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连云浅小说《毒妃来袭:傲娇邪帝强势宠》完结版本目录

2020-12-14 10:20 · 新商盟

第15章 似乎一点也不着急

夙兮若将老夫人送回了住处,悬着的心才算放了下来:“奶奶,你好好休息吧。”

“若儿,奶奶刚刚,好像看见你受伤了,哪里伤着了,不要紧吧?”老夫人似乎比较担心她的身体。

夙兮若轻轻摇了摇头,一脸轻快地开口道:“没事,就是一些皮外伤。”

“没事就好。”老夫人这才放心了一些,“若儿,以后在这丞相府,有奶奶护着你,倘若你有什么委屈,只管来找奶奶就是了,可是你千万不要憋在心里不肯说啊!”

夙兮若自然明白奶奶对自己的关爱,便轻轻点了点头:“嗯,奶奶,只要有你在,若儿就什么也不怕了。”

老夫人微微叹了一口气,将夙兮若抱在怀里,十分疼惜。

“奶奶,您晚上的药还没喝吧?我去给你煎药。”夙兮若突然想起了这件事,便起身先行出门去了。

刚出门,夙兮若轻声咳嗽了两声,鲜血自口中喷涌而出,霎时间,脸色苍白地如同纸片一般。

“小姐。”匆匆赶来的青鸢,连忙上前去扶住了夙兮若轻飘飘的身子,一脸担忧,“小姐,你受伤了。”

而且,还伤的不轻。

夙兮若轻轻点了点头:“我受了内伤,需要自己调养一下,青鸢,你去给老夫人煎碗药送过去吧!”

“可是小姐,你……”青鸢似乎不太放心。

“我没事。”夙兮若咬了咬下唇,还在极力隐忍着,“倘若老夫人问起,千万不要告诉老夫人我受伤的事,就说我有事外出了,省得她再担心。”

“……是。”青鸢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最终还是答应了下来。

夙兮若独自一人回到了小庭院,此时,苏逸云已经离开了,也不见夙元清和张夫人,刚才还“热闹”无比的小院子,又恢复了平静。

方才,她已经给自己吃了几颗疗伤药,但这次的内伤,非同寻常,哪怕吃了疗伤药,也还需要数日的调理。

盘坐在床上调理了一会,夙兮若只觉得脑袋昏昏沉沉的,像是随时会失去意识,加上外面的天色越来越暗,整个身子正要倒下的时候,突然就落入了一个柔软的怀抱。

夙兮若有所觉察,这男子一袭白衣,周身带着淡淡的香味,还未能看清楚他的脸,便彻底昏睡了过去。

男子抱着夙兮若的身子,修长白皙的指骨,轻轻帮她整理了一下额前的发丝,一举一动,都十分轻柔。

他握住她的小手,温热的灵力,自指尖传入夙兮若体内,没过一会,夙兮若原本苍白的脸色,竟然慢慢变得红润起来了。

接着,男子才缓缓松开手,小心翼翼地帮夙兮若盖好被子,看着她那张精致的小脸许久,终于鼓起勇气,低头在她额头上留下蜻蜓点水一吻。

一吻作罢,男子起身,身子化作一道残影,自窗口消失在了夜空之中。

第二天早上,夙兮若睁开眼睛,摸了摸自己昨日的伤口,顿时愣了一下。

不对啊,就算自己吃了疗伤药,昨日那样严重的内伤,也至少需要七八日才能好全,怎么一觉醒来,就一点事也没有了?

不仅伤势好全了,她还隐隐感觉,自己的灵力,较之前相比,也浑厚了一些。

昨天夜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夙兮若咬了咬下唇,努力回想昨天的事情,突然想到,昨天晚上,确实有人出现在了自己的房间,只不过她没有看清楚那人的面容罢了。

想到这里,夙兮若倒是开始好奇,究竟是谁,救了自己却还不肯露面。

这时候,只听见哐啷一声,床边的残梦掉落在地,溢出些许灵力来。

夙兮若顺手将匕首捡了起来,感觉到这匕首内的灵力波动,较之前似乎又多了一些。

昨日,她启动残梦伤了苏逸云,吸了些许灵力过来,不过,那点灵力还不足能够让残梦升一级。

这时,青鸢端着早点,从外面进来,看见夙兮若已经醒了,有些惊异:“小姐,你的伤……已经好了吗?”

这痊愈的速度,未免也太快了吧!

“嗯,现在已经没事了。”夙兮若微微颔首。

青鸢将早点端了过来:“先吃点东西吧,小姐,昨天你可让我担心死了,还好没事。”

“对了,青鸢。”夙兮若想了想,还是将自己的疑问说了出来,“昨天晚上,你有没有看见什么人进入我房间里?”

青鸢愣了一下,接着摇了摇头:“没有啊,怎么,发生了什么事?”

“我也不知道,昨日我昏迷过去,隐约看见一位男子,醒来之后,身上的伤,竟然就痊愈了。”夙兮若越想越觉得这件事不对劲。

“还有这样的事情吗?”青鸢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那小姐还真是遇到贵人了。”

夙兮若漫不经心地吃着早点,心想,如果有机会日后再碰见的话,她一定要当面道个谢才是!

“这下,苏家家主肯定没想到,你的伤根本无大碍。”青鸢想到这里,心里有些得意。

昨天苏逸云本来就是偷袭,否则,一样不是小姐的对手,只是让他侥幸钻了空子罢了,还好小姐的伤势也无大碍了。

“呵,苏逸云恐怕也是时候该来找我了。”夙兮若不屑一顾地笑了笑,心里早就有了底。

果然,夙兮若一语命中,刚用过早点之后,便听闻侍女说,苏家二小姐前来求见了。

夙兮若慵懒地坐在贵妃榻上,像个没事人一样,把玩着匕首,而苏碧月坐在一旁,满脸忧愁,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兮若妹妹……”过了好一会,苏碧月终于按捺不住,率先开口了,“昨天的事情,也确实是我父亲做事太冲动,今日,我是来替父亲道歉的,希望兮若妹妹能把解药给我,让我回去给父亲解毒。”

夙兮若不置可否一笑,似乎一点也不着急。

没错,她昨日在残梦上淬了毒,若是没有自己的解药,苏逸云恐怕是活不过十天。

她就是要让那些人付出代价,让他们知道,她夙兮若,不是好惹的主!

“你父亲怎么没亲自来呢,让你过来要解药,是不是太没诚意了?”夙兮若的态度,趾高气昂,丝毫不愿意给她面子。

苏碧月指骨紧蜷着,努力压制自己心中的怒火,勉强扯出一丝笑意出来:“兮若妹妹,毕竟这件事,是怪我之前处理不当,昨日我就应该拦住父亲,不该让他这么冲动,现在都后悔死了,希望妹妹能够接受我的诚恳道歉。”

说到这里,苏碧月起身,在夙兮若跟前跪了下来,态度十分谦卑:“只要妹妹肯拿出解药,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夙兮若瞥了她一眼,冷冷道:“你倒是挺懂事的,比你那头脑简单的姐姐强多了。”

苏碧月不由得笑了笑:“多谢妹妹夸奖,不如这样吧,这解药我也不白拿,我可以给妹妹提供一些有用的交换条件。”

听到这里,夙兮若便能猜出,这个苏碧月应该不简单。

于是,她装作漫不经心地问道:“什么条件?”

苏碧月娓娓道来:“我听闻老夫人患有失眠症,一直是个大困扰,我这里有一个独门秘方,可以医治这失眠症,不知道,妹妹是否感兴趣呢?”

第16章 拍卖场

听到这里,夙兮若眼底闪过一丝诧异,心里更加确定,这个苏碧月非同寻常了。

于是,夙兮若淡淡问道:“我又如何知道,你这药方是否为真。”

苏碧月莞尔一笑,笑得有些神秘:“兮若妹妹,我想,这点分辨能力,作为一个医师,你还是能分辨出来的吧?”

医师?呵,夙兮若心想,这个苏碧月还真是自作聪明,短暂的接触,就以为她是一位医师。

可惜,她是一位毒师,与医师完全忤逆而行的毒师!

夙兮若起身,体内的灵力缓缓凝聚而起,感知了一下苏碧月身体中的灵力,似乎有什么新发现。

苏碧月的体质……好像有什么不同!她竟然,也是一位毒师!

要知道,这毒师的体质,几乎是万里挑一的,就算拥有合格的体质,想要成为一名毒师,恐怕也需要经过许多苛刻的筛选。

越来越觉得,这个苏碧月不太简单,夙兮若索性就应声答应了下来:“好吧,你把药方拿过来让我看看,若我觉得还算满意,便满足了你!”

其实,安神花作为药材,对于奶奶的失眠症是有一定作用的,但是治疗周期太长,见效并不太明显,所以,现在确实需要一个品阶更高的药材来作为药引。

苏碧月见她答应了,马上将药方从袖口中拿了出来,想都没想,便递给了夙兮若:“妹妹请过目。”

夙兮若接过药方,摊开一看,那药方较为复杂,排在前列的,是一味五阶药材,蛟龙草,还有一枚五阶兽丹。

五阶药材之珍贵,就不用说了,恐怕就算有足够的银子,也十分难求。

而五阶灵兽,相当于人类天灵师的实力,若是想要品阶好一些的,就必须得对抗一个天灵师高级灵兽,相当于九星天灵师的实力!

这样实力的灵兽,夙兮若心里是没什么底的,根本不可能是对手。

不过,以毒师的眼光来看的话,这药方上的每一味药材,都没有瞎写,都是有真凭实据的。

“兮若妹妹。”苏碧月似乎看出了夙兮若的一些思绪,便笑了笑道,“我相信,以你的实力和背景,肯定会有办法得到这些药材的!”

夙兮若上下打量了她一眼,将药方收了起来:“苏姐姐,你是个聪明人,不过我也有句话要跟你说,有时候,还是不要太自作聪明的好。”

虽然苏碧月也是毒师,但她的品阶一定不高,否则的话,又怎么会来跟她求解药呢?

若没有暗中观察她,又怎么会知道,她也是毒师。

苏碧月咬了咬下唇:“多谢妹妹夸奖,那,解药的事情……”

夙兮若也懒得再卖关子,索性就给她一个人情,将解药从袖口轻盈抛出,丢给了苏碧月:“这是一半的解药,你父亲服下之后,一个月内会安然无恙,等我寻到这些药材,医治好了我奶奶的失眠症,自然会给你另一半解药。”

她可不会一下子就将解药全都拿出来,给自己心里添堵。

能够得到一半的解药,苏碧月心里已经很满足了,连忙欢天喜地地道了谢:“多谢妹妹,那我就不打扰妹妹,先走了。”

说罢,苏碧月起身,离开了这屋内,眸子里闪过一丝意味深长,内心不知在想些什么。

而夙兮若此时的注意力,都在自己手中的这个药方上。

这些药材,都算是比较珍贵的药材了,对于夙兮若来说,也是有些难度的,需要一些时日去搜集。

苏碧月离开之后,一旁的青鸢便开口提醒道:“小姐,或许……我们可以去这都城的拍卖场看看,也许能有什么意外收获。”

“拍卖场。”夙兮若若有所思地将这三个字重复了一遍,似乎看到了什么希望一样。

“没错。”青鸢点了点头,耐心解释道,“我先前去打听过了,这都城拍卖场,每天都会进行一次拍卖会,我们去碰碰运气,或许,能够有什么意外收获呢?”

夙兮若微微点了点头,确实,如果想在短时间之内得到蛟龙草和兽丹,除了拍卖场,那就是灵兽山脉了。

“不过,小姐……”这时候,青鸢却还考虑到了一个问题,“拍卖场竞价十分严重,我们现在手中,可没多少银子了。”

夙兮若自然也想到了这个问题,心里早已经有了应对措施:“既然这样,那我就想办法先弄点银子过来吧。”

…………

翌日,夙兮若一身男装,发丝用一根玉簪束起,手中拿着一把折扇,戴着半脸面具,露出半张清秀的面容,倒真像一位翩翩公子。

而青鸢跟在身后,也是一袭男装,两人一同来到了都城拍卖场。

毕竟这都城熟悉的人实在太多,若是直接以真实身份去,恐怕会引起一些不必要的麻烦,这样隐瞒身份,大概是最省事的做法了。

这拍卖场,位于都城远郊,但尽管如此,来往的人依旧不减,大门的守卫,伸手拦住了两人的去路。

“两位公子,请出示请柬。”

能来都城拍卖场的,一般都是名门贵族,寻常人就是连踏入的资格也没有。

夙兮若愣了一下,似乎早就考虑到了这样的情况,便轻轻摇了摇头,压低声音说道:“没有请柬。”

一听说没有请柬,守卫的声音就更冷了:“不好意思,拍卖场规定,没有请柬不得入内!”

青鸢听他们这样趾高气昂的语气,心里十分不舒服,仔细打量了这两个守卫,也不过只是通灵师的实力,说话竟然也敢如此嚣张?

夙兮若抛给青鸢一个眼神示意,示意让她先冷静下来,接着,自己从怀里拿出一个小药瓶,对守卫说道:“这样吧,我是来见你们拍卖场高层的,你把这药拿去,给拍卖场的医师看看。”

“你想见拍卖场高层?”守卫听见这话,心里只觉得有些好笑,“呵,一般的人可见不到的,就凭你们吗?”

夙兮若不置可否一笑,也没有生气:“劳烦大哥帮忙跑一趟就是了。”

说罢,还塞了一锭银子给他,那守卫的态度,才稍微好了一些:“行,你等着吧!”

守卫离开之后,青鸢心里倒是有些不痛快了:“小姐,没想到一个小小的守卫,竟然也这么猖狂,我今日算是开了眼界了。”

夙兮若倒是一点也不惊讶:“那也要看是什么地方的守卫了,拍卖场在整个都城,也算是一方强大势力,瞧不起几个人,也算合情合理的吧。”

“哼,一会他们就知道错了。”青鸢冷哼一声,似乎很期待他们被“打脸”的样子。

约摸过了一会,只见守卫匆匆忙忙赶过来,一脸惊讶地看着这两个人,语气也变得恭敬了许多:“两位公子,我们大人请你们进去细谈,两位这边请吧!”

青鸢冷哼一声,小声嘀咕道:“狗眼看人低的东西。”

两人跟随守卫,来到了一个雅间,只见雅间里,坐着一位白发老者,一脸正派。

“这是我们拍卖场的医师,临羡大师,是一位灵阶中级医师!”守卫便跟他们介绍道,一脸自豪,“两位公子里面请吧!”

出于礼貌,夙兮若对那老者微微颔首,以示尊重了,而那守卫十分识趣地出去了。

“小少爷,这聚灵丹,可是你自己制作出来的?”临羡大师的语气,带着些许激动

相关文章:

和男友出去旅游一起睡.想把你玩烂

男朋友尺寸长的感受把蛋糕抹在阴茎上吃

昨晚约了个的d杯熟妇女_我成了班里的公厕

调教女友小静 第5部分 从小药物改造调教

公车 暴露 调教校花 公车在她男友旁进入她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