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完结@《我的美女总裁》萧逸小说阅读【完本】

2020-12-12 12:03 · 新商盟

第15章 我摊牌了

萧逸扯下了邋遢不堪的T恤和牛仔裤,整个人的气质瞬间从一个寒酸的乞丐,变成了翩翩公子哥。

一身漆黑色的中山装,搭配上崭新锃亮的皮鞋,以及刚刚理过的干练发型,像极了《中南海保镖》中李连杰的造型。

巨大的视觉反差,让萧逸看起来犹如天上的金童降世临凡,帅得一塌糊涂,尤其跟穆语涵站在一处,那画面太般配了,简直就是天打雷劈的一对。

而南宫翎羽跟他的一众保镖,身上脸上被弄得满是糕点的奶油和残渣,狼狈至极,所有的宾客全都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都在揣测这个神秘青年的身份,现场出奇的安静。

萧逸身上这套装扮,是刚才泊车的时候,用穆语涵给的一千元奖励,在附近的服装店买的。

虽然虽然全身上下加起来不足千元,远远比不上南宫翎羽等人身上的奢华服饰昂贵,但是穿在萧逸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气质,却是在场所有人无法比拟的。

“你到底是什么人?敢不敢当着众人的面讲出来?”南宫翎羽强忍着心中的怒火问道。

“唉,好吧,既然你这么想知道我的身份,我就跟大家摊牌了吧。”

萧逸将手背在身后,来回踱了两步,短暂思考了一下,继续说道:

“我是埃塞国王的兄弟,英伦公主的知己,迪曼国王子的师傅,无聊岛的岛主,108位仙女姐姐的主人,‘落英缤纷’的公子,酒吧的调酒师,仁鑫集团的清洁工,还有这位女神的临时司机,哦,对了,现在又多一个新身份,那就是女神的舞伴儿……”

云里雾里听了萧逸说了一大堆,像是相声演员的一大串灌口台词,南宫翎羽一丁点有用的信息都没有得到,当下认定了这小子是在嘲弄自己,不禁怒火中烧。

南宫世家是不愿意得罪武修者,但是如果被武修者气在头上羞辱,也绝不是没有实力反抗。

“小子,既然你不愿意说出自己的真实身份,那就别怪我不给你机会了,别说你只是个信口开河的下人,就算你是真正的武修者传人,我南宫家也绝对不会惧怕于你!”

南宫翎羽认为萧逸充其量不过是某位武修者的徒弟,学了几招而功夫,在这里耀武扬威信口开河罢了。

尤其见到他身上这套不足千元的衣服,和刚才没见过世面的吃相,更加断定了自己的想法。

所谓武修者,都是有秘法能够修炼古武术功法的人,比如韩家的韩啸和韩云天这样的高手,有如此能力的人,足以开宗立派,不可能是这样一幅穷酸相。

萧逸此时若是知道自己被鄙视穷酸,一定会气得跳起来反驳:老子的财政大权若不是被卫英那个该死的丫头强行掌管着,把你们整个南宫世家买下来都绰绰有余!

而南宫翎羽如果知道刚才萧逸说的那些身份都是真的,也一定会后悔接下来所做的决定。

“全都抄家伙给我上,不用手下留情,出了任何事情我兜着!”

听了南宫翎羽的号令,众打手这才放开了手脚,纷纷从身上掏出甩棍,脸上露出了恶狠狠的狞笑。

因为刚才被萧逸所戏弄,这些人的脸上身上都被弄上了食物和残渣,早就气得发抖了,此刻主家发话不必留手,正中了这些人的下怀。

这里的十二个保镖,都是退伍兵,虽然称不上是兵王,但是也个个身手了得,起初的时候他们根本就没有把萧逸当盘菜,现下全都认真起来了。

其中一个一脸横肉凶神恶煞的保镖咧嘴发出了一声冷笑:“小子,刚才我们哥几个没有认真,想着把你弄出去也就算了,没想到你敬酒不吃吃罚酒,这是你自己作死,就别怪我们手下不留情面了!”

说着甩棍一挥,率先攻了上去,其他的保镖也亮出了家伙,伺机而动。

穆语涵刚才被萧逸的突然出现,和出乎意料的变装,搞得有些发蒙,现在眼看事情要闹大,马上制止道:“大家都住手!”

但是已经红眼了的保镖们,哪里还听的下去她的话,抡起甩棍劈头盖脸地向萧逸身上招呼。

萧逸见状嘿嘿一笑,一边游走闪避,一边笑嘻嘻地说道:“都是炎黄子孙,何必那么认真,依我看这事儿就这么算了,好不好?”

“算了?呵呵呵,你刚才哔都装到天上去了,说算就算了?今天不给你点颜色瞧瞧,你还真当我南宫家没人了!机会刚才已经给你了,是你自己不要,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南宫翎羽以为萧逸怂了,顿时来了底气,区区一个下人当众令自己出丑,这个面子不找回来,以后哪还有脸在这个圈子里混。

“真的要打吗?很疼的。”萧逸提醒道。

“现在才知道怕疼,晚了!”壮汉已经瞅准了一个时机,甩棍横扫,将萧逸逼到了一个避无可避的境地。

“嘿嘿,你不是挺能跑的吗?倒是继续跑啊?除非你会飞,否则老子一棍子下去,必会让你残废!”

带头一脸横肉的保镖放完狠话一摆手,十几个保镖一拥而上,甩棍齐齐落下。

所有的宾客都屏住了呼吸。

“这小子这回玩大了,残废算是最轻的了,很可能小命就交代这儿了。”

“就算是搞出人命,以南宫家的实力,也完全能够摆平。”

穆语涵更是吓得惊呼一声,闭上了眼睛,根本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样的地步,更加后悔自己因为一时着急,选了一个这么冒失的人做司机。

“啊!”

“砰!”

就在所有人都认为这个冒失的青年要废了的时候,只见萧逸突然迎上了上去,飞起一脚踹在了带头的保镖的胸口。

后者直接被踹飞,不偏不倚正砸在了南宫翎羽的身上,传来了两声惨叫。

带头的保镖是个一米九十多的粗壮大汉,目测少说也得有二百多斤,且不说被踹飞起的力道,单单是被这个体重的人压在身上,一般人也会吃不消,更何况是南宫翎羽这样娇生惯养的富二代。

而萧逸也如对方所愿,真的飞了起来,一个漂亮的空翻,潇洒华丽的脱离了众人的包围圈。

“我都说了,会很疼的,你们偏偏不听。”萧逸煞有介事地摇摇头。

南宫翎羽艰难地从保镖身下,爬了出来,精致的西服这个时候也撕扯破了,浑身上下狼狈不堪,眼中浮现出一抹杀机。

“小兔崽子,今天你死定了!快去,请费先生过来!”

“费先生?难道是……”

第16章 铁掌费平



“费先生?”

一石激起千层浪,南宫翎羽的话令在场的宾客震惊不已。

“费先生?难道是铁掌费平?那位一拳打死T国拳王,一掌震碎‘云鸿石碑’的那位武修真人吗?南宫家居然能请动他?”

“如果真的是费平,那这小子这回可麻烦大了,据说费平轻易不出手,出手必伤人,断胳膊断腿是最轻的伤了。”

“铁掌费平这么高傲的武修者,怎么会为南宫世家效命?太不可思议了!”

这个时候不但众人震惊不已,就连穆语涵也开始不淡定了。

身份地位到了穆语涵这个层次,总喜欢将任何事情都掌控在自己的手中,如今碰到了一个自己无法控制的小子,真是一个头两个大。

如今事情发展到了这个地步,南宫翎羽必然不会善罢甘休,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让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尽快离开。

“你可以离开了,我不需要一个只会惹是生非,不受管束的司机!”

穆语涵神情冷漠,语气冰寒刺骨,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她清楚地知道,南宫翎羽请来的人如果真的是铁掌费平的话,那事情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不管你怎么看我,今晚是你花钱雇佣了我。而且钱都已经花完了,所以必须要负责你的人身安全,这是我的一定之规。”

萧逸指了指自己的新衣服和皮鞋,笑得温暖阳光。

“呵呵,我的安全?你在看玩笑吗?我觉得你现在应该多考虑一下你自己的安全!我现在宣布,你被解雇了,请你马上离开!”穆语涵冷若冰霜地呵斥道。

只是她的命令似乎根本没有起到任何效果,萧逸非但没有离开的意思,反而找了把椅子直接坐了下来。

“女神,你别着急,咱俩还没共舞呢,这么早就离场岂不是大煞风景么,而且这里有这么多的美食,不吃岂不是浪费。”

萧逸的所作所为所言所语,令在场的宾客都觉得他一定是疯掉了,或者是根本就不知道铁掌费平究竟是多么恐怖的人!

更加令人大跌眼镜的是,这小子居然真就大摇大摆地找了把椅子,自顾自地坐下吃了起来,不时还赞叹一句“美味,好吃”。

“这小子真的是作死的节奏啊,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这就叫自作自受,这年轻人也太轻狂了,铁掌费平的实力,不是他这样的人能够想象的。”

“只是仗着身体灵活跟几个保安周旋了一阵,就把尾巴翘到天上去了,要知道如果费平出手的话,一掌就可以把这些保安打翻在地,这就是武修者跟普通人的差距!”

开始的时候众人还有些为萧逸担心,可现在看到他嚣张的样子,反倒恨不得有个人出来,好好教训教训这个目中无人的臭小子。

“呵呵,小子,现在连你的女神都不要你了,沦为丧家之犬的滋味不好受吧?只可惜你现在想走也已经来不及了!”

南宫翎羽话音一落,大门打开,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被吸引了过去。

十来个黑色西装的保镖鱼贯而入,分立两厢,中间款款走来一位中年男人,四十岁多岁,身穿灰色唐装,脚上踩着布鞋,卡尺短发,太阳穴凸起,一看就知道是个练家子。

男人手中转着两个钢球,其手掌粗大、厚实,布满了老茧,手指像是五根钢筋,给人感觉轻轻一抓就能将人的脑袋捏碎!

“我的天,居然真的是铁掌费平!”

“南宫家居然真的请动了铁掌费平,而且还随叫随到,这也太离谱了吧……”

“幸亏之前没跟南宫家有什么过节,否则真是吃不了兜着走了!”

“难怪南宫家近几年的生意越做越大,越做越红火,原来是有武修者在背后撑腰……”

像铁掌费平这样在江湖上小有名气的武修者,是各大名流世家争抢的对象,可以说有一个这样的武修者坐镇,在生意上要顺风顺水很多。

“费先生,您来了,快,请上座。”

南宫翎羽一见到费平,马上迎了上去,恭恭敬敬地深鞠一躬。

南宫翎羽行如此大礼,费平只是微微撇了撇嘴,抬眼扫了扫南宫翎羽狼狈的样子,皱了皱眉头。

“南宫公子这么晚请老夫过来,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

“是这样的费先生,今晚晚辈组织了一场商务晚宴,没想到撞进来一个小子砸场子捣乱,晚辈不确认此人是不是武修者的传人,担心得罪先生不想得罪的人,这才请前辈来过目……”

“什么?难道有什么武修者是老夫不敢得罪的吗?”费平怒道。

这正中了南宫翎羽下怀,马上添油加醋:“当然不是,众所周知先生铁掌天下无双,拳毙T国拳王,掌碎云鸿石碑,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只是这小子实在是太嚣张了,而且根本就不把武修者放在眼里,晚辈实在是气不过,这才跟他动了手,还请先生为晚辈做主。”

其实费平也就四十五岁左右,只是他愿意打扮得老气横秋,而且常以‘老夫’自居,南宫翎羽也就顺着自称晚辈了。

“究竟是哪家的后生,居然这么嚣张,连武修者都不放在眼中?”费平有些不悦。

“就是那边坐着的那个小子!”南宫翎羽马上将手指向了萧逸。

作为赫赫有名的武修者,费平一出现,场中所有的名流大鳄,全都恭恭敬敬地站在一旁,生怕对方在礼节上挑出毛病。

而萧逸却丝毫不在意这些,此刻正在大口吃着糕点,眼皮都没往费平这边抬一下。

“哈哈哈哈……这后生倒是有点意思,过来让老夫看看你到底有什么本钱。”费平笑道。

“冒失小子,费平大人再跟你说话呢,你表现好一点,兴许还能留条小命,快点过去。”

“是啊,都什么时候了,还只顾吃,再不赶紧过去赔罪,你这顿饭就真的叫‘断头饭’了!”

两个站在萧逸附近的人,好心地小声提醒。

“嗯?谁要见我?没看见我正在用膳吗?想见的话,让他自己过来,我时间很宝贵的,吃完饭一会儿还得去酒吧上班呢。”

相关文章:

我要睡你的床花你的钱/粉嫩一条缝

强开嫩苞又嫩又紧|自我安慰的方法男生

都市逍遥行/啊太深了坐不下了,女主她浪到飞起[穿书]

我走也走不动了啥歌/狼王用兽型进入

豪门总裁小说/霸道总裁吃醋发怒小说片段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