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田花民免费阅读/仙田花民小说在线全文

2020-11-21 13:30 · 新商盟

九角村背靠的大山上,刘小波从自家党参地下来,嘴里衔着一根狗尾巴草,朝山下走。在一处野草丛生的地方,忽然听到窸窣的声音,像是溪水潺潺的声音。

奇怪,这里是半山腰啊,哪里来的水流呢?刘小波循着声音找过去,忽然在一簇野草背后瞧见白花花的一片。

“啊,那是一个女人的细白大屁股啊!”刘小波吓了一大跳,仔细一瞧,见是刚刚调到村里卫生所的美女医生谢美玉。

估计是谢美玉到山上采草药,内急了,见四下没有人,就蹲在草丛里小解。

刘小波心里“砰砰”乱跳,连忙躲到草丛里。

谢美玉比自己小一岁,长得水嫩漂亮,特别是一双大眼睛,水灵灵的,很好看。

刘小波对谢美玉早就有意思了,只是不敢说出来。现在忽然瞧见谢美玉的艳丽春光,立马口干舌燥,感觉身上有一股火焰腾了起来。

“不行、不行,一定不能让谢美玉发现自己了。”

刘小波这样想着,忽然感觉脚下有什么东西在动,低头一瞧,是一条小蛇。刘小波最害怕蛇,“妈呀”一声叫起来。

刘小波这边叫起来,谢美玉那边叫起来。

谢美玉以为四下没人,所以放心大胆地小解。哪想到村里的霉头小子刘小波居然出现在后边。

谢美玉“妈呀”大叫,心想完了,自己的细白屁股一定被刘小波看见了。谢美玉惊慌之余恼羞成怒,连忙兜了裤子,冲刘小波怒叫道:“刘小波,你居然敢偷看我?我、我要打断你的腿!”

谢美玉人长得漂亮,但性子急,从地上抄起一根枯树枝,朝刘小波追了过来。

刘小波没想到会被谢美玉发现,心里一阵叫苦,顾不得脚下的小蛇,忙朝山下跑。

谢美玉火辣的性格他是知道的,如果被谢美玉抓住,说不定还真能打断他的腿。

绝对不能被谢美玉追上!

刘小波跑得飞快,而谢美玉也追得飞快,一边追还一边叫着:“刘小波,流氓,你给我站住!”

“美玉啊,我不是故意要偷看你的,我就是下山的时候恰好撞见……”刘小波边跑边解释。

谢美玉哪里会信,她又不是木头人,早就看出刘小波对她有意思。不,是心怀不轨才对。因为她时常瞧见刘小波在村卫生所边上瞎溜达,明显是觊觎她的美色。

她怎么会看上刘小波这样的人,不说别的,就说刘小波好歹也是也个大学生吧,不知道怎么想的,毕业居然回到村里种地,这样的霉头谁看得上?

“流氓,站住!”谢美玉还在后面大叫。

刘小波心里越来越慌,突然脚下一滑,身子把持不住,朝边上的悬崖跌落下去。

“啊!”刘小波一声惊叫,紧接着就没有声音了。

谢美玉立马愣住了,“惨了,刘小波滚下悬崖了。”现在是半山腰,悬崖的下面是流经村里的溪河。

溪河是从雪山深处流淌出来,村子这一带位置,非常深。加上水流湍急,刘小波滚下去,要么被摔死,要么被水流冲走,多半没命了。

谢美玉吓得俏脸变色,身子发抖。如果不是自己追刘小波,刘小波也不会跌下悬崖。

谢美玉越想越害怕,跑到刘小波跌落下去的位置,大叫了几声“刘小波”。只听到水声,哪里有刘小波的半点回应啊!

谢美玉不敢站在这里,心里慌乱,连忙跑回村子去。

刘小波跌落悬崖,落在了溪水里,然后沉了下去。刘小波不会游泳,连呛几口水,就昏迷了过去。

迷糊中,一条小蛇游了过来,对,好像就是刚才看见的那条小蛇。小蛇的身上五彩斑斓的,看起来很神奇。它游到刘小波的身旁,朝着刘小波的掌心使劲地咬了一口。

刘小波也不知道是怎么醒过来的,醒来的时候,躺在溪流边上。他连吐好几口溪水,感觉脑袋胀痛,

这时候他手心有点胀痛,低头瞧去,见掌心处有一个红色的齿印,胀痛的地方就是从那个齿印处传出来的。

刘小波想起昏迷时模糊的一幕,十分惊讶,“难道真有小蛇在我的掌心咬了一口?”

刘小波担心那条小蛇有毒,应该尽快到村卫生所去处理。要知道以前村里有人在山上被毒蛇咬了,没来得及处理就死掉了。

刘小波想着害怕,连忙爬起身,朝村卫生所跑去。

谢美玉因为害怕,哭哭啼啼地跑回了村卫生所。她把卫生所的门关着,一个人藏在屋子里。

脑海里闪现刘小波跌落悬崖时的情景,她浑身打了一个哆嗦。女孩子本来胆子小,加上是一条人命,她哪里会不害怕?

谢美玉根本坐不下去,她心里矛盾着该不该把事情告诉给刘小波的父母。如果告诉刘小波的父母,他父母一定会找她算账。但是不告诉,她良心上又过不去。

想了想,谢美玉决定还是要告诉刘小波的父母,就算刘小波的父母找自己算账,自己也要承担责任,毕竟刘小波是因为自己跌落悬崖的。

谢美玉下定决心,站了起来,打开门出去,准备去找刘小波的父母。

哪知道刚刚把卫生所的门锁上,就见刘小波全身湿淋淋的,从远处屁颠屁颠地跑了过来。

谢美玉立时怔住,“原来这小子没有事情啊?可是,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去,居然一点事情也没有,算是一个奇迹。”

见刘小波没有事,谢美玉心里的内疚和害怕忽的全没了,取而代之的是被捉弄的愤怒。

谢美玉“哼”了一声,冲刘小波叫道:“小流氓,你怎么没被摔死?”

刘小波已经跑了过来,咧嘴笑道:“我福大命大,没死成。美玉,我好像被蛇咬了,你给我看看。”

谢美玉以为他故意来套近乎,没好气地说道:“美玉也是你叫的么?不要叫那么亲热,我跟你不熟!”

谢美玉说着转过身,打开卫生所的门进去了。

刘小波别提有多么尴尬了,悻悻地跟了进去。一进卫生所,谢美玉忽然转过身,一下将门关上。

刘小波惊愣住,“这是干啥啊?大白天关什么门啊?该不会是因为自己偷看了谢美玉的屁股,谢美玉要以身相许了吧?”刘小波正满脑子遐想,谢美玉凶狠的目光盯来,银牙咬得“咯咯”响,低沉说道:“小流氓,今天你偷看我小解的事情,不准跟任何人说。如果走漏了风声,我一定叫你好看。”

谢美玉越看刘小波越生气,这人怎么看就一霉头,还是个小流氓。

刘小波嘟着嘴巴“哦”了一声。只听谢美玉又说道:“还有,以后没事不要到村卫生所瞎溜达,村里人看见了,还指不定说什么闲话呢!”

“哦!”刘小波沮丧地答道。

见刘小波都同意了,谢美玉才松了一口气,把门打开。

“你哪个地方被蛇咬了,让我看看。”谢美玉不相信刘小波真被蛇咬了,只因对刚才刘小波跌落山崖内疚,故意说道。

刘小波连忙把手掌伸出去,叫谢美玉看。

谢美玉坐了下来,扳着刘小波的手掌,见手心有个红色的小齿印,有点好奇,按了按,问道:“真是被蛇咬了啊?现在是什么感觉?”

不按还好,谢美玉一按,那种胀胀的感觉更强了,好像有一股气流通过手掌朝手臂里钻。不过,只有胀胀的感觉,没有痛感了。

“有些发胀。”刘小波老实答道。

“痛不痛?”

“不痛。”

“应该没什么事,我用生理盐水给你洗一下,再用酒精给你消毒。”

说也奇怪,酒精抹在上面,一点也不痛。

由于谢美玉是坐着的,刘小波是站着的。谢美玉在俯身那一刻,刘小波瞧见了谢美玉领口里的风光。刘小波心猿意马,吞了吞口水,连忙挪过目光。

不得不说,谢美玉真的很漂亮。脸蛋漂亮,身材还很棒。此时谢美玉换了一件白色天使衣服,整个人看起来更有韵味。

离她很近,刘小波能闻到谢美玉身上散发出的独有气息,清香扑鼻,叫人陶醉。

刘小波心里越来越慌乱,显得很不自然了。

恰好这时,听到谢美玉说道:“好了。”

刘小波连忙缩回手去,低着头说了声“谢谢”,准备离开了。

刚踏出门槛没走多远,就见村子里的小霸王刘大头流里流气地走了过来。

刘大头不务正业,在村子里偷鸡摸狗,最喜欢调戏良家妇女、小姑娘。他读完小学就跟着镇子里几个痞子混,仗着有镇子里的大哥撑腰,霸道至极,横行村里。村里人是敢怒不敢言。

刘大头早就垂涎谢美玉的美色了,今儿凑巧路过这里,索性来耍耍流氓,看能不能占点谢美玉的便宜。

没想到来了跟刘小波撞了个正着,刘小波就一霉头,刘大头根本没把刘小波看在眼里,理也不理刘小波,径直朝卫生所里面走去。

刘大头走进卫生所,顿时露出一脸淫笑,冲谢美玉说道:“谢美女,有空没,陪大头哥耍一会儿?”

谢美玉知道刘大头的德行,皱起眉头,说道:“我没有空,刘大头,你有没有事?没有事赶快离开,我还要工作。”

“肯定有事啊!”刘大头坏笑起来,“我今儿是特意来宠溺谢美女的!”

刘大头说着就靠了过来,谢美玉害怕,站起来朝旁边躲。刘大头见谢美玉居然躲,更兴奋了,手臂张开像是老鹰扑过来。

这个时候是中午,村里的人都在家做午饭,卫生所这里根本没有人来,所以刘大头胆子特别的大。

谢美玉再次慌忙躲开,没想到刘大头抓住了谢美玉的衣角,把谢美玉的天使衣服扯了半拉子下来。

谢美玉没想到刘大头今天这么大胆,忽然闻到一股酒气,才知道刘大头中午喝了酒的。

“啊,救命!”谢美玉大叫。

“哈哈,叫吧,就算叫破喉咙也没有人来救你!”刘大头淫笑不停,再次朝谢美玉扑过来。

这一下谢美玉已经退到墙角,无处可逃,被刘大头按住。刘大头摊开手爪抓谢美玉的衣领口。

谢美玉的衣领口被撕开一角,眼看春光就要露出来。这时,忽然听到一个声音叫道:“狗日的畜生,快放开她!”

“蓬”一声,刘大头的屁股被重重踹了一脚。刘大头一个趔趄,一头撞在墙上,脑袋撞出个大青包。

在村里还从来没有人敢打他刘大头,刘大头火冒三丈,爬起身来,见刘小波怒气冲冲地站在身后。

“马勒戈壁,小霉头,居然敢打老子。老子今天不拨你的皮,老子就是你孙子!”

刘大头没想到打他的人是刘小波,刘小波身板不强壮,平日在村子里十分平庸,现在居然该打他?真是逆天了!

刘大头捏紧拳头冲上来,准备一个铁拳把刘小波捣倒下。

刘小波也是豁出去了,见刘大头拳头捣来,也攥紧拳头迎上去。

刘小波攥起的拳头正是手心有红色齿印的拳头,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此时感觉这一条手臂像是被什么充斥满满的,十分鼓胀。

“邦!”、”咔嚓!”接连两声响,两个拳头撞在一起,刘大头突然杀猪般惨叫起来。

见刘大头抱着手腕疼倒在地上,刘小波一愣,明明自己的拳头一点事情也没有啊,怎么刘大头这么惨?

“啊,我的手腕断了啊!好痛、好痛!”刘大头越发惨叫起来。

“断了?”刘小波伸出自己的手掌看,好像自己刚才那一拳力气变大了不少。奇怪的是,随着这一拳打出,手臂的充斥感也消散了许多。

“这是怎么回事啊?”

李小波想不明白其中的道理,也没时间去想,他现在第一要做的是好好收拾地上的刘大头。

刘大头疼得“哇哇”大叫,见李小波过来,连滚带爬。刚才两个拳头撞在一起的时候,明显感觉自己的拳头好像撞在一块坚硬的铁块上。

“刘小波的拳头怎么那么硬?”刘大头典型欺软怕硬,这时候心里害怕李小波,爬着后退。

刘小波走上前,气冲冲说道:“叫你欺负美玉,我打残你!”说着扬起拳头又要打。

刘大头连忙磕头:“哥、爹、祖宗,求你别打了,求求你了!”

“砰砰砰!”刘大头的脑袋磕得像捣蒜。

“好,不打你也可以。你马上给谢美玉磕头道歉,而且发誓以后再也不来找美玉的麻烦。”刘小波身正严辞地说道。

“好好,我道歉、道歉。”刘大头连忙调转身子,朝着谢美玉如鸡啄米一样磕头求饶。

“美玉姐啊,对不起,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求你原谅我吧,求求你啊……”

刘大头一连磕了十几个头,额头都磕破皮了。刘小波见状,叫道:“滚。”

“好,我滚、滚……”刘大头忙不迭爬起来跑出了卫生所。

“谢美玉,你没事吧?”刘小波关心地问道。

“我、我没事……”谢美玉半天回过神来。

“没事就好,我先回去了。”

刘小波一边朝家里走,一边看着自己的手掌,想不明白,刚才为什么这条手臂变得那么有力气?

九角村地处偏远,没有什么经济来源,村民靠到背后的原始大山中挖草药、打野生猎物换钱度日。

前几年,村长刘光烈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一批党参苗子,开垦出两片荒地,自家种上了。

党参的种植有个特点,第一年种,第三年收。也就是说生长周期是三年。

第三年的时候,村长家从地里挖出了好多党参,当年就大卖了一笔,赚了五大千。

这可羡煞了村里人,平日里大家在大山里挖草药、狩猎一年顶多赚1000多块钱。一年赚5000块,想都不敢想。

羡慕归羡慕,但是大山闭塞,大家伙都不知道到哪里去弄党参苗,就算弄来了也不知道怎么种。

刘小波去年大学毕业,毕业后在城里不好找工作,索性回到村子。他见村长家赚了钱,自己也萌发了种植党参的念头。由于他是在省城里读的大学,就拖省城里有关系的同学帮忙弄来了一批党参苗。

刘小波和老爸刘大明开垦了两亩荒地,把党参苗种下了。

在种植党参苗的时候,刘小波上网查了种植党参的方法,也运用上了。但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种植了一年,苗子稀稀拉拉不说,还瘦不拉几,病黄病黄的。拽起一株看,下面只有细细的一根茎,想要在第三年收获是不可能的。

刘小波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出是什么原因,眼瞧村长家的党参地,苗子繁茂粗壮,叶片翠绿有生气,刘小波羡慕得口水都流出来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前两天刘小波从自家党参地下来,路过村长家的党参地,四处张望见没有人,就拽了一株起来。乖乖不得了,叶子下面已经长出了小手指粗的小党参出来。看小党参胖胖壮壮的,第三年一定会长成茁壮一根。看来村长家又要卖个好价钱了。

眼瞧村长家的党参长这么好,自己种植的再怎么呵护也不行?刘小波仔细查看村长家地里的土,潮湿肥沃,应该是加了上好的化肥在里面。

刘小波有点心灰意冷,两亩地全部用上化肥,需要很大的量。买党参苗已经花光了家里的积蓄,哪还有钱去买化肥?

村长家有钱给党参苗用上化肥,党参苗自然长得快。自己没钱,就只能眼睁睁看着地里党参苗一点点蔫下去。

刘小波垂头丧气。丧气了一阵,觉得这样的想法太消极了。自己好歹是大学毕业生啊,脑瓜子灵活,总能想出办法的。

想到这里,刘小波给自己打气,一定要加油,总有一天一定让党参丰收。而且刘小波在心里立下一个目标,自己种植的党参收成必须超过村长家的。

言归正传。

下午没事,刘小波到山上党参地除草。半天平常,没有发生什么事。晚上回到家里,吃过晚饭后。刘小波发现了一件怪事,就是自己的右手臂又有一股鼓胀的感觉。

鼓胀的感觉从手臂连到手心那个红色齿印。很快,鼓胀感越来越明显。刘小波朝手臂看,从掌心到胳膊肘,鼓起了一个小疙瘩,在动,像是皮肉里钻进一只小虫子。小虫子从手臂朝掌心爬。

刘小波不知道怎么回事,心里害怕,咬着牙忍着。但忍是忍不住的,刘小波感觉手掌有一股强大的力量要冲出一样,他把拳头捏在一起,一拳砸在墙上,没想到把墙面的砖头砸凹进去了。

“啊,这么强!”刘小波摊开手掌,瞪大了眼。紧接着,更加奇怪的事情发生了,掌心的红印处沁出了一滴晶莹发亮的水珠。水珠有豌豆大,还闪着光。

“这是什么啊?”刘小波感觉入手冰凉,好奇地打量,没有看出什么名堂,就把水珠抖到了窗子外面。

窗子外面是一片菜园子,就在墙角位置,种了十几株党参苗。这是刘小波早先试验的十来株,比山上种的党参苗还差劲,每一株上面就只有几片黄叶,几乎是濒临死亡的状态了。

手掌沁出水珠后,手臂的鼓胀感再也没有了。刘小波这一晚睡得特别踏实。

第二天一早,刘小波起床了。今天还有更重要灌溉工作,必须要早点上山才行。

当刘小波走到院子的时候,眼前忽然一亮,见菜园子的十几株党参苗长得十分茂盛,绿油油的,藤叶几乎有半个人那么高了。

比起村长家的党参苗,足足高了几十厘米呢!

“咦,这是怎么回事啊?”昨晚天黑的时候,刘小波还特意看了的,十几株党参苗蔫不拉几的,只有几片黄叶啊,怎么就一晚上,长得这么好了?

刘小波立马想起昨晚上手心里沁出的那滴晶莹水珠,当时就是把水珠抖在这个位置的。难道是水珠的作用?

刘小波连忙理了理思绪:昨天他落水后迷糊中感觉有一条小蛇咬了他的手心。醒来后,发现手心多了个红色齿印。再然后呢,整条手臂有鼓胀感,十分有力量了。最后,就是手心沁出了一滴水珠。

整个过程太神奇,是不是那条小蛇在咬他的时候赐予了他异能?异能体现在两方面,第一是让自己的手臂变得有力。第二,沁出的水珠可以帮助植物快速生长。

刘小波想到这里,忍不住一阵兴奋,如果真是这样,那自己不仅变得十分厉害,山里的两亩党参也有希望了。

为了证明自己的想法是不是正确的,刘小波把手臂伸出来,把掌心摊开。可是这时候,手臂没有鼓胀的感觉,掌心也没有沁出水珠。

刘小波正想着,忽然听到脚步声传来,抬头望去,见谢美玉从小路走了过来。

“谢美玉,你怎么来了?”谢美玉到自己家里来,还是第一次,刘小波有点纳闷。

“我来看看你手心被蛇咬的地方好没有?”谢美玉淡淡地说道。

“呵呵,没想到你挺关心我的。”刘小波笑呵呵说道。

“呸,我才不会关心你。只是想着昨天你帮了我,我不想欠你的人情而已。”谢美玉没好气地说道。

“原来是这样啊!”刘小波心里有点失落。

谢美玉已经到了刘小波面前,叫刘小波摊开手掌给她看。刘小波摊开手掌,谢美玉见刘小波掌心的红色齿印已经消了一些,松了一口气。

正在这时候,忽然听到一个粗嗓门吼道:“刘小波,你给老子滚过来!”

相关文章:

两个领导吃我的奶|不顾她的哭喊占有她

小黄文纯肉污到你湿|她无力的承受他的索取

当男生推入身体时是什么感受/坐上来就不疼了自己动

不要,肉肉辣文,完整版《肖先生婚短情长》&(全文在线阅读)

男人说恨不得把你揉进身体里~和朋友换着玩可以吗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