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心小说/短篇虐心小说/极其虐心的古言小说

2020-12-15 13:42 · 新商盟

打断电话,听到艾雍说:“早就听话华夏老板黑,经常让员工加班,没想到第一天就让你遇上了。行了,别管我了,我会保护好自己,你倒是要多多注意安全,不过,如果遇上什么霸道总裁之类要对你用强什么的,长得好看的,你还是从了吧。”

“臭小子!”艾小米差一点儿想一鞋底想砸扁了这个破孩子:这个智商确定是自己生下来的?

急匆匆的赶了过去,发现云非夜黑着脸,阴阴的说了一句:“超时两分二十八秒,这个月的工资扣掉228.”

“你疯了吧?”艾小米气急败坏的说。

“不过,”云非夜严肃的说道,“今天算加班,可以给你五百。”

“这还差不多。”

这些年艾小米又要进修,又要养孩子,钱真是花得快没有了。

好不容易回来,刚租好了房子,又给艾雍交了昂贵的幼儿园费用,真的所剩不多了。

万恶的资本家!

艾小米一面恶狠狠的诅咒着,一面不得不上了车。

云非夜的眼睛看了艾小米的脚一眼,然后直接飞车赶到了金豪大酒店。

“三少,来晚了啊,今天晚上要多喝几杯。”

一个头发稀疏的家伙看到云非夜,似笑非笑的说了一句。

当他看到云非夜身后的艾小米时,眼珠子立刻就瞪大了,啧啧称赞说道:“难怪最近云三少很少外出了,原来是金屋藏娇啊。精致,精致。”

“张总好。”云三少不咸不淡的说道,“我今天主要是来谈业务的,不是谈我秘书的。”

“好好。谈业务。”张勇成不死心的又看了一眼艾小米,端起酒杯来对云非夜说道,“云三少,你今天来晚了,要自罚三杯。”

云非夜冷冰冰的说道:“我一会儿还要开车,这个酒就让她代我喝了吧。”

“好好。”张勇成求之不得,立刻把酒杯递给了艾小米。

艾小米有些蒙了:“我喝吗?”

云非夜冷冷的说道:“不是你喝难道我喝吗?我的座驾是新买的,三百来万,你会开吗?”

言下之意,分明是向艾小米警告:万一你撞坏了我的车子,赔得起吗?

艾小米气得狠不得把酒杯砸在这个不要脸的男人脸上:都说什么霸道总裁怜香惜玉,这个不是霸道总裁,这是黑总裁啊。

硬着头皮勉强喝了下去,张勇力来劲了:“好好好,喝得好,想不到艾秘书不得人长得美,这酒量也说得过去啊,不说了,云三少,这个单子我签了!”

完全看不出云非夜有什么高兴,他依然冷冷的面孔。

艾小米虽然酒量不错,但已经喝了不少了。更何况,自从她生了孩子之后,便极少喝酒。

“艾小姐,再喝一杯,情深意长。”

云非夜接了一个电话走出去了,张勇成立刻搂住了艾小米的肩膀,臭哄哄的嘴巴凑了上去,对艾小米说:“艾秘书,不如你来给我当秘书怎么样?我一个月给你两万。”

两万真是个不小的数目,那黑心老板一个月才给八千,说是试用期薪水。

八千在海城这儿不算高,但加上各种保险和福利,也算可以了。

两万对于现在的艾小米来说,还真是一个极大的诱惑。

“谢谢张总好意。”艾小米明显厌恶的口气对张勇成说道,“不过我和云三少的合同刚签,我还是喜欢留在他这儿工作。”

门开了,云非夜走了进来,正巧看到眼前这一幕,又听到这句话,心里莫名的多了一种说不清的感觉。

“好了,张总,我们该走了。”云非夜过去拉起艾小米,对张勇成说道,“明天我让人把合同送到贵公司去。”

“再喝点嘛。”

张勇成站了起来,招了招手,云非夜已经带着艾小米离开了。

张勇成一脸色米米的样子,嘴角滴下来几滴口水:“这个尤物真心不错。我相信功夫也应该很厉害,有机会一定要试一试,验证一下。”

把艾小米拖上车,云非夜厌恶的说了一句:“小心别吐了我的车。”

“知道了。”艾小米半晕半醒的回了他一句,“想不到一个大老爷们的一晚上让个女人替他喝酒,这种男人还真是绝品。”

“你……”

云非夜正想反驳,却发现她已经头一歪,睡了过去。

直接把她拉回家,弄进浴室,看到泡在水里的样子,云非夜喃喃的说道:艾小米,你到底把我儿子给拐到哪儿去了?这找了你们五年,你这五年究竟是怎么过来的?

艾小米此时已经睡了过去。

第二天,当艾小米睁开眼睛的时候,吃惊的发现自己居然躺了一个陌生的房间里。

她下意识的抓住自己的被角,迅速的向另一侧看了过去:还好,没人。

“你醒了?”

云非夜裹着浴巾,赤着上身走了进来,一看就是刚洗过澡的样子。

那胸肌不但有料,而且看上去并不像他的面孔那么冷峻,反而非常的性感,让人恨不得扑上去咬两口才好。

云非夜似笑非笑的说道:“艾小米,想不到第一天晚上就爬上了我的床,你是不是早就图谋啊?说不定你和那个张总是计划好了的,故意算计我是吧?”

这下艾小米来气了:“你胡说八道什么?我才回华夏没多久,而且我根本就不认识那个什么张总。昨天的局不是你强拉我去的吗?”

看到她急赤白脸的样子,云非夜觉得很开心:“你在我床上是事实吧?不能喝就别勉强自己啊。”

“我……”

能遇上这种老板也真是奇葩了。

艾小米气不打一处来,见自己身上穿着一件男衬衣,没好气的说道:“我衣服呢?你昨天晚上干什么了?”

“能干什么?”云非夜轻松自如的说道,“反正一个正常男人能干得事情我都干了。”

“你这个色狼!”

艾小米立刻抓起自己身后的枕头就往云非夜的头上猛的扔了出去,恼羞成怒:“我要告你!”

云非夜却不以为然挑了挑眉角:“要告我?工资不想要了?”

一听到工资两个字,艾小米顿时就有些歇菜,她的眼珠子转了转。工资,她是很想要的,如果为了工资而出卖肉体,她……

“你放心吧,我对小豆芽没有兴趣。”云非夜似乎已经看穿了她在想什么,冷不丁宁的对着她飘出一句话来。

艾小米低下头看了看自身的身材,愤愤不平的想着,什么小豆芽,她这分明就是标准身材好嘛。她不满地怒视着他,为自己申辩道:“你胡说……我才不是小豆芽,我这明显就是完美的标准身材。”

云非夜冷笑地扯了扯嘴角,一句话也没说转身离开了房间。

艾小米见他完全不搭理自己,气的在他背后比手画脚,撇着小嘴嘟囔着:“什么玩意儿啊,我身材怎么了?你以为你长得很好嘛?”

不过……他的身材真的很好,长的确实也是非常的帅。

好吧,她完败了,人家的确有臭屁资格。

“咚咚……”

进来的是一个年龄稍长的佣人,脸上挂着和蔼的笑容:“艾小姐这是先生就我给你送来的衣服。”

艾小米倒有些不好意思的,用手挠了挠脑袋,干笑的对着她:“谢谢,真是麻烦你了。”

“哪里哪里……那我就先出去了。”

语毕,佣人就退出了房间。

艾小米瞅着自己都一晚上没有回家了,想必艾雍昨晚肯定吓坏了,动作迅速的换好衣服,匆匆的走下了楼。

“艾小姐请吃早餐。”

“啊……那个真是谢谢你了,我……我还有点事情就不吃了,麻烦你了。”她不好意思地朝佣人抱歉地说道。

正在佣人感到为难的时候,云非夜不知何站在她的身后,富有磁性的嗓音:“吃了,我亲自送你回去。”

艾小米为难地咬着嘴角,犹豫着到底该怎么给他说时,耳边响起了云非夜霸道嗓音:“吃了再走,这是老板的命令。”

她只好压下满腹的着急,心不甘情不愿:“是……老板。”

什么嘛?吃个饭他还要管。

用完早餐,云非夜果真没有食言,亲自开车送艾小米回家。他开的车速很快,十几分钟就到她家楼下了。

艾小米下了车,转念想了想,昨晚上不管怎么样他也是帮了自己,还是该道谢,对着车窗就说道:“谢谢……”

话还没有说完,车影早就没有影了,留下的只有二氧化碳……

艾小米望着他离去的方向,不满地挥动着拳头,自言自语道:“真是的,不愿意送我回来,就不送就是了,干嘛那么臭屁啊。哼……”

回到家时,发现艾雍还在床上呼呼大睡,艾小米坐在床边,抬起手摸着他那白乎乎的脸颊,真是可爱极了,她真不知道上辈子积了什么福,这辈子竟然能有一个这么懂事可爱的儿子。

在国外的那些年,她几乎每天都非常的忙碌,也没有多少空余的时间照顾艾雍,但这个儿子真的很乖,都没有让她怎么操过心。

“妈咪……你回来啦。”小家伙略带困倦的揉了揉眸子,奶声奶气的对着她说道。

艾小米宠溺地摸了摸他的碎发,关心的问道:“肚子饿不饿?妈咪现在去给你弄吃的。”

“饿。”

“那好,你等着,妈咪现在就去给你下面条。”

餐桌上,艾雍一边吃着早餐,一边将昨晚搜集好的资料递给她,一副小大人的模样,老成地说道:“这些都是我为自己物色的爹地,妈咪你看看……”

艾小米微微的愣了愣,接过那些资料一看,上面都是各色各样的单身男士,工作,年龄,样貌等……这小家伙竟然都收集的清清楚楚。

她不由的自问想到:这真的是我五岁的儿子吗?

艾雍见她半天都没有回答,忍不住的催促着道:“妈咪啊……你到底想好了没有?”

艾小米昨夜喝了酒,到现在脑袋还有点蒙蒙的,实在没有什么心思去相亲,就随便敷衍了几句:“好了,好了,妈咪昨晚工作到很晚,现在有点累我去睡会,你就替我选吧。”

艾雍倒是乐意之至的很:“那好,那我选了,你一定要去啊。”

艾小米只想快点把此事翻过,也就没有想太多就答应:“好……”

她满身困倦地回到房间倒头就睡,她感觉自己还没有睡多久就感觉到一阵骚动。

艾雍毫不客气的将她的被褥掀开,附在她耳边大喊道:“妈咪……妈咪……起床了。”

艾小米实在是太困倦了,眼帘都有些睁不开,迷迷糊糊的对着他:“干嘛?这么一大早叫我起床。”

“相亲啊,你难道忘记了吗?”

“什么……相亲?”蹭的一下,艾小米什么瞌睡都没有了。

她本还以为敷衍一下他就没事了,谁知道这个臭小子竟然来真的。

艾雍也一眼看穿了她的小心思,抢先一步对着她:“妈咪,你不会是骗我的吧,你不会是不想给我找爹地吧。”说着又做出一副快哭的样子。

每次一来这招,艾小米都束手无策完全没有办法,只能妥协的举手投降:“好……好,那你等我一下,我总要梳妆打扮一下吧。”

艾雍这才满意的露出小帅小帅的笑容,点了点头同意道:“好。”

……

一家装修的非常小清醒的咖啡厅里,艾小米坐在一扇落地窗旁,目光一直看向窗外的风景。

她等的都有些不耐烦了,抬起手看了看腕表,发现已经又过了三十分钟了,她也渐渐地失去了耐心,正准备打算起身走人的时候。

一个身材高大脊背挺拔笔挺的男人挡在了她的面前,艾小米慢慢地抬起眸子。她不敢置信地瞪大瞳孔,眼前这个男人……正是那个自以为是非常臭屁的大BOSS。

她结结巴巴地问道:“你……你……你怎么在这里。”

云非夜坐到她对面,掀起眼皮深邃的眸子静静地看着她:“怎么?你连你的相亲对象都不知道吗?”

艾小米惊讶的嘴里都可以塞下一个鸡蛋,惊呼道:“什么?相亲对象?”

“很吃惊?”云非夜懒懒地看了她一眼。

她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大BOSS竟然是相亲对象,艾雍这个臭小子可真是会选。

艾小米尴尬的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紧张的手心里直冒着冷汗:“哈哈……误会,误会老板,相亲这个事情都是我儿子为我选的,误会……”

云非夜幽深的眸子一望无际,低沉的嗓音:“没有误会,我就是来相亲的。”

“什么?老板你知道今天和我相亲,你还来?”艾小米不可置信的确认的问道。

云非夜深邃眸子静静地看着她,轻轻应了一声:“嗯。”

艾小米瞬间就有些懵了,完全搞不懂他到底在想什么,尴尬的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他看着她害羞样子,小脸红扑扑的像一个红苹果似的,着实的可爱极了。

云非夜率先打破僵局,翻动着菜谱对着她问道:“吃点什么?”

艾小米躲闪着他的眸子:“随便……随便。”

她现在只想快点逃离这里,心里不停嘀咕道:臭小子,找谁不好,竟然找云非夜跟她相亲,回去再收拾他。

云非夜眼底快速的闪过一丝戏谑,邪魅的微微勾勒嘴角:“怎么?都有儿子了,还来相亲?”

昨夜当他看到那条征婚信息时,恨不得把她拎过来好好教育一顿。看到发帖的时间,他又觉着不对劲,时间是晚上发的贴,晚上她不是跟自己在一起吗?

艾小米挠了挠头发笑了几声,对着他随便编扯一个借口:“哈哈……这个嘛,我老公死的早,所以……哈哈,你懂得哈。”

云非夜听闻这个理由后,脸瞬间就黑了下来,深邃的眸子冒着两团火苗,森冷的嗓音追问道:“死了?什么时候死的?”

“当老板的都这么八婆吗?”她低着头小声的嘟囔着。

“你说什么?”

艾小米立马回过神来,连忙地不停摇晃着双手,生怕云非夜听到刚才自己说的那句话,又对着他解释道:“啊……没什么,我老公是病死的,嗯,死的时候已经瘦的骨瘦如柴了。”说着,还不忘挤出两滴眼泪。

云非夜眼眸中的火球越烧越旺,手紧握成拳头不时还出“咯咯”的响声,脸上却是面无表情冷冷道:“你老公是病死的?”

“是啊。”

话说着两盘意大利牛排就端了上来,艾小米看着那美味的食物,不自觉的摸了摸饥肠辘辘的肚子,也觉得有些饿了。

“那个我肚子有些饿了,就先不客气了。”

语毕,她拿起刀叉切着牛肉不停的往嘴里送。

云非夜摇晃着手中的红酒,静静地看着她吃东西,第一次不觉得粗鲁,反而觉得非常的可爱、直率。

艾小米被盯得都有些不好意思了,笑嘻嘻的对着他说道:“那个,老板啊,你长得这么的帅,要家世有家世又多金,简直是钻石王老五的身份,怎么还会出来相亲呢?”

这一点确实让她感到非常的好奇的。

云非夜直接简单明了的对着她解释道:“找不到合适的。”

艾小米就知道会是这样,找不到合适的都是有钱人的通病,说白了,就是眼高于顶而已。

尽管如此,她也不能说的那么直白,毕竟保住饭碗要紧,假装关心的样子对着他道:“其实老板你也不用太心急,你这么优秀肯定要找非常完美的女人才配的上你,对不对。”

云非夜倒是被她勾起了几分兴趣,玩味的动了动薄唇:“哦?那你说什么样的完美女人才能配的上我?”

这话题倒是把艾小米给难住了,思索了半晌,才想到电影里的烂桥段。

“额……肯定是那种气质优雅,身份跟你一样高贵的女人啊,你说是不是老板?”

“嗯,不错。”顿了顿,他露出一个邪魅的笑容:“那你是不是呢?”

艾小米顿时就傻眼了,不解的看着他:“老板,你这是什么意思啊?”

不知道为何,她只觉得此刻的心跳的好快啊,尤其是看到那迷倒众千少女的笑容。

云非夜并没有直接回答她的问题,只是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用完餐后,艾小米本想就此跟云非夜告别,谁知道他快先一步抢在她前头,说什么要送她回家。

无奈就算再不情愿,可人家毕竟是她的大BOSS,怎么说也要卖点面子给他,也只能乖乖的上了车。

车内,艾小米只觉得非常的压抑,感觉坐入针毡。

她脑海中不停想着,快点到,快点到。

也许是她的祈求成功,半个小时的路程一眨眼就过,到家楼下后艾小米解开安全带就准备下车,同时还说道:“老板今天真是谢谢你,那就先再……”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云非夜就直接硬生生的打断她话:“怎么?不请我上去坐坐。”

“那个……老板现在时间也不早了,而且我想我儿子也该睡了,你还是……”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楼梯就跑出一个小小的身影冲到她面前,笑呵呵地紧抱着她的双腿,奶声奶气的对着她喊道:“妈咪你回来啦。”

云非夜瞬间眼前一亮,激动的紧握着方向盘,深幽的眸子一直盯着他,心头有好多此刻不能说出的话。

艾小米再次陷入无与伦比的尴尬,对着他介绍道:“老板真不好意思,这个就是我的儿子艾雍。”

语毕,她一脸宠爱的将艾雍抱在怀中,眼神满是宠溺地看着他,柔声道:“艾雍叫叔叔。”

“叔叔,你好,我叫艾雍,今年五岁了,叔叔我知道的,你是我妈咪今天的相亲对象,怎么样?我妈咪很正点吧。”

艾雍朝艾小米眨了眨眼睛,一副古灵精怪的俏皮模样。

云非夜和艾小米都愣愣的互看了对方一眼,艾小米白皙的脸颊上浮现两朵红晕:“我,我……童言无忌,童言无忌哈……老板你不要太介意。”

云非夜的目光一直盯着艾雍,眼神带着几分慈爱:“没事,我反倒觉得小家伙很有意思。”

停顿几秒后,他很直白的问道:“那你想要我做你爹地吗?”

相关文章:

男人晨勃是想还是不想,把她身体折成跪趴

男主是军警的糙汉文:一股热流冲进体内

【免费小说】一纸契约终身爱大结局TXT

爹地太快了宝宝不要了:做到你合不拢腿为止/工人侵犯

颜文字表情大全,日系颜文字表情符号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