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大小姐老婆全文阅读

2020-12-12 11:52 · 新商盟

第001章:捡了个美女

叶风觉得自己是一个好人,一个难得的好人!

不抽烟,不酗酒,不打架,不赌博……

待人热情,乐于助人,但凡18周岁至30周岁漂亮女性有事求于他,他从不吝啬自己的帮助。

这不,今天听天气预报得知有雨,他再一次积极主动地帮助邻家女孩收了她晾在露台的小衣物。

还有更伟大的事儿,今天他救了一个女孩。

一片城中村,一处不宽敞的小屋,这里便是叶风的住所。一张大木板床就占了屋子一半的空间,床上躺着个年轻女孩。

女孩大概十八九岁的模样,睫毛弯弯、樱唇贝齿、肤白如雪。

天使的容貌、魔鬼的身材!即使在龙海这样莺燕齐飞的大都市,也从来没见到这样的绝色美人儿。

绝色容颜和淡淡高档香奈儿气味,和房间里的简陋显得极不和谐,简直可以说是格格不入!

只不过这时候美女醉意很浓,头发衣衫凌乱一身酒气,实在让她的气质打了不少折扣。

叶风是在下班回来的路上发现这女孩的,当时这女孩就靠在观海大堤的长椅上醉意很浓。

天气预报说了今晚上会下暴雨,美女昏睡在大堤边肯定很危险,而且这一带据说常有各类色狼出没,就在不久前还发生了夜跑小男生被抠脚大汉的恶性事件。

作为一个好人,叶风觉得自己不能够放任不管。

这时候窗外在下雨,并且越下越大,丝毫没有停止的意思。要送这美妞儿回家肯定不现实,再说她醉成现在这样,身上又没什么能证明她身份的东西,根本没法知道她家在哪儿。

难道要和他共度一夜?

当然重点是——她醉得不省人事。

叶风的目光瞟向了床上,思想天平稍稍往不纯洁的方向倾斜了一点。

唉!

努力抛掉自己乱七八糟不纯洁的想法,叶风打开衣橱,一边找出干衣服给自己换上,一边想着这美女到底该怎么处理。

“咳咳——!”

那美女轻咳了两声,蜷缩了一下娇躯,叶风忽然想起来,这美妞的衣服同样是湿的。

他是用自己的电动三轮车载着这美女回来的,虽然速度已经很快,但还是不可避免地一起被淋到了,两人身上都湿漉漉的。

“是不是有必要把她的湿衣服脱下来烘干?”

叶风脑子里忽然蹦出了这个想法。

的确,这么浑身湿漉漉地睡觉怎么行,很容易感冒的,作为一个懂得怜香惜玉的好男人,怎么可以对一个美女这么残忍。

“风哥哥——!”门外忽然传来熟悉的叫门声,打断了叶风的想法。

“啊?小溪!”叶风险些吓尿,他可不想让外面的小姑娘知道自己房里有个女人,这太有损他在这小姑娘心中的光辉形象了。

要说床上的美女是自己捡的,小姑娘也不能信啊。

“你在啊?我进来了哦!”门外的女孩道,说话间就听到门吱呀一声。

“啊——!我没穿衣服耶!”

“啊——!”

女孩已经推门而入了,听到叶风这么一说立刻又退了出去关上了门。

“风哥哥,你讨厌耶!”女孩娇嗔。

“哈哈,小溪有事吗?”

“没有啊,就是看看你回来了没有。”

“谢谢小溪关心,今天学习怎么样啊?有没有被老师夸啊?对了,那个——今天你晾在楼顶的小衣服我已经帮你收了,哈哈,小溪又漂亮了!”叶风坏笑道。

“风哥哥你真坏,不理你了!”女孩嗔怒道,红着脸头也不回跑开了。

确定女孩已经离开,叶风舒了口气,之前的那个他也不打算实施了。

当然,他也实施不了:这裙子设计得也太另类了,拉链口都找不到,叶风居然不知道怎么把它脱下来。

叶风在心里把这款裙子的设计者祖宗问候了一遍。现在的世界级大品牌服饰真够人性化,连防备色狼这一领域都设计进去了!

雨在半夜的时候才停了下来,叶风已经忙完了自己的事情,包括用电吹风把那美女的裙子勉强吹干。然后他躺在美女的旁边,一边灌着听装啤酒一边舒展着自己的身躯。

那女孩仍然醉得很厉害,一点也没有醒,绝对不会知道自己这时候睡在一个陌生地方陌生的床上,身边还躺着一个陌生的男人。

叶风倒是没有去想美女知道这一切后的不良反应,他觉得人得乐观一点,一切往好的方面想才对。

根据柏拉图的女性观推理,叶风构想了一个美好蓝图:美女醒来后,感激自己的救命之恩、倾慕自己美色面前不动摇的高尚人品,最终以身相许……!

伴着这种想法,叶风的嘴角咧开,露出一丝坏坏的笑容,美美地进入了梦乡。

…………

初夏的阳光透过纱帘照射进来,温暖和煦得像少女的手。

不大的房间里充斥着一股淡淡的荷尔蒙气息。仔细闻了才更清晰,分明是酒精夹杂着诱人的茉莉花香水味儿。

叶风微微睁开眼,光线有些耀眼,他想舒展一下身躯,却感到手臂上压着什么东西,脸上一阵痒痒,一阵更清晰的气息均匀地吐在脸上。

一扭头,一张精美绝伦的脸赫然眼前,距离他的鼻尖不过几公分,那股清晰甚至是诱人的气息,就是这样不断地赐予给他的。

女孩的脸埋在叶风肩膀处,大方地枕着叶风的肩膀和胸口,双手紧搂住他的脖子,腿直接耷拉在叶风的身上。

叶风觉得这一切挺像自己的梦。

“遭了……!”

叶风当然知道这不是梦,一眼就认出了这个女孩,迅速回忆了一下,他大概能想到昨晚上发生了什么。

还好可以确定昨晚上他俩儿的状态是和平。

自己的酒量他清楚,几听低度灌装啤酒。

扭头便看到了墙上挂着的小钟,时针已经指向了上午十点。

来到这个莺燕齐飞的繁华都市三年多了,昨晚还是第一次抱着枕头以外的东西睡觉,没想到睡眠质量如此的高。

看来某些东西是世界上最好的枕头,这说法一点也没错!

叶风尝试着把自己的身子抽开,他当然知道现在的姿态虽然不是他造成的,但是这美女如果醒来,他的麻烦也随之而来。他在广大女性朋友们心目中的形象就会轰然倒塌。

要是真的已经生米煮成熟饭,自己背了也就背了,关键是什么都没发生,太得不偿失了。

女孩抱得太紧了,他试了几次都没能成功。而就在叶风不知道怎么处理的时候,那女孩忽然醒过来了。

一双漂亮妩媚的大眼睛中带着惺忪与迷茫,瞬间为原本就娇俏无比的容颜又增色了不少。

而刚睁开眼,女孩就忽然就看到一个陌生男人近在咫尺,用一种茫然无奈的目光看着自己,两人直接对视了。

现在这种状态是叶风昨晚上没有想到的,所以他自然没有这方面的准备,包括这种情况下自己该准备什么样的台词,才能让自己的名节和声誉保持完整和安全。

他很设身处地地站在了女孩的立场上,想着她可能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想到美女的玻璃心,叶风有些小怕怕,她该不会报警吧?一瞬间他耳边甚至都能听到手铐的声音。

女孩果然吓得不轻,花容失色,尖叫了一声触电一样地远离了叶风的身子,拿起盖着的薄毯子护住自己。

好在她很快发现自己似乎并没有受到什么,微微放下心,但面对四周陌生的环境和眼前这个陌生的男人,她的美眸中还是止不住透出惶恐。

不过这时候蒙上了一层尴尬。

第002章:别逼我使用暴力

  两人就这样对峙了一小会儿,叶风打破了沉默解释。

  “呃——!你昨晚喝多了,海边危险,我带你回来,然后什么也没有!”

  麻痹的,简单的几句话居然让自己冒汗了。虽然在说话的同时,叶风在心里对着未来老婆发誓,他绝对没有说谎。

  沉默,还是沉默。

  对方还是没有出一点声,不过叶风看得出,她努力想表现出自己很淡定,可是眼神中的慌乱和委屈出卖了她。

  女孩扯开护在自己胸前的毯子,下床来不及穿上自己那双鱼嘴凉鞋,赤着脚快步就往门的方向跑,慌乱中,她竟然打不开房门。

  “呃,要不要帮忙?”。

  女孩没有理会,她这时候只想赶紧远离这里、远离这个男人!

  叶风起身很有绅士风度地帮助她开了门,女孩夺门而逃。在这一瞬间,叶风看到女孩的眼中有些东西在闪动、噙满,继而直接滚落了下来。

  她是哭着跑出去的。

  泪眼婆娑的模样,更为她平添了几分美艳。

  这时候的叶风有些小乱,也有些冤,他可是个伟大的救人者,昨晚如果不是他带女孩回来,现在这女孩是被冲进海里还是被色狼……还不好说呢。

  做人要讲良心!

  可是目前看来,自己所说的什么也没有,这女孩压根就不相信。

  想说声对不起,更想追上去向这美妞儿强调一下这世上正人君子还是有的,比如你眼前就有一位。

  “喂,你的鞋……!”

  女孩儿跑出了叶风住的院子,叶风光着膀子,提着女孩的鞋追出了门口。女孩已经消失在清晨的小巷子里了,空气中隐约残留着让人想入非非的香味。

  连声谢谢都没有,真是个没礼貌的女人!

  ————

  华灯初上,龙海市笼罩在夜幕之中。

  炫丽的霓虹灯光在为这座国际大都市添彩的同时,偶尔也会眷顾一下这座城市中某些不起眼的角落。

  一处建在废弃工地区的小集市,这时候也一如既往地热闹起来。

  残垣断壁交错的场地已经聚集了不少小吃摊位,空气中弥散着盛夏白天残留下来的灼热,阵阵热浪和各类碳烤食物、油炸品、臭豆腐的气味儿交织在一起。

  小摊主们或光着膀子或者穿着廉价的白背心,在炭火熏烤中忙得不亦乐乎。

  叶风就在临街自己的摊位上,一样忙活着。他一边哼着小曲儿,一边把烤熟的肉串抹上酱撒上调料,再用盘子装好。

  自己的身后是几套塑料桌椅,一个女孩把桌椅整齐地摆好,擦得干干净净的。

  初夏的天气已经显得炎热了,再加上忙前忙后的,小姑娘一张俏脸红扑扑的,额头和鼻尖都渗出了细汗。

  “小溪,累坏了吧?”叶风抽出两张餐巾纸递给那女孩。

  “不啊,一点也不累!”女孩接过纸巾擦了擦额头的汗,嘟着小嘴甜甜地笑道,大眼睛闪烁着,倒看不出有任何的倦意。

  叶风有些过意不去地道:“小溪,从明天开始你就别过来了,我这里忙得过来。你还有一个多月就要高考了,耽误了你的前程,我以身相许也赔不起啊。”

  “没事的,我……!风哥哥,你又没正经了!”小姑娘一脸嗔怪,伸出青葱小手轻打了叶风一下,眸子中掩藏不住娇羞。

  他们没有多说话,因为现在正是生意最好的时候,就在他们说话间又来了几位客人,小姑娘乐呵呵地又去招待客人去了。

  叶风望着小姑娘娇俏玲珑的身影,会心地一笑。

  他清楚地记得三年多以前第一次见到陈雨溪的情形,一次很偶然的相救使得他认识了陈雨溪母女,进而成为她家的租户,一直到现在。

  如今,女孩虽然青涩仍在,但已经完成了女大十八变的完美蜕变,杀人曲线已经初步形成,而且趋势良好,绝对是朝着风华绝代、美艳不可方物这一方向发展的。

  叶风其实经常觉得,这是未来老婆的绝佳人选。

  “待你长发即腰,我娶你可好?”叶风轻吟着这首诗,随即自嘲地笑了笑,摇了摇头。

  还是别祸害人家大好姑娘了!

  陈雨溪很娴熟地收拾好桌椅,招呼客人坐下,递过点菜单甜甜地问了声:几位大哥吃点什么呀?拿起点单认真地记着客人点的东西。

  “风哥哥,这是那几位客人点的菜。”陈雨溪记好把点单递给叶风。

  就在这时候,集市区忽然一阵小骚乱,然后人群里挤出来几个年轻人,为首的那个打着耳钉露着胸口的纹身,几个人直奔叶风隔壁的米线摊而来。

  “生意不错嘛,没忘记上个月的管理费还没交吧?”耳钉男环视了下米线摊四周,阴阳怪气地对那小摊主道。

  所谓的管理费其实就是保护费,这个小集市本来就不正规,所以这帮地头蛇才趁虚而入,经常盘剥这些小摊主们,不少小摊主因为实在忍受不了盘剥只能转地方了。

  每每遇到这帮人,叶风的心里都会腾起愤怒的火焰,但每一次他又强行把那股火焰遏制下去。

  来到这个城市已经三年多了,叶风已经完全习惯了现在的生活方式,简单惬意,他甚至觉得这就是自己曾经想要过的生活。

  这就是为什么叶风明明可以有很多种更舒适的生活方式,却偏偏要选择做一个做小生意的小贩并且乐在其中。

  “对不起龙哥,暂时没钱,能不能下次再交?”那文弱小摊主扶了扶自己的眼镜,客气地递上一根烟,这帮人他是得罪不起的。

  “少他妈的给我来这套,再不交老子砸了你的摊儿!”那龙哥不吃这一套,一听这话立即翻脸。

  “真的没钱啊!”小摊主继续哀求。

  “动手!”耳钉男一挥手,几个手下就准备动手。

  “先别动手,我替他交吧!”叶风站了出来,然后从自己装钱的小铁盒里把里面的纸票都拿了出来,数也没数都递给了那小摊主。

  耳钉男立即一脸愠色,今天他来的目的可不是单纯找人收管理费的,最近管理费收得不顺,总有人不自觉,他今天其实就是杀鸡给猴看,故意找个人发发狠,威慑威慑这帮小贩们。

  竟然来了个搅局的!

  “小子,奉劝你少他妈当出头鸟,我连你的羊肉摊一块砸了!”耳钉男瞪着叶风恶狠狠地道。

  一个穷烤串儿的,敢搅他的事,耳钉男止不住火冒三丈。

  “按规矩管理费大家都交了,你也别为难大家了。”叶风淡然一笑道。

  “规矩,规矩他妈的就是老子定的!现在是新规矩,老子最近手头紧,从今天开始管理费加一倍,小子,就从你开始,拿钱!”

  “兄弟你过分了!”叶风好言相劝。

  “砰——!”

  叶风的烧烤炉被踹倒了,炭火撒了一地,烟灰四漫,叶风刚烤好的肉串也撒了。叶风摊位的客人见这情况,吓得直接走人了。

  “你小子算什么东西!砸——都给我砸了!”耳钉男气急败坏地吼着,他的手下立即开始砸冰柜掀桌椅。

  “住手——!”一阵娇喝传来,耳钉男的手下不知道怎么回事儿,还真愣住停下了。

  “你又算什么东西,大家都是凭辛勤劳动赚点辛苦钱,你呢,欺行霸市、无恶不作的坏蛋!”陈雨溪走上前,立在了叶风身前指着耳钉男骂道。

  横眉冷对,身影娇俏,但这时候却显得很有力量。

  “小溪——!”叶风拉住了陈雨溪。

  “嗯?”耳钉男一时间有些懵。

  陈雨溪无所畏惧,望着耳钉男继续道:“我就是不把你放在眼里的陈雨溪,我才不怕你,你再不走我报警了。”

  “哟嗬,小姑娘有性格,我喜欢!”耳钉男的目光在陈雨溪身上逗留了一番,嘴角的笑容显得猥琐起来,伸手去摸陈雨溪的脸。

  陈雨溪吓坏了,尖叫一声然后被叶风伸手护在自己身后,小姑娘瞬间梨花带雨。

  “小溪,你先回家,这里没你的事!”叶风柔声对陈雨溪道,而这时候他看着耳钉男他们的目光,已经露出了久违的可怕。

相关文章:

新书推荐~《名门盛宠:吻安,厉先生》完整全文阅读

男人做完后还抱着你男人~双性攻把姜汁放在受的下面

特别污的过程文章:校园污到下面滴水

被两个男人绑着玩 沉沦的熟妇教师&都市超能圣手

第七十五尝遍留守妇女李大壮,印象中最刺激的一次性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