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心小说现代文免费/现代言情虐心小说推荐

2020-12-15 11:02 · 新商盟

车御离寒着脸,眉宇间的厌弃十分明显。

时语音直想喊冤!

她克忠职守,兢兢业业,却被这个男人扣上了个“不正经”的帽子。

如果就这样被赶出去,那她这三年平静的生活就会被打破,又要回到那段人人喊打的噩梦中了。

不!她得留下来!

时语音向管家投去了求助的眼神,她的眼睛生得格外漂亮,瞳仁点漆,眼神清润如水,哪怕管家是个五十多岁的老头,被这样的眼神一睇,也颇有些扛不住。

“小雨你先吃去吧!”管家清了清嗓子,把处境尴尬的时语音先支了出去,“少爷刚醒,去把医生叫进来帮他检查一下。”

“是。”

等时语音纤细的背影消失在屋子后,苏少清拉了张椅子在车御离的床前坐定,语气调侃地说道:“御离,我很不赞同你对一个女人这么没风度。”

苏少清这个人,命中不可缺少的,除了水和空气,就是女人。

车御离神色不耐:“把你用来发情的时间,做点有意义的事。”

“好好好!知道大少爷你是把事业当老婆的,咱们不提刚刚那个护工了。”苏少清浪荡不羁的表情一收,正经起来,“御离,你三年前的车祸原因太离奇了,绝对是人为造成的。既然有人想置你于死地,那你现在醒了,就更加要小心了。”

那次险象环生的车祸并没有在车御离心里留下阴影,他眉宇间桀骜狂狷的气息大盛,丝毫不惧地冷哼道:“有胆量就再来一次,我会让他们后悔没能一次弄死我。”

车御离身家千亿,性子又狂又傲,根本不屑和人玩阴险。所以苏少清担心的从来不是正面的对抗,而是来自暗处的冷箭。

“你看看自己现在的样子,我求你还是低调一点吧!”苏少清意有所指地看了一眼半身不遂的车御离。

……然后嫉妒地发现这个男人身上的肌肉居然还那么漂亮!

垒块分明,线条利落。

操,太让人嫉妒了!

管家趁机也进言劝道:“少爷,苏先生说的话有道理。三年前害您的人到现在还没被揪出来,说明对方的势力也很强大。您现在醒了,身边服侍的人我也得小心筛选,不能让歹人混进来。”

车御离一个冷眼扫过去,无声无息又震慑十足:“你想说什么?”

管家背后发凉,三年没感受过少爷强大的气场了,他一身老骨头差点震碎。

“我的意思是,您暂时行动不便,身边伺候的人必须是咱们信得过的人。小雨伺候了三年没有出过岔子,希望您可以把她留下。”

“不行!”车御离想也不想,一口否决了。

他独断专行的时候,任何人的意见都听不进去。

管家很为难,苦着一张脸。

苏少清倒是赞同管家的话,他半认真半调侃地问道:“为什么这么排斥她?御离,你不可能一辈子当个处男,有美女伺候,你又不吃亏!一想到那双软软的小手帮你擦澡换衣服,伺候了三年,我就……”

“我就恶心!”车御离悍然截断他的话。

苏少清一摊手,无奈道:“那你想怎么办?”

“立刻给我换个男护工来!”

管家道:“少爷,请给老奴几天时间,我得去筛选靠谱的人,以防有人图谋不轨害您。”

“老太爷把我派来伺候您,我必须得让您好好的。如果再出一次事,老奴,老奴就得以死谢罪了!”

管家说着红了眼睛,想必这三年他过得十分煎熬。

他对车御离有着绝对的忠心,看着一位老人家如此,车御离哪怕心肠如铁,好歹还是答应了。

“我给你三天时间。”

“是,少爷!”

护工的事谈完了以后,管家便出去了。苏少清把他代管“帝国”集团这三年来的事务大致汇报了一遍,才被车御离放行。

这个工作狂!

到底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车御离在吃过了厨房精心炖的养身粥之后,便表示要休息了。

时语音已经从管家那里得知了车御离的决定。

她三天后就会被车御离赶出车家,但是在找到替代她的人之前,她还是得贴身伺候那位大少爷。

时语音心里暗怪车御离的不近人情,但她做了三年下人,已经习惯隐藏情绪了,所以在回到车御离面前时,她依然是那副沉静温和的模样。

车御离虽然已经恢复了大半的身体,但是他已经三年没有走过路了,暂时还离不开轮椅。

所以,时语音听从医生的安排,夜晚依然要陪睡。

——字面意思,打地铺的那种陪睡。

“你来做什么?”昏黄的灯光里,车御离的眉骨鼻梁被勾勒得十分深邃,但他的语气却不怎么愉快。

“来照顾您。”时语音背对着他,自顾自地跪在地上铺着铺盖,“您晚上有需要随时叫醒我。”

车御离道:“我要睡了,不习惯房里有人,你出去!”

时语音的动作一顿,挺直了背脊。

从车御离的角度看过去,这个女人的背影纤细静仪,腰肢细条条的好像一掐就断。偏偏跪姿之下,屁股却圆圆小小的,一副勾人的媚态。

车御离见时语音没反应,忍不住提高了一点声音:“晚上我不需要伺候。我、说、出、去!”

反正也就剩下三天时间了,时语音的隐忍有一点破功,她忍不住低声道:“其实是需要的。您昏迷的时候,晚上我都得给您换尿袋,以及消毒。”

她是故意的!

明知道车御离很忌讳女人看他的身体,她还故意要提这么私隐的事来刺激他!

时语音这一招简直是杀敌一千自伤八百。

虽然那件事是每个护理植物人的护工都要做的事,但是要拿到台面上说,就让她不禁想起今天触碰过的那个器官。

她的手揪紧床单,想忽略那上面留下的触觉,还要勉强维持自己的语气不要露怯。

车御离果然勃然大怒。

越生气,他的声音反而越冷静:“你要不要脸?!”

时语音唇角滑过一丝狡黠:“职责所在,不是故意毁您清白,请您谅解。”

这个该死的女人居然挑衅他?!

黑暗中车御离冷峻的面部线条绷紧了,五官看上去更加深邃冷峻。

要不是已经答应了管家给他三天时间,他恨不得现在就把这个以下犯上的女人给赶出去!

不知道是不是这段睡前的小插曲刺激了血管,车御离睡了一觉起来觉得上肢的灵活度更好了,只是……

他的腿还是没有知觉。

虽然医生劝他要循序渐进慢慢康复,但是这种需要人贴身照顾的感觉还是让一贯强势的车御离非常不爽。

所以一大早起来,他就开始找时语音的茬。

今天是车老爷子办酒会的日子,他要借此机会昭告所有人,车家最出息的子孙,他的孙子车御离醒了!

而时语音这时,就在车御离的指挥下帮他搭配衣服。

领带颜色不配!

衬衫有一道褶皱就不穿!

西装穿过三回了,不是新的!

时语音怀疑,如果这位车大少去做音乐节目的评委,可以凭一己之力骂得所有歌手退赛!

但是她忍了。

她时刻提醒自己,她已经不是当年那个红极乐坛的小歌后,而是一个卑微的护工。

时语音按着车御离所有苛刻的标准,低眉顺眼地帮他挑好了衣服。

正推着他的轮椅准备出门,谁知车御离皱着眉上下打量她:“你就这样去?”

时语音低头看看自己。

因为要陪同车大少赴宴,她换下了平时的那身帮佣制服,穿着一身干净得体的素色连衣裙。

她一个护工,难道还要穿得像去走红毯吗?

车御离冷冰冰道:“穿得像咸菜干,去换了!”

时语音:“抱歉少爷,这已经是我最好的一件衣服了。”

明明是柔声细语的陈述语气,但在车御离看她哪儿都不顺眼,只觉得这个女人又在以下犯上跟他抬杠!

他英挺的眉峰一皱,守在一边的管家立刻察觉到不对,打着圆场:“小雨你还是换上礼服,少爷身边的人要体体面面的!稍等一会儿,我让人立刻找一套出来!”

像车家这样的名门望族,时常会举办酒会,总有几套常备的礼服,以防来参加酒会的女嘉宾有突发情况需要换衣服。

下人很快找来一套粉色的小礼服,中规中矩,却能看得出价值不菲。

时语音捧了过来,却有些犹豫。

以她今时今日的身份,能配得上这样的礼服吗?

谁知就在这时,车御离本就不多的耐心彻底告罄,他森冷的语气不怒自威:“还等什么?等我给你换?!”

岂敢啊!她又不是活腻了!

时语音不敢再耽搁,转头跑去自己的房间,手忙脚乱之下,连门锁都没扣上,便急急忙忙地脱下衣服,去换礼服。

偏偏这套礼服背后的扣子很多,她越慌越扣不上,每一秒时间的流逝,都像是在提醒她,离那位大少爷发怒的临界点更近了!

时语音一咬牙,捂住胸前的位置,想跑到门口喊个女佣来帮自己一把,谁知她一拉开门,就被眼前的场景骇得倒抽一口凉气!

只见车御离坐在他的轮椅上,长腿舒展,面目疏冷,就像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冷漠贵公子。

“少……少爷!”时语音磕磕巴巴地叫了他一声。

车御离纹丝不动,面无表情地看着时语音。

这个女人穿着一半的礼服往外跑,胸前大片雪白的肌肤比日光灯还要刺目。

时语音呆呆立着,却听到男人低沉的声音山雨欲来。

“等我给你扣扣子?”

时语音都快哭了,她这样衣衫不整,又不能当着车御离的面砰地甩上门。

简直是进退两难!

僵持了三秒钟,车御离冷着俊脸操控轮椅逼近过来,时语音迫不得已倒退回房间。

她的后背没有扣好,大片雪背露在外面,根本不敢转过身子。窘迫的汗顺着鬓角流下来,她脸色吓得苍白,衬得眼珠子更加黑和亮。

“少爷……麻烦您先转过去,好吗?”时语音颤着声音哀求道。

车御离幽邃的眼底闪过一丝不虞。

欲擒故纵!

“不是存心要勾引我么?”车御离的声音冰冷又恶劣,“我转过去你的戏不就白演了?”

冤死她了!

时语音压根就想不到车御离会出现在她的房门外。

但她自有一股傲气。

既然这位大少爷这样看不起人,她也不再哀求。

不就是后背被看光么?

他更隐私的地方自己都已经看过了!

不但看过,她还碰过!

时语音虽然赌气地这样想着,却还是没出息地羞红了自己的脸。

她脸皮极薄,第一次看到碰到男人那个要命的部位,大概要羞上好一阵子了!

时语音转过身一方面掩饰自己的羞怯,一方面也为了挡住胸前风光,然后背过手肘,当着车御离的面一颗一颗地扣好了扣子。

人在压力下的潜力是无穷的。

车御离的目光如有实质,把她的肌肤都烫着了一般,但是时语音在那样的目光里,反而一鼓作气穿好了那件粉色的小礼服。

斜肩款的礼服,露出清冽伶仃的锁骨,修肩细颈,肌肤如雪。

皮相稍欠一分就会被这件小礼服衬得土气,谁知道这个心思不正的女护工穿上这样一件上乘的礼服,居然把礼服抬得更加贵气。

三分清纯,七分秀色,细腰楚楚,几乎比那些名媛淑女更气质出众。

车御离淡漠的眸子不可察觉地一眯,却刻薄地评价:“连礼服都撑不起来,就这样的资本还想勾引男人?”

时语音闻言,控制不住低头看了自己一眼。

她明明曲线饱满,纤秾有度!就算不是波霸,该有肉的地方那也是很有料的!

她不服气地看一眼车御离,又不禁泄了气。

是啊,和这位天之骄子比起来,又有谁敢在他面前自夸一句身材好呢!

那样的肩宽腿直,黄金比例,一套裁剪合身的西装穿在他身上,比要走红毯的明星还要英俊和惊艳。

“少爷别抬举我了,以您的条件,我哪里敢勾引您。”时语音低头,平静地说道,“您看我一眼,都算我占您的便宜了。”

明明是捧着他说话,车御离却总觉得哪里怪异。

他冷哼一声转移了话题,语气不满:“你把我的手表忘在楼上了,去拿来给我。”

原来车大少爷过来找她就是为了这么点小事?

他这么屈尊降贵,却害她被看光了!

车老爷子在车家祖宅举办的酒会,把龙城有头有脸的权贵都邀请了过来。

现场衣香鬓影,乐声悠扬,入目皆是华贵的礼服,一派上流社会的奢靡风范。

当时语音推着车御离的轮椅进入了酒会的那一刻,满堂的乐声、人语声忽然都安静了下来。

他们两个太引人瞩目了。

车御离不必说,他是今晚的主角,又是走到哪里都耀目的发光体。

而他身后推着轮椅的时语音,在车御离的光芒下,非但没有黯淡逊色,反而眉目如画,惹眼至极。

一向不近女色的车御离,甫一醒来就随身带了个美人,简直太反常了!

全场安静了片刻之后,渐渐有窸窸窣窣的交谈声传来。

“那个女人是谁?没听说过车大少有女朋友啊!”

“龙城的名媛我都熟,长这么漂亮我不可能认不出来!是明星吧?”

“谁说车少没有女朋友?车家和沐家都订了婚约了,你们没见沐暖今晚盛装打扮了么?她肯定是想出风头的,没想到车少带了个女人来直接把沐暖比下去了,啧啧你们看沐暖的脸色!”

“天快看快看!……沐暖走过去了,要有好戏看了!”

人群中,果然有一个穿着金色鱼尾礼服的女人向车御离走了过去,她披着大波浪卷发,身材姣好,艳色逼人,眉目间自带一股世家小姐的骄态。

沐暖将手里的一杯香槟递给车御离,眸中含着柔光,主动打招呼:“御离。”

她和车御离的事,双方长辈已经商量好了,这个未婚夫她两百分满意,她有自信车御离看她也是一样的。

谁知,对面那个倨傲的男人连眉毛都没抬一下:“你觉得我的身体状况,适合喝酒么?”

语气冷硬,态度疏离,简直像一个耳光打在沐暖的脸上。

她一时找不到台阶下,目光瞥见车御离身的时语音身上。这个女人一双眼睛像是会说话,莹澈无比,像看笑话。

沐暖瞬间转移战火:“御离,这个女人是你在外面的女人吗?你就这样把这种女人带到公开场合里,不怕车爷爷……”

“她是我的护工。”车御离漠然打断她,冷一抬眸,“我倒不知道,现在随便一个人就能来对我的人指手画脚。”

他话里的意思,显然没把沐暖当成自己人。

众人没听到他们说了些什么,只看到沐暖骤然失态,和笔挺玉立的时语音相比,她像一个在无硝烟战场上完败的战俘。

这时,一群西装革履的精英人士包围上来,他们没察觉到之前发生的小插曲,而是把车御离拥着走进酒会中心。

透过人群再看,男人就像一个天生的发光体,他在哪里,人群的焦点就在哪里。

车御离凛然震慑的气场,完全没有因为坐在轮椅上而被埋没,他的强势和尊贵让周围的人完全不敢妄动,只能像仰视太阳一般仰视着他。

时语音被挤到外围,感觉身上有一股炙热的目光,她一扭头,只见沐暖恨恨地盯着自己在看。

时语音好想叹气,和这位小姐解释一番,她是无辜的!

这位大少爷只是对每个靠近他的女人,都自动开启无差别攻击模式,又毒舌又恶劣!

但是时语音知道,她再怎么解释,旁人也只会觉得车御离刚才的话就像是在护着她,而扫了沐暖的面子。

周围的目光都盯着时语音看,她压力太大了,悄悄地避开人群来到花园,想透口气。

花园的泳池边上有一排茂密的树丛,她走到泳池边上,还没坐下,就听到了一男一女的对话声,其中的女声赫然就是刚才在宴会上听过的——沐暖的声音。

“他好歹也是我将来的未婚夫,目中无人,什么态度啊!我看那个护工八成就是个狐狸精!”

男人道:“沐小姐别气了,车御离现在就是个废人,哪里配得上你呢?”

“你什么意思?”沐暖语气一转,“他可是你们车家未来的继承人啊!”

“哈哈哈,他现在就是地上的一滩烂泥,你觉得他还有机会继承车氏吗?车家真正的天之骄子就在你面前,那滩烂泥以后就随我践踏了,你看着吧!”

“车寒冰,你说这些话,就不怕你爷爷听到?”

“听到正好,那老头子就知道偏心车御离那个残废,正好把他气死了,整个车氏就是我的了!”

那对男女越说越过分,时语音听得皱起了眉头。

她很清楚,世家豪门背后总有藏污纳垢的地方。然而,她最讨厌这种躲在背后诋毁人的行为,就像厌恶阴沟里的老鼠一样。

于是时语音站了起来,刻意弄出一点声响,想阻止那两个人继续说下去。

“谁!”

一阵爆喝之后,树丛出来窸窸窣窣的声音,一个高大的男人和沐暖一起走了出来。

时语音眯起眼睛打量那个男人,发现对方的五官与车御离有五分相似,然而气质却截然不同。

这人虽然也生得五官英俊,但是比起车御离来,这人却有一股亦正亦邪的阴柔。

沐暖面露鄙夷:“又是你这个护工?你一个下人,躲在这里想干什么?偷偷摸摸的,小心我赶你出去!”

时语音不卑不亢道:“我虽然是一个护工,也知道背后说人是小人行为。有的人身份高贵,说话做事却不如一个下人。”

“你!”沐暖被时语音噎得说不出话来,明艳的脸上闪过愠怒。

她推了推身边的男人,低声怂恿道:“别让她跑了,小心她出去乱说话!”

那男人眼里闪过一丝阴翳,上前一把抓住时语音的胳膊不让她离开。

“我警告你!今晚你听到的话,如果有一个字传了出去,我不会放过你!”

这人凶神恶煞的,时语音却只察觉到一丝滑稽。

大概是这两天被车御离那个霸王骂习惯了,像这种明为威胁,内里却露怯的话语,她压根不放在眼里。

时语音轻松的神态惹恼了那个男人,他用力想把时语音拽到身前,时语音不肯顺从,挣扎起来。

就在这时,意外发生了!

沐暖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过来,她心生恶胆,居然一把将时语音推进了边上的泳池里!

“啊!救命啊!”

她不会游泳啊!

时语音当时就呛了一口水。

浮浮沉沉,拼命舞动双手求助。

在拼死挣扎的关头,时语音余光瞥见岸上的两个人,居然都是一脸幸灾乐祸的表情,丝毫没有救人的意思。

相关文章:

和老外交换太大了第二部分—性俱乐部交换|爱无止境

教室里不行太大太长了_男朋友在宿舍抱着我做

用内裤自我惩罚的方法|注射开塞露的惩罚

一个男人说想搂着你睡觉&h强高辣小说短文合集

花瓣红肿古文,快再深一些我还要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