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都市侠医小说在线免费/都市侠医

2020-11-21 14:22 · 新商盟

突然,一个冰冷但却很好听的声音响了起来:“先生,请自重!”

自重?

穆成先是一怔,然后就秒懂了。

自己为了看清楚冰美人脸上的寒气来源,竟然盯着人家的胸细细端详了好几十秒钟。

关键是,那种投入状态真的很容易让人误会啊!

不过,确实很大!很圆!应该也很润!

“哦……误……误会……”

穆成吞吞吐吐地说道。

“我其实不是在看你,而是在看你的病!”

冰美人起先虽然恼怒,但还是努力克制着情绪,保持着高冷的优雅。

但是穆成后面的这句话一出,冰美人的脸上顿时就结出了寒霜!

特别是那双精致的眼眸里,迸出的杀意和冷意顿时弥漫了穆成的四周。

她不屑地瞥了穆成一眼,道:“我的病?呵……我看你才有病!”

“你不觉得你搭讪的方式特别拙劣吗?”

“你觉得我会吃你这套吗?”

冰美人连珠炮似的诘问后,又不屑地冷笑了一声,顿时搞得穆成有点不知所措。

他定了定神,道:“美女,你误会了,你真的有病!”

冰美人一听,眉头就拧成了麻花状。

“你……”

她秀目圆瞪,紧咬贝齿,腮帮子都气的鼓鼓的。

“哼……流氓!”

穆成一听顿时也有些怒了。

你丫的怎么听不懂人话呢?

是我说得不够清楚,还是你的脑子有问题啊!

就在他要发作时,冰美人突然面露喜色,朝着一个老人跑了过去。

老人坐在轮椅里,由一个中年男子推着,轮椅旁还跟着靖城市人民医院风湿免疫科的主任孙烈,两人相谈甚欢。

穆成的听觉异常敏锐,把他们的谈话听得清清楚楚。

原来冰美人是老人的孙女,老人的风湿腿最近疼得厉害,连路都走不了。

冰美人今天就是专程赶来,陪老人找孙烈看病的。

孙烈管老人叫苏老,具体身份却不得而知。

不过看孙列唯唯诺诺的样子,料想身份定然不简单。

听到老人腿上的风湿竟然如此严重,穆成就有些好奇,于是不自觉地多看了几眼。

咦,什么情况?

老人腿上有风湿,为什么我看不出来呢?

虽然隔着裤子,但是凭借自己的望气术和面诊术,绝对不可能看不出来。

于是他又走近了一些,认真查看起来。

经过再三确认,又经过一番犹豫,穆成终于上前道:“老先生,您腿上的毛病,只怕不是风湿啊!”

穆成本来不想管闲事,但是听到孙烈一直在鼓励老人坚持服用风湿药,而且还要再增加剂量,穆成就忍不了了!

庸医害命啊!

按照穆成的判断,老人腿上的毛病并不是风湿。

风湿药多数都伤肠胃,老人的肠胃已经遭到了不小伤害,再继续吃的话,绝对要出大问题。

穆成做不到见死不救!

听到穆成说不是风湿,三人都是一阵错愕!

这怎么可能呢,老人腿上的风湿病是经过专家委员会确诊的,断然不会出错。

可这个年轻人竟然说不是风湿!

这也太哗众取宠了吧!

孙烈好奇地道:“哦?不是风湿?那你觉得是什么病啊?”

穆成道:“是腿部有淤血!”

此话一出,孙烈脸上的好奇顿变作了轻蔑和不屑,“小伙子,你也是这里的医生吗?”

呵……冰美人嗤笑一声,道:“孙主任,你别理他,我估计他就是个医托,刚才还想骗我来着呢!”

苏欣本来以为穆成只是想和她搭讪,但见他又主动说起爷爷的病情,料想定是医托无疑。

苏老本来对穆成还有一丝期待,但被孙女这么一说,顿时就有些警惕起来。

“爷爷,我们走。”

冰美人说完,扔下一个警告的眼神,就推着老人离去。

我擦!

这小妮子,你自己身体出了问题,难道你一点感觉都没有吗?

我就那么像个医托吗?

有我这么不专业的医托吗?

你的脑子是不是都长胸上去了啊?

不行,不能再让老人继续吃风湿药了,否则必死无疑。

于是他高声道:“老先生,您有没有想过,您腿上的毛病要真是风湿的话,怎么会越治越严重呢?”

苏老一听顿时一阵愕然!

对啊,治了那么久,怎么不但没有转好,还坐上了轮椅呢?

苏老道:“小伙子,那你详细说说看!”

穆成道:“老先生,您腿上的毛病应该有两三年了,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您的双腿应该是在大约五年前受过外伤,而且左腿比右腿严重,对吗?

苏老顿时身体一颤,脸上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色,道:“不错!确实如此!”

穆成道:“您腿上的伤当时看上去是好了,但还是在骨头内留下了淤血,这是检查不出来的,所以您现在才会觉得左腿比右腿的痛感更明显。”

苏老顿时又是一惊,脸上露出思索的神色。

孙烈一听暗道不好,苏老的风湿病可是自己在跟踪治疗,如果真让这小子挑出点失误来,莫说自己这个主任干不了,就是院长也肯定得跟着倒霉。

毕竟人家的女婿可是市卫生局的副局长啊!

“你们这些医托,真是太猖狂了,搞到病人的一点隐私,就敢出来招摇撞骗,看一会儿警察来了怎么收拾你。”

孙烈呵斥完,就准备打电话报警。

冰美人也附和道:“爷爷您不要相信他,他这种骗人手段网上经常有曝光。”

不料苏老却抬手制止了二人,问道:“那你能治吗?”

他一生精明无比,阅人无数,是不是骗子一看便知。

穆成道:“能治,而且能治好!”

孙烈急道:“苏老,这小子信不得,就算是大国手也从来不敢打治愈的包票。”

冰美人也道:“爷爷,他连病情都不检查就打包票,绝对是医托无疑,我马上报警。”

哈哈哈哈……

穆成笑道:“中医‘四诊’,望闻问切,望可是排在第一的,老人家这点小毛病,还用不着动手检查。”

孙烈差点被这句话气得吐血。

狂妄,简直太狂妄。

连专家委员会都没折的病症,你丫的竟然说是小毛病。

我去你大爷的。

孙烈怒斥道:“大言不惭!”

苏老道:“那你说说怎么治!”

穆成道:“我先给您针灸一次,让您能够站起来,然后再吃几剂药,一个月准能痊愈。”

针灸一次就能站起来?

苏老顿时两眼放光,虽然他并不相信穆成,但是试试也无妨,在腿上扎几针而已,又不会要命。

“那就有劳了,孙主任,还得麻烦你给安排个地方!”

孙烈虽然不情愿,但还是只能照办。

一番准备后,穆成就开始行针。

为了取得立竿见影的效果,他选择了几个淤血较浓的地方下手。

先是将银针刺入,疏通局部经络,然后开始金针渡穴,用自己体内的元气,化开苏老腿骨内的淤血。

治疗的方法很简单,但是对穆成的消耗极大,不一会儿就有了虚脱的感觉。

苏老本来不相信穆成,之所以接受穆成的治疗,他也只是打算碰碰运气而已。

但感受到银针上传来的丝丝暖流后,苏老就知道自己遇到高人了。

与此同时,腿部的痛感也开始逐步减轻,心底的疑虑也就烟消云散。

大约二十分钟后,穆成就收了针。

“苏老,您可以站起来试一下了!”

听到穆成的话,孙烈的心顿时就蹦到了嗓子眼。

他毕竟是堂堂的科室主任,见识还是有的。

看着银针穆成在手指下嗡嗡震颤,他就知道自己遇到真人了。

自己的颜面恐怕要保不住了,只能祈祷苏老爷子病得严重些,这次针灸没法让他站起来。

苏老激动不已,因为自己的腿自己最清楚。

“嗯,好!”

苏老一边说,一边在冰美人的搀扶下,缓慢地站了起来。

就在苏老迈步的刹那,孙烈顿时有种大脑缺氧的感觉。

麻麻的,老子的一世英名,注定要毁了!

终于可以不用坐轮椅了,苏老异常兴奋,拒绝了孙女的搀扶,独自在屋子里慢慢地走了起来。

看着苏老迈出的步伐,冰美人顿时热泪盈眶。

从小爷爷就最是疼她,无论生意有多忙,爷爷都会抽时间陪她玩。

后来爷爷出了一次远门,回来后双腿就都不能下地走路了,在床上养了一个多月才基本痊愈。

又过了一年多,双腿就开始隐隐作痛,经过多番检查,最后确诊得的是风湿。

本来觉得不是什么大病,但是谁曾想最后竟然坐上了轮椅。

而且由于吃药太多,落下了一堆的肠胃病。

若非今天遇上这个医托,哦,不,是江湖郎中,继续服药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庸医害人不浅啊!

这个小江湖郎中,虽然看起来不靠谱,但是医术似乎还不错。

现在想想,自己刚才的态度似乎有些过分了。

就在冰美人准备向穆成道歉时,突然,她发现穆成竟然又在死死地盯着自己的胸看。

而且那副投入的表情,简直无耻可恨到了极点。

流氓,混账!

冰美人顿时秀眉微蹙,目光中杀意腾腾。

刚对穆成生出的一丝丝歉疚,顿时淡然无存。

“哼……”

听到冰美人寒气逼人的一声冷哼,穆成顿时回过神来。

不好,刚才只顾着研究冰美人心脏处的特殊寒气,让她对自己的眼神产生了误会。

这下麻烦了!

穆成刚想过去解释,就被冰美人杀意腾腾,寒气逼人的眼神给瞪了回来。

哈哈哈……

突然,苏老开怀大笑起来。

“神医啊!神医啊!小兄弟简直就是当世华佗啊!”

穆成道:“老先生过誉了,针灸只能暂时缓解,要想根治,还需要配合药物治疗。”

苏老道:“好,好,那就有劳小兄弟赐方。”

穆成从旁边的桌上找来纸笔,经过一番斟酌,写下了两个方子。

“老先生,这个用来泡脚,这个用来内服。”

“嗯,好。”

苏老说完,接过药方看了起来。

看完泡脚的药方,他微微颔首,显然极为认可。

不过看到内服的药方时,他突然皱起了眉头。

苏老的这点表情变化自然逃不过孙烈的眼睛,他看到内服药方时为什么会皱眉呢?

当然只有一个情况,那就是方子有问题。

想到这里,孙烈的眼睛里顿时燃起了希望。

这小子,不但打了自己的脸,还激起了苏家对自己的雷霆震怒。

如果能抓住他药方中的疏漏做文章,那事情就还有转圜的余地。

“苏老,中医乃是经验之学,这种小娃娃开出的方子,怕是不能轻信。”

苏老呵呵一笑,把方子念了出来。

“三七粉一克,西洋参粉一克,早晚各一次,温水送服!孙主任,你说是你的风湿药可信呢?还是这个药方可信?”

孙烈一听,差点没有喷出一口老血来。

这个何止是一个药方,完全可以当做养生食谱来用了。

就算治不好腿上的毛病,也绝对不会像风湿药一样吃坏了肠胃。

“苏老,我……”

孙烈顿时如坠冰窟,再也说不出什么来。

和苏老约定三日后去复诊,穆成就告辞离去。

赶到母亲的病房,她已经喝过了一些稀粥。

何玉琴手术创伤已经基本痊愈,最大的问题,就是经脉淤塞和元气大伤。

穆成又给她针灸了一次,然后拟了一个方子,准备用中药为母亲调理。

买药回来,路过体检中心时,一道清丽的身影映入了眼帘。

高挑的身段,洁白的长裙,乌黑的长发,精致的脸庞。

看得穆成顿时有些发呆。

咦,不对。

这人看起来怎么有点熟悉呢!

好像在哪里见过似的。

就在穆成努力回忆的刹那,长裙美女也看到了穆成。

她有几分惊讶地道:“咦,穆……穆成!”

听到她的声音,穆成突然就想起来了。

这不是高中时追过自己的薛瑶吗?

关键是,这也太漂亮了吧!

这外貌,这气质,简直就是女神级别的!

比王琳那个贱人强得不是一星半点!

还是班长有眼光啊,当年就对薛瑶死缠烂打,原来他早早地就看出了,这是一只超级潜力股啊!

关键是自己怎么就没发现呢?

她毕业向自己表白时自己怎么就没有答应她呢?

亏了,简直亏大发了!

“哦,薛……薛瑶,是你啊!你怎么会在这里?”穆成道。

薛瑶道:“我来体检,过几天就要去单位报道了。”

一番寒暄过后,二人竟是相顾无言!

而薛瑶的双眸里,早已潮湿起来。

难道她依然没有放下自己?

不太可能啊!

我有那么大魅力吗?

“哦,对了,你要去哪里上班呢?”穆成率先打破了安静。

薛瑶道:“去招商局!你呢,在哪里上班?”

“我……”穆成顿时一阵尴尬。

按照时间推算,薛瑶现在应该是研究生毕业了,去招商局上班,应该是考上了公务员。

而自己呢?则是刚被公司炒了鱿鱼!

两个人境遇,简直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这样的重逢,难道不是命运的一种捉弄吗?

穆成想了想,道:“我……前几天刚被公司炒了,现在是无业游民!”

薛瑶一听,顿时一愣,然后尴尬地笑了笑,道:“没事,没事,树挪死,人挪活,每一次结束都是为了更好的开始,相信你一定能够找到更好的工作。”

穆成无奈地笑了笑,道:“谢谢鼓励!”

如果不是情非得已,谁又想轻易结束。

得知穆成的母亲在这里住院,薛瑶决定顺道前去看望。

薛瑶的这个要求,穆成当然不会拒绝,于是就带着薛瑶向母亲的病房走去。

见到有人来看望自己,何玉琴很是开心。

薛瑶很体贴地坐在病床前,陪何玉琴聊起了家长里短,这一幕,让穆成看得有些恍惚。

多美好的一幕啊!

王琳也来看过母亲,虽然她刻意掩饰,但还是明显地流露出了对母亲的厌恶。

而与母亲初次见面的薛瑶,眼里却始终那样温柔。

薛瑶真美!

就在穆成看有些出神的时候,主治医生刘怀仁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轻描淡写地朝何玉琴问道:“何玉琴,今天感觉怎……”

只是后面的“怎么样”三个字都还没说完,注意力就被薛瑶吸引了过去。

刘怀仁已年近四十,每天都能清晰地感受到岁月流逝的痕迹。

突然看到薛瑶花样般的容颜,嗅到她长裙下爆膨的青春气息,一种占有的欲望本能地升起。

发现刘怀仁不怀好意的眼神,薛瑶有些不知所措,只得用眼神向穆成求援。

穆成本来就对刘怀仁没什么好印象,于是冷着脸干咳了两声。

刘怀仁顿时回过神来,脸上有些尴尬。

但反应过来干咳的人是穆成时,刘怀仁又生出了一股无名火。

一想到自己曾向他拱手作揖,行师徒礼,刘怀仁就恨不得一巴掌拍死穆成。

不过这小子艳福不浅啊,前段时间带来个妩媚的,今天又换了个清纯的。

人比人气死人啊!

看到薛瑶对自己一脸的嫌弃,刘怀仁又有种强烈的挫败感。

而且还是败给了穆成。

旧怨未了,又添新恨!

不在他身上找回点场子,自己这几十年就算是活到狗身上了。

“何玉琴,你已经欠了很多费用了,前几天本来就要给你停药的,但出于人道主义,我又多番协调,才又拖了这几天,如果今天再不去交费的话,我们就真要停止治疗了。”

刘怀仁阴阳怪气地说着,脸上的优越感显露无疑。

穷逼一个,你泡毛线的妹子啊?要是让她知道你小子连住院费都交不上,看她还会不会让你泡。

一听说欠了不少医药费,何玉琴顿时一阵揪心。自己的丈夫病逝后欠下的医药费都还没还清,自己这一病肯定又要花去不少,这让穆成这孩子怎么办呢?

穆成顿时也为难起来,他连信用贷都借了,真的是没有别的办法了。

现在母亲差不多能出院了,必须得结账了。

就在穆成为难之际,一张信用卡出现在穆成面前。

“穆成,我这卡有五万的额度,你先拿着用吧!”

刘怀仁顿时一愕!

不会吧,为了这穷小子,值得吗?你要是我闺女,不打死你才怪。

看着薛瑶递过来的卡,穆成突然也有点不知所措。

他知道,薛瑶的家境其实也不好,给自己的是信用卡,证明她也没有钱。

八成她已经做好了替自己分期还款的准备。

穆成想了想,还是把卡接了过来。

一方面,他不想拂了薛瑶的善意,他已经拒绝过她一次,不忍心拒绝第二次了。

另一方面,他已经有了打算,凭借自己那手起死回生的医术,挣钱应该不是难事。

迎着刘怀仁惊讶的眼神,他还把卡在刘怀仁面前晃了晃,恶心得刘怀仁的太阳穴直突突。

穆成交完了费用,薛瑶也提出了告辞。

把薛瑶送到医院门口时,她突然问道:“穆成,你……有女朋友了吗?”

穆成道:“本来是有的,但是前几天也没了!”

不料薛瑶听后,非但没有安慰,而且还开心地笑了出来。

穆成先是一愣,然后就有些明白了。

第二天,穆成为母亲办了出院手续,把她接到自己的出租屋安顿下来。

安顿好母亲后,他就联系了苏老的司机阿忠,准备去给苏老复诊。

本来他是想自己过去的,但苏老只是让司机阿忠和穆成联系,并没有告知自己的身份和住址。

显然,他对穆成还是有所防范。

没过多久,一辆奥迪越野车出现在了穆成的出租楼下。

一上车,穆成就特地观察了一下阿忠,本来在医院的时候就见过一面,但是那天情况特殊,穆成并没有特别留意他。

看得出来,阿忠应该也是个练家子。

兴许是苏老没有在场,阿忠主动和穆成攀谈起来,虽然他没有泄露苏家的信息,但穆成已经猜了个八九不离十了。

差不多半个小时后,车辆进入了靖城市有名的紫麒山别墅区,最后在一栋豪华的别墅前停了下来。

进入别墅,阿忠招呼穆成在会客厅的一张沙发上座了下后,就上楼去请苏老了。

而在穆成的对面,还坐了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旁若无人地看着一张报纸。

阿忠进来的时候本来是想介绍的,但见中年男子丝毫没有打招呼的意思,只好作罢。

一进门就遭了冷遇,穆成有些不悦。

但又能怎么办呢?

于是只好静静地坐着,等苏老下来。

不一会儿,苏老就在阿忠的搀扶下走了出来。

穆成定眼一看,发现苏老的情况并没有比第一次施针后好多少。不过他悬着的心,却突然踏实了下来。

苏老哈哈一笑,道:“辛苦小兄弟专门跑这一趟,感激不尽,感激不尽!”

听到苏老的言语,中年男子突然皱起了眉头,显然是不满苏老的对穆成的客气。

苏老何得睿智,扫了一眼就猜到了这里状况。

“东华,我来给你介绍,这位就是我和你提过的小神医,穆成小兄弟,小穆,这位是我的女婿,廖东华!”

穆成连忙道:“廖先生好!”

见老爷子发话,廖东华不敢再托大,只是放下报纸说了句“你好”就没了下文。

穆成顿时就犯起了嘀咕,难道我曾经得罪过他?

于是他迅速地在脑子里把和自己有过不愉快的人过了一遍,然后没有任何发现。

苏老见状顿时微微皱眉,显然他对自己女婿的反应不太满意。

穆成没有理会廖东华,而是向苏老道:“老先生,您这几天感觉如何?”

苏老道:“自从你针灸后,我就能勉强站起来行走了,但是吃了这几天的药,似乎效果不太明显,而且走起来还没有你针灸后利索。”

穆成道:“老先生,您且宽心,这恰好证明了这药有效。”

就在这时,始终阴沉着脸的廖东华终于开腔了,“荒谬,这是啥逻辑,越吃腿脚越不利索,你竟然还敢说有效?”

相关文章:

调教女友小静 第5部分_口述疯狂互换的经历

男朋友说他那个快涨死了#哥太大了进不去的啊

将珍珠项链塞进下面.抵住一点磨

老外太长到我子宫了&你个小妖精好会吸

《天价宠妻:腹黑总裁狂撩妻》:(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