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空爆文《毒妃来袭:傲娇邪帝强势宠》主角赫连云浅完整版

2020-12-11 14:14 · 新商盟

第13章 掉以轻心

“夙兮若。”夙元清伸手指着她,指骨都气得有些颤抖了,“你回到丞相府,原本只要肯安分守己,我就不会说你什么,可是如今,你竟然给我捅这么大个篓子,我岂能容你?”

夙兮若秀眉一挑,不由得笑笑道:“我只不过是正当防卫罢了,哪里来的捅篓子?夙大人这么说,未免太冤枉我了吧?”

夙元清被她气得快要说不出来话了:“好啊,既然你说话这么硬气,那你就自己去跟苏大人解释吧,你是你,夙家是夙家,你犯的错,跟我夙家无关,要付出任何代价,你自己去承担吧!”

一个父亲,能对自己的女儿说出这样的话,可见绝情到了什么地步。

“没错!”一旁的张夫人也跟着添油加醋,“刚刚苏大人说了,要你赔苏蔓一只手才肯善罢甘休,夙兮若,你听清楚没有?”

夙兮若的清瞳,冷冷对上了张夫人的眼睛,那冷冽的眼神,似乎可以杀死人了。

“那还真是劳烦你们为我费心了。”夙兮若不由得笑了笑,“既然你都说了,这件事跟你夙家无关,那何必还来跟我说这些废话,直接让苏大人来见我吧!”

其实夙兮若心知肚明,他们根本就不是为自己而担心,只是担心这件事牵连到他们罢了。

毕竟苏家的势力,一点都不比夙家弱的。

“夙元清,今天你女儿要是不给我一个交代,我苏家就跟你们没完了!”这时候,一个带着怒意的男声传来。

只见一位约摸三四十岁的男人凌空而落,手中握着兵刃,看上去来势汹汹,那眼神,似乎想要直接杀了夙兮若!

夙元清见势,几乎是一秒变脸,一脸歉意地开口道:“苏大人,千错万错,都是我这逆女的错,现在她就在这,如何处罚,任凭苏大人定夺就是了!”

说罢,夙元清对下人挥了挥手,冷言下令道:“来人,将这个逆女给我拿下!”

一声令下,那些家丁纷纷靠近,夙兮若后退了一些,轻盈的身姿闪过下人们的一个个武器,迅速出手,两三下的工夫,那些下人便已经躺了一地,再无还手之力。

夙兮若拍了拍手,眸子里露出些许不屑一顾。

就凭这些人,也想把她给拿下,真是痴人说梦!

夙元清站在一旁,看见夙兮若轻快的出手,目瞪口呆,似乎没想到,她这个废物女儿,只是在外面经历了一年,竟然就有如此凌厉的身手了。

“逆女,你还不知错吗?”夙元清看见苏大人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有种不详的预感。

这苏家家主苏逸云,脾气向来不好惹,且如今是一位一星天灵师,灵力在他之上,整个丞相府,恐怕都没有一个人,是他苏逸云的对手。

“哼。”苏逸云冷哼一声,显然是看不下去了,讽刺夙元清道,“夙大人,您还真是越来越没用了,连自己的女儿都管不了了啊?”

这样的话,对夙元清来说,是极大的打击和羞辱了。

但夙元清自己又理亏,想不到任何可以反驳的话。

“既然你管不了,那只好我来帮你管教了啊。”苏逸云倒是一点也不跟他客气,似乎打算亲自出手了。

他要让夙兮若付出代价,补偿自己女儿所受到的全部伤害!

下一秒,只见苏逸云凌空飞起,落在了夙兮若跟前,天灵师周身的那灵力威压,确实非同一般,青鸢咬了咬下唇,心里都有些慌张了。

而夙兮若却依旧面不改色,就算是面对一个天灵师强者,依然可以做到镇定自若,至少在气势上,是不能输的。

“夙兮若。”苏逸云抽出长剑,丢在了夙兮若跟前,没好气地说道,“我们苏家也是讲理的,不过血债血偿,既然你砍掉了我女儿一只手,那就赔一只手给我女儿,你自己动手谢罪,这件事,我就算跟你一笔勾销了!”

他的语气,毋庸置疑,似乎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就算夙兮若不动手,他大概也会动手的吧。

夙兮若冷笑一声,将他的话反驳了回去:“苏大人说笑了,我没做错什么,何来谢罪?”

“你伤了我女儿,还不算错?”苏逸云瞪大眼睛,恨不得直接对她出手了。

他原本以为,这样一个娇滴滴的少女,根本经不起自己的恐吓,自己只要稍微强硬一点,她是一点办法都没有的。

可是现在看来,他完全错了,眼前这个少女不仅不怕他,还始终跟他对视着,那种超乎年龄的淡定和魄力,让他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苏大人!”夙兮若脸上的笑容消失,语气也变得认真起来,“我想你不是不知道这事情的来龙去脉,今日是你女儿先挑衅,我才会出手,而你不分青红皂白,就来指责我,倘若今日,是你女儿打伤了我,你还会来管这件事吗?”

苏逸云被她说的脸色铁青,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了,索性直接避开了这个话题:“没有假如,现在受害的是我女儿,倘若你不愿意自己动手,那就只好我来动手了!”

说罢,苏逸云将灵器拾了起来,周身强大的灵力,开始慢慢凝聚。

夙兮若指骨紧蜷,平静如水的眸子里,没有半分惧意:“那就要看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了!”

“小姐,小心啊!”一旁的青鸢,着实为自家主子捏了一把汗,毕竟苏逸云手中还有个灵阶灵器,而小姐没有灵器,恐怕这方面的差距,都会让她吃很大的亏。

苏逸云怒火中烧,长剑横劈而出,夙兮若侧身一闪,身后的一块巨石被他的剑气劈开,接着,苏逸云加快攻势,夙兮若不断躲闪,面容不改,淡定得像是每一步都在她的掌控之中。

周旋数招,苏逸云没有一下砍中,有些气昏头了,开始爆发体内的灵力,加强攻势。

夙兮若轻盈落地,从袖口中拿出那把有些破旧的匕首,格挡住了苏逸云的灵器。

“呵,不过是一把凡阶的破铜烂铁。”苏逸云一眼见看出了那匕首的品阶,根本不放在眼里,加大了手中的力度,强劲的剑气喷涌而出。

夙兮若不慌不忙,将掌心的灵力如数灌入匕首之中,反手一挥,苏逸云在没什么防备的情况下,竟然被震退了数十步,口中掠过些许血丝。

“这……”站在旁边的张夫人和夙元清是一脸唏嘘。

苏逸云可是一星天灵师啊,就算夙元清跟他对战,也讨不到任何好处的,可是对上了夙兮若,竟然还占了些下风?

一定是苏逸云太掉以轻心了吧。

苏逸云指骨紧蜷,没想到自己的灵力竟然被一个小丫头给震退了,有些不甘心:“哼,丫头,刚刚是我小看了你,没动真格,不过这一次,你可就不会像刚刚那样侥幸了!”

看起来,苏逸云打算拿出全部实力了。

只是对付一个十五岁的小丫头,竟然需要一星天灵师用尽全力,也就是说,这个丫头的实力,也很强吗?

夙元清几乎不敢相信这个事实。

“好啊。”夙兮若依旧波澜不惊,笑笑嘲讽道,“不过苏大人,您都说了这话,万一一会再被我打趴下,可就丢人丢大了啊!”

她的语气,狂妄至极!

第14章 算得了什么本事呢?



“休要口出狂言!”苏逸云的脸色,顿时就黑了下来,“一会你可就没命说出这种话来了!”

被夙兮若这么一说,他真的是必须得赢了,本来身为一个长辈,对晚辈动手,就算赢了也是胜之不武。

可是万一自己真的栽在了这个小丫头的手中,明日一大早,恐怕要成为整个都城的笑柄了吧!

所以,自己必须用尽全力对付这个丫头!

想到这里,苏逸云转过头,还故作礼貌地询问一下夙元清的意见:“夙大人,你没什么异议吧?”

“这件事原本就是小女的错,苏大人请随意处置吧!”夙元清手一挥,根本不在意,甚至希望有人帮他处置了这个多余的女儿。

得到了夙元清的允许,苏逸云心里便舒服了许多,心想自己可以完全放开手了!

夙兮若指骨紧蜷,对于夙元清的态度,早就见怪不怪了,也就没放在心上,她知道,没人能帮得了自己,所以,自己要将所有注意力,都放在敌人身上!

“丫头,那可就别怪我不手下留情了!”苏逸云的语气,自信十足,周身那强劲的灵力,开始疯狂攀升。

夙兮若秀眉微蹙,稍微认真了一些,侧身躲过了苏逸云的强攻,只有发丝被削落一缕,接着,夙兮若轻盈一转身,从身后突袭,一掌将苏逸云推飞了出去。

苏逸云不甘示弱,飞快转身,掌心的灵力,开始狂暴凝聚而起。

“这是……灵阶高级灵技!”张夫人瞪大眼睛,只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能把苏逸云逼出用灵技,可以说,这个丫头也是很不简单了吧!

灵师所修炼的灵技,分为凡,灵,玄,天神五阶,一阶又分为高中低三级,想要修炼灵技,必须得先成为一门通灵师,门槛也是不低!

而他们平日里,见的最多的就是凡阶的灵技,灵阶的灵技,只有帝国一些名门贵族才能拥有一些。

如今,苏逸云竟然用灵阶高级的灵技,对付一个十五岁的小丫头,这样就算是赢了,恐怕也会被嘲笑胜之不武吧!

旁边的下人纷纷后撤,连张夫人和夙元清,都后退了几步,生怕被这余力所伤到。

张夫人心中暗自窃喜,心里十分希望夙兮若死在苏逸云的掌下!

“呵,狗急跳墙了,那我就让你输的明白一点吧。”夙兮若轻佻一笑,似乎没做任何的准备,正面迎上了苏逸云的掌风。

两股强大的力量,对撞在了一起,使得周边的人都不敢靠近。

“若儿,若儿!”正此时,老夫人略带关切的声音,从耳畔传来。

只见老夫人拄着拐杖,匆匆赶过来,看见眼前的场景,似乎急了眼了,训斥夙元清道:“元清,若儿都被欺负了,你还要在这袖手旁观吗?”

“母亲,是兮若她自己犯了错,这件事,您就别操心了。”夙元清只好先安慰她。

“什么叫我别操心了?”老夫人听了,气愤无比,“我要是不管,若儿今日还不得被你们给害死了啊!”

说罢,老夫人想要靠近战圈,去阻止这两个人。

“老夫人,小心!”

夙兮若回过头来,看着靠近战圈的老夫人,有些担忧:“奶奶,别过来!”

那分神的一瞬间,苏逸云抓准了时间,蓄力一击落在了夙兮若身上。

“该死!”夙兮若受了伤,也没工夫再跟他继续纠缠下去,索性加大了手中的力道,带着强大灵力的残梦划过。

苏逸云顿时感觉,夙兮若周身的灵力,比刚刚增涨了一倍不止,一时之间支撑不住,身子倒飞了出去,重重摔在地上。

啪!

顿时,他大脑一片空白,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输的,那丫头出手极快,自己根本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就被秒杀了!

夙元清和张夫人都看傻眼了,这还是那个唯唯诺诺的小丫头吗?刚刚那意气风发的样子,就像是变了个人一样啊!

他们这才知道,夙兮若刚刚并没有口出狂言,说给他打趴下,就能给他打趴下了!

“你……”苏逸云捂着手臂上的伤口,只觉得有些不对劲,“你这是什么灵技?”

不对啊,刚刚是自己的错觉吗?怎么感觉,自己被那丫头划伤的瞬间,灵力在外泄?

夙兮若懒得理会他,直奔老夫人的方向去了,握住老夫人的手,语气听起来有些担忧:“奶奶,你怎么来了?”

“我是担心你受了欺负啊。”老夫人一把将夙兮若拥入怀里,十分生气,“元清,你就这样眼睁睁看着你自己的女儿受欺负吗?”

“母亲,事情不是这样的。”夙元清想要解释,“是兮若先打伤了苏家的大小姐,所以现在,付出一点代价,也是应该的啊!”

老夫人丝毫不相信他们的话:“我才不信我的若儿会主动去伤人,这其中肯定是有什么隐情,你不让若儿解释,就不分青红皂白地惩罚,真是糊涂了啊!”

被老夫人说了一通,夙元清指骨紧蜷,想要反驳却又想不出什么反驳的话:“母亲……”

“不要再说了!”老夫人打断了他的话,似乎也听不进去,“今日如果你们要处罚若儿,那就先杀了我吧!”

苏逸云灰头土脸地从地上爬了起来,还有些不甘示弱,不过,为了维持表面关系,还算客气地跟老夫人打了个招呼:“老夫人,您别被这恶毒丫头蒙蔽了双眼啊!这丫头刚刚用歪门邪道,吸了我的灵力!”

“苏大人,说话可是要有证据的。”夙兮若慵懒地打断了他的话,“输了就是输了,输不起就用这样的借口来掩饰,呵,就不怕苏家成为整个龙玺帝国的笑柄吗?”

苏逸云被她说得脸色通红,却也想不到什么反驳的话:“夙兮若,你伤了我的女儿,难不成就这么善罢甘休了吗?”

“我已经给过你机会了,是你自己实力不如人。”夙兮若的语气,嘲讽至极,“若是苏大人不甘心,继续来便是了。”

夙兮若的意思很清楚,他若是有实力,尽管动手为她女儿报仇就是了,没实力的话,还是闭嘴比较好!

“苏大人就是这般跟一个晚辈一般见识的吗?”老夫人冷哼一声,也是打心底里瞧不起这个苏逸云。

欺负一个比他小一辈的丫头,算得了什么本事呢?

苏逸云指骨紧蜷,虽然他知道,自己的实力不算是至强者,但也从来没有被一个小丫头羞辱过,这种时候,他真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算了!

见苏逸云半晌都不说话,夙兮若便冷冷下令道:“不敢来,那就滚吧,青鸢,送走!”

说罢,夙兮若轻轻扶着老夫人的身子,声音一下子就变得柔和起来了:“奶奶,我先送你回去休息吧。”

老夫人轻轻点了点头,夙兮若便扶着她,离开了原地,旁边的那些下人,无一人敢阻拦。

“该死!”苏逸云一拳砸在地上,不过,唯一值得他高兴的是,尽管自己也受了伤,不过,刚刚夙兮若中了他的蓄力一击,且正好伤了要害之处。

倘若没有好的灵药,那可能要很久才能恢复,他这样做,也算是为蔓儿出了一口气了。

院内高墙上,一位黑衣男子慵懒地坐在房顶上,目睹了院子里发生的一切,不由得笑了笑,自言自语道:

“这夙姑娘,不愧是主子看上的女人,当真是有些实力的。”

自己还是赶快回去,先把这边的情况,回去禀报给主子听吧!

相关文章:

咬住一边的红樱桃_两男人互吃阻光命根图片

乱系到小说全集 禁伦短文合集

BB日出声音_日女人能日出感情吗

《幸运女婿》(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_

办公室的沉沦屈辱小说 成 人 h动 漫在线播放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