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美女的近身高手最新章节目录,极品美女的近身高手全文在线阅读

2020-12-14 13:46 · 新商盟

第1章 神经病

“最新消息,叶氏集团董事长叶天荣老先生昨夜在家中去世,叶氏集团名下多家上市公司股票在今日上午开盘大跌,收盘跌停,是否预示着一场新的金融风暴来临,敬请关注名家解析。”

叶氏集团董事长病故的消息,以及股票大跌的浪潮引起了全国的轰动,一时间几家欢喜几家愁,新闻媒体纷纷播报相关消息。

苏江市白银机场。

人流中走出两女一男,为首的女子戴着一副宽大的墨镜,并且用纱巾遮掩了鼻子以下的部位,看不清容颜。

她低着头脱离了跟随在她左右的男女,径直向排成长龙的出租车走去。

而与她一起出来的男女则被几名早已等候在出站口的黑衣保镖带着去了三辆奔驰S600。

墨镜女子正要拉开一辆出租车的车门,一只修长白净的手却是抢先一步拉开了车门。

这是一个相貌俊朗,脸上带着阳光笑容的碎发青年,穿着一套休闲装,身材挺拔而时尚,看到叶倾城目光冷厉的看向他,他咧嘴笑道:“不好意思,赶时间。”

叶倾城看向后面的出租车,几十米之内的出租车都已经有了乘客,本来就心情烦躁沉痛的她,立刻冷声道:“我也赶时间。”

话音还未落,她便一低头钻进了车里,还从自己的爱马仕包包里拿出钱包,给了司机一百块钱。

车门还没关上,司机自然不能启动车子,而短发青年却是屁-股一顶,直接将叶倾城挤得身子倾斜,而他紧紧贴着叶倾城的腿也坐了进来。

由于空间太小,他的身子也只能倾斜,半个身子都几乎压在叶倾城身上,还把车门关上了。

叶倾城气的七窍生烟,羞恼下也只能慌乱的向另一侧移动身子,直到坐稳后,远离了青年,这才一巴掌就扇了过来,竟敢占她便宜。

青年仿佛早料到她会给自己一巴掌,一抬手就握住了叶倾城的手腕,还一脸惊讶道:“你怎么还打人了?生生闷气也就罢了,当着外人的面打我合适吗?”

“你……放开我的手,不然我报警了。”

叶倾城都快疯了,莫名其妙就遇到这么一个混蛋,竟然还说出这么一番容易让人误解的话,她突然有些心慌,莫不是这家伙要绑架自己?

司机也是傻了眼,搞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而后面的车租车已经喇叭声大响了。

“看什么看,没看过小两口闹别扭吗?开你的车。”青年继续握着叶倾城的手腕,却是对着司机一瞪眼。

司机条件反射的转过身启动了车子,原来是这么回事。

“谁和你是小两口?”叶倾城真的有些紧张了,以她的身份,被绑架的可能性真的很大,于是她大声道:“司机停车,我要下车。”

她之所以坐出租车,便是听从了秘书的建议,担心被记者围堵或者发生什么意外不能尽快赶回叶家,这才独自打车不想被关注,可是没想到竟然遇到了这种事。

司机自然不会停车,人家小两口闹别扭,他瞎掺和什么,随即笑着问道:“我说两位,咱这是去哪啊?”

“你决定,咱回家还是去酒店?”青年呵呵一笑,松开了叶倾城的手。

“去叶家庄园。”叶倾城狠狠地瞪了眼青年,发现后者听到叶家庄园竟然无动于衷,倒是司机眼前一亮,想说什么又没敢多嘴。

这时候冷静下来的叶倾城,墨镜下的眼神中有些疑惑,也很好奇,她认识眼前的青年,飞机上就坐在自己身边,却是从伦敦一上飞机就开始睡觉,期间离开一段时间,也不知道干嘛去了,几个小时后才回来,随后一直睡到飞机落在白银机场才醒来。

一路上她都在悲伤爷爷的去世,也在担忧爷爷这一离开,叶家将会面临内忧外患,她恐怕要面对前所未有的压力,也就没怎么注意这家伙。

可是现在,这家伙强行和自己坐进了一辆车租车里,偏偏司机还不信她的话,叶倾城既感到心慌,又不敢贸然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情,以免激怒了眼前的家伙伤害她。

可她也有些不解,若是自己被绑架了,这家伙一来没有凶器威胁自己,二来似乎和司机还不认识,这有些说不通。

而且自己说要去叶家庄园,他也没什么反应,这让一向聪明的叶倾城都快糊涂了。

青年也没理会叶倾城,竟然歪着脑袋继续闭上眼睡了起来,这让叶倾城更加茫然,这家伙是猪啊,飞机上都睡了五六个小时了居然还在睡。

好在叶家庄园距离机场不远,当叶家庄园近在眼前的时候,叶倾城终于放下了悬着的心,不过她再次思绪有些凌乱,看着似乎睡得很香的青年只能给出一个评价,神经病。

这家伙绝对的有病,不是绑架自己,也不是借机搭讪自己,却是让她气恼紧张的要死,他却在车里睡觉,他这是图什么?只有神经不正常的人才能做出这种无厘头的事情。

叶倾城下了车,取下纱巾和墨镜,露出一张绝美清冷的脸庞,也没心思理会车上的神经病,她眼里已经蓄满了泪水,看着叶家庄园门前的吊唁黑白色调,看到了老管家叶忠,便急匆匆向老管家走去。

老管家叶忠也看到了叶倾城,眼神立刻一喜,只是脸上依旧满是哀痛的迎了上来:“倾城小姐,你可终于回来了,里面都快闹翻天了。”

“什么?”叶倾城气的脸色铁青,更是心中悲愤:“爷爷刚刚去世都没入土为安,他们居然在家里闹腾,一群尸位素餐,毫无孝义廉耻的混账东西。”

“气大伤身,肝火太盛,还容易便秘,叶小姐看来需要冷静。”

叶倾城的话音刚落,背后却是传来一个戏谑的声音,将叶倾城吓了一跳,转过身便看到那个神经病青年居然站在她背后,和鬼一样,走过来都没有动静。

“你有病啊,你怎么还在这里?”叶倾城都有种杀人的冲动了,这家伙竟然没有离开,还跑到叶家庄园门口气自己,神经还真是不正常。

倒是叶忠吃惊的看着眼前俊朗的青年,他听着话音有些耳熟,不由得眼前一亮,惊喜的问道:“你是杨天?”

“如果这里没有第二个杨天,那应该就是我了。”杨天耸耸肩,吊儿郎当的笑道。

“好,你果然守信,小姐有你保护我就放心了。”叶忠立刻欣喜的说道。

“是啊,我陪着她坐飞机,还陪着她一起打车,她不但骂我是神经病,还差点报警抓我。”杨天撇撇嘴说道:“脾气这么大,难怪嫁不出去。”

“你说什么?”叶倾城怒的都快抓狂了,却也好奇的看向叶忠;“忠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是老爷的意思,老爷前些日子就感觉到身体不行了,老爷叮嘱我如果他有个三长两短,就打电话找一个人,说是会保护好倾城小姐,不会让你受到任何伤害。”

叶忠看了眼杨天继续道:“于是在老爷病故后,我便第一时间打通了老爷留给我的号码,联系到了杨天先生。”

“杨天先生,谢谢你把小姐平安护送回来,老爷在天有灵,也会感激你。”

叶忠感激的看着杨天,他当了叶家二十多年的管家,不仅忠诚可靠,也是精明之人,叶老爷子去世,必然会有人不希望叶倾城回来接管叶家大权。

叶倾城现在能够平安回来,叶忠悬着的心放下了一半。

“叫我杨天就好,加上先生我会觉得自己很老,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嘛。”

杨天摆摆手,还打了个哈欠,随口道;“给我安排个房间吧,为了这小妞顺利回家,昨晚和一群女人折腾了好几个小时,累死了。”

叶忠一头冷汗,这年轻人说话还真是让人受不了。

叶倾城同样张大小嘴,一脸羞恼,都想将杨天一脚踹飞,心中暗骂色胚。

不过她现在也懒得理会这个神经病,却是疑惑自己的秘书和保镖怎么还没回来。

而这时候,叶忠的手机响起,老头接通电话,顿时一脸震惊,嘴里喃喃道:“出车祸了?我知道了。”

“倾城小姐,我安排去接你的三辆车与一辆大卡车相撞,两名叶家护卫当场死亡,你的秘书苏娜和保镖阿木受伤,被送去了医院。”

叶倾城一头冷汗冒出,幸亏自己听了秘书的建议低调打车回来,否则自己恐怕也进了医院。

第2章 我老婆

“倾城回来了。”

叶倾城在忠伯的带领下一进入叶家主屋,吵吵闹闹的客厅顿时安静了下来,其中一个身形消瘦,脸色虚白的男人眼里闪过一抹喜色,惊喜的站了起来。

只是面对叶倾城那冰冻了一般的神色,他又尴尬的坐了回去,拿出一支烟想要点燃,似乎又想到了什么,将烟又放回了烟盒。

叶倾城目光复杂的看了眼对方,蹙了蹙眉头,很是厌恶这里的环境,她不喜欢烟味,而这里却早已烟雾缭绕。

忠伯急忙让两个下人将窗户打开,自己却是一脸忧色的站在叶倾城身后。

“大伯,二伯。”叶倾城对着首位上的两名威严男人说完,又转向刚才说话的精瘦男人,轻声道;“爸!”

“回来就好,你爷爷离开了,我们都很悲伤。”

开口说话的是一个国字脸老者,他坐在主位上首位置,扫了一眼四周,语气深沉的说道:“国不可一日无君,家不能一日无主,尤其是我们这种大家族,既然叶家子弟都到了,那我们就商量一下集团大事。”

“大哥,还是先看看老爷子的遗嘱吧,老爷子应该安排好了一切。”坐在他身旁的长脸男人打断了对方的话,一脸哀痛的叹息道。

叶家众子弟也纷纷眼神迫切起来,他们之所以聚集到这里吵闹,就是因为想尽快知道遗嘱内容,毕竟这才是与他们切身利益相关的事情。

先前的吵闹,就是因为拿着遗嘱的黄律师非要等叶倾城回来,才会公布遗嘱内容。

叶家老大叶福面色威严的点点头,看向对面座位上坐着的一名斯文中年男子:“黄律师,现在倾城回来了,老爷子的遗嘱也该拿出来了吧。”

黄律师看了眼叶倾城,从文件包里拿出一份被印章盖过,并且密封的文件袋,举起来说道:“这便是叶老的遗嘱,我从公证处拿回来就一直随身携带。”

“黄律师的为人,我们自然信得过。”叶家老二叶康微微笑道。

黄律师拆开文件袋,拿出只有一页纸的遗嘱,高声念道:“遗嘱,遗嘱人姓名叶天荣……”

“我在此立下遗嘱,对本人名下所有的部分财产,作如下处理。”

(一)我自愿将叶氏集团董事长之位交于叶倾城,叶倾城享有集团60%的股份,其余20%,由叶倾城自行处理。

(二)我自愿将叶家庄园继承给叶倾城,叶家其余子弟不服者,搬离庄园。

在黄律师念出第一条的时候,客厅里的所有人脸色便僵硬了,当第二条念出来后,一名叶家子弟手中的茶杯啪的一声掉在地上。

“怎么可能?这份遗嘱是假的。”一个身穿蓝色西装,油头粉面的青年站了起来。

“子阳少爷,你在怀疑我的职业道德?”黄律师脸色一沉,他自然问心无愧,可他也知道这份遗嘱宣读出来后,会在叶家引起什么样的轩然大波,但这是叶老爷子的意思,他只是尽自己的职责罢了。

“子阳,退下。”叶康怒喝一声,先前他还说黄律师的为人信得过,现在第一个质疑遗嘱真实性的居然是他的儿子,这让他一张老脸都有些挂不住了。

不过他心里却也震怒,自己父亲老糊涂了吗?就算叶倾城有点能力,也只是一个黄毛丫头,将来还要嫁人。

老爷子怎么会把叶家的大权和财产全部交给叶倾城掌管?让他们这些子孙情何以堪?

这种想法在每一个叶家子孙心中疑问,更是让他们愤怒。

在场的也唯有叶三爷叶安,惊讶之余心中有些窃喜,大权掌握在自己女儿手里,就算女儿再不喜欢他,他也不用担心以后的日子没法快活。

叶倾城也一脸愕然,她虽然早想到爷爷会给她留下很大的权力,可也没想到爷爷会把叶家的一切都交给她,如此厚重的寄望以及那份信任,让叶倾城心乱如麻却又彷徨失措,她感受到了肩上的担子太重了。

她只是一个二十五岁的年轻女子,为何要承受如此大的背负?在场的叶家人,没人愿意让她轻易执掌叶家大权

“叶倾城,你到底用了什么诡计弄了这么一份假遗嘱来糊弄我们,你把叶家其余人都当傻子了吗?”另一个身材高大的阴柔青年也愤然起身,矛头直指叶倾城。

这家伙叫叶子良,叶福的长子,叶家第一顺位长子长孙,在他看来这一却原本是属于他的才对,怎么也轮不到叶倾城。

“叶倾城,你可真卑鄙,叶家的好处都让你占尽了,其他人连口汤都喝不上,你凭什么?”

“不要脸,想要得到叶家的一切,那也得问问我们这些叶家人同不同意。”

“就是,仗着自己受老爷子喜爱,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也太贪了吧。”

四周叶家子弟纷纷不满的怒斥起来,各种各样的话语毫不留情的喷了出来,完全无视叶倾城早已惨白的脸色,他们更是无视了遗嘱是叶老爷子留下的,一致批判叶倾城的不是。

“够了,爷爷还没有入土为安,你们不关心他的后事,却是在这里指责羞辱我,你们简直无耻。”叶倾城也怒了,一脸寒霜的大声冷喝道。

“虚情假意,就你知道孝顺,猫哭耗子假慈悲,别以为弄一份假遗嘱就能在叶家指手画脚。”叶子良冷笑一声,还上前一步,面色不善的盯着叶倾城,他早就看叶倾城不爽了,叶倾城一直都抢夺了他的风头。

“一群孝子孝孙本事好大,叶天荣老爷子死了还不到一天,没人为他守孝不说,还在这里欺负一个弱女子。”一个戏谑的声音却是不合时宜的从门口传来。

“你他妈谁呀,从哪里冒出来的。”叶子良一脸怒容的转向走进来的杨天,指着杨天就骂。

叶子良的手指都快顶在杨天的鼻子上,他一米八三的身高,比杨天还要高上小半头,而这也是他的招牌动作,苏江不少富家子弟都被他指着鼻子骂过,只因他是叶家大少,有种居高临下的威风。

“呵呵,你是第一个指着我鼻子骂我的人。”杨天哼哼一笑,嘴角露出一抹残忍的笑容,闪电般抬起右手抓住了叶子良的手指,咔嚓一声给掰断了。

啊!直到疼的脸色扭曲,叶子良才发出一声惨叫,而他挺直的身躯也疼的弯下了腰,杨天却是抓着他的断指依旧没松手。

“你这种垃圾也敢骂我。”杨天嘴里冷笑,挥手一巴掌又扇在了叶子良的脸上,清脆的巴掌声伴随着不少人的惊呼在客厅内格外的响亮。

啪的一声,叶子良的右脸便红肿起来,五个手指印清晰可见。

“混账,你是什么人?你敢打我儿子。”叶福惊得站了起来,铁青着脸怒喝道。

“打你这不成器的儿子怎么了?他敢欺负我老婆,我打的就是他。”杨天这时候才松开了叶子良的断指,还十分嚣张的拿出一块白手帕擦了擦自己的两只手。

叶家众人吃惊的看向叶倾城,叶子良欺负的不正是叶倾城嘛,这家伙是叶倾城的丈夫,这怎么可能?

“谁是你老婆?你混蛋。”被叶家众人盯着,叶倾城脸色一红,随即满脸羞怒,气得浑身颤抖,怒视着杨天都快气炸了。

原本杨天的举动让她震惊之余还有些解气,但涉及到她名誉问题,她立刻便怒了,这该死的混蛋,怎么又出来捣乱,自己什么时候成他老婆了。

“不好意思,口误,应该是未婚妻才对。”杨天呵呵一笑,靠近了叶倾城一些,嘴巴都快贴在叶倾城白嫩的耳垂上了,小声道:“我这也是帮你啊,权宜之计,配合一下嘛。”

被他一口热气吹得浑身一阵轻颤,叶倾城美丽的脸蛋都红的滴血,又羞又气还偏偏不知道怎么发作。

杨天也不等叶倾城说什么,他又跨出一步,冷哼道:“这么多人欺负我未婚妻一个弱女子,真以为我们家小城城好欺负,我看今天谁敢再骂她一句。”

相关文章:

我的耻辱与复仇 林美香农村复仇

唔小东西你里面真紧|给漂亮女同学开嫩苞

小黄文纯肉短篇 胸大被几个男人轮流玩

皇室小公主 神秘英国皇室冷公主

速推+《1001次热吻:傅先生,休想逃》小说【原文txt】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