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制婚期总裁大人宠上天完整版-限制婚期总裁大人宠上天最新章节

2020-11-21 14:59 · 新商盟

第7章 到我房间来

她再也忍不下去,抓起手机,深深地吸了几口气,拔通了对方的号码。

“你干的?”她开门见山地问道。

问完,她马上就后悔了!

肯定不是他,一定不是他!她这是自寻烦恼,自取其辱!

对方居然笑了起来,慢慢悠悠地哼一个字,“嗯。”

“你是黑社会啊,说撞人就撞人。”

乔以婳震惊了,这年头,还有手段如此任性的角色?光天化日之下撞了人不说,还敢抢东西?

“怎么?”对方又慢悠悠地出声了。

“没怎么。”乔以婳把手机挂了。

她的心跳开始加快,越来越快,快到让她有些喘不过气。她倒在床上,歪着脑袋看手机。

可能他会打过来说清楚?

也可能他在等她再次打回去表达谢意?

她会感谢他吗?

不会的!

乔以婳才不想感谢这个拍她视频,还莫名其妙的男人。

手机一直没想,她也一直在强忍,不肯再打过去。僵挂了差不多有半个多小时,乔以婳快憋疯的时候,屏幕终于亮了。

是他发过来的!

呵,还以为你能忍到世界末日去!

可是他发来的是一则视频,非常完整,并且连马赛克也没有打的原版视频!

“喂,你要干什么?”乔以婳羞恼交加,马上给他打了过去。

“你拍的?”男子慢悠悠地问她。

乔以婳楞了三秒,随即冷笑,“你少贼喊捉贼了。”

“哦,不是。”男子继续慢悠悠。

“喂,你嘴里是长了石头了,说话就不能快一点?”乔以婳怒气冲冲地斥责道。

“到我房间来,你楼下。”男子把手机挂断了。

“……”乔以婳盯着手机看了半晌,重重地砸到枕头上。

住在她的楼下,那个在电梯里的西装男!

乔以婳终于反应过来了。

她从行李箱里翻了身最保守的衣服,蹬上高跟鞋,下楼去找他。

对,拿一件武器!她在房间里找了一圈,发现最有利的武器莫过于她带的高跟鞋。她出门会多带两双,以免发生跟突然断掉的情况。临时去买新鞋,又怕磨脚。以前这种情况也不是没遇见过。

她拎着一只鞋,走楼梯抵达楼下一层。

这一层有两套客房,大门分别住于走廊两头。她站在走廊中间,左右看了看,凭直觉走向东边的门。

叮咚……

她按响了门铃。

门开了,里面站着两名满脸笑容的女服务员。

“乔女士,请进。”

二人温柔地引她进去,客厅里的桌上摆着几道精致的菜,不过只有一套碗筷。

“请用午餐。”女服务员替她拖开椅子。

“他呢?”乔以婳偏过头,看向女服务员身后的门。

里面应该是卧室。

“厉先生去开会了,晚点回来。这是他为你准备的午餐。”

“为什么不送去我房间?”她收回视线,气闷地问道。这是逗她玩呢?

“因为您之前没回来,我们不敢擅自进去。而且……”女服务生看了看她的脸,继续说道:“而且您可能需要私人空间处理私事。”

说得真委婉!

乔以婳丢下鞋子,索性坐到了桌前。她确实饿了,本来没什么胃口。但这位“厉先生”不仅勾起了她的兴趣,还勾起了她的食欲。

女服务生给她装饭,给她倒豆浆,给她现场制作灼虾。

“他叫什么名字,是干什么的?是你们老板吗?”乔以婳问道。

“厉先生吗?”女服务生摇了摇头,“他是我们的贵宾,我们老板的朋友,这一层是他长包的。”

博晶老板的朋友,也是个生意人吧。

“他做什么生意?”乔以婳追问道。

“他不做生意。”女服务生摇头,想了想,微笑着说道:“好像每年大部分时间都在休假。”

“他和你们关系很好?”乔以婳

女服务生抿唇笑了笑,小声说:“厉先生怎么会和我们关系好,我们只是服务员,给厉先生,还有乔女士提供最优质的服务。厉先生平常都不太和女生说话呢。您是这些年来,他第一个请进房间的女士。”

“我是他姐姐。”乔以婳捂了捂疼痛的脸,随口说道。

“姐姐?”两名服务生互相看了一眼,都笑了。

若是姐姐,哪能不知道他叫什么,是干什么的。

乔以婳不想解释,她要等他回来问个明白。

第8章 想不想和我继续出轨

没一会儿,方家的电话就打进来了,命令她赶紧去医院看方悦城。

乔以婳把手机放开,继续吃东西。

放在以前,方悦城咳嗽一声,她都会很担心。那时爱情还在她心里,挣扎着要开出小花。现在,她和方悦城之间只剩下冰凉的绝望,灰烬的过往。

咔嚓……

门开了。

“厉先生。”女服务生飞快地放下手里的东西,双手轻握,弯腰行礼。

乔以婳的心跳,扑通扑通地狂加速!热汗从背上密密地渗出。

他居然回来了!

“好吃吗?”低醇的声音让乔以婳想到春天晚上的月光,温柔拂过耳边。

她强行镇定,慢慢起身,转身看向他。

还是那身暗蓝色的西装,个子这么高……她抬头看向他的脸。轮廓冷硬,鼻梁高挺,眼睛藏山隐海,不见半点情绪。这形象,和他温柔的声音一点都不相符!

“你姓厉?”乔以婳很不礼貌地问他。

他唇角轻勾,抬手解开西装衣扣,慢吞吞地脱下来,递给了女服务生。

“都下去。”

女服务生帮他挂好衣服,沏好茶,脚步轻软地离开房间。

乔以婳命令自己不许低头,不要胆怯,更不要想逃。这件事一点要解决,这男人不是她要的那种人,尤其是在和方悦城关系未能解决好的前提下,绝对不可以让自己陷进泥淖里,落到和妈妈一样不堪的名声。

乔以婳,非常看重名声和别人的尊重,这是她这二十四年来不曾拥有过的东西。

私生女这顶帽子压得她透不过气来。

“吃得不多。”他走过来了,手指在桌沿上轻敲两下,转头看向她,唇角依然扬着,“怎么,害怕?”

“你叫什么?”乔以婳抿抿唇,继续问道。

他低笑出声,拖开椅子坐下,双手撑在下巴上,久久地凝视着她。这眼神,就像猎人在看一只小羊羔。

“我在问你问题。”乔以婳有些撑不下去了。

这人气场太强大,强到她无法与他匹敌。

“厉瑾之。乔以婳,坐吧。”他挑了挑眉,手指指向她身后。

乔以婳慢慢地坐下去,心跳依然快到像密集的鼓点,连带着耳朵里都在嗡嗡地响。

他是厉瑾之!

安东谁人不知厉瑾之。

乔以婳十八岁的时候,股市有一波毁灭性的动荡,连苏家和方家都受到了波及,损失惨重。厉瑾之就是这一年出来的,一个月时间,从股市狂卷二十七亿的资金。

就在众人猜测他是哪个名门之后时,又传出消息,他父亲是华裔,名震东南亚的武器商,至今还没有抓到。为了保存他的安全,他父亲早年与妻子离婚,送他去国外念书。这人天赋智商极高,拿到了化学和经济学双博士学位。

现在,他年纪应该在三十岁上下?

他确实每年只出现一两个月,看中的项目一定会拿到手。卷一笔钱就走,弄得商圈里的人对他又气又恨。

她怎么惹上他了?

厉瑾之眼中的笑渐渐沉底,端起面前的茶杯,轻轻晃了晃,沉声说道:“和我出轨的感觉怎么样,刺激吗?”

简直太刺激了!

谁想和他扯上关系啊?谁不怕被他悄无声息的弄死啊?

“嗯,晚上想吃什么?去游船上?”厉瑾之抿了口茶,视线回到她的脸上,“黑眼圈挺重的,我带你去放松下。”

“厉先生,我们没那么熟。昨晚的事,你也不必放在心上。”

厉瑾之笑笑,抱起双臂,淡淡地说道:“我以为,你想继续和我出轨。”

乔以婳被他看得心里有些发慌,匆匆起身,逃一样地往外跑,“厉先生想多了,这件事到此为止。至于是谁拍的视频,我相信你会弄清楚的。没人敢在厉先生头上动土。还有,别动不动弄出车祸来吓人。”

她是一边说一边往大门前逃的,背上一层的汗,把衣服都黏在背上了。

砰地一声关上门后,她才发现腿在发软。

好死不死的,她怎么和厉瑾之扯上关系了。这是她招惹不起的男人,是把能烧毁一切的烈焰。

房间里。

厉瑾之双手撑在下巴上,沉静地看着紧闭的门,乌幽幽的双瞳里仿佛有火焰在渐渐燃起。

“乔以婳。”他唇角勾了勾,慢吞吞地念出她的名字。

相关文章:

公共厕所有个男的要给我口:将巨龙全部含了进去

男主睡觉含奶的肉宠文|山药灌穴姜汁走绳

n男同时一女的h文片段&很污很湿的小说片段

男生下面大好还是小号,农村留守妇女

小雪小柔两大校花_一家轮乱小说全文阅读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