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神医全文免费阅读-天赐神医小说最新章节

2020-12-14 09:05 · 新商盟

第1章 苏木

桃花村的东头住着一个寡妇,西头住着两个光棍。

俗话说,寡妇门前是非多,偏偏这个寡妇还是个村医,妙手回春药到病除。村里男人有病没病三天两头就跑去让寡妇把把脉。

村西头的两个光棍是一对父子,也是村医。父亲长得英俊伟岸高大威猛,儿子长得很骚包。所以村里的女人有事没事找事天天往村西头跑。

这三个人的名字也很有意思,全是中药名。

寡妇名为决明子,此药具有清肝明目,补肾润肠的作用。

光棍父亲名叫卫矛,这味药可以破血通经,解毒消肿。

光棍儿子叫苏木,这种药材具有活血祛瘀,消肿定痛的功能。主治经络不通。

寡妇决明子和光棍卫矛在十九年前一前一后来到‘桃花村’,谁也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为什么来。来到桃花村之后,决明子买下村东头一套房子开了家诊所;卫矛抱着不到一岁的苏木买下村西头一套房子也开了家诊所。

这一住就是十九年,明面上两家人是井水不犯河水,谁也不搭理谁。一个专门给男人治病,一个专门为女人治病。医术都高的离谱,十里八乡有什么疑难杂症都来找他们两个。

村里人都怀疑决明子和卫矛有一腿,而且这一腿还很深。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一个名字补肾,一个名字通经,显然是对着来!

偏偏那个儿子的名字主治经络不通。这不是明摆着嘛,夫妻俩不和,儿子作为中间人,疏通寡妇和光棍之间的关系。这一疏通就是十九年,愣是没疏通。

当然了,以上这一切都是苏木听村里人说的,他十七岁之前的记忆全都不记得了。

这一天中午,村西头诊所后边的院子里,苏木正在院子里刻有楚河汉界的石桌上做手术。手术的对象是两只身上插满银针的老鼠,苏木右手捏着手术刀,快速的将两只老鼠脖子划开,露出脊柱。

“一定得成功!”苏木深吸一口气,手术刀闪电般将两个老鼠的脑袋切了下来,左手迅速的将甲老鼠的脑袋按在乙老鼠的脖子上。右手放下手术刀虚握在老鼠脖子和脑袋接口,双目微微眯起运转内功,丝丝内力透过经脉传递到右手手腕上那个银色镯子里,镯子里又散发出阵阵柔和的内力经过手掌传达到老鼠的伤口上。

惊人的一幕出现了,老鼠脖子上的伤口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仅仅几个呼吸的时间,甲老鼠的脑袋和乙老鼠的身体彻底的接在一起,甚至连伤痕都没有。

苏木拔掉老鼠身上的银针,紧张的呼喊起来。“起来,起来,快起来!”

嗖!

老鼠嗖的一下翻过身,喝醉了一样在石桌上跳来跳去,傻不拉几的跟疯了一样。

“哎,又失败了。脊髓融合以及免疫系统排斥问题,因为有游龙手镯的原因都攻克了,可是中枢神经系统的连接怎么就是实现不了呢。”苏木脸上满是焦躁。

苏木长得极其英俊,一米八左右的身高,上身穿着白色紧身T恤,下身是米黄色七分裤,脚踏白色帆布鞋。棱角分明的脸上挂着一双贼兮兮的大眼睛,浓眉高鼻梁,微微邪笑的嘴巴咀嚼着什么。

宽阔饱满的额头上有一个发箍拢住长发,颇有几分艺术家的骚包气质。

苏木的爸爸卫矛医术通神,一手针灸打遍十里八村没对手,当然了,村东头的决明子除外。

苏木尽得卫矛真传,可惜十七岁那年得了一场重病,记忆全部消失。后来一个道士路过桃花村,见苏木骨骼惊奇医学天赋惊人,就送苏木一个手镯,并且滞留一年传授苏木修炼内功和一套神奇的针灸之法。

内功名叫游龙劲,针灸之法叫游龙灸法。

修炼游龙劲必须吞吃大量毒药,练成游龙劲气,用游龙劲气施展游龙灸法,效果惊人的好。而且苏木惊奇的发现,对于卫矛和决明子的医术他一学就会,对毒药和手术更是敏感,甚至可以做到用毒药给人治病。所以苏木在十里八村被称为小毒医。

道士走后,苏木潜心钻研毒药和手术。无意中他发现手镯竟然可以吸收游龙劲气,释放出一种更加神奇的能量。这种能量拥有惊人的修复效果。

后来苏木在电视上看到,一个外国医生声称掌握了换头手术的技术,并且有一个肌肉萎缩的残疾人愿意做试验品。那个医生宣布在2017年的时候进行手术。

从那个时候开始,苏木就开始研究换头手术,并且发誓要在2017年以前,用中医完成第一例换头手术,让没落的中医震惊全世界。

一连两年,苏木不知道实验了多少老鼠,最近几个月也彻底完成了换头手术。可是换头之后……老鼠就疯了。

“木老大……木老大!”院门外传来火急火燎的喊叫声,接着窜进来一个黑不溜秋极为壮硕的少年,也就十六七岁的样子。少年的身后跟着一条威武的藏獒。

藏獒见到苏木后,转身就跑到院子角落里蹲在那瑟瑟发抖,看向苏木的眼神里满是恐惧。

苏木转过头,淡然的看着咋咋呼呼的少年,当看到躲在墙角发抖的藏獒时,嘴角咧出一弯邪笑道:“这货干嘛呢?”

“老大……”苏帅脸色难看的拉长声音,道:“自从你上次把它变成太监之后,它闻到你的味就哆嗦。这年头淘换一只藏獒多不容易,我原本还指望它下蛋呢,这下好了,你把它的蛋切了。”

苏木贱贱的笑了,道:“原本我还打算给它换个牛头呢,现在看来没必要了。说吧,找我什么事?”

苏帅嘴角狠狠的抽搐了一下,苦着脸道:“我姐又病了,我按照你教我的方法给她诊断了一下,好像是相思病!”苏帅话没说完,苏木的眼睛亮了。

“相思病?治疗相思病最好的方法是震荡疗法,比如在床上,比如在车里,又比如……在马上。治疗这种病我拿手了,赶紧带我去!”苏木邪笑道。

“老大,你用得着这样嘛!”苏帅拉长声音鄙视道。“上次你摸我姐的胸,她到现在气都没消,这时候你去找她,不是明摆着找揍嘛!”

苏木的脸红了,尴尬道:“这能怪谁啊,你姐说她胸闷气短,身为医生,我不得摸摸看啊,你说是不?”

“切!”苏帅翻翻白眼,道:“我姐可说了,好几天没揍你手有点痒,她打算明早过来找你晨练。”

苏木差点吓得转身就跑,苏晴空,桃花村村花,一个神一样的女人。当初那个道士传授他内功和游龙灸法的时候,顺手把苏晴空调教成了一个打人好手。

苏晴空闲着没事就找苏木揍一顿,弄得苏木听到苏晴空的名字就像藏獒见了苏木一样。偏偏苏晴空还是他的未婚妻,妈了个巴子的,想退婚都不敢。

“行,你回去跟苏晴空说,明早我就在这里等她,不见不散。”苏木一本正经道,寻思着今晚赶紧跑路,不然明早非得挨一顿血揍。

“那好吧!”苏帅走到墙角,拖着藏獒走了。

第2章 夜敲寡妇门

苏木哭丧着脸从后门进入诊所,一屁股坐在凳子上双目失神的看着地板。

“又被晴空下达死亡通知书了?活该!”药柜前摆弄中药的英俊伟岸高大威猛的中年人,转过身扫了苏木一眼瓮声道。

“矛哥,你当初怎么就瞎了眼给我找这么一个老婆呢。”苏木委屈道。

“滚犊子,我是你爸。”卫矛骂道。

“切!”苏木撇撇嘴,嘟囔道:“有妈才有爸,你口口声声说是我爸,我妈呢?我怀疑你一把年纪了还是处男。”

卫矛的神情一阵落寞,走进去坐在沙发上,沉吟了一会儿道:“你明明知道,何必问。”

看到卫矛的脸色,苏木也不敢继续胡闹了,严肃道:“矛哥你放心吧,这次我去南市,一定把所有的恩怨都清理干净了,让你和明子姐大大方方在睡在一张床上。”

“你去南市?”卫矛大惊。

“是啊,听说针王、药王、刀王收徒,我打算去拜师。”苏木道。

“胡闹!”卫矛怒道,情绪相当激动。“你不能去,以你的针灸水平,完全可以给针王做师父了。你的用毒能力,比药王都厉害。他们没资格做你的师父。”

“矛哥,你病了吧?怎么这么激动?自从我十七岁得了重病失忆,你就再也不让我走出桃花村,这到底是为什么?”苏木疑惑道,还没见矛哥这么激动过呢。

“不准去,你要敢去我就打断你的腿。”卫矛怒道,起身走了出去。

苏木皱眉,矛哥今天怎么了,为什么一听说自己去南市就这么激动?难道是怕自己在南市碰到仇人?不应该啊,自己全身都是毒,谁敢碰。

“哼,你不让我去我就不去吗?”苏木嘟囔道,颠颠的跑到自己的房间,开始收拾东西。

一整个下午,苏木都假装在给老鼠动手术。晚饭的时候卫矛再次强调不准去南市,苏木满口答应。等到深夜的时候,他偷偷提着背包爬墙出去。

乌云遮月、小风习习。苏木背着背包,蹑手蹑脚的跑到村东头寡妇家诊所门前。

站在诊所门前,苏木无声大笑,正准备敲门的时候,隐隐听到里边传来男人说话的声音。

苏木怒了!

这大半夜的诊所里怎么有男人?莫非……

苏木不敢往下想了,哐当一脚踹在防盗门上,大喊一声:“捉奸!”

里边明显传出急促的交谈声,接着房门打开。

那是一个极其漂亮的女人,柳眉大眼俏鼻子,红唇玉肤鹅蛋脸,不着粉黛媚娇人,前凸后翘勾魂魄。一头黑发束在脑后露出光洁的脑门,颇有御姐范。任谁也不会看出这是一个三十九岁的妇女,倒像是二十八九岁的年华美人。

最让苏木生气的是,决明子竟然穿着睡衣……睡衣啊,穿着睡衣给男人治病?

“苏木,这么晚你来做什么?”决明子问道,眼睛眨啊眨的,似乎在暗示什么。

苏木眼神一凛,失忆后的这两年,他每天半夜都到这里跟决明子偷学医术,今天怎么……苏木一下子想明白了,里边那个男人一定不是什么好东西,否则决明子不会暗示他离开。

“天已经不早了,没什么大病的话明天再来吧!”决明子有些着急。这小子平时鬼精鬼精的,今天怎么变笨了。

“哦!那好吧!”苏木答应道,快速从背包里取出一个小瓷瓶,拧开盖子从决明子旁边的缝隙扔了进去。

哐当!

瓷瓶碎,苏木趁势一把将决明子拉了出来。就在这时,一柄雪亮的匕首射在门框上。

苏木拉着决明子的手靠在门边的墙上,大口喘粗气,娘的,太悬了,稍微慢一点亲娘就被刺死了。

“你刚才仍的什么?”决明子脸色有些难看。

“一口闷。嘿嘿,我调制的毒药你还不放心吗?”苏木贼笑道。

决明子脸色大变,屏住呼吸打开防盗门冲了进去。

苏木一哆嗦,赶紧又从背包里拿出一个小瓷瓶也冲了进去。“明子姐,先吃了解药。”然后就见到诊所地面上躺着一个鲜血淋漓的男人,此时这个男人正口吐白沫浑身抽搐。

“快给我解药!”决明子吆喝道。

苏木赶紧跑过去从瓷瓶里倒出两颗黑色药丸,放到决明子手里。

决明子自己吃了一颗,将另一颗塞进男人的嘴里,说道:“快咽下去。”

男人闻言奋力咀嚼了两下咽了下去。

苏木有些不明觉厉,这个男人怎么看也不像好东西,小平头三角脸尖嘴猴腮,身上的衣服被利刃划了几十个口子,每一个口子里都在流血。右手边还放着一把黑色手枪。还有一个托盘,里边有手术刀酒精棉纱布什么的。

“明子姐,这个半死不活的玩意哪来的?”苏木问道,不漏痕迹的走过去一脚将手枪踢到远处。

“你太莽撞了。”决明子皱眉,一边用剪刀剪开男人身上的衣服,一边说道:“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要玩毒药,这多危险啊。”

苏木撇撇嘴,随意瞥了男人身上的刀伤一眼,说道:“别忙活了,他的每一个伤口上都有毒,而且是剧毒。你救不活他的。”

“那你还不赶紧过来帮忙。”决明子没好气道。

“我不管!”苏木道,这个人怎么看都不像是好东西,才不救呢。

“你救不救?”决明子转头严厉的盯着苏木。

“那你叫我一声儿子,我就救他!”苏木说道,天天喊妈妈叫姐姐,早就受够了。

决明子娇躯一颤,眼神一阵落寞。嘴巴张开愣是喊不出来。

“好吧好吧,我救还不行!”苏木赶紧说道,走过去拿起托盘里的一个长方形盒子打开,里边有长短不一几十根银针。

他取出一根根银针,快速的插在男人全身各处穴位,足足插了一百零八根,这才双手跟弹琴一样在银针上弹了起来。

十指灵动,宛若弹奏古琴,丝丝游龙劲气经过游龙手镯的转换,透过银针窜入男人的体内。

渐渐地,男人身上的所有伤口都渗出丝丝黑血,阵阵腥臭味弥漫。

“清理伤口,缝合!”苏木严肃道,只有在治病的时候,他才像个正常人。

决明子熟练的清理伤口,然后缝合。

两人足足忙活了两个小时,才将男人身上所有的毒素全部祛除,伤口也都缝合好。

“谢……谢谢!”男人脸色苍白道。

“别……这种口头感谢最没营养了。”苏木打住,说道:“你的命够硬的,被砍了二十五刀,刀刀带剧毒,竟然还能活到现在,厉害。”

男人笑而不语,活着的感觉真好啊。

“你是杀手吗?”苏木问道。

“算是吧!”男人道。

苏木眼睛亮了,小声道:“那你的武功是不是很厉害?”

“还行吧!”

“你能教我吗?”

“你学武功做什么?”

“打老婆啊,你是不知道,我那个老婆武功老高了。”

男人差点噎死,他听说过无数种学功夫的理由,还没听说过学功夫是为了打老婆的。说道:“这恐怕很难啊,一会儿就会有人来接我,我那个地方不适合你,所以……对不起。”

“什么地方?我哪里都能适应,原始森林都行!”苏木道。

“鲁南军区。”男人道。

苏木和决明子大惊,原来这个男人是军人。

“没问题,军区我也能适应,实在不行我可以去你们那里做医生啊。我的医术老牛逼了。”苏木说道,就算放弃拜刀王为师,也要先学功夫,这两年实在是被苏晴空揍惨了。

决明子大急,严厉道:“苏木,你不能去南市。”

“为什么啊?矛哥不让我去,现在你也不让我去,难道南市闹鬼?”苏木疑惑了,到底是什么玩意让卫矛和决明子这么畏惧。甚至畏惧到住在一个村十九年都不敢相见。

“不要问为什么,你就是不能去!”决明子严肃道。

“不去就不去!”苏木怒道,摔门而出。

接近黎明的时候,一辆军车悄然驶入苏家村,停在决明子家门口,从车上下来两个人,急匆匆的冲进诊所,过了一会儿之后抬着受伤的男人回到车里,发动车子消失在夜幕中。

决明子正准备关门,屋顶上一个伟岸的身影跳了下来,转头透过防盗门,看着决明子冷声道:“明子。”

“卫矛……你……”决明子的身体不受控制的颤抖,说话都说不清。

“苏木呢?”卫矛的声音依旧冰冷。

“他没有回去……坏了,他不会是偷偷去南市了吧。”决明子脸色狂变。

卫矛深深的叹息一声,从口袋里取出一张纸条递给决明子,说道:“瞒得了两年,瞒不了一辈子,以他的医术,早晚会恢复记忆的。何况咱们躲了这么多年,总得有个人去面对。”说罢转身走了。

决明子看着手里的纸条,上边只有一句话‘不名扬天下绝不回来’。这是苏木的笔迹。

相关文章:

男人最痴情@皇上被臣子压在龙椅上肉

已完结#《豪门隐婚:顾少宠妻无节制》小说大结局

他的小尾巴;肛罚步骤_痛呼冲破一层阻碍

(都市佳人)男人和女人做爰的高嘲_猛雄壮粗浓精绿帽

浪川大辅小野大辅 jojo第六部主角全灭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