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奶蛋糕培训:指尖轻轻捻动粉色葡萄

2020-12-12 11:35 · 新商盟

别人这样做的话他早就一巴掌打过去,但是对于陈羽,从高中认识的第一眼便感觉他有一种异于常人的魅力,所以心里非但不生气,反而有些窃喜。

“陈羽,谢谢你。”苏小兰声音轻若无声。

“……我的脚好像扭了。”

“哦,要不……要不还是我背你吧。”

“可是,还有五层楼啊!”苏小兰心中一暖,没想到他竟然如此体贴。

“不过就是五层楼。”陈羽笑道。

苏小兰虽然害怕会累到他,可身子还是不听使唤的贴在了陈羽身上。这一刻,她足足等待了五年,思绪再次回到五年前那个阳光灿烂的下午,从他见到陈羽的第一眼起,便知道了什么是一见钟情。

看他现在的穿着,应该混的也不好吧。虽然我店面小,但是混口饭吃绝对没什么的,只不过她这么高傲,肯定不会接受别人帮助的。

苏小兰乖巧的就像是个小女孩,心想如果就这样一直的走下去该多好。

“到了,是这儿么?”陈羽嘴唇有些发干,使劲的咽了一口吐沫。

“嗯。”苏小兰俏脸通红,娇滴滴的说:“你放我下来,我找一下钥匙。”

苏小兰踮着脚倚在墙上,这一看不要紧,陈羽竟然呼吸均匀,脸上一滴汗都没有出,只不过脸色好像有点不对劲,低头一看,他裤裆里撑起一朵帐篷。

苏小兰红着脸别过头去,脑子里胡思乱想着。

陈羽低头一看,赶紧把黄瓜掰下去,折断帐篷,挠头哂笑着。

“糟了,我钥匙落在家里了,这可怎么办?”苏小兰懊恼的说:“我怎么这么笨,脑袋老是记不住事。”她急的都快哭了,本来想帮助陈羽,这下倒好,难道两人要露宿街头,即便找开锁公司的话,也要提供身份证。

“是这间么?”陈羽指着右边房间说。

“嗯。你能有什么办法?这是刚换上的新式的防盗锁,开锁公司的专业人员都不容易弄开的。”

陈羽淡然一笑,从附近找了根铁丝和木片,随手鼓捣了两下,喀嚓一声。

苏小兰膛目结舌,所谓的新型防盗锁竟然这么轻松的被打开了。他这几年该不会是做小偷了吧。

她一瘸一拐的进屋按开灯。

房间有些旧,两室一厅,有单独的厨房和卫生间,虽然没有过多的装饰,但是好在简单干净。

客厅中摆放着一张三座的小沙发,正对着组合柜上放着二十寸的小电视机,沙发侧面的角落里还有一个两层的冰箱。

“感觉怎么样?”她这里想对来说比较简陋,还怕陈羽有些不习惯。

“简直太好了。”陈羽说的倒是实话,想比两年暗无天日的牢房,这里简直就是天堂,更何况还有美人陪伴。

“嗯,脚好痛啊!”苏小兰黛眉微皱,坐在沙发上,痛苦的揉着脚踝。

“我帮你看看。”陈羽将行放在一旁,手轻轻按在她脚踝上,说道:“咦?那边怎么有老鼠?”

“在哪?”苏小兰惊吓的左右一看。

咔吧!

“起来走走看。”陈羽拍拍手。

苏小兰左右活动了一下,果真舒服了很多,赞道:“真想不到,原来你还会这一套。”

“在部队的时候警犬脱臼或骨折了,都是我帮它们医伤的。”

苏小兰翻了翻白眼,说两句好话难道会死?她打开电视,里面正好播着一则广告,画面从悠扬的歌声开始,而后由上向下俯拍巨大的体育场,一盏盏激光射灯在空中交错。

群中嘶声尖叫,坐席上人头密密麻麻,所有的人共同叫着同一个名字。随着强劲的背景音乐响起,画面上出现一个长发飘飘的美丽女生。画面外低沉男中音说道:“众所期待,六月十三日沈淑婷凌江大型演唱会,粉丝人潮……”

“呀!沈淑婷,她要来凌江开演唱会了,是沈淑婷耶!”苏小兰花枝乱颤指着电视屏幕。

“不就是个小明星,疯狂什么?这沈淑婷我怎么看着有点面熟。”陈羽盯着画面中靓丽的女人暗想。

“你怎么好像不激动,现在她可是炙手可热的影视小天后。”

“不就是一个女人。”陈羽伸展了一个懒腰。

苏小兰瞥了撇嘴,拿着遥控器左右换了换,也没找到好看的节目。关掉电视机后,说:“陈大哥,冰箱里有饮料,我先收拾一下,今天晚上你就在这间房休息吧。”

苏小兰特地给陈羽铺了新被褥。

陈羽说:“我们这应该这算不算就是同居了呢?”

正文第7章:恶男来袭

苏小兰脸蛋绯红,“这不算是吧,要……要睡在一起才算。”声音越来越小,到最后声音连自己都听不到了,匆匆离开房间,只感觉脸上火辣辣的。

陈羽躺在床上,舒服的床铺带着淡淡的香味。

苏小兰洗了个澡,换上一身漂亮的睡衣,苏小兰披散着湿漉漉的头发走出来,扭头一看,陈羽房间里面静悄悄的。

她心中隐隐的有些小兴奋,平常时候到家了简单收拾一下便休息,今天却怎么也没有睡意。

打开电视看到自己喜欢的娱乐节目,但是偶像剧没有沈淑婷便感觉索然无味,想要将音量开的大一点吸引陈羽的注意,却又害怕打扰了他休息。

“呸呸,苏小兰你到底在胡斯乱想什么,现在你们都已经长大了,再也不像从前那么单纯,他这么优秀肯定早就有了女朋友。”苏小兰暗暗骂着自己,随即自我安慰:可能这几天工作太累了,所以才会乱想这些吧。

咚!咚!咚!

“开门,快开门!”外面传来男子的声音。

苏小兰不耐烦的关掉电视机的声音,问:“谁啊?!”

“苏小兰,连我的声音你都听不清了么?快点开门,我有事找你。”男子的声音显得有些不耐烦。

啪嗒!苏小兰手中的遥控掉在地上,惊慌失措的说:“这么晚了,我已经休息了,什么事你在门外说吧。”她着着急的朝陈羽的房间看了一眼,心里焦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没想到这个时候他会找上门来。

“苏小兰,你就这么绝情么?这些天没有见你,我就是想给你说两句话,说完我就走。”

苏小兰犹豫下打开门,外面站着个身穿花色衬衣的男子,二十多岁的男子。

男子一看房门打开,扁着身子硬闯进屋里,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大大咧咧的说:“想不到啊,你自己住上这么好的房间了,一月的房租要不少钱吧。”

“周怀来,有什么事便直说,我这里不欢迎你。”苏小兰心中后悔为什么自己这么仓促的打开房门。

“别……就算做不成恋人,好歹咱们也算是朋友一场,现在我落魄了,你怎么也要帮衬一把不是?”周怀来说着,顺手打开冰箱,从里面找到一根黄老夫火腿和馒头啃了起来。

苏小兰气呼呼的坐在沙发上,打开电视对他不管不问,如果他还有一点自知自明的话,肯定会离开。

“快……快给我倒杯水,噎死我了!”周怀来锤着胸腔。

苏小兰倒了一杯水,咣当使劲放在茶几上,说:“吃完饭你赶紧走,我要休息了。”

周怀来用袖子擦一下嘴巴,抬头一看,刚洗完澡之后的苏小兰堪称绝色,只不过自己没发现,才会让她溜走,心里惋惜了一声,想挽回却明白一切都不可能了,这才正色说:“小兰啊,你先借给我一千块钱,虎哥让我今晚去纹身,在顺便置办一身行头是不?”

“什么?”苏小兰气的烟圈微红,说:“没有,你看看你现在像什么样子,再说我这可不是什么慈善机构。”

哗啦!

周怀来抓起手上的玻璃杯,一下子摔在地上,站起身来使劲撕咬了一口火腿,瞪着眼叫道:“你敢管我?胆肥了是吧!苏小兰我告诉你,你知不知纹身对我很重要,这是虎哥交代的,下半辈子飞黄腾达都靠它了,别墨迹,快拿钱!”

苏小兰没想到,分手这么长时间还受他欺负,刚认识的时候周怀来甜言蜜语,乖的跟个孙子似的,可到后来周怀来提出两人到宾馆过夜,苏小兰拒绝后便凶相毕露,动不动就连打带骂。

苏小兰换了租处,清净了一段时间,没想到他又找上门来了。被她忽然一摔杯子吓的花容失色,说:“你想干什么?”

相关文章:

同桌手在我的裤子里/女生大腿内侧互相蹭红了

啊好深好痛肉污文—宝贝慢慢来更深入一点&村前月下

承受着巨大的痛苦_李医生妇科志伟第1章

霸道总裁乖把腿张开你就舒服了|女总裁的乱婬

说说我经历的50个女人,嗯低头含住胸前的樱桃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