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真大真爽快到了:压在洗手台看着镜子干

2020-11-23 09:01 · 新商盟

八成让张程多喝的人就是孙涛,目的就是为了跟他回来见我。

张程明显对孙涛十分有好感,连忙把人请了进来,还招呼让我给他们做几个菜,好让他们接着喝。

我巴不得可以躲着不看孙涛,就连忙躲进了厨房。

谁知我正在厨房里忙碌的时候,孙涛居然走进了厨房,趁着我没有防备的时候,一把抱住了我,用他厚实的嘴唇包裹住了我的双唇。

我的心咚咚直跳,深怕会被客厅里的张程发现。

我使劲的推开他!魂都快被他吓掉一半!

孙涛一脸笑嘻嘻的看着我,解释道:“我给他下了药,放心,半个小时之内没有很大的动静是不会醒的。”

他一边说一边将我衣服往上撩,十分熟练的扯开了我的内罩,把头埋了进去。

不可以!

绝对不可以这样!

我拼命的咬住自己的嘴唇,用尽全力想让自己和这个男人分开。

无论如何我也不可以让这个男人在我和张程充满回忆的地方做这种事情!

“虽然我给他下了药,可不代表我不能把他叫醒!难道你想让我把那天的视频给你老公看?”

孙涛的语气之中带着十足的威胁,说完还叼了一嘴我的耳垂,手上的动作一直都没有停过。

我被他的威胁吓得不敢动弹,他满意的拍了拍我的腚儿,用他下面的巨物死死的抵住我,滚烫的温度让我的身体又再一次的背叛了我的思维,我忍不住低声叫了出来。

我为我自己因为对孙涛的摆弄有了反应而感到羞愧,可是我被他紧紧的禁锢着,根本不能动弹,只能任由他一下一下的用他的炙热顶着我,做出欢爱的动作。

“王茜,何苦这样折磨自己呢,你看你都已经湿成这样了,承认吧,你也想要对不对?”男人将他的手伸进了我的内内的里面,探索着已经被淹没的草丛。

我摇头不肯说话,客厅中的丈夫无疑让我的身心都在遭受着煎熬,完全听不进去孙涛说的任何话,我的嘴唇都快要被我咬出血来。

“我求求你不要,我求你放过我好不好?”我的哀求并没有让这个禽兽放过我,反而更加兴奋的用手指在我的下面来回拨弄。

他还蔑视的看了一眼客厅,似乎是在嘲笑张程是个没用的废物。

我的身体越来越不受控制,感觉随时都会爆发掉。

他的手指,徘徊在我幽秘的洞口,我被突如其来的刺激弄得腿软,整个人都挂在了他的身上,小声的祈求他不要再这样了,可是我的祈求没有丝毫的作用。

孙涛脱下了自己的裤子,这是我第二次看见这跟像铁棒一样的东西。

周围的空气都因为它的出现变得炙热,孙涛强迫我将手放在了他的上面。

它是那么的炙热,就是这个东西,它能填满我所有的空虚!

我的呼吸都带着火热,理智开始被冲动所替代,也许我真的能趁这个机会,试试做一个真正的女人是什么感觉。

孙涛的东西在我空虚的前面不断的磨蹭,好像要将我整个人都点燃,我实在忍不住了,抱着他强壮的手臂大喊道:“求求你。。。。。。要我。。。。。。”

就在这个时候,客厅突然传来了一阵急躁的敲门声打断了孙涛接下来的动作,原本他想等敲门声过后再继续,可是那阵敲门声越来越大,越来越急,就连客厅里的张程都被那阵声响给吵醒了。

不得已,孙涛只能恨恨的放过了我,在我穿上衣服之前在我胸上使劲掐了俩下。

张程醒后,孙涛很快就离开了我家,不过今晚发生的事情像梦魇一样围绕在我的脑海中,怎么也不能忘记,甚至在晚上做梦的时候,我梦见了我赤身裸体的和孙涛抱在一起,他用他坚硬炙热的下身不断的向我发动着猛烈的攻击。

醒来之后,我发现床单都已经湿了一小块,趁着张程还没有醒过来,我赶紧将床单换了一张。

我慢吞吞的赶去学校,想让自己今天的时间变得快一点,好让我快点下班回家,可是孙涛就像是故意的一样,给我安排了许多工作,导致我看着一个接一个的同事下班回家,而我还坐在办公室里奋笔疾书。

“宝贝,有没有想我?”男人兴奋的声音出现在了门口,他侧身一转就走进了办公室,顺带关上了门,带着邪笑向我靠近。

我还来不及后退就被男人抓住了腰,直接按在了办公桌上。他一把扯下了我的包裙,撕开了我的丝袜,将整张脸都埋在了我的臀部之间,鼻尖时不时的抽动着我的蓓蕾,刺激得我打了一个冷颤。

他没有脱下我的内裤,隔着那层布伸出了舌头,来回的舔弄着我的丛林,我被他弄得腿软,穿着高跟鞋的双腿差点站不住,瘫软在地上,他死死的固定住了我的细腰,深深的舔着,我大叫着受不了,求他不要这样折磨我。

孙涛站了起来,拉开自己裤链,将他早就准备多时的东西从里面掏了出来,死死的抵在了我的内裤之上,隔着那层布料不停的磨蹭着,我甚至能感觉得到在这个期间我的下身就像河堤泛滥了一样。

他脱下了我的衣服,我白皙的胸部在他的手中不停的变化着形状,他将它们送到嘴中左右来回的吮吸着,还时不时用他赤裸的下身,隔着仅剩一层内裤的布料死死的顶着我的幽谷。

我甚至能感觉到它的尖端都已经陷进去了一些,如果不是因为我的内裤,我想它一定会十分顺畅的就被顶了进去。

一股空虚感从那之中传出,我无法克制的从嘴里发出了呻吟,昨天晚上我就该知道我躲不掉的,不管我走到哪里,这个男人都会找来,除非我满足了他!

“求我,求我就给你。”男人的声音像恶魔一样在我的耳边响起,他不仅击垮了我安全感,更击垮了我长久以来的信念。

我的喉咙里哽着一句话,就差一丁点点我就要说出那句话了!

我的声音像蚊子般细小,但也足够男人听清楚,他兴奋的一把扯掉了我的内裤,提起他的庞然大物就准备对我发动进攻,我摒住了呼吸,不敢动弹。

“扑扑”“扑扑”我的心咚咚直跳,这毕竟是我的第一次,孙涛的东西看上去那么的巨大,如果真的进入到我的身体里了,我一定会被他的东西撑坏的吧。

我又害怕又期待,心里像爬满了蚂蚁一样酥麻,不自觉的就扭动起了自己的细腰,白嫩的皮肤上浮现出诱人的粉红,下身更是泛滥得不像话等待着孙涛的插入。

“咚咚!”门外突然响起了一阵急躁的敲门声,孙涛烦躁的皱起了眉头,原本想不管门外传来的声音,抱起我的屁股想直接进入,可是紧接着就听见有人说话:“保安,帮我开下门,办公室的门不知道怎么锁了,里面又没人。”

我和孙涛吓得赶紧穿上了我们自己的衣服,我刚扣好我衣服上的最后一颗扣子的时候,门就被打开了。门外的保安和一个看上去面生的女人跟我和孙涛面面相觑。

“不好意思,刚才我敲门了,没想过里面有人。。。。。。我是新来的汉语文老师韩雪。”韩雪说着就涨红了脸,看上去容易害羞极了,我转过头一看,孙涛那个老色狼的眼睛都睁圆了。

我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原本我就能成为一次真正的女人了,可是又被眼前的人打扰了,不由得心中有些失落。

接下来的时间我初步的认识了这个叫韩雪的老师,发现她的性格爱好都跟我出奇的相似,我和她立马就成了相见恨晚的好朋友。

“王茜,你刚才和主任在办公室里干什么啊?”韩雪见孙涛走了,偷偷的附到我的耳边问我。

想起孙涛那根巨大的雄伟,我的脸又红了起来,连忙摇头说没什么。

“我看孙主任的喉结这么大,他的下身也一定很大。”韩雪若有思道,吓得我转过看着她,让她不要乱说。

“这有什么乱说的,女人和男人不久那么点事吗。”没想到韩雪看起来这么害羞内敛,可是谈论起两性的话题的时候居然这么开放。

随后她伸出手趁着我不注意抓了一把我的胸部,她的突然袭击让我忍不住呻吟了出来,反应过来之后才立马红了脸,责备的看着她“小雪,你这是干什么?”

“嘻嘻,我看看你的胸是什么尺寸啊,没想到是32D,很不错的尺寸噢。”说完她又将我的手按在了她柔软的胸上,“我就不行,只有32C。”

张雪的举动和言论让我脸红心跳,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

我的声音像蚊子般细小,但也足够男人听清楚,他兴奋的一把扯掉了我的内裤,提起他的庞然大物就准备对我发动进攻,我摒住了呼吸,不敢动弹。

“扑扑”“扑扑”我的心咚咚直跳,这毕竟是我的第一次,孙涛的东西看上去那么的巨大,如果真的进入到我的身体里了,我一定会被他的东西撑坏的吧。

我又害怕又期待,心里像爬满了蚂蚁一样酥麻,不自觉的就扭动起了自己的细腰,白嫩的皮肤上浮现出诱人的粉红,下身更是泛滥得不像话等待着孙涛的插入。

“咚咚!”门外突然响起了一阵急躁的敲门声,孙涛烦躁的皱起了眉头,原本想不管门外传来的声音,抱起我的屁股想直接进入,可是紧接着就听见有人说话:“保安,帮我开下门,办公室的门不知道怎么锁了,里面又没人。”

我和孙涛吓得赶紧穿上了我们自己的衣服,我刚扣好我衣服上的最后一颗扣子的时候,门就被打开了。门外的保安和一个看上去面生的女人跟我和孙涛面面相觑。

“不好意思,刚才我敲门了,没想过里面有人。。。。。。我是新来的汉语文老师韩雪。”韩雪说着就涨红了脸,看上去容易害羞极了,我转过头一看,孙涛那个老色狼的眼睛都睁圆了。

我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原本我就能成为一次真正的女人了,可是又被眼前的人打扰了,不由得心中有些失落。

接下来的时间我初步的认识了这个叫韩雪的老师,发现她的性格爱好都跟我出奇的相似,我和她立马就成了相见恨晚的好朋友。

相关文章:

男人用嘴是爱我吗*老师不可以txt

后爸日继女十二章全文免费阅读:校花之贴身高手

女友闺蜜说我得太大了,女朋友胸太大吃起来豪爽

老师你下面的水真好吃|哎呀太大了撑的满满的

南汐小说(帝国首宠,殿下别闹了)全本(原文版本)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