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偿约人软件哪个好/怎么帮对象口出来

2020-12-15 09:33 · 新商盟

妈的,那小子终于离开大街了,赶紧向虎哥报告,可以准备动手了!”

“就是,那小巷子,可是我们的地盘,这下子他插翅难飞!”

在秦天转身的一瞬间,尾随在其身后的两个人顿时乐了,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想他们干的从来是下黑手的事,哪干过跟踪人的事啊?

一路下来,差点把腿给走折了。

现在好了,只要上面交代下来的秦天走进了小巷子,那么他们的任务也就完成了。

接下来需要做的,就是报告消息,等着他们的虎哥出手、凯旋归来。

一个电话拨打出去,说明此时的情况。

不多时,一声淡淡的‘嗯’声从电话里传来,然后是一阵盲音。

消息放出,释放的是动手的信号。

不到一刻钟的时间,通过电话联络,几辆车像是有默契一般,将秦天走进的那处小巷子前后堵死,并且留下一个人放风。

那架势,如同瓮中捉鳖。

退路尽断,大事将成。

可惜,千算万算,他们漏算了秦天这么一个变数,一个足以改变他们认知的变数。

就在小巷之外十几个人因为他忙的热火朝天、阴谋展开时,身为当事人的秦天却是带着几分无聊,靠在墙边。

“呼……”

点燃一支香烟,吐出一个长长的眼圈,秦天带着几分不耐烦的语气轻声道:“怎么还不来?速度也太慢了一些吧……”

对付罗风这样的纨绔子弟,最好的办法就是展示自己的肌肉,将其狠狠教训一对你,让他长长记性,不敢再来招惹自己。

否则以他的本事,怎么会让几个业余到不能再业余的小混混跟踪那么长时间?

一支烟快眼燃尽的时候,嘈杂的脚步声响起,其中还夹杂着几分狂妄的叫嚣。

“虎哥,不就是对付一个弱不禁风的小瘪三嘛,这种小事交给我们就好,哪需要您亲自动手?”

“就是啊,虎哥,那小子一看就知道是个怂货,何必搞这么大的场面?交给我们就好,您去歇着……”

在两人话音落下后,身后十几个小混混十分默契地发出一折哄笑,讥讽的意味十足。

在他们看来,秦天就如同那走入了绝地的猎物,无路可逃。

“似乎被人小看了啊……”

听着一群人的议论,秦天愕然,接着嘴角浮现一抹轻笑。

似乎,被人给鄙视了。

一群小混混而已,也敢在他面前大放厥词,简直不知死活。

“闭嘴!”

就在一群人七嘴八舌、议论纷纷的时候,走在众人最前面的刘虎忽然一声大喝,脸色铁青,说不出的难看。

原本他以为这只是一次简单的任务,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可是当他看到靠在墙边的秦天后,才发现之前的想法完全错了。

一个普通人敢独自一个面对他们十几人而宠辱不惊、会是简单货色?

笑话!

一股浓浓的不安之感,缓缓在心底升腾而起。

“老大……”

刘虎的一声大喝,让十几个手下不知所措,有些疑惑不解暗道虎哥是不是吃错药了。

现在需要做的事不是赶紧将那瘦的跟猴似的小子解决掉、然后出去花天酒地吗,怎么就吼起自己人来了呢。

“没有我的命令,不许轻举妄动。”

懒得跟一群手下解释,刘虎深吸一口气,朝着秦天缓缓走去,准备先去摸个底。

一步、一步……

愈是靠近,刘虎感觉心中的不安之感越发浓郁。

最终,在秦天身前三米处停下。

“你是罗风的人?”

还没等他开口,秦天率先问话,暗道终于遇到了一个稍微有点脑子的人。

“算是吧。”

离得近了,在回答问题的同时,刘虎开始仔细打量秦天,试图发现一些蛛丝马迹,好做出判断。

皮肤略微有些黝黑、一张人畜无害的脸,瘦弱的身子……

可是,一番观察下来,不论从哪个地方看,都是一个普通人啊。

“那来吧,我赶时间。”

在刘虎还在疑惑的时候,秦天一直靠在墙边的身子突然直了起来,如同一颗挺拔的轻松。

一句话,竟然主动宣战。

话音落下,顿时让刘虎一愣,不知道该怎么办。

原本他上前来,是准备好好试探一番,再决定是否出手。

可是秦天根本不给他这个机会,起身瞬间,整个人已经如同一只快速奔袭的猎豹一般,闪身而来。

甚至沿途中,还夹杂着呼呼的风声。

“不好……”

在心中暗呼一声不妙,仓促之下,刘虎只能急忙举起双手,做格挡状挡在身前,护住自己的要害。

“嗯哼!”

下一秒,刘虎直感觉有一股滔天巨力传来,通过手臂向着身体四处穿三开来。

更为恐怖的是,体内的气血一阵翻涌,到最后喉咙处更是蓦然升起一抹甜意,闷哼一声。

要不是紧咬关头生生忍住,恐怕会直接喷出一口老血,伤了自身元气。

“还算是个汉子……”

对于自己的所作所为,秦天再清楚不过,眼前的壮汉既然能阻挡下来,说明前者还有两分实力。

不过,也只是两分而已,刚才的那一掌,他不过动用了三分实力,而且还有所留手。

原因嘛,很简单,刚才刘虎约束自己手下的一幕他看见了,算给个从轻处罚吧。

不过,仅此而已。

刚才那些‘出口成脏’的小混混,他可不会有丝毫的留手。

“虎哥,没事吧?”

“竟然敢偷袭虎哥,妈的找死,兄弟们一起上,干死他!”

几个心腹小弟一看情况不对,马上围了上来,骂骂咧咧起来,神色不善。

在他们看来,刘虎之所以会被击退,是因为秦天卑鄙的袭击,而不是实力比不上秦天。

所以,群情悲愤,撸起袖子就准备动手。

有了带头的,十几个人马上异口同声,根本没注意刘虎难看的脸色,纷纷摩拳擦掌,看样子是准备来个群殴。

刘虎有心想要阻止,可是血液翻滚,根本说不出话,只是脸色变得非常难看,暗道一声完了。

眼前的这个年轻人,根本不是他们能招惹的?

无穷的懊悔,在心底升起。

为了二十万得罪一个如此恐怖的年轻人,值吗?

答案是否定的。

可惜,一切都晚了,这世上没有后悔药。

在刘虎绝望地注视下,十几个小混混跟打了鸡血似的,叫嚣着冲了上去,一时间气势十足。

偶尔有人从小巷旁边露出,听见动静探头看了一下,马上慌慌张张地逃跑了,里面的场面太吓人了,简直就是传说中的群殴。

这种事,还是不要掺和为好,不然还不知道会落得个怎么样的凄惨下场。

可是作为当事人的秦天,脸上没有丝毫的慌张,显得非常平静,仿佛对面冲上来的十几个人如同土鸡瓦狗,不堪一击。

事实,也的确如此。

从那恐怖的地方活着回来,再面对眼前的这一群混混,秦天实在有些看不上眼。

轻笑间,在两方距离只剩下不到半米的时候,秦天动了。

快如闪电般伸出一只脚,而后飞速提出,顷刻间劲风道道。

其中蕴含的声势,和刚才的动静有着天壤之别。

对付一群嘴巴不干净、不知好歹的东西,他哪里还会客气?

“砰砰砰……”

伴随着阵阵闷响声,原本气势汹汹冲上来的十几个小混混,一个接一个地飞了出去,像是被当面被高速行驶的汽车撞上了一般,身体飞出好几米远。

由此不难想象,秦天看似随意的一脚,究竟蕴含着何等的威力。

再接着,就是一阵阵的哀嚎声,十几个小混混,全部瘫倒在地,捂着中脚的部位,不断翻滚。

秦天的一脚,让他们感觉自己全身的骨头被踢碎了一般,有些心性坚定的人强行想要挣扎着起身,可是最后还是无能为力,闷哼一声后再次倒地,面部微微抽搐起来。

滴滴黄豆大小的冷汗,控制不住地下流。

从开始到十几人到底,不过数个呼吸的时间,十几人,顷刻间失去再战之力。

这,就是秦天的恐怖,一战定音!

第七章 雪中送炭

“怎么,还打吗?”

居高临下,秦天微笑,看着躺在地上的一群人,嘴角缓缓浮现一抹讥讽。

那罗风准备的手段如果只有这些的话,那未免太小瞧了他一些,还不够他塞牙缝的呢。

“咕噜……”

面对着秦天的质问,原本还气势汹汹的十几人顿时如同那霜打的茄子一般,无精打采,不敢直视秦天。

方才那一幕,在他们心中留下的阴影实在是太深了,堪称终生难忘,关想想就觉得可怕。

这种狠人,还是不要招惹为妙。

一时间,狭窄的小巷子中,寂静无声,只有粗重的呼吸声。

“你究竟是什么人?”

过了许久,好不容易压下心中翻腾的血气的刘虎艰难开口。

眼神深处,带着几分难以察觉的惊惧。

想他在九州市也算是老江湖了,可是像秦天如此恐怖的身手,他还没有见过。

可是,在九州市世家大族中,也没有听说过那一家年轻一辈中有有如此英杰啊?

此等人物,他们这群乌合之众绝对不是对手。

碰上了,只能认倒霉,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秦天,孤家寡人一个……”

似乎是察觉到刘虎眼中的疑惑,秦天淡笑开口,那些世家什么的,真的跟他没关系。

说着迈步向前:“说吧,那姓罗的给了你什么好处?”

在刘虎出现的时候,秦天就猜到了事情的前因后果,现在不过是印证一下罢了。

“二十万。”

没有丝毫的犹豫,刘虎直接张口吐出一个数字,没有任何隐瞒的意思。

这种时候,还是实话实说为妙,否则再惹面前的这位主生气了,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二十万?呵呵……”

听见二十万这个数字,秦天轻蔑一笑。

区区二十万而已,什么时候他只值二十万了?

真是莫大的讽刺啊。

“拿来,二十万,饶你们一命。”

沉吟了片刻,秦天在刘虎目瞪口呆地注视下,干脆伸出一只手。

话里,满是理直气壮,神色更是一片坦然。

既然选择在他头上动土,那就必须付出代价,二十万,正好是那罗风给出的价格,不多不少,算是恰到好处的惩罚。

人,必须为自己做出的选择负责,无论对与错。

话音落下,那躺在地上的十几个人齐刷刷看来,眼里满是不可置信的神色,夹杂着几分古怪。

什么时候,他们也会被人敲诈勒索?他们可是九州市地地道道的恶霸啊,从来只有他们敲诈别人的份。

若是放在平时,脾气暴躁一点的早就抄起家伙去砍人了,可是现在,只有干瞪眼的份。

于是,只能苦涩地看向刘虎,他们的老大。

“好……”

在十几双眼睛的注视下,刘虎只是犹豫了片刻,就做出了决定。

干脆地拿出一张银行卡,说出密码。

二十万,保住自己等人的小命,不亏。

关键是,不给不行啊,他们现在就是那砧板上的鱼肉,不付出足够的代价,只能任由秦天宰割。

可以说,给出二十万,是一个十分明智的决定。

“多谢!”

多看了刘虎两眼,秦天缓缓吐出两个字,然后转身向着小巷外边走去。

今天的事,了了。

如果刘虎负隅顽抗,那最后可不是区区二十万可以解决的事情了,势必见血!

眼下,一切结果,再没有一丝一毫的牵扯,恩怨泯消。

“呼……”

看着逐渐远处的秦天的背影,刘虎擦了擦额头上留下的虚汗,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整个人彻底放松下来,暗道终于把这个瘟神送走了。

二十万换来自己等人的平安,不亏。

可是,那原本不敢出声的十几个小混混却是不肯安生了,纷纷叫嚣起来,典型的马后炮。

那可是二十万啊!

“虎哥,我们就这样放那个小子走吗,二十万啊!”

“对啊,虎哥,只要您掏出那东西,那小子就算再能打,也不是您的对手啊,到时候还可以去罗少那领赏……”

话还没说完,那个原本就躺在地上的小混混身体就横飞了出去,‘砰’的一声撞在了墙上,眼珠子一翻,直接昏死了过去。

“闭嘴!”

缓缓收回脚,刘虎双目含煞,再度恢复了平时的威慑,:“你们要是想去送死,老子不拦着,一群没脑子的东西!也不想想,那人是我们能对付的?!”

骂完后可能还觉得不解气,伸出蒲扇大的巴掌一个一个扇了过去,打得一群小混混哭爹喊娘,纷纷求饶。

自己怎么就有这么蠢的手下呢?

另一边,秦天拿着价值二十万的银行卡,缓缓朝着小巷外面走去。

可以说,刘虎等人的到来,正好解决了他的燃眉之急,称之为雪中送碳再恰当不过。

孤家寡人从海外回来,他可谓是名副其实的一穷二白,兜里比脸还干净,一个钢镚也没有。

在这个物质的社会,没有钱可是寸步难行。

现在好了,凭空多了二十万,够他挥霍一段时间了。

二十万对于一个普通人来说,可能是一笔不少的数字,用个一年不成问题,可是对于他来说,最多用一个月,甚至更短。

原因很简单,他需要修炼,而修炼,需要大量的资源。

实力,才是一切的根本。

能够走到今天,一身的实力才是助他乘风破浪、破除险境的关键。

“有些这些钱,应该可以买一批比较好的药材了吧。”

把玩着手中的银行卡,秦天沉吟,对接下来的日子有了暂时的规划。

修炼,在于坚持不懈,不可有丝毫的懈怠。

除了每天吸收天地中的灵力修炼,还要辅以各种药材,吸取其中蕴含的灵力,最终化为己用,成为自身实力的一部分。

如此才能提升修炼速度,让自身实力得到不断精进,以早日突破下一境界。

各种年份久远的药材,都是他前进的助力。

钱,正好可以解决他的需要。

打定了主意,秦天随手招来一辆出租车,直接询问九州市最大的药房的位置。

那种地方,才有他需要的东西。

相关文章:

长腿校花揉白腿喷一地水|女的屁股大舒服吗

涨乳催乳改造调教公主-(都市之美女如云)-猛吸奶水的老汉

《我的幸运老公》&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总裁文男主高冷的禁欲的,台湾言情未婚生子悠悠

接吻时发出嗯的声音男朋友能忍住吗*让我吃吃你的奶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