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篇】上门天医小说在线全集列表

2020-11-21 10:07 · 新商盟

饭桌子上,秦天坐在不起眼的位置如同一个透明人埋头吃饭,今天是他老丈人的生日,他跟着妻子李欣然一起来祝寿。

一家人热热闹闹的,可没有一个人搭理秦天。

因为他是一个入赘过来的。

“老公,吃个鸡腿!”

妻子李欣然给秦天夹了个鸡腿,却招来丈母娘的呵斥:“什么老公,一副穷酸样,你看看你姐姐找的老公,开着宝马来的,在看看你家这个,拎两兜水果还有脸来吃饭?”

王琴有些不耐烦,自己喝了口酒讽刺道:“窝囊废!”

即便王琴把话说到这个份上,秦天仍然不敢说话,甚至不敢还口。

三年了,整整三年他都是这么忍受过来的。

因为他缺钱,他的爸爸三年前做心脏搭桥手术急用钱,入赘的时候李家给了他十万,正是这笔钱送了他爸爸的命。

“好了妈,别说了,吃饭吧!”

见妻子为自己说话,秦天的心头再次剧痛。

为什么?

为什么自己这么窝囊?

为什么自己这么没用?

为什么自己连做人最基本的尊严都没有!

秦天看着眼前的一杯白酒,红着眼睛一口干了。

“呵,说两句脾气还上来了,看你那穷酸样来我家就堵得慌,没酒量就少喝点,那酒是你能喝的起的吗?喝进医院没人倒贴钱管你!”

王琴眼神中的厌恶是打眼心里的,当着这么多亲戚的面一点没给秦天面子,冷笑道:“要不是我女儿非得嫁给你,就你个窝囊废给我们李家当狗的资格都没有!”

“好了妈,你再这样我带着秦天走了!”

见自己的闺女真的生气了,王琴的嘴才消停点。

看着自己的妻子这么护着自己,秦天的心里更不是滋味,妻子明明可以找一个很好的男人,却选择了自己,而自己却让妻子这么失望,她还这么护着自己,自己却无法让妻子抬起头。

很难受,堵得慌,开始跟疯了似的一杯杯喝着白酒,不管李欣然怎么劝都不听。

秦天恍惚的看着桌子上指指点点的亲戚,心里不断地冷笑。

“你说欣然挺好个姑娘,这是造了什么孽了!”

“这小子架子还挺大,这么长时间了也没见过来打个招呼!”

“看他那个穷酸样,一辈子出息不了,一身的穷病!”

流言蜚语传入秦天的耳朵里,秦天嘴角挂着勉强的笑容,颤巍着身子刚想起来跟人家打招呼。

这时候李欣然的姐夫抢先一步站了起来,从兜里掏出一个盒子,递给李成:“爸,今天您生气,女婿没什么准备的,给您买了个手表!”

王琴表情大喜,赶紧把手表接过去,顿时开心的不得了:“我的天,江诗丹顿啊,这手表得七八万吧?”

一听到江诗丹顿的牌子,几个亲戚们纷纷凑了过来,都表示很羡慕,说李欣宇真是找了个好老公啊,李家的好女婿!

秦天苦笑着愣在原地,站也不是坐也不是,随即感觉到天旋地转,桌子都在旋转。

痛,撕心裂肺的疼痛让他痛不欲生。

秦天知道,自己喝大了,彻底昏迷过去。

但他的意识却也没有消失,而是进入了一个无尽的黑暗,入眼望去,黑暗中只有自己四周有一丝光明。

“我已经死了吗?”秦天有些感慨,自嘲道:“死了,也罢,一了百了,算是一种解脱!”

就在秦天再次向闭上眼睛的时候,黑暗中突然闪现一道白光,刺的秦天睁不开眼睛,随即一位身穿黄色长袍的老者出现在秦天的面前。

让秦天害怕的是,老者竟然双脚没有着地,却浮的如此沉稳,。

“你是人是鬼?”

老者没有回答秦天的话,而是用着沉着有力的声音开口道:“我乃龙虎山天师道圣人张守清,即日起,你便是我天师道传人,得我医道术法,武道传承,悬壶济世,渡劫众生……”

老者的话说完便消失在秦天眼前,随即庞大的信息量充斥在秦天脑海中,天师秘诀,道法秘籍,医道问卜……

信息量过于庞大,秦天脑袋接受不了,仿佛要炸开了,一声惨叫蜷缩在地上来回打滚,不知道翻滚了多久,秦天才缓缓地睁开眼睛。

“老公,你醒了?”

秦天睁开眼睛,发现躺在自己家的床上,李欣然在一旁看/书陪着自己,茫然道:“我还活着吗?”

李欣然有些无奈:“当然活着了,让你少喝点酒你不听,你喝多了,我一个帮你扛回来的!”

“谢谢老婆照顾我,我现在没事了!”秦天心里有些感动,三年来虽不知道李欣然为什么看上他,但入赘的这三年,李欣然是唯一一个把他当成人看的。

“嗯,没事就好,你在家好好修养,我下午还有课一会要去学校!”

李欣然一家都是从事跟医学有关的职业,李欣然是松山大学医学院的大学老师,李欣然的父亲李成是松山市医学院院长,李欣然的姐姐李欣宇靠着李成的关系在医院当护士。

说着,李欣然便站起身,她今天穿着黑白相间长摆T恤,下/身略微宽松的黑色休闲裤,勾勒出玲珑有致的流水线,长发披肩,十分有女人味。

秦天直勾勾的打量着自己的倾城妻子,就李欣然似乎也感觉到了秦天炽热的目光。

思考了几秒钟,随即伸手把长摆T恤去了。

“来,试试今天有没有感觉……”

李欣然的面色微红,走到秦天的面前,绝美的身材往前一送,一副随你的架势……尽管李欣然就摆在秦天的眼前,说不诱人那是假的,可秦天始终是一点反应没有。

是的,秦天那方面似乎有问题,每次关键时候就不行。

三年来,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秦天。

见秦天脸色尴尬,李欣然就知道秦天还是没感觉,为了更多的刺激一下秦天,李欣然又靠近了一点。

这下,美女李欣然已经毫无保留的展示在秦天眼前。

“试试吧,说不定就有反应了!”李欣然故意发出了喋的声音,让自己看起来更加的诱人。

秦天舔了舔干裂的嘴唇,颤抖的伸出双手朝着李欣然的身前。

“嗯……”

李欣然感觉整个人没了力气,期待的看了一眼秦天,问道:“有感觉吗?”

秦天无奈的摇了摇头:“有感觉,但没反应。”

李欣然努了努嘴:“没事,我们下次再试试,我先去学校了!”

李欣然走后,秦天绝望的躺在床上,别人入赘老婆都不让碰,自己的老婆让碰,偏偏自己不行!

一想到李欣然傲人的美好,秦天都想给自己两个嘴巴子!

暴殄天物啊!

突然,秦天好像想到了什么,腾的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会想到自己在那个黑暗空间遇到的道长以及跟自己说的话。

“那是梦吗……”秦天自言自语道,随即闭上眼睛在脑海里搜索着治疗不举的方法,令秦天惊讶的是,自己的脑海里竟然真的瞬间有几十种治疗的方法。

“一切都是真的!”

秦天眼前一亮,整个人都变得十分亢奋,自己掌握了这么多手段,还怕不能翻身吗?

忍辱负重三年,老天终于照顾自己一次。

那些瞧不起自己的人,从今天起,秦天发誓要推翻一切!

眼下治疗自己不举的病是第一大事,秦天拿出纸笔写出了一个药方,看着药方上的药材,秦天越发的不敢相信,在此之前,这药方上的好几个字自己都不认识,更别说药材了。

下午无事,秦天打算去找个药铺抓药。

抓完药之后,秦天顺便买了副银针,因为在自己的思维里,不举是因为阳.物上的几个经络堵塞,导致充.血不顺畅,需要针灸疏通,配合药物方可见效。

买完东西之后,秦天想到自己很就没回家了,自从做了李家的赘婿,秦天便很少回去,他什么都可以不在乎,但唯独受不了父母对自己呵护关心的眼神。

他不想让家人知道自己过得怎么样。

秦天的家里在一个很破旧的平房区,刚到小区胡同口,秦天便看到眼前熙熙攘攘的围了不少人,秦天皱了皱眉,走了上去。

“不要砸东西,求求你们不要砸东西!”

“求求你们不要再砸了,叔叔身体不好,受不了这么大的噪音!”

“身体不好?他就算死了管我什么事?老子在你们家煎饼果子里吃出来虫子了,恶心着了这事谁负责?”

眼下几个小混混手里一人拎着一个棒球棒,态度十分不友好,已经把院子里的东西砸的差不多了。

“我赔钱,我替阿姨赔你钱还不行吗?”还是那个女孩,穿着浅蓝色紧身牛仔裤,扎着马尾辫,到处跟小混混说着好话。

“赔钱?你算哪根葱啊?赔钱也行,十万,拿钱!”小混混骂骂咧咧的,明显是在讹人,狗仗人势。

一个中年妇女,衣着朴素,站在原地不敢说话,只好默默的流泪。

秦天整个身子都在颤抖,心口堵得窒息。

这个妇女秦天再也熟悉不过了,这是他亲妈!

秦天整个脸色已经狰狞的吓人,怒吼一声如同一个光影穿梭出去,直接一脚踹飞一个距离中年妇女最近的小混混。

静!

人群突然静下来了。

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秦天缓缓地走到中年妇女面前,直接跪在地上,眼泪止不住的流:“妈!!!儿子不孝啊,让您受委屈了!”

中年妇女看着眼前跪在地上的男孩,浑身忍不住的开始颤抖:“小天,是你吗,你可算回家看看了!”

“妈,您放心,以后儿子经常回来看您!”

男儿有泪不轻弹,可当看到自己的妈妈被人欺负到无法还手的时候,秦天还是忍不住泪崩。

这么多年了,自己过着猪狗不如的日子,到处遭人白眼,连自己的家人也没能保护好!

为了不让家人担心自己,为了不让家人知道自己在当牛做马,不让邻里之间挫脊梁骨,却是三年没敢回来几次。

“行了行了,从哪出来个小兔崽子啊,在那演几把的苦情戏呢?”

闻声,秦天的眼神顿时变得极其吓人,缓缓地站起来转过身。

秦天转过身的一瞬间,几个小混混都吓了一跳。

这个眼神,太恐怖了……

“怎么着啊?红个眼睛牛逼啊?”小混混也是道上混的,棒球棒敲打着地面,走到秦天面前身手拍打着秦天脸。

“看什么,不服啊?”

“来啊,你打我啊?”

“知道老子是谁吗,老子是跟方震混的!”

小混混每说一句话,手就要不轻不重的在秦天的脸上拍一下,当准备拍地四下的时候,秦天突然出手,一把抓住小混混的手腕,用力向下一掰!

噶蹦!

空气中传来清脆的骨骼错位的声音。

“啊!!!”

小混混的手腕掰断了,疼的龇牙咧嘴的,这种痛苦比一刀捅在身上还难受。

站在原地的秦天,身上散发着冷漠的气势,压得所有人喘不过气。

“刚才你们不是要钱吗?要十万是吧?现在你们砸坏了我家这么多东西,二十万不过分吧?顶去欠你们的十万,现在你们还欠我十万,五分钟之内我要看到这笔钱,否则你们都得死!”

现在是法治社会,杀人是犯法的,可当从秦天口中说出那句你们都得死的时候,在场的小混混都深信不疑,甚至已经看到了死神。

手腕被折断的小混混赶紧从兜里掏出银行卡,踹了一脚其余的小弟:“还做梦呢,赶紧去取钱啊!”

三分钟后,一个小混混抱着一沓子百元大钞恭敬地放在秦天面前,面带艰难道:“大,大神,这是您的要的十万块钱……”秦天的心情无疑是激动的,所有的一切都是真的,自己真的传承了那个道士的医术和武道,就从刚才自己出手的力度来看,似乎再来十个八个的小混混都不是自己的对手。

收过钱后秦天便让小混混们离开,拿着钱走到自己母亲的面前,看着眼前这个妇女,明明才四十的年纪,脸上却已经布满了沧桑,甚至两鬓已经出现了白发。

秦天心疼的抽搐,把钱递给妇女:“妈,没事了,都没事了!”

看到自己的儿子,妇女也是激动,眼神里闪烁着泪花,开口解释道:“我做的煎饼果子真的没问题,那里面绝不可能有虫子,他们都是骗人的!”

“好了妈,咱以后不去摆摊了,儿子养你们!”秦天强忍着鼻头的酸楚,把自己的母亲扶进屋子里。

“你别管我了,我进去给你爸倒点水,你先陪小雅说说话吧,这阵子多亏了人家闺女在咱家忙前忙后的,也不图个啥!”

秦天深吸一口气,点了点头,随即转身看着眼前的身姿靓丽,青春气息十足的女孩,一时间心中有些苦涩。

女孩叫萧雅,也住在这个平房区,从小跟秦天一起玩,跟着秦天身后哥哥的叫着特别甜,而秦天也一直把萧雅当亲妹妹照顾,时过境迁,萧雅竟然长得这么漂亮了。

而自己,却活成了猪狗不如的赘婿。

“谢谢你,小雅……”

“哥……”望着眼前这个男人,萧雅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冲上前抱在秦天的肩膀上放肆痛哭。

秦天没回来的时候,家里平时全靠萧雅来照顾着。

什么苦什么累都承受了,就为了等秦天回来。

现在,他回来了,萧雅感觉整个天空都晴朗了,这些年的付出也没有白费,所有的委屈辛酸都消失殆尽。

而如今,秦天也变得跟往日不同,有了十足的底气,轻拍着萧雅的肩膀:“没事了,以后什么事都没了,我会经常回来的!”

萧雅流着眼泪触摸着秦天的脸,生怕这一切都不真实。

秦天带着萧雅走进屋子里,自己的父亲卧在床上,正在和母亲交谈着什么,见秦天进来了,秦正担心道:“儿子啊,你刚打的那些人是方震的,他是市里有名的黑社.会,我们得罪不起啊,这钱还是给人送回去吧!”

“爸,你放心吧,这钱你们拿着随便用,我跟方震认识,晚点我会去打招呼的!”

为了安抚受惊吓的父母,秦天只能善意的撒了个谎,自己根本不认识什么方震,但是听说过,但不管是谁,依靠自己现在的能力也不足以惧怕。

秦安和赵玉芝相互对视了一眼,都很迷茫,不知道自己的儿子现在到第混的怎么样。

下午的时候,秦天原本想在家里吃了晚饭再走,却接到了妻子李欣然的电话,电话里的李欣然很着急:“秦天,你快来医院一趟,爸的医院出事了!”

秦天心里咯噔一声,虽李成看不起自己,但秦天还是怕自己的妻子受委屈,赶紧放下电话赶到医院。

医院里,人山人海,围了不少人。

“今天你们要是治不好郑老爷子,医院里的人全都给我下岗!”

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站在原地,气急败坏,这一会儿已经不知道打碎了多少个杯子:“你们这不是号称全市最好的医院吗,整个松山市的专家不都在这吗,然后呢?办法呢?都他妈一群废物!”

西装男人深吸一口气,随即走到另一个穿着便装男人的身边说道:“郑书.记,用不用我现在包一架飞机,我们即可飞往美国!”

男人虽穿着便装,但眉头紧皱,表情凝重,没有说话,而是起身朝着会议室走去。

秦天一眼便看到人群中的李欣然,穿着一身长款包臀裙,上半身白色的衬衫,李欣然的胸非常大,衬衫根本束缚不住。

“发生什么事了?”秦天走上前问道。

李欣然看秦天来了,也没指望能帮上什么,就是多个人心里稍微踏实点,说道:“松山市一把手郑书.记的爸爸突然昏迷了,专家组好像查不出病因。”

李欣然说话的时候,不远处的李欣宇看到秦天来了,皱了皱眉:“你来干什么?”

李欣宇在这家医院当护士,不得不说李欣宇穿上护士装,也颇有韵味,想必在床上,也是一把好手。

“姐,我让秦天来的,看看能不能帮上什么忙。”

“一个窝囊废能帮什么忙?”李欣宇冷笑道:“张宇航已经去请国外医生了,应该一会就到了,你快让这个窝囊废回去吧,在这丢人现眼!”

“闭嘴,你能不能小点声?”说话的不是秦天,而是穿着西装的男人,秦天看得出来,这个男人应该是郑书.记的心腹,此刻也显得很着急,有些浮躁。

“是是是,王秘书,我知道了知道了!”即便是被呵斥了,李欣宇一点脾气没有,一个劲的赔笑。

郑书.记乃松山市封疆大.史,而眼前的王秘书如同是代言人,自然水涨船高,说话也十分好使。

会议室内,郑书.记黑着脸走了进去,问道:“李院长,专家门可有什么探讨结果?”

一句话,问的在场所有的专家都低下了头,李成硬着头皮解释道:“郑书.记,现在专家们一致认为老爷子昏迷是因为脑神经坏死,有可能变成植物人,而植物人几乎没有治疗可能……”

“确定吗?”郑书.记的声音明显高了几个分贝,看得出来,他真的生气了。

从进入这家医院开始,生气摔东西的一直是他的秘书,郑书.记始终克制着自己的情绪,而听到这个消息,郑书.记怕是再也克制不住了。

“这…郑书.记,我……”

秦成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作为院长,他更加知道这件事的重要性,如果松山市一把手的父亲瘫痪在自己的医院里,那自己这个院长怕是保不住了。

而就在秦成不知所措的时候,外面突然传来一阵吵杂。

“让开让开,美国西医专家洛克来了!”

听到这阵嘈杂,郑书.记邹着眉头问道:“外面谁再说话?”

李成也知道张宇航去请国外医生了,此刻听到张宇航的声音,李成也知道八成是请到了,一想到自己的女婿这么优秀,竟然连知名国外西医都能请到。

这要是把郑书.记的父亲治好了,搭上了郑书.记这条线,以后想不在松山市发达都难。

“是我的女婿张宇航,认识国外著名西医洛克,现在应该是请来了!”

“去看看!”听到有神医来了,郑书.记赶紧转身走出去。

走廊内,张宇航穿着一身银色的西装,身板挺直倒是有几分风度,而他的身边,跟着一个短发外国人,很明显就是所谓的外国西医洛克。

“病人在哪,时间不等人,我要见病人!”洛克穿着一身白大褂,十分傲慢,连王秘书上前打招呼都没搭理。

洛克走进病房后,病房外笼罩着众人的恐慌。

一时间走廊变得静悄悄的,针落可闻。

十分钟之后洛克走了出来,摘下口罩,张宇航等人赶紧走上前问道怎么样,洛克摆了摆手,示意大家不必惊慌:“老人的确是脑神经坏死,引起心血管堵塞,造成呼吸缺氧,需要用电击刺激心脏,疏通心络经脉!”

“可有把握?”郑书.记一听要用电击,心里咯噔一声,强忍着怒意问道。

“当然没问题,这种病历我在国外见过。”洛克一脸的得意,似乎对自己的医术非常自信。

“好,那就请神医为家父治疗,如若见效,逼人郑达康必将有重谢!”看到有希望,郑书.记神情闪过一丝激动。

说罢,洛克已经开始指挥李成去准备器材,俨然成了全场的主导人物。

而就在这个时候,秦天站在不远处,用着在场所有人都能听得到的声音冷笑道。

“郑老爷子的病,电击超过三次,必死。”

相关文章:

男朋友一抱我就硬说明什么&两人都脱了衣服亲嘴

好硬再深一点口述 好湿你怎么怎么紧_小妖精跪趴灌满

二十招教你整疯女友,女友被白玩绿帽

和男友做到腿软,好湿好大硬得深一点

她感觉到快感|把腿大开让我吃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