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我曾爱你如拂柳》小说全集【无删节】

2020-11-21 14:43 · 新商盟

第一章 似曾相识

又是一个被薄冷擎折磨过后的夜晚。

我用力清洗着满是吻痕的身体,许久,拖着疲惫的身体从浴室出来。

抬眸,便看到薄冷擎靠在床上,他唇角勾起一抹满足,修长的手指间拈着点燃的香烟,薄唇轻抿,然后吐出散乱的烟雾,一举一动都是致命的清雅和高贵。

我支撑着快散架的身体来到床边,却在刚挨到床的那一刻,身体因虚弱倒了下去。

下意识的抓住他,却无意拉开了一点他的浴袍衣领。

看见了他肉粉色的胸膛,我深知那有多结实,可刹那,我却收到男人的冷冷一瞥,犹如利刃,让我立刻收回了手。

我知道,他在警告,因为自始至终,我们欢爱他都是穿着衣服的。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这样,可我只能将疑惑藏在心里。

“冷擎,你明天就要订婚了吧。”我小心翼翼,声音一如既往的细小。

“嗯。”他从鼻间溢出一声,神色依旧冷漠,冷漠的不近人情。

“那,我母亲也快出院了,你什么时候能够放我走?”我怯怯的咽下口水,却不敢抬头看他。

“放你走?”男人故意拖长的语调,森冷又哑然。

他眸色幽冷的看向我,停住了刚要送往唇间的烟,缭绕的烟雾迷离了他冷峻的脸廓,薄唇微启:

“理由?”

“毕竟你要和我姐姐结婚了,我去不方便。”我的头,垂的更低了。

没错,他要娶的女人,正是我同父异母的姐姐苏雅。

她是苏家名正言顺的大小姐,而我,不过是我父亲酒后乱性和我母亲生下的一个私生女,是苏家的污点。

我能想象到,明天的苏雅会多么的得意。

“有什么不方便,妹妹去参加姐姐的婚礼不是理所应当的吗?况且……”

他声音一顿,将剩下的残烟掐灭在烟灰缸里,欺身靠近我,突然扯住我的长发,一阵撕扯的痛从头部蔓开,我被迫迎上他的黑眸:“你别忘了,你是我的女人,我不让你走,这辈子你都别想逃。”

同时,他墨色的眼底,只有阴戾和冰冷。

“苏茶,你给我记住了,拿着我的钱,你没有选择的权利。”他手上力度不减半分,威胁的命令打消了我生存的念头。

眼泪从眼尾无声滑下,心里一片绝望。

三年前,我妈得了肾衰竭急需医药费,万般无奈下,我出卖自己的身体,呆在薄冷擎身边,开始了这段长达三年的地下情。

我是别人眼中为了钱傍大款的堕落女,也是为人不齿的小三。

这样的日子我过够了。

眼下,我妈的病也快好了,合同也到期了,本以为能得到自由,却不料是我痴心妄想。

一步错步步错,当我答应他的时候,是不是就注定了是现在的局面?

我麻木的看着他的眼睛,这双眼睛很漂亮,眼尾上挑,狭长幽深,竟如此相似于另一双眼。

这一瞬,仿佛似曾相识。

蓦然,他开口,打破了沉寂:“明天穿上这个参加我的婚礼。”

他丢给我一件白色礼服,镶嵌着饱满的珍珠,领口处是蕾丝波浪的样式,裙身是以银色亮片相叠而成,灯光下礼裙璀璨耀眼,美丽到极致。

只是,我觉得眼睛被闪的刺疼。

因为我并不喜欢这样奢华又高调的裙子,可是,在他面前,我不能说不。

沉默的收下礼裙后,却在抬头时对上他的目光,幽深,莫测,又情绪难辨。

“要不现在穿上给我看看。” 果然,他没安什么好心。

“明天再穿吧,我累了……”

“穿上!”言简意赅两个字,威慑力十足,我只好撑着仅有的力气,毫无遮掩的在他面前换装。

长长的鱼尾裙拖至地面,完美的款型将身材凸显的曲线有致,胸前的排排钻石,一直沿着两端腰部至下摆,闪烁的光芒刺眼又华丽。

“怎么样?”我淡淡的问,竟有点期待。

“够骚。”他云淡风轻的嘲讽,眸中却闪过一丝惊艳。

尽管那抹转瞬即逝的惊艳被我捕捉到,可我还是被他这句嘲讽,刺痛了心。

我惨淡的笑着,只是不想自己失望的表情有多狼狈。

薄冷擎深沉的勾起弧度,从他的笑容,我隐约猜到这冥冥之中的谋划。

可是很快,这个念头烟消云散。

对于这个男人,我真的都读不懂也看不透,以他的权势和地位,加上狂傲的性格根本不会把任何家族放在眼中。

更别说像苏家这么渺小的家族,或许,商业联姻只是一个堂皇的借口罢了。

次日,薄冷擎如期带我参加了他的婚礼。

走进殿堂,婚礼布置的大气雅致,又有浪漫的英伦格调,奢华高端却有中国的传统古典。

我看到正在迎宾的苏雅,今天的她,妆容淡雅,一身白色婚纱将她衬托的如下凡的仙子,清纯中又有几分妩媚,不失淡雅的脱俗出尘。

而父亲苏建国,笑的满面春风,势利随和,满脸的皱纹丝毫掩不住他的沾沾自喜。

毕竟他的女儿苏雅,嫁给A市最优秀的男人,换句话说,就是嫁给A市的财神爷。

至此,便可以平步青云,一登绝顶,谁还敢动苏家一根手指头。

当然了,这本就是个弱肉强食又功利的社会,苏建国忙着认识大佬,自然,不会注意到我的存在。

我也不足为奇,这样的忽视,也不是第一次了。

薄冷擎独自留我在众人中辗转,我站在一个角落,看着被星光笼罩的他,闭眼再睁开,一个干净的身影浮现在我的脑海中。

那个人,喜欢穿一件白色的衬衫,他身材修长,容貌隽秀,就像童话里的王子一样。

可脑中的画面一转,这样一个美好的少年,剩下是面目全非,鲜血淋漓的尸体,尤其是胸前那道深深到披露骨头的10公分伤疤,如今想起都恍如昨日,同时也成为了日夜折磨我的梦魇。

突然,身上某处再次刺痛,我有些冒冷汗,伸手绕到腰后,隔着坚硬镶有钻石的礼服,摸到了曾经结疤的位置。

很多次,每到阴冷的天气,伤口便会不痛不痒,好像时时刻刻都在提醒我,那段刻骨铭心的过往。

少年渐渐模糊的脸,只留下一双和薄冷擎极其相似的眼睛,依旧漂亮,深谙,冷傲。

“薄冷擎先生,请问您愿意娶苏雅小姐为妻,不管.......都能与她不离不弃吗?”司仪的声音夺走了我的意识。

望眼看去,台上的苏雅,正娇羞的凝望英俊的男人。

薄冷擎的唇微翘着,眼神温柔,缱绻,如燃烧的火焰,出口的话却震惊了全场。

第二章 你是我的妻子

“不。”

话落,一旁的苏雅立即花容失色,妆容精致的脸顿时煞白了几分。

“你说什么?”她不可思议的看向薄冷擎,声音变得异常尖锐。

而男人不看她一眼,穿过人群,直接停在了我面前。

“我要娶的人在这,她就是苏茶。”他的声音很淡,目光很柔。

呆若木鸡的我,只觉得掌心传来的温度,有些不太真实。

我机械化的抬头看他,只见他脸上一抹魅惑的笑容,神秘又迷人,根本让人捉摸不透,他在想什么。

而此时,苏雅正气势汹汹的拖着裙摆向我走来,三人的戏码,引的众人唏嘘不已,有些甚至拿着相机咔咔拍照,刺耳的快门声犹如无形的巴掌,让我有些抬不起头。

“冷擎,你刚才说,要娶的人是她?”苏雅开口,一双美眸愤怒的瞪着我,眸中妒火恨不得将我撕碎。

男人侧身看向苏雅,英俊的侧脸线条分明,他不羁的挑眉:“没错,她才是我薄冷擎的妻子。”

“你向苏家提亲的人是我,冷擎,你告诉我,这一切是不是她挑唆你的,你开玩笑的对吗?”

苏雅将矛头指向我,拉着薄冷擎的手臂似在奢求最后的希望。

一直骄傲的苏雅,根本没想到会在大众之下出丑,更何况这个丑还是出在我身上。

我一时慌乱,将无助的目光投向男人,可他俊美的脸上,仍是不变的冰冷如初:

“我向你们苏家提亲,并不代表你就是我薄冷擎的妻子,况且,这都是你一厢情愿,我对苏茶才是一见钟情......”

薄冷擎冷笑,甩开苏雅,长臂一伸将我揽紧,在灯光之下他的温柔格外耀眼:“我一直爱的人是苏茶,并且早在一年前就确立了关系,只不过碍于是非,未能将此讯告知天下,现在我正式宣布,苏茶,才是我薄冷擎的女人。”

一席话落,众人面面相觑,原本喧闹的氛围,瞬间死寂一片,放佛连空气都停滞,周围静的落针可闻。

我被他抱在怀里,身体动都不敢动,思绪凌乱,大脑一片空白。

一见钟情,怎么听都是讽刺的字眼,我抬眼看向这张英俊到窒息的侧颜,微翘的嘴角似在彰显着他某种计划而成。

我越来越搞不懂,薄冷擎葫芦里买的是什么药,搅乱我和苏家之间本就复杂的关系,只为了满足他病态的意愿而已吗?

还是,真的有其他的目的......

正思忖着,脸上突然迎来一阵剧烈的风,瞬间火辣辣的疼,我捂着右脸看向苏雅,她正扬着打过的手满脸狰狞:“你这个小贱人!不要脸的婊子!”

一瞬间,大厅里回响着她不堪入耳的骂声,和她塑造的温婉名媛气质大打折扣,美艳的面容变得极其可怕,瞪大的双眼怒火呼之欲出。

“姐姐,你听我解释,真的不是这样的。”我有意解释,却没想,苏雅又给了我一巴掌,气急败坏的指着我破口大骂:

“你还想解释什么?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女,你和你妈一样,都是勾引男人的贱货!”

脸上被扇的很疼,聚集在眼眶的泪水没出息的一直往下掉:“我妈妈不是你想的那样,不许你这样说她!”

“我说错了吗?苏茶,当初若不是我爸可怜你们母女俩收留你,你以为你还能活到今天吗?你母亲当年仗着有点姿色就想攀龙附凤,而今天她的女儿,也已同样的方式来勾引我的男人,苏茶,你还有没有羞耻心!”苏雅的声音越来越尖锐。

之前隐匿在人群的便衣记者,都暴露出来,纷纷端着长枪短炮的摄像机朝我蜂拥而至:

“苏小姐,苏雅小姐说的是否属实?你是否真的是为了攀上枝头变凤凰而去勾引薄冷擎先生吗?”

“苏小姐,请问你是否跟柳先生早就有地下关系,也一直嫉妒你姐姐,从而计划想在婚礼上让你姐姐出丑?”

“苏小姐,你是否真如你姐姐所说是苏家的私生女,而非苏家的亲生女儿。”

“......”

各种犀利的问题劈头盖脸的砸过来,可是我根本不知道从何答起,被人群推搡的左右摇晃。

踉跄间,我求助地看向薄冷擎,他却站在离我几米开外的地方,宛若一尊冰山,俊冷的脸上没有一点波澜,像个旁观者。

我隐约还看到他微微上扬的嘴角,是那么的残酷冷漠。

我知道他不爱我,却还奢望他能看在往日的情分上,来帮我解围,是我,把他想的太仁慈。

那一刻,我完全死心了......

我用尽全力推开束缚周围的人,任凭摄像机的尖角刮破我皮肤,像个落荒而逃的小丑,我也不知道,最后,是如何跟着薄冷擎回到别墅的。

到了别墅,薄冷擎看到我满手臂的伤痕,从柜子里拿出药箱,坐到我身边。

“把手伸出来。”他依旧冷冰如初。

我麻木的伸出手,他拿着棉签,对我的伤口轻轻的消毒。

“斯......”酒精的凉度穿过我的身体,刺激的疼痛袭向我的脑神经,身体不住颤抖了一下。

“很疼?”他抬头,剑眉一皱,眼神有些锐利。

“没有。”我怯怯回答,目光却有些闪躲。

他继续低头给我擦拭,这次的动作似乎更为轻柔,与平常疯狂暴戾的他截然不同。

这瞬间,我有些受宠若惊。

“谢谢。”我的声音很小,但足以让他听清。

他只顾收起药箱,声音不冷不热:“夫妻之间有什么好谢的,记住别沾水。”

“夫妻?”我有些愣住了,放佛刚才出现了幻听。

“看看这个。”他突然丢给我一个红色的本子,我疑惑的拿到手上,定睛一看,竟是结婚证!

我打开,闯入眼中的夫妻照,看得我片刻愣神,只是两个人的照片,着实的别扭又怪异

相关文章:

他把她绑在了床头囚禁:会议桌下含着好爽

宝贝想吃你的花核&办公室上司的又粗又大

完结文《今生遇见你余生皆是欢喜》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哥哥轻一点我疼 道具文塞东西惩罚文_乱伦大杂烩

盘在腰上猛烈的顶弄_被男朋友扒衣捏奶头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