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以理解的婚俗2全文阅读/吃女友胸她突然来句好吃吗

2020-11-20 13:01 · 新商盟

他甚至眼睛都没睁,按下通话键张嘴就来:“老板,你这是有什么好活给我介绍呢?这一大早就打电话过来?”

“你这个老小子,真是头疼!”

那边听起来却是愁眉苦脸。

老王说话的时候,整个人已经清醒了过来,没等那边说事情,他其实已经琢磨了过来,老板打电话来,怕是有人告状到老板跟前了。

想明白了的老王,更是无所谓畏惧:“瞧您这话说了,几十年的老伙计了,您还能不知道我?”

他这话已经是非常清楚明白地给自己老板透底了。

电话那一边的老板一下子反应了过来,看样子老王已经知道自己找他是为了什么事情了。

他细细一琢磨,的确也就是那么一回事。

这驾校里上上下下那么多人,他倒是不能说自己对谁都了解,但是就老王他还是了解的。

这打人的事情,老王一般是做不了的。真要是做了,肯定也是有原因的。

想到着,他的视线不由得落到脑袋被裹了一层层纱布的张城。他这人也是眼睛毒辣,一下子就看出了这小子不是什么好东西!

可奈何,人家有个有钱的老子。

在视线扫到张城他劳资身上的时候,驾校老板不由得深深地叹了口气,呵斥道:“赶紧过来!”

老王自然是百般不情愿。

昨天晚上虽然折腾了一整个晚上,但那会还没有觉得累,这睡过一觉以后,反倒觉得浑身的肌肉酸疼。

老王原本想趁着今天偷个懒,可他心里也知道,能够让驾校老板这么催促那过去。

想必是张城背后的金主老爸过去了!

“哎!老刘啊老刘啊!你这家伙,眼睛里就只有钱!”挂断了电话,老王一脸不屑地冲着电话嘟囔。

只是嘴上这么说,他最后还是不得不起来穿上衣服,乖乖地去了驾校。

这还没进办公室,就有一帮的学员看到他过来,一个劲地挤眉弄眼。

老王自然看出来,这些家伙就是平日里跟着张城身后见风使舵的家伙。

他心里不由得冷哼。

站队这种事情,老王也不是没有见过,他原本根本不想放在心上。只是就在这个时候,他却无意中瞥见了姚诗晴。

这个傻丫头,这会怎么跑来了!

姚诗晴可能着急回来,脸上也没有化妆。

老王一眼就看到了她的黑眼圈,看样子这丫头回去是真得没睡好。

换做平日,他要是看到姚诗晴只是吊带短裙,可能早就看直了眼了。

可这会只有老王的眼里心里,都只有恨铁不成钢!

姚诗晴在看到他之前,就好像是无头的苍蝇一样,团团直转。一看到他,却好像看到了救星一样。

她也顾不得其他人看着,直接冲过来,一把抓住了老王的手,着急地说道:“王教练,你可来了,现在我们要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我不是跟你说了,这几天你先别来驾校练车吗?”老王忍不住呵斥。

他的话一出来,那帮等着看热闹的家伙,顿时笑成了一团。

这摆明了就是等着看笑话的。

老王一看这架势,冷笑了一声,这姚诗晴都没有反应过来。

他已经继续说道:“我知道快要考试了你着急,可是学车这种事情,急不得,你没见昨天晚上张城过来找我练车,结果没注意,把自己都给撞成那样了?”

“啊!我……”

姚诗晴是真的没有心眼,她眨巴着眼,完全地傻住。

老王看着这丫头的样子,心中忍不住感叹:这要不说胸大无脑!这还真不是一句空话啊!

想归这么想,但是在老王的脸上,表情没有丝毫的慌乱。

“你什么你,你给我赶紧回去!这要是不听教练的话,小心我不让你练车了。”老王板着脸,摆出一副生气了的架势。

姚诗晴是真得禁不住吓,一听到不能考试,她就更慌了。

要知道,她可是跟自己那帮小姐妹们吹了牛了,说自己今年回去的时候,肯定能够拿着小本本,开着自己的小车车回去。

这要看着,她倒是攒够了能买车的钱了,这驾照却还是八字没有一撇,姚诗晴就找了急了。

尽管她心里还担心着,赵城这边的事情不知该如何处置,但还是说道:“那,那教练我就先回去了!”

老王连忙点头,直到目送了姚诗晴离开了以后,他才算是真正地松了口气。

人家说,不怕神一般的对手,就怕猪一样队友!

要是姚诗晴继续留在这里,不但不能帮忙,反倒要分散自己的注意力,给他打掩护。

一想到,那丫头傻傻的样子,老王就觉得心累。

“哎吆!我们的王教练,可真得是怜香惜玉呢!”

那几个看热闹得小子,其实也早就看上了姚诗晴。

只是这张诚毕竟是个富二代,张诚看上的人,他们也就只能放在心里想一想,也不敢动什么心思。

可现在却看到大家的女神,对着一把年纪的教练,就好像是男女朋友一样地撒着娇的样子,一个个的心里那叫一个酸。

仗着人多,他们故意说道。

老王一把年纪,什么场面没有见过?这会这几个的招数,在老王看来,不过都是他当年玩了剩下的。

他毫不客气地瞪了那几个小子一眼,说道:“没错,这美女自然是怜香惜玉!不过你们几个臭小子,要是不好好练的话,小心我扒了你们的皮。”

他的警告换来了是一阵唏嘘。

老王却不以为然:“嘘什么嘘,要怪别怪我厚此薄彼,要是你们是美人,我保证也怜香惜玉!”

老王知道,其实在这个世界上,你要是越避讳什么,总是有一些反倒是更加得愿意说三道四。

反之则亦然,要是你自己坦然一点,他们没有了意思,也就不愿意再说下去了。

果不其然,老王这话一出去,那些人瞬间沉默。

“真不知道你们这些既没有脸,也没有有钱老子的家伙,凭什么舔着这么大的脸,不好好学习。看样子,是都喜欢补考的滋味了!”

老王继续冷嘲热讽。

这一句句的话就好像是带了钩子一样,勾住了这些人的痛脚。

不一会的功夫,一个个都纷纷散去。

老王这才松了口气,他整了整自己的衣服后,又抖了抖身子,最后叼了根烟,吊儿郎当地朝老板的办公室里走去。

这边老板早就等急了,远远地听到动静,以为就要过来。可这左等人也不来,又等人也不来。

就在他等得几乎不耐烦,准备让人出去喊一喊的时候,老王却推门而入。

“老板早……”

他目不斜视,看也不看屋子里得其他人,径自走到了老板跟前的办公桌上,一屁股坐在了办公桌上,不满道:“我说老板,我这昨天忙到了半夜才回去休息,你这一大早就叫我过来,你也不怕我这不养好了精神,开车走神啊!”

说完,为了证明自己真得很困似的,老王还故意长大了嘴巴,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

“啊,好困啊!”

一旁的张城看到他这样子,差点没气得一口气背过去。

张城旁边的张父看到自己的儿子急了,连忙冲着驾校老板直瞪眼。

这边驾校老板怎么会看不出来,老王只是在演戏。奈何当着外人的面,他也不好揭穿。

直到张父瞪眼过来,他才做直了身子,清了清嗓子呵斥道:“好了,这吊儿郎当像个什么样子,还不给我站好。”

老王倒是没有当真,他也知道,就这刘老板也不过就是因为有人在这,所以才故意这么做。

但是在人前,这面子他自然还是要给老板的。

兄弟归兄弟,但是真要是让老板丢了脸面,只怕也没有什么好果子吃。这么一想的,老王也不含糊。

他一下子从办公桌上跳了下来,一本正经地说道:“是是是。”

对于老王的配合,这刘老板还是比较满意。只是他这眉头还没来得及舒展,那边张父已经一记寒光扫了过来。

他也没有办法,直接继续沉着脸,训斥道;“你倒是给我说说,这我们都早早下班了,你说你忙到了大半夜才回来,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听到这话,张诚不有得得意地勾勒勾嘴角。

张父也满意地直点头。

刘老板心里其实有些担心,说实话,他的心里肯定还是袒护自己的人。

他这么大的驾校,那教练也多了去了。可是像老王这样活好,踏实的,也不是经常见到。

再说了,老王这可是在他这里一干就干了十几年,如果真是因为一点小事,他就把人给炒了,他这心里是真得舍不得。

但这事情说开了,要是证实了张诚这脑袋上的伤,是老王给折腾出来的,这就算他这有心袒护也袒护不了。

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的刘老板,还是不免有些担心。

反倒是老王在听到这话,却好像听到了什么好笑的问题一样。

“哎呀,老板,你怎么想起来问我这个?”

他连连摇头。

“少贫嘴,赶紧说!”刘老板这里本来就吊着一颗心,看到他这样,倒是急了眼。

“好好,我这不是确定一下嘛!”老王连忙伸出手,不断地挥动,试图安抚刘老板焦躁的心。

等刘老板重新坐会到了自己的位置上,老王才站直了身子,然后转过了视线落在了张诚的身上。

他伸手一指,理所当然地说道:“这还能有什么?还不都是因为这个家伙嘛!”

张诚做梦也没有想到,老王居然这么理所当然地伸出手指着他,气得牙痒痒。

刘老板是真心了解老王,他一看老王这个样子,心中的担心倒是少了几分。

他心里猜到,老王接下来可能会,编!

不过这对他来说,不重要!

最重要是事情,就是他不想要惹麻烦!如果说老王能够编个理由,直接把这件事情给解决了,他是最乐见其成的。

这么想着,他也就顺势点了点头,说道:“那你倒是给具体说一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老王皱了皱眉:“还怎么回事?这不是快要科目二考试了吗?张城这小子非说自己白天没有学到什么东西,让我过来给他练习练习。原本我是拒绝的,毕竟最近要考试了,白天学员们的训练就已经很紧张了。我现在也不是年轻的时候,一熬就能熬大半夜的。哎!”

说着说着,他突然停了下来。

那一边张城听到他说着话,气得直翻白眼,这才准备反驳,老王却又突然停了下来,这让他自己也是目瞪口呆,甚至忘记自己是想要反驳的了。

这边,老王顿了顿,叹了口气,凑到了刘老板的跟前嘟囔道:“我说老板,也不知道你是不是也像我这么个情况啊?我怎么总觉得自己越来越体力不够了,那两条腰子还总是隐隐地作痛。”

“去去去,我这可比你还小呢!”刘老板逞强呛声。

老王眼底藏笑,表面上却装着一脸恍然大悟地连连点头:“没错没错,我就说你这是岁数比我小,身子骨跟我不同。要不然,就冲着老板娘那架势,你怕是也喂不饱了!”

“去去去!”他越说越过分,这刘老板心里是有苦难言,一张老脸都涨得通红。

老王却也只是‘嘿嘿’地笑道。

“现在是说你们私人问题的时候吗?”张父忍无可忍。

“哦,对对对,现在不是说这个时候!”

老王也不问他是谁,心里明明知道那就是张诚他老子,却装着完全不认识的架势说道:“这位先生说得没错,那我就继续刚才的话题了。这我一心拒绝,可是张诚却不肯死心,一遍又一遍地给我发信息,他口口声声地说,他是看上了他们同期的学员,那个姚诗晴,说是要跟她一起学车。让我无论如何,一定要过来,不然他可就要在姚诗晴面前丢了脸了……”

“你说得是刚才外面那个肤白貌美的丫头?”刘老板一听眼前一亮。

老王一听暗叫不妙。

相关文章:

只能进入2根手指算紧吗|不要又加入一根手指

女生勿进进必湿的文字*别怕我真心

男打赌输了任由对方处罚/忍不住亲吻她的蓓蕾

舌尖抵弄着小花珠:两人的结合处传来啧啧的水声

乳孔虐乳,大屁股[11p]_又紧又大11p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