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搂著腰不断冲刺总裁:做的时候水太多好不好

2020-11-21 14:40 · 新商盟

光线明显有些灰暗。

此刻,整片空间内剩了我和灵儿老师两人,一种古怪的气氛悄然弥漫着。

与此同时,我的呼吸也渐渐急促起来......

“抱...抱歉,灵儿老师,早自习的那件事,我还是想和你解释一下,那是周若雪她....”眼看场面渐渐尴尬起来,我忍不住开口道。

“没事的,你不用说了,老师理解你,青春期的男生多少有些懵懵懂懂,我只是希望,你能把那份心放在正确的地方,化为动力,充分利用起来,毕竟,还有一个月就要高考了,你爸妈供你也不容易,希望你到时候能考上一个好大学,回馈下他们,而作为老师,我也是希望看到这种结果的,事实上,我也希望每一位学生都能考上自己心中所属的大学。”说着,赵灵儿在饮水机那边倒了一杯水,递给我的时候道,“其实,最让我担心的,还是你和周若雪的关系,我个人感觉你俩应该是存在一些误会的,或者说,你们都没有真正的去相互了解过对方,其实周若雪确实是有些小任性,平时也会欺负你一下,但她的内心却是比较善良的,就和你一样....”

说着,赵灵儿一顿,接着道:“没什么事的话,你就先回去吧,老师也没什么好处罚你的,只希望你心里能有自知之明,还有,尽量和周若雪好好相处,如果她有什么做的不对的地方,你也可以和老师说的,我会单独去找她谈谈。"

原以为还会和赵灵儿发生些什么,但她的几番话下来,却让我无言以对,终究,我还是按照她的意思,走出了办公室。

重新来到教室,班里却异常安静,甚至于每个人都在用一种奇怪的目光在看着我,有讥讽,有同情,也有不屑,但更多的,却是一副看好戏的神情。

很快,班长宋冬站起来说道:“张野,刚才猛龙来了,他叫你从办公室回来后去厕所找他,说是有点事情要和你商量。"

这个宋冬看似是和我阐述情况,但我很清楚能感受到他身上的得意,好像他就是猛龙,而我就是他面前一只待宰的羔羊。

事实上,在听到“猛龙”这个名号的时候,我也略微有些惊讶,据说这家伙是高三年级的扛把子,真名叫王龙,只是因为打架比较勇猛,才被安了这样一个外号。

按道理来说,我和他素不相识,怎么会突然找上我了?

很快,我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早在一个月前我就听说过周若雪好像在和王龙处男女朋友关系,而之前下课的时候周若雪第一个冲出教室,还叫我走着瞧,整个联系起来,结果不言而喻....

当然,我并不是傻子,也不可能老老实实过去,所以,面对宋冬的话,我直接选择了无视,然后径直坐在了自己位置上。

而宋冬好像还不太死心,继而冷笑着说道:“嘿嘿,我看你是嘀咕了我们龙哥的实力,走着瞧吧,我们龙哥最不喜欢被别人放鸽子了,以后有你好受的。”

说完,他这才坐了下去。

眼看着消停下来,我并没有将这些事情放在心上,但出乎我意料的是,整整一个上午,周若雪都没来上课,等到中午吃饭的时候,我才在食堂瞧见她,确切的说,应该是她来主动找的我,而且她身后还跟着一群看上去痞里痞气的小年轻,里里外外大概有十几个左右......

“这叼毛叫张野?”还没靠近,一个身材比较瘦小的平头便走了出来,还指着我,一副兴师问罪的模样。

“嗯。”点点头,周若雪道,脸上并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

“那行,哥几个走着。"说着,平头一挥手,十几个小年轻一拥而上,直接把我给架了起来。

“你们要干什么?”整个场面变化的太快,等我想反抗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已经不能做多余的动作了。

“嘿嘿,你小子还好意思说?”瞪了我一眼,平头在旁边道,“上午我们龙哥喊你过去谈点事情,结果你放我们龙哥鸽子,那现在只能我们来请你了,放心,我们龙哥会好好招待招待你的。”

说完,这群小年轻便是驾着我出了食堂,路上虽然有不少同学,但基本都是躲得远远的,包括一些老师,在他们眼中看来,这只是学生间的普通矛盾而已,毕竟人一多,总会出现一些争端,如果强加干预的话,反倒吃力不讨好。

再说,偌大的校园,几千号学生,哪天会没有争端?

很快,这群小年轻将我架到厕所,几个人在外头守着,而小平头带着另外几人控制着我走了进去,至于周若雪,在意识到里头是男厕所后,也选择了止住脚步。

进入男厕所后,我一眼就瞧见猛龙站在洗手台边,高高瘦瘦的,脸上还长满了麻子,就是神色中止不住会有精悍的目光透射出来。

“龙哥,我把张野这家伙给你带来了。”小平头率先走上去,朝猛龙拱了拱手,颇有一副江湖气息。

“行,辛苦了。”点起一根烟,烟气缭绕之际,猛龙径直走到我身边,玩味道,“你就是张野?”

“对,我就是张野。”不愧是高一年级扛把子,站在他身边我还是会有些压力,情不自禁便答了一句。

“呵呵,好小子,知道我为什么叫你过来吗?”

“不知道。”

“啪!”

我话音刚落,猛龙便是一巴掌狠狠扬在我脸上。

“现在知道没?”说着,他嘴角轻微勾起,依旧带着玩味的微笑。

与此同时,我只感觉自己左半边脸一片火辣辣疼痛,但同一时间,我的内心也有止不住的怒火涌现出来,曾经在一瞬间,我真想把这家伙狠狠按在地上打一顿,但现实告诉我,如果我那样做了,只会死的更惨。

做人,要学会审时度势,大丈夫,更是要能屈能伸,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终究,我还是将头低了下来。

“呵呵,没想到你小子还挺能服软的,反应倒是出乎我的意料。"说话的时候,猛龙神色中明显带些惊讶,但很快,他语气却严肃了起来,“我听说,你欺负我家小雪,还在课堂上当众让她出丑?”

“没有,我只是和她开个玩....”情景彷如昨日重现,我话音还未落下,便感觉小腹一阵翻搅疼痛,整个人也飞落了出去,掉在洗手台边,浑身骨头就像要散架了一样。

是猛龙,这家伙又不按套路出牌,竟然直接一脚踹在了我身上.....

很快,小平头以及他的几个小弟也蜂拥了上来,对着地上的我就是一阵拳打脚踢,无奈之下,我只能紧紧蜷缩着自己的身子,尽量保护住自己身上的重要部位。

大概过了五六分钟左右,我才感觉外部的压力渐渐减少,光明也涌了进来,我眯缝着眼睛,依稀能瞧见猛龙朝我走了过来,临前,还狠狠往我身上啐了一口唾沫,同时警告道:“小子,今天算是给你一个教训,以后给老子记住了,不该惹得人千万别去招惹,再说你也惹不起,另外,以后你就是小雪的小跟班了,她叫你向东,你就绝不能向西,如果有半点违抗,到时候咱俩还可以再来聊聊。”

眼看着猛龙带着小平头一行人渐渐走远,我的拳心也紧紧握了起来,直到这一刻,我才清晰地意识到实力的重要性,同时,我内心对周若雪的憎恨也愈发强烈了起来,总有一天,我要将这小妮子推倒在讲台上,让她后悔....

此刻的我,浑身酸痛的厉害,好不容易缓和了些,我才慢慢扶着洗手池爬了起来,看了自己沾满水渍的衣服一眼,我忍不住苦笑,在稍微清洗了下后,才拖着蹒跚的步子,慢慢走出厕所,一路上,都是同学们异样的眼光。

等我走到教室,班长宋冬立马站了起来,脸上是一副自得的神情,还嘲弄道:“我说了吧张野,叫你早点去见见龙哥,现在这些都是你自找的。”

我没理他,只是自顾坐回了自己座位,对于我来说,宋冬这种人就是典型的墙头草,不管是在学校,还是以后进入社会,估计都是这种德行,而和这种人打交道,显然没什么意思,毕竟,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很多事,从一开始,就注定了结果。

很快,一道灵动的倩影出现在教室门口,是周若雪,在她走进来的时候,宋冬立马换上了一副迎合的神情,舔着脸笑道:“雪姐,你回来了啊?”

“滚!”出乎意料的是,现在的周若雪心情并不怎么好,在白了宋冬一眼后,便自顾坐回了自己位置。

与此同时,那种熟悉的薰衣草香味涌入我的鼻息,倘若换在平时,我还会用力允吸上几下,但现在的我已然没了多少兴致,浑身上时不时会传来那种酸痛的感觉。

当然,最主要的还是因为,周若雪这妮子看上去青春活泼,洁白无瑕,竟然会和猛龙那种混子打交道,甚至是和他处男女朋友,是不是眼光太低了,亦或者说,她就是喜欢那种男人?

其实,之前对于这种流言,我是持怀疑态度的,但现在......

反正,不管是何种原因,我对她的好感,已经降到了冰点,她现在唯一能让我窥视的,只是身体而已。

事实上,整整一个下午,周若雪这小妮子就是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等到晚上放学的时候,她还是第一个冲出教室,连书包都没有整理。

不过,她去干什么和我也没半点关系,在整理好自己东西后,我也走出了教室。

夕阳西下,落影成斜。

看着周围三三两两成群结伴的同学们,再对比自己的形单影只,我心里多少有些羡慕。

其实,在这个高中,一直以来我都没什么朋友,亦或者说,我压根就不属于这个城市。

原本的我,应该是在自己家乡的小县城读完一个普通高中,等高考完,再和周围大部分人一样,去南方那些城市打工,谋取生计。

毕竟,圈子这个东西非常重要,而人类又是“善于”随波逐流的生物。

但由于我不信命,也不想服从命运的安排,再加上成绩还算优异,所以在我的要求之下,父母还是省吃俭用将我送到了市里的高中,至于去林姨家中借宿,还是林姨看我不容易,率先抛出了橄榄枝,实际上,我平时受她的照顾还挺多的。

想到这儿,我心头的愧疚愈发深重了起来,毕竟,林姨对我这么好,我竟然窥视她的身体,倘若真的成了的话,我又该如何去面对她?

不知不觉中,我已经走到了校门口,如同往常那般走上公交车岗亭,但同一时间,我却瞧见马路对面一道熟悉的身影,是猛龙,此刻的他正站在一个奶茶店边,高高瘦瘦的,站在一堆学生里头很是显眼。

事实上,就算在整个城南高中,也少有人有他这样的身高,相对的,也基本没人和他一样,脸上全是麻子,就像出过天花一样。

不过,看他那副左顾右盼的神情,似乎是在等人,很快,答案揭晓,是周若雪,这个对于我来说,再也熟悉不过的老同桌。

眼看着穿着白色小裙子的周若雪在夕阳斜照下朝着猛龙走了过去,我内心顿时五味杂陈,不是个滋味儿,虽然心里无数次安慰过自己不要太在意这个小妮子,但临了却有一种鲜花插在牛粪上的感觉。

毕竟,猛龙虽然在高中称雄,看上去威风禀禀,但他的成绩却是奇差无比,档案上更是记了不少大过小过,就是这样一个人,别说考个好大学,能有大学要他就是烧高香了,更别说现在临近高考,他的风光日子也为时不多,出了社会,如果没有实打实的能力,照样任人宰割。

当然,我也能理解周若雪的心情,高中时期,可能很多小女生对那种社会上的道道还不太清楚,很容易就能沉浸在那种快意恩仇的江湖气息中,就连我,也曾经幻想过那种日子,但终究只是黄粱一梦,早点醒悟,考个好大学,才是重中之重。

但我做梦都想不到,往后我会在那条道路上渐行渐远....

这时,夕阳渐渐沉降,夜幕也开始笼罩了下来,伴随来的,是城市弥虹灯光的闪烁而起,述说着无尽岁月往事,而周若雪也走到了猛龙身边,下意识地,猛龙将手伸了过去,但下一幕的情形,却让我暗暗惊讶......

因为,周若雪并没有在意料之中地去牵猛龙的手,反而是用力将其打开,甚至连奶茶都没有接受,便跑了出去。

而猛龙也是微微讶异,旋即紧跟着追了出去。

同一时间,308路公交呼啸而来,正是我回家的那趟班车,抬头看了一眼打开的车门,我赶紧迈开脚步,但在即将抵达的时候,却转了一个身,往周若雪消失的方向跑了过去。

其实,今天我被猛龙这伙人揍的挺狠的,现在浑身上下还是酸痛的不行,但在我内心深处有一个预感

相关文章:

师兄你那好大坐不下@怎么撩对象让对象下面有反应

陆承颐宋清晚全文免费阅读_陆承颐宋清晚小说

喝多了把朋友对象睡了_男搓澡工光着全身搓澡

十年来我睡过的女网友_一直揉弄小豆豆按压会抖

放里面不拿出来可以吗*扒开屁股自己坐上来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