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男朋友亲热他压着我|s对m的惩罚大全

2020-12-15 11:34 · 新商盟

罗老在观察后下了定论,江伯源的身体机能除了断骨之外已经正在缓缓恢复,但始终不见醒来,江志刚有些焦急。

罗老亲自准备接骨手术,江伯源被送往了ICU病房重点监护,有五六位漂亮的护士美眉随时听候,病床前的高精密仪器闪烁着清一色的绿灯,音调平缓悠长,显示着江伯源没有丝毫的危险,只是那身体上的十九根银针,没有任何一个护士敢去触碰,这是罗老的吩咐。

“刘主任,你来啦。”

一护士看着走进病房的中年主任甜甜一笑。

刘主任邪邪一笑,朝着其抛了个暧昧的眼神,小护士会心一笑,抓着病例扭着纤细的腰肢款款离开,还不忘回眸一笑。

刘主任暗骂一声小浪蹄子,喉头不由滚动,眼神火热。

当他转身看到江伯源被扎的跟刺猬似得,登时就火了,“这是什么东西?这里是北海第二人民医院,是正规医院,给我把这些东西拔了。”

一名护士美眉略显为难,嗫嚅道:“刘主任,这个银针是罗老吩咐的,他说不能拔……”

刘主任一愣,但又在这些护士美眉面前拉不下脸,色厉内茬的教导道:“现在病人是我负责的,我不需要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咱是正规医院,不需要这些歪门邪道,你们啊,新人就是不懂事,快拔了,我保证没事。”

拗不过刘主任,护士美眉们小心翼翼的开始拔针,当拔到第二根时,江伯源的身体猛地抽搐下,护士美眉抬眼可怜巴巴的望着刘主任,都快急哭了,“刘主任,还拔吗?”

刘主任一咬牙,一跺脚,心一横,道:“拔!”

护士美眉开始闷头拔针,第三根,第四根,到第五根,江伯源的身体巨颤,呼吸不畅,口中开始咕噜咕噜的冒出了血沫,整个ICU病房仪器警报响成一片,放眼望去,一片飘红……

“刘主任……”护士美眉真哭了。

刘主任眼皮跳了跳,正欲上前检查,罗老江志刚等人跑了进来,顿时巨震。

“谁让你们拔针的,啊?!”

罗老气的浑身颤抖,须发皆张,一双浑浊的眼珠子死死瞪着刘主任,似乎想要化为两柄利剑将其穿透。

“罗老,我……”

啪!

刘主任尚未开口,一记狠狠的耳光抽了上来,早已暴怒的江志刚红着眼,胸膛剧烈的起伏着。

“江总,我……”

啪!

“我……”

啪!

刘主任瞬间化身猪头,肿着脸不敢再多言半句,一整个病房的护士美眉瑟瑟发抖,身心俱颤。

“罗老……您看,这可怎么办?”

江志刚声音颤抖,他可就这么一个儿子啊,却好死不死的喜欢飙车,喜欢飙车就算了,你还出车祸!出车祸就算了,但这你妈都快治好了,你把针拔了?

这不是作死吗。

你老小子这是想断我江志刚的后啊!

罗老稳了稳情绪,沉凝许久,终于道:“我还能稳定三十分钟左右,这还是倚靠着先前银针的作用没有完全消散,但是在这三十分钟内必须找到给江小子施针的那个年轻人,不然的话,哪怕是神仙下凡,都回天乏力了。”

江志刚懵了,缓缓扭头,咬着牙盯着颤巍巍的刘主任,上去就是狠狠一记右勾拳,刘主任一颗泛黄的槽牙飞出,口鼻溢血的趴伏在病床上。

“等会儿再找你算账!”

赶忙拿出手机给助理打了个电话,他还记得方锐说过,他是北海市医科大的学生。

“帮我查一个北海市医科大的大四学生,叫方锐,还在实习期。”

“不要问我为什么!快!”

江志刚火冒三丈的挂了电话,罗老开始重新为江伯源施针,情况终于稍稍缓解,但见罗老满头大汗,估计不能持久,依他所说,只是在堪堪维系生机而已。

“伯源,我的伯源呢,我儿子怎么样了?”

早已买好了大包小包保健品的江母走进病房便开始大声嚷嚷,看到了眼前的一幕,直接昏厥,软塌塌的倒在了地上。

第7章 起死回生

江志刚扶着额头踱步,床上躺着母子两人,他的心在滴血。他是商人这没错,但同时也是个好男人,顾家爱妻的好丈夫,这一家三口倒下两个的一幕令他肝胆俱裂。

助理发来的手机号码被江志刚瞬间拨通,而此时的方锐,正向旁边便利店借了些开水泡面吃……

“喂?谁呀。”

“是我,江志刚。”江志刚再努力的平缓着自己的心情。

“江志……哦--江总?什么事儿啊。”方锐很是没有形象的蹲在路边,呲溜呲溜的吸着面条,满头大汗。

“方……医生,伯源的病情,有些不对。”江志刚艰难开口,病房里罗老注视着江志刚,眼神略有波动。

“嗯?”方锐愣了一下,没道理啊,当即道:“不可能,当时他垂死的那口气被我生生提了回来,各项机能已经恢复平稳,除了断了的肋骨我一时半会儿接不上,不应该出任何问题才对啊?”

“是……方医生说的对,只是,医院有人不懂……把银针,给拔了……”江志刚脸色阴沉,眼神锐利如鹰,一字一句,死死盯着失魂落魄的刘主任。

“拔了?!”方锐失声。

他本就不是什么喜欢沽名钓誉的人,所谓医者仁心。

哪怕是江志刚不给他丝毫报酬,这个人他也会救,但是针被拔了……自己又不在身边,不到二十分钟,这可怜的江伯源必死无疑啊。

“对……拔了。所以想请方医生过来一趟,只求能够救活伯源,至于条件,您随便提,只要救我儿子……”

江志刚语气缓和了下来,这令人难以相信,像他这种身居高位的男人,居然会用处您这种敬语。

方锐沉默许久,轻声叹息,“我还在金华小区卫生站,蹲在马路边……吃泡面,你最好马上过来,不然病人的情况会很危险,时间就是生命。”

“好!马上过去。”

江志刚挂断电话,马上让司机开车出门,在交代好事情的重要性之后,焦急的在病房里踱步。

也正巧中午这个路段车流量少的可怜,本需要二十多分钟的车程,十几分钟后,方锐便是跟着司机推门而入。

见江伯源在病床上躺着奄奄一息,靠着不知是何人的银针吊着一口气,方锐面色沉凝,快步上前,将旁边众人推开,兀自将其身上的银针全数拔了下来,一根不留。

在众人的哑然中,不到十秒的时间,十九根银针再次重新回到江伯源身上,方锐的心却是沉了下来,这次的情况可比之前要危险十倍了。

兀自拉椅子坐下,方锐凝神在十九根银针之上一一轻捻,江伯源的皮肤开始微微泛红,悄然松了口气,再次屈指轻弹,瞬间如清风拂过,十数根银针开始高频率轻颤,丝丝肉眼难觅的气劲顺着皮肤缓缓渗入江伯源的身体,迅速的祛除着体内病毒污秽,重塑生机。

十分钟后,方锐起身,只觉得浑身虚脱无力,强撑着软弱的身体站立,不由的一个踉跄。

江志刚见方锐脸色苍白,急忙上前搀扶,急促道:“方医生,伯源怎么样了?”

“没事了,断骨情况良好,接好之后概两三个月能下床,再有三十分钟怎么也能醒了,不过……我觉得还是不醒为好,醒了还得麻醉。我一会儿给你开个方子,抓些药回去,每天两次,持续一个月,病人的内伤可以痊愈,六个月的时间,就可以再次生龙活虎的飙车去了。”方锐强颜欢笑。

此时的他昊天养气诀尚未修习到第一重,却施针这么久,心力交瘁也是自然的。

江志刚讪讪的笑了,“方医生是如何得知伯源是出车祸所致。”

方锐一怔,跟看白痴似得瞥了眼江志刚,摇头。他实在不想回答这种白痴问题,不是车祸难不成是摔了一跤?

你给我摔一跤摔出个半死不活看看。

此时罗老走了上来,看着方锐轻笑摇头,随即开口道:“小伙子,我得代表医院谢谢你。”

“老先生,您这是……?”

罗老看着方锐道:“如果不是小方你的那几针,江伯源恐怕是真挺不到医治了,所以老头子我真得谢谢你挽救了一个鲜活的生命,你的针法……很好,以后有时间了多多交流。”

“老先生,您过奖了……”方锐急忙摆手,这老爷爷倒是很对方锐的胃口,没有丝毫架子。

“不,我没有夸张,至少,我不如你……”

方锐傻眼了。

相关文章:

我找男技师打蝴蝶~拳脚胳膊全进入张娇儿

啊哦快到了再用力一点:葡萄一颗颗塞进深处

嫁给非洲人天天晚上~三个男强一女

非法同居|舔深一点到高潮了_男朋友抱着我在教室做

塞姜块bl_边走变动/宠欲(叔宠).三生涅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