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宝牵红线:妈咪,爹地送你-全文在线阅读

2020-12-16 11:12 · 新商盟

第10章 父亲的真面目

那个老板说了,只要干完这一票,自己不仅有大小姐可以睡,还能得到不少钱……

男人正美滋滋地想着,突然,他的眼前一晃,一道巨大的力道让他整个人都转了个方向,摔在了地上!

而原本惊慌失措的女人,在一个过肩摔后,居高临下地站在他的面前。

“就你这种货色,还想染指我?”

苏郁染嫌弃地拍了拍衣面,美眸高高在上睨着男人,如同看蝼蚁。

这种满嘴粪便的男人,连蝼蚁都算不上!

男人躺在地上,浑身骨头似被折断了一样,根本起不来,眼睛盛满不可置信,“贱人,你耍我!”

“耍你又怎样?”苏郁染眸中狡黠闪过,一脚踩在男人腰间,揪住他的领口,“贱男人,谁派你来的?”

“不说是吧?”苏郁染扯唇一笑,纤细手指慢慢收紧。

男人瞳孔骤缩,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渐渐泛白,眼神却在注意到苏郁染身后的人时,变得阴森诡谲。

苏郁染头皮一麻,直觉不对,想要转身时,一股猛力袭上后背。

“啊!”她痛叫一声,往前一个趔趄,趴在地上,后背赫然多了个大鞋印。

几个腰圆背阔的男人站在她身后淫笑着,目光肆意张狂。

“小妖精还有两下子,居然能把他干倒,但是我们这里这么多人,你没辙了吧?”

“我没辙?”苏郁染别有深意地冷笑,撑着地面站起来,扭头就往反方向逃离。

她的确没辙,刚才那一脚已经让她元气大伤,现在连喘气都觉得痛。

可速度实在是太慢了,那几个男人轻松追上来,把她团团包围住,一个个目光猥琐,如同饿狼看到了久违的美食。

“老板说了,我们可以一起上,人越多越好!”

话落,几个男人蜂拥而上,苏郁染无力招架,被按倒在地面,四肢被这些臭男人钳制住,不得动弹。

“放开我!”苏郁染奋力抵抗。

啪!

刚才被她过肩摔的男人狠狠扇了她一巴掌,嘴角溢出血丝,沾在白皙的肌肤上,倒是多了份血腥的妖艳。

嘶啦——男人当着她的面拉开裤链,露出底裤,邪笑。

“怎么样,震惊吧?等下我就让你尝尝什么叫做爽,把她的衣服扒了!”

“我看你没胆子扒她的衣服。”

一道低沉冷漠、带着不容置喙的威严的嗓音从一侧响起,紧跟着,急促的凌乱的脚步声传来,一票身穿黑色西装的保镖持枪围住这里。

苏郁染费力抬起头,视线渐渐清明,一双黑亮的皮鞋进入视野,视线上抬,滑过包裹在西裤里修长笔直的双腿,最后定格在那张淡漠尊贵的脸庞上。

心口微微一窒。

她没看错吧?宫洛衍怎么出现在这里?

这些,都是他的保镖?不愧是宫家掌权人,排场大得很。

苏郁染打心底佩服这个男人的强大,猛地察觉到两道犹如实质的视线盯在自己头顶。

来自宫洛衍!

淡漠中,带着令人捉摸不透的神秘。

苏郁染嘴角微不可察地一僵,若无其事地低下头。

无端端看她做什么,她脸上有花啊?

宫洛衍信步走到那个男人面前,手腕一转,黑森森的枪口对准了男人下身,不屑地冷笑。

“这么点东西,还敢口出狂言,谁给你的自信?”

砰!

眨眼的功夫,子弹穿肠过,男人凄厉嗷叫,捂着关键部位倒在血泊里。

其余人见状,一个个吓得脸色惨白,忙松开苏郁染,抱头蹲在一旁,身躯不可抑制地颤抖。

“请放过我们吧!”

“有胆做没胆承担,你们这坏人做得真没出息!”

苏郁染鄙夷地笑了下,扶着腰站起,跟宫洛衍深邃、不可捉摸的目光碰了下,里面的内容她一点也看不懂。

那些贱男人被抓了之后,苏郁染随宫洛衍穿过羊肠小道,奔向自己的车子。

“靠!”

她的跑车起个轮胎都被人卸了,这得多大仇啊。

这里荒郊野岭,除了宫洛衍的顺风车,似乎没有别的选择,但几个小时前,她才踢了下人家,这顺风车怕是要变成灵车。

“呵呵,宫先生。”苏郁染一心急着回去看苏宝宝,跟宫洛衍低个头也不是不行,腔调极其别扭,“谢谢你啊,要不是你,我恐怕就要遭殃了。”

男人眉目似远山般淡然,五官似水墨晕染开来的一样,有种特别纯净的质感,只是那双狭长眼眸中的深邃,怕是没人看得穿。

他没有回应,苏郁染寻思着要不要低声下气蹭个车,男人已经抬腿迈向停靠在几步远的银白色跑车,淡漠丢下一句。

“还不上车,想等其他同伙一起来吗?”

“来了来了。”苏郁染红唇一扯,露出抹妖冶的笑,飞快跑过去拉开车门,坐在副驾驶位。

“谢了。”没什么可说的,苏郁染只能重复这个话题,不管怎么样,这次要是没他,晚节铁定不保。

但心中的感恩仅仅维持数秒,苏郁染便清醒了过来,睁大眼凝视男主,“你是不是在跟踪我?”

宫洛衍漫不经心瞥了她一眼,轻扯的唇角泄出星点戏谑,“还不算蠢,不跟踪你,怎么能在关键时刻救下你?”

“呵呵。”苏郁染嘴上没说什么,心里已经痛骂几万遍这家伙是变态。

跑车停在苏家门口停下,苏郁染一句再见也没说,径直拉开车门跳下车,头也不回地走进别墅。

家里静悄悄的,这也让她精准地捕捉到书房里传来的声音。

“爸爸,如果这次苏郁染真的名声败落了,您可要记得说过的话,让我继承家业呀,你不知道她让记者拍我跟李生晨有多过分!”

苏宛若娇柔的声音透着一股矫揉造作的撒娇意味,听得苏郁染手臂起了一层鸡皮疙瘩,继而眉心蹙起。

怎么回事,刚才她叫的是爸爸?

父亲的笑声隔着门板传出来,“宝贝女儿你放心吧,你才是我最疼爱的女儿,苏郁染只不过是我放在你人生路上的一块垫脚石而已,不必担心。”

“可我还是有点害怕。”苏宛若谨慎道,“要是让苏郁染知道我是你在外面的女儿,而您也没有破产,五年前的那场绑架也是您策划的,她会不会报复我啊?”

“她不会知道的,我对她这么好,她一心以为我是最疼爱她的父亲,听到我破产就迫不及待去找宫洛衍,以宫洛衍的心性,一定会让苏郁染吃闭门羹,而苏郁染的泼辣性子不会让她善罢甘休,你就等着继承爸爸的家业吧。”

“我保证她到死也不会知道这一切是我策划的!”

第11章 宫洛衍要她

父亲爽朗的笑声隔着门板传来,苏郁染站在门口,如同一座木雕,呆呆站定,浑身的血液似凝固,脸色苍白无血色。

只是片刻,她便弯唇笑了,平静的眸子里风云四起,席卷着恨意。

原来,她所遭遇的颠覆性灾难,是她最敬爱的父亲所为。

原来,她咬牙牺牲自己去恳求他人,也是父亲为了对付她而出的阴谋!

呵,真是可笑。

她竟被玩弄了这么多年!

愤怒填满了胸腔,但苏郁染没有破门而入兴师问罪,她选择默默离开,只有做好万全准备,才能给仇人致命的打击。

哐当——

心随着声响一紧。苏郁染下楼时,无意间把放在楼梯上的小玩具踢了下去。

在她准备逃离时,书房门已经打开,父亲和苏宛若冲了出来。

“郁染,你什么时候回来的?”苏淮笙脸上堆起和煦笑容,但在苏郁染看来,不过是一张肮脏至极的丑恶面具。

她微微一笑,那笑里恨意翻卷,“是不是很惊讶我会完好无损站在这里?你叫去害我的人,被我反过来制住了!我没想到自己的父亲会是这种心肠歹毒的人!”

苏淮笙见阴谋败露,不再端着虚情假意的面孔,露出阴狠的眼神,“这怪不得我,谁叫你妈那么小气,竟然选你当继承人,我这个丈夫在她眼里一文不值!”

呵呵,一文不值?爱他到那个地步,居然说是一文不值?苏郁染替自己的母亲感到悲哀。

既然他无情到这个地步,就别怪她大义灭亲,“我给你们三天时间,给我滚出苏家!”

“凭什么?”苏宛若挽住父亲的手,高高在上的神态,“虽然你是继承人,但苏家的企业一直由爸爸打理,你以为你是谁,有什么资格叫爸爸离开?”

爸爸?这个词从苏宛若口中漏出,犹如一根针刺进了苏郁染心口,眸色一冷,她转身,反手扣住苏宛若的腕子,弯腰,用力。

“啊!”苏宛若尖叫着,从楼梯滚落下去,痛到在地上打滚。

苏郁染学了这么多年跆拳道,用得最爽的就是今天。

苏淮笙见状大骇,面色冷得吓人,“苏郁染,你怎么这么泼辣!”

“对付小三的女儿,我不泼辣,难道还要当做祖宗供起来吗?”苏郁染音色冷冽,毫无感情,“苏淮笙,枉我敬你爱你,没想到你的心这么肮脏恶臭!我看走眼了!”

世上还有什么能比被亲生父亲嫌弃、算计,还要令人绝望?

一想到苏宛若是小三的女儿,父亲的私生女,她就后悔当初同意苏淮笙把她带回来。

“你这么恶毒,也别怪我下狠手了。”苏淮笙厉声大喝,“来人,把大小姐抓起来!”

别墅的保镖从四面聚集,团团围住苏郁染,苏郁染与其搏斗了几番,终是败下阵来,被制服。

苏淮笙小人得志地笑了两声,背着手走近,“郁染啊郁染,没想到你身手这么厉害,可惜啊,还是被我这些保镖治得服服帖帖。”

“呸!”

一抹晶莹的唾沫飞到苏淮笙的老脸上,对方眼神发狠,当场打了她一巴掌,“你这女人真是泼辣没教养!”

苏郁染眉头不易察觉地蹙了一下,内心在滴血,脸上却是张狂肆意的笑,“难道你没听说过一句话?子不教父之过,我什么样子,都是拜你所赐!”

“好一个牙尖嘴利的家伙。”苏淮笙气得身体微颤,“我要把你软禁起来,将你活活饿死,让你臭名在外,不得善终!”

啪,最后一丝血脉亲情,终于垮断。

苏郁染心灰意冷,闭了闭眼,旋而慢慢睁开,双眸已然失去了平时的生气和张扬,只剩下颓然。

苏淮笙懒得再看她一眼,挥手,“把她绑去地下室。”

“慢着。”

低沉磁性的男声滑入每个人的耳膜。

苏郁染微微一愣,扭头看去,颓然的眼神渐渐升起不一样的东西。

宫洛衍,这个拥有天神面孔的男人漠然从门口走进来,身后跟着一群保镖。

“宫,宫先生,你怎么来了?”苏淮笙转身,换上一副笑脸迎过去。

宫洛衍视线直白地落在苏郁染身上,无视苏淮笙的存在,“她,我要了。”

不容反驳的语气,令苏淮笙心底一凛,满心疑窦,“宫先生,小女年纪小不懂事,今天如果做错了什么事,请你给我两分薄面,放过她吧。”

如果苏郁染被带走,那他的家产怎么办?苏郁染的母亲去世前,把财产全都让苏郁染继承了,如今双方撕破脸,若让这小丫头片子逃走,多年来的心血必将付之东流。

苏淮笙在心里飞快盘算着,讨好的姿态,“要不这样,小女就让我来执行家法,你在一旁看着,如果不满意,我打到你满意为止。”

苏宛若一听,心里乐开花,软着嗓子,“对啊宫先生,郁染要是做得有不对的地方,请你从轻责罚吧。”

“我什么时候说要罚她了?”宫洛衍淡漠的视线犹如实质,如冰棱射向苏宛若,“我要带她走,离开这里,现在。”

一字一顿,威严不可撼动。

苏淮笙犯难了,要是得罪了宫洛衍这号人物,他在生意场上就没法混下去了。

“好,郁染你就跟宫先生走一趟吧,家里有我照看着,你不用担心。”苏淮笙语气平和,只有苏郁染听明白了这话里的威胁。

苏宝宝还在这个家里,她始终要回来的!

“走。”宫洛衍淡淡扫了眼苏郁染,阔步离开。

苏郁染挣脱保镖们的桎梏,手狠狠握成拳,冰冷黑眸直瞪那个人面兽心的父亲,“如果宝宝受到一丝伤害,我都不会让你跟苏宛若好过!”

苏淮笙阴测测一笑,“你放心,只要你乖乖回来,我还是宝宝的好外公。”

苏郁染心中一恨,转身离去。

走出门口,宫洛衍的车子停在正中间,等待着。

咬咬牙,苏郁染拉开车门坐上去,虽然她不知道为什么宫洛衍会过来,但目前这个只有两面之缘的男人,是她唯一的救赎。

相关文章:

黄金有价 奇石无价 中国奇石你见过吗

趴在墙上把腿张开求饶&书包网高辣h花液张开腿

国外从前面动插图前入_ 快点嘛想人家还要嘛

乖我们换种姿势_真人做人a爱

强奷小罗莉小说|看了叫人下面出水的文字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