绝顶尴尬的姿势,骑在车御离的腰腹。

时语音稍稍一退,车御离的大掌一把掐住她的后腰:“不许再动了!”

这该死的女人!

她是故意的,还是真的不了解男人?!

车御离看着眼前满脸涨红的时语音,她脖子以上全都红了,殷红的唇,浅红的眼尾,满颊飞着粉霞,令她看上去格外勾人。

刚才在宴会上临时换上的白T恤已经完全浸湿,圆润的曲线一览无遗,透露出一个女人最娇美的弧度。

车御离是正常的男人,应该说,他比正常男人更强悍许多!

体内热血奔腾,全都往一处去了。

时语音大半副身体浸在温水里,皮肤被浸透,变得格外敏感,她一动不动,肌肤的触感却更加鲜明。

身下是一具充满威胁和力量的身体,时语音从内心升起一股战栗。

像一只面对雄狮的受惊小鹿,时语音不顾车御离不让她动弹的指令,手忙脚乱地要爬起来。

她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下触碰都让车御离的自制力濒临溃乱!

“该死的女人!”车御离低声咒骂,“你还说你检点!”

“我……”时语音脸皮薄得很,无法控制眼底冒出的羞窘泪意,想解释却无法开口。

“你勾引我上瘾?”车御离幽深的眼底崩出火星,几乎要燎原!

时语音看出了他眼底的侵占欲,独属于男人的雄性荷尔蒙将她纤瘦的身体笼罩其中。

她实在招架不了这个强势的男人,秉持着生来骨子里的矜持和清高,时语音不顾车御离骇人的脸色,软着手脚爬出了浴缸。

她不敢转身就跑,但是白T恤已经遮不住什么了,只好蹲下身子抱住自己。

车御离坐在水里一动不动,一个是他动不了,二来,他一动身下的反应就遮不住了!

“少爷,对不起,刚才真的是个意外。”时语音蹲成小小的一团,让自己平复下来,涩声解释道,“您是男人,我就算豁出去了,也占不了多少便宜。”

车御离的手肘撑在浴缸边上,不管刚才发生了什么乱象,这个男人骨子里带来的高贵不会变。

他倚坐着,像一个优雅的贵公子,冷言讽道:“哦?全凌城的人都知道,当上我车御离的女人,能获得怎样财富和地位!而你,不也是冲着这一点,才一次一次勾引么?”

时语音恨死了他的自以为是!

哪怕全凌城的女人都想嫁给他,自己也是那个例外!

被他占够了便宜不说,还要这样挖苦讽刺,时语音脸上的血色渐渐褪去,脱胎回原先瓷白的脸色。

反正明天也要走了,时语音也不怕把牛皮吹破,大肆说道:“少爷,我见过的男人多了。你既不是身材最好的,也不是最有钱的,如果我早有这方面的心思,也会挑一个最优秀的男人。所以……你真的不用担心这么多。”

云淡风轻,却噎死人不偿命!

反正已经把车御离得罪透了,时语音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站起来就往外走去。

背影高傲,修颈纤腰就好像一只美丽的天鹅。

虽落水狼狈,却不掩天姿国色。

车御离被时语音晾在浴室里,过了半个小时她才回来捞他!

他出离了愤怒,当场就要把这个该死的女人赶出去!

立刻!马上!

管家一脸为难,顶着车御离暴戾恣睢的脸色向他解释新找的护工要明天才能上。

所以今天晚上,还是只能由时语音来照料他。

车御离甩袖而去,时语音看着男人坐在轮椅上的高大身影,内心有一丝丝的愧疚。

她今晚太失控了。

实在不该一时任性,就把半身不遂的雇主扔在浴缸里,直到水都冷了……

不管怎么说,他的腿还没有恢复健康,被冷水泡了那么久,肯定对身体有害。

换作别的人,动手教训她都是轻的,更别说车御离这种天之骄子,大概从没人敢这样挑衅他。

由此可见,车御离虽然平时脾气很大,但是他骨子里受的是绅士教育,他这个人还是很有风度的。

时语音推门进卧室的时候,房间里的灯都已经熄了,床上隆起一个人的形状。

——他已经睡了吗?

时语音原本想对车御离说一句道歉的话,如果今晚不说,明天她离开以后,就再也没机会说了。以后,她在车御离心目中,大概只能留下一个意图不轨,还以下犯上的坏印象了。

空旷的大房间很安静,时语音不敢惊扰了车御离的睡眠,只能轻手轻脚地把地上的床铺铺好,钻进去睡了。

她带着心事,睡得并不安稳。

半夜不知几时,忽然有几声闷哼声将她吵醒了。

在寂静的空气中,那声音低沉压抑,她仔细地分辨了一下,好像是从车御离的床上传来的。

时语音立刻爬起来,过去查看他的情况。

只见车御离弧度完美的额头上,汗水晶莹,紧皱着浓眉,像是被梦魇住了。

看他的神色,像是在经历什么可怕的噩梦。

时语音心跟着揪起来,顾不得吵醒他会惹来什么样的责骂,她轻轻地推着车御离的肩膀,柔声低唤:“少爷,少爷?……”

然而,她的呼唤却没能把车御离叫醒,他依然紧皱浓眉,嗓子里时不时发出压抑的声音。

叫不醒他?!

时语音知道不能放任车御离在梦魇里挣扎。

她急得四处乱瞟,忽然在床头的架子上看到了一小瓶精油。

时语音乍然想起,之前车御离昏迷的时候,她每天都会按照医生的指示用按摩精油给他按摩太阳穴。

或许用精油可以舒缓他的精神?

时语音这样想着,立刻拿过精油,坐在床沿小心地搬动车御离的头放在自己的腿上。

精油带着一股清新的幽香,时语音的手指很软,不轻不重地将精油均匀的涂抹,按摩。

大概是精油真的有安神的效果,时语音按摩了几分钟以后,车御离紧皱的长眉舒展开来,原先痛苦压抑的神情也变得平静下来。

车御离的呼吸平缓下来,静静地躺在时语音的腿上。

看他这样,时语音总算长吁一口气,放心下来。

她刚想悄悄地把车御离放回床上,谁知,稍微一动,车御离的睫毛就动了动,有苏醒的迹象。

时语音顿时停下动作,不敢再动了!

要是车御离这会儿醒来,不知道又会以为她要对他做出什么“轻薄”的坏事了!

时语音只好一动不动地让车御离躺在自己腿上,连呼吸声都放缓放轻,想等他再睡熟一点再挪动他。

这一等……就是半个多小时。

她的腿都被压麻了!

时语音小心翼翼地把车御离的上半身放回床上,好不容易放松一点,迈开两步,麻木的双腿不受控制,她整个人向前扑去。

“砰!”一声闷响,时语音扑倒在地毯上,骇得她立刻抬头去看,生怕吵醒了车御离那尊“凶神”。

幸好,他还是安然地躺在那里一动不动。

时语音的小心脏砰砰跳得飞快,接下来她干脆四肢并用,爬回了自己的铺盖。

这个过程中,时语音没有回头再看一眼,所以她不知道,床上的车御离正睁着眼睛看着她,嘴角勾起一抹若有似无的笑。

笑她的样子像一只小猫似的,蹑手蹑脚,笨拙可爱。

此时此刻,车御离的眼底丝毫没有从梦中醒来的慵懒,而是一片清明。

事实上,他刚才在梦里,梦到了三年前出车祸的场景。

血腥、惊骇、无穷无尽的阴谋,让车御离在梦里都喘不过气来。

所以时语音一开始搬动他的时候,车御离已经醒了。

他原本等着看这个护工又想图谋什么坏事,想抓她个正行。

谁知这个女人却给他按摩起来,一片清远的幽香里,车御离在噩梦中的压抑渐渐被驱散了。

鬼使神差的,当时语音想把他移回床上时,车御离居然耍了个小心机在她腿上多躺了半个多小时。

当然,车大少爷是绝对不会承认自己因为噩梦,而贪恋一个女人身上的柔软和温暖的!

……

后半夜,两个人都睡得很香。

等一觉再醒来,就到了时语音要被赶出车家的最后时限。

客厅里,管家带着一名中年妇人站在车御离面前。

车御离满脸的不高兴,他说了不要女护工,不要女、护、工!

“少爷,这位大姐做了三十几年的护理工作了,一直是金牌护工,我费了好大的劲才从上一家那里把她聘来的。”

管家赔着笑夸起新护工来,想要取得车御离的认可。

可是车御离冷哼一声,明晃晃地表达出他的不痛快。

他凛然震慑的气场太过逼人,新来的护工满脸煞白,看起来摇摇欲坠快要晕倒了。

时语音有点同情她。

毕竟车御离那种与生俱来的强势因子,只会让人想要在他脚下匍匐。

“别在我眼前杵着,看得我心烦!”车御离漠声赶人。

管家却理解错误,立马对时语音道:“小雨,你已经被解雇了,赶快带着东西离开吧!”

时语音三天前就已经接受了这个命运,心情很平静,拿着早已收拾好的行李转身就走。

谁知,车御离看到时语音转身离去的场景,周身的冰冷气息更重,几乎让人喘不过气来。

面前一个是可靠的金牌大姐,另一个是数次冒犯他的时语音,为什么他内心居然更倾向于后者留下来照顾他?

他是被昨天晚上的精油熏晕了脑子吗?!时语音推着行李走到门厅处,忽然碰到一个人正好走进来。

来人身形高大,赫然是抢了她项链的车寒冰!

时语音还没来得及开口向他索要项链,车寒冰先挑眉看了眼她的行李箱,问道:“哟,这是要去哪儿?”

他的声音吸引了车御离等人的注意。

一看到车寒冰,车御离的神情更加晦冷。

“你来干什么?”

声音里是完全不欢迎他的跋扈冷漠。

车寒冰毫不在意,目光在车御离和时语音之间转来转去,了然道:“堂哥,你是把这个护工解雇了?”

谁也没回答他的问题,车寒冰打量的目光令时语音浑身不适,总觉得他下一句没好话。

果然,就听到车寒冰接着说道:“那正好。我那里缺一个贴身照顾的人,我看她就不错。干脆今天就跟我走吧!”

“不行!”

“不要!”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来。

时语音微微诧异,她拒绝是因为厌恶车寒冰这个人,可是车御离为什么会出口阻拦?

“哦?”车寒冰故作不解,“堂哥,这个护工你不是解雇了吗,还不许我赏识她?”

车御离看着与车寒冰并肩而立的时语音,内心涌起一股不知名的怒火!

这个女人果然有勾引人的本事!

和车寒冰不过宴会上的一面之缘,就让他巴巴地跑到自己这里来讨人?!

“我不要的东西,也轮不到你。”车御离有一种高高在上的鄙夷。

原本是这个男人骨子里自带的高贵,凌人而有气韵。

然而配上他说的话,却实实在在地让时语音有一种被侮辱的感觉。

“我才不是东西!”她气呼呼的,眼睛睁得圆圆的,却一点不吓人。

那张脸长得确实柔软精致,连生气的样子都像撒娇。

殊不知时语音的话一出口,周围的佣人都纷纷低头憋笑起来。

连车御离一直紧绷的面部线条都几不可查地放松了下来,低磁的声音中有一抹玩味:“哦,你不是东西?”

时语音白皙的皮肤顿时晕开粉霞,满脸被拆台的窘迫。

她在车家三年,因为要隐姓埋名的关系,一向很低调。还是第一次在这么多人面前出糗。

这时,车寒冰眼底滑过一抹算计神色,他高大的身躯微微俯身,以一个过分亲昵的姿态凑近时语音,像是有意挑拨:“小雨,你是叫小雨吧?我看你还是去我那里,我不用你做护工。你这么漂亮,我可舍不得你干重活!”

他的姿态很轻挑,像足了一个花心风流的纨绔。

这副画面很刺眼,车御离眸中滑过一丝幽芒,沉声道:“小雨,过来!”

时语音没料到他会突然开口对自己说话。

她抬眸看向车御离,脸上的红霞未散,眼底有些许茫然。

这个男人不是要赶自己走了吗?还叫她过去干什么?

而车寒冰像是较劲一般,要和车御离抢人,他又向时语音跨进一步,两个人的距离不到三拳,柔声叫她:“小雨……”

他太近了,身上的男士香水味传过来,时语音微微皱眉,退开两步,和他旗帜分明地划清界限。

这个时候,她遵从本心的想法,没有思考便向车御离走去。

眼前的男人目沉如水,看着时语音毫不犹豫地抛开车寒冰,车御离唇角勾起一抹淡淡的弧度,显示着这个男人的心情愉悦。

时语音乖乖站到车御离身后,向是寻求依靠一般。

她转头对车寒冰说道:“车先生,谢谢你的好意。但是不用了,我不想去。”

车寒冰耸耸肩:“那好吧,看来堂哥你是改变主意,要留下她了?”

车御离挑眉,冷冷问道:“怎么,你有意见?”

车寒冰摆摆手:“没有没有。”

他顿了顿,转了个话题:“我今天就是来看看你,昨天晚宴上,咱们哥俩都没好好说话。”

车御离却一点面子也没给,直接转过轮椅:“我和你无话可说!”完全把车寒冰当成空气。

他见时语音还愣愣地站在原地,清冷的声音里带一点薄责,加重语气:“愣着干嘛,还不推我上去?!”

这什么情况,她不是被解雇了吗???

时语音向管家抛去求问的眼神,管家比她反应快,少爷这是改变主意,要留下小雨了!

管家打内心里喜欢这个勤劳乖巧的姑娘,连忙摆摆手,做口型催促她好好听少爷的话。

时语音来不及思考别的,只好推着车御离的轮椅,进电梯,依照车御离的指示回了书房。

车御离的书桌上堆满了公务文件。

他打算等身体好一点,把“帝国”的管理权接手回来,这是他一手打下的娱乐帝国,不能一直交给苏少清代管。

还有车氏集团,如果三年前不是因为那场车祸,祖父车严辉早就把车氏总裁的位置交给他了,一场车祸,惹得车寒冰这个狼子野心的东西蠢蠢欲动。

既然他醒了,车寒冰就别想再作妖!

车御离这样想着,拿起桌上的文件,却不急着翻开。

在开始处理公事之前,他还有话要说。

车御离修长的手指在文件夹上点了点,冷声警告:“你给我离车寒冰远一点。”

“哦。”时语音帮车御离泡好茶放在桌上,为自己问了一句,“少爷,我这是不用走了吗?”

车御离内敛幽深的目光一抬,那里面总是盛着迫人的锋芒,任谁都不敢直视。

“别得意太早!不是留下你。只是新找的护工我不满意。”车御离低头翻开文件,不带一丝温度地说道,“你要是再敢以下犯上,照样扫你出门。”

时语音的嘴角悄悄地勾了勾,能留在车家当然最好!

外面要对付她的人太多,她现在势单力薄,跑出去就是送死。

车家是她的安全堡垒,只要能留下,哪怕让她伺候这头随时喷火的霸王龙,她也很乐意。

车御离处理公事时不喜欢有人在边上。

时语音轻轻带上门,眼角眉梢带着喜悦的色彩,谁知,刚转过一个角落,忽然被一个巨大的力道拽过去。

“又是你?!唔,唔唔唔……”

相关文章:

和女朋友闺蜜一起三飞小说~老外男友每天都要

锦时迷途爱未晚主角宁希程锦时全章节目录

张悠雨人体阴部40张伊人:谢文大胆私拍人体

苏湘傅寒川大结局小说_苏湘傅寒川完整版阅读

独家美文《闪婚深宠:傅先生,轻点抱》小说完本阅读#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