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桌下bl/坐在含着哥哥腿上写作业唐多宝

2020-11-21 09:55 · 新商盟

啥打算?没啥打算,出去打工呗。总不能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混吃等死吧。”

“那想好去哪儿打工了没?”吃着肉,赵二黑问道。

“还没想好,哪儿挣钱多走哪儿,哪儿姑娘多走哪儿呗!”

这话是听得厨房里的李翠花一阵乐呵,心想,这小子他娘的真是个小色皮。

“年轻就是好啊!说的没错,这回出去,一定要找个漂亮媳妇,给你爹把香火续上。”其实赵二黑心里想的是,如果自己能在年轻点,那该有多好!一定要出去睡他十了八个女人去!

“虽然我也没见过我那死鬼老爹长啥样,不过这漂亮媳妇是一定要找的!而且要多找几个!一个洗衣服,一个做饭,一个揉脚,一个捶背的!”

“你小子还真是牛啊!这高中上到狗肚子了哈哈,咱国家的法律,那是一夫一妻制,只能找一个媳妇的。”赵二黑一边给苏羽把酒倒上,一边笑着说道。

端起口52度的老白干直接干掉,苏羽笑着说道:“那就不结婚呗,先找几个玩玩!”

“对了,要不这样吧,过几个月你二哥从城里回来,不行到时候让他给工头说说,你也到那个建筑工地去干活算了。”看着苏羽若的样子,赵二黑说道。

“哪个二哥?你是说二愣子啊,就你那个小时候被我打的满地打转转的鼻涕虫。还真没想到,二愣子这会儿还当上工头了,一点都不像个鼻涕虫了嘛!”

这让赵二黑是满头黑线,二愣子可是他儿子啊。这小子当着别人老子说把人打的满地打转转,还真他娘的牛!

不过这倒也是事实,二愣子叫做赵雷,虽然比苏羽大四岁,但从小就比较瘦弱,哪能是天天让老苏头敲打的苏羽的对手呢?

小时候可真是没少被苏羽收拾,每次都打的鼻青脸肿的哭着回家的。不过这二年多在外面打工,倒是越来越壮实了。

但要说在这村里苏羽和谁关系最好,那还真就是二愣子!这俩小子,从小到大,基本都是一个锅里吃饭的,越长越大,这感情也就越来越像亲兄弟了。

“去了能当工头不?要是去了能当工头,使唤别人干活,那我就去!”

听着苏羽这话,赵二黑噗的一下笑了,嘴里的酒差点没呛到嗓子眼儿去,“咳咳……你小子还真能想!建筑公司又不是他开的,你哪能去了就当上工头呢!这咋说也得干上一年,看人老板能看得上你人不。看上了,说不定就给你个工头当当了!”

“哦,那就算了,等二愣子啥时候当老板了,我再去找他!”

一看这也是个走一步看一步的主儿,况且他也知道苏羽从来都不是个没主见的人,所以赵二黑也就没再说啥。俩人也就一边碰杯一边吃饭了。

这一吃就吃到了天黑了,酒足饭饱了,苏羽这才想起来,今儿还有正事没办呢。顺手把赵二黑那会儿给的中华烟往口袋一装,拎起桌子边的老白干,就往村东边的坟地走去。

“老家伙,我来看你了!今儿请你喝酒!”跪在爷爷的坟前磕了几个响头,苏羽拿起手中的老白干有些微醉的说道。

把整瓶老白干往墓碑前一浇,苏羽歪着身子靠在爷爷的墓碑前,聊天似的絮絮叨叨地说道:“老家伙,我告诉你啊,今儿我十八了!我十八了!以后不用你养活了,我来养活你!可是你个老东西,为啥不多活几年啊!”

今天,是苏羽十八岁的生日,是他成年的时候。往年,老头子在的时候,家里虽然不是特别富裕,但过生日的时候总是会给他热热闹闹的过上一回,买个新衣裳啥的。

可是自从老头子去世后,家里就剩下他一个人了,别说生日,平时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你教我的那些功夫,我已经练到第四层了,比你还高!今儿起,我也能动女人了,而且以后绝对比你个老东西动的多!怎么样,羡慕吧?羡慕你倒是起来啊,你倒是别死啊!”

想着自己好不容易长大了,能孝顺爷爷了,可是爷爷却离自己而去了,即便是再坚强的他,也忍不住的流出了眼泪,哭了起来。

“你说你个老东西!不好好的活着干啥啊!我白吃了你那么多年的闲饭,你倒是起来啊!起来也赖着我啊!让我给你再洗洗脚,让我给你再捶捶背啊……”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

也不知道哭了多久,最后哭累了,也或许是酒劲儿上来了,苏羽噗通一下倒在了墓碑前,呼呼大睡了起来。而且睡的十分安心,就好像小时候躺在爷爷腿上那样……

山里没有狼,也没有啥伤人的畜生,老头子教给他的功夫,也在身体里流动着刚烈的真气,使得阴寒邪气无法侵入体内,所以这一晚上,苏羽睡的十分安心……

第二天晌午,一阵马达声响起,村西头的北湖边,一艘小型游艇开了过来。

“哟?这是哪个有眼色的乡巴佬,知道老子要来这北湖玩,特意给老子准备好了鱼竿鱼饵啊!”看着岸边上横放着个鱼竿和网兜之类的简易渔具,游艇上的一个长毛年轻人大笑着说道。

“六子,把游艇停边上,咱哥几个也来钓个鱼耍耍!”对着游艇上其余三人说着,长毛一个脚踩在游艇边上,准备往岸上跳呢。

不过他们并不知道,这套渔具,在整个小溪村,乃至附近的几个村里根本没人敢动,因为这是小霸王苏羽的。

这里是苏羽和苏老头专属的钓鱼点儿,鱼竿也是苏老头亲手给做的,有着苏羽太多的回忆。因为前两天苏羽有急事儿,这才没有往回家拿鱼竿。所以,谁打这鱼竿的主意,那指定是要挨打的!

游艇往边上一停,那长毛噌的一下就跳上了岸,伸手抓起鱼竿,装模作样的往岸边一站,嗖的一下把鱼线鱼漂向着水面甩去!

“给老子把鱼竿放下!”

恰好此时,苏羽刚刚从坟头那儿爬起来,想起鱼竿还没拿回家,就往岸边走。这刚走到这儿,就看着一个长毛拿着自己的鱼竿,当下是气愤的大喝一声。

“哟?哪儿来的乡下小子,哪儿孩子多哪儿玩泥巴去,别在这儿打扰刘少钓鱼!”长毛身后的一个黄毛青年嚣张的说道。

“玩你妈!我最后说一遍,把老子的鱼竿放下!”看也没看那有些江湖气的黄毛,苏羽盯着长毛说道。

“你他妈还来劲了是不?看样子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凯子,六子,给我好好教训一下这个乡巴佬!”站起身来,将鱼竿往地上一扔,长毛青年冷声吼道。

如果乖乖的把鱼竿放下的话,或许苏羽还不至于和这几个城里来的孙子计较,但现在,承载着昔日记忆的鱼竿被摔,绝对是不死不休了!今儿不把这几个孙子拆零了,他就不是小霸王苏羽了!

眼中带着怒火,只见苏羽脚下猛地一蹬,嗖的一下就冲向了长毛青年,在其根本没有任何防备的情况下,一个大耳光子啪的一声就扇了过去!

“你他娘的说谁乡巴佬呢?有种再说一遍?!”

“啪!”

又是一个耳光子甩了过去,直接把长毛给打懵了。

这下可把黄毛惹火了,顿时一个箭步向前,挥着拳头就冲了过来,“妈的!你个乡巴佬,竟敢打刘少!老子今天废了你!”

剩下的两个人,也赶紧冲到游艇上拿了棍子,直接冲了过来。

“刘少?哪门子的少爷,哪家的少爷?!老子打的就是你!”看着被摔在地上的鱼竿,苏羽二话不说,又是几个耳光子扇了过去,直接把长毛扇成了猪头,扑通一头戳在了地上。

然后转身一拳打出,一点余地也没留,直接把个黄毛一拳打到湖里去了!

这一拳,看的后面那个短发男和胖子,直接呆掉了,手里拎着棍子,也不知是冲上来还是不冲上来的好,只能隔着老远打嘴仗了。

“你个兔崽子,居然敢动手打刘少!你知道他爸是谁不,明天让你吃不了兜着走!”拿着棍子,胖子嚣张的吼道。

“老子管球他爸是哪只长毛王八呢!跟老子有求的关系!吃不了兜着走?老子今天正好没吃饭,来来来,兜着走个试试?”

本来昨晚的生日就很凄凉,很想念老头子,这今天老头子亲手做的鱼竿就被人给摔地上了,苏羽不火才怪!

“你个小畜生,刘少他爸是刘富川,你再敢动一下,让你蹲大狱去!”喝了好多水,好不容易才从湖里冒出头,黄毛立刻嚣张的喊道。

“老子管球他驴富川猪富川呢,动了老子的东西,就该打!”说着,苏羽反手又是一个巴掌扇在了刚刚艰难的爬起身来的刘少脸上,把这货一个巴掌打的转了好几圈!

看着自己的老大又挨打了,胖子和短发男知道不打是不行了,大吼一声壮胆,举着棍子一顿乱甩的冲着苏羽就冲了过来!

“啊!!!”

相关文章:

随着摩托的颠簸我进入了她,可以插着相拥入睡

跟闺蜜一起跟男的做了_宝贝花核流好甜

诱宠,娇妻太撩人【乔诗语&宫洺】全集大结局

冯提莫被曝黑料, 13分49秒? 视频网站曝光, 网友: 跪求链接

带上水晶套能把女人干哭~在她打电话一撞一顶律动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