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入三姐妹房间睡眠药演员漫画/胖女人下边很黑

2020-12-16 12:32 · 新商盟

煮酒天下论英雄第6章:教你杀人

空气中弥漫起一股股硝石火油混杂着焦肉的味道。

“我萧家军的硝石和梨花钉,可是专门为了防你们这些‘沙蝎子’和野物的!”

徐林面无表情的望了望一脸惊呆的沙蝎子。

随着外围的惨叫声不断,这营地中的战场竟然诡异的出现了片刻的安静。

谁会想到原本只是用来驱除沙漠中毒蛇,毒虫的硝石和防范野物的梨花钉,这一刻也会成为萧桓的杀人利器。

又有哪一个将军带兵的时候,会带上如此之多沉重无比又不实用的梨花钉和硝石?这样的打法简直就是不可理喻!

沙蝎子的脸涨得通红!手握着战刀,又转头望了望数倍于敌的手下,看着外围虽然凄惨,却依旧以不慢的速度冲过来的自己人。

骨子里的凶性,让沙蝎子心头一横!

“兄弟们!看看身边的同伴吧!想想昨天我们还在一起喝酒吃肉,想想这些年,我们死在这些漠北萧家军手中的弟兄!今天就算拼了我们的命又能如何?大不了下去了,我们还在一起喝酒吃肉!给我杀!”

“杀啊!外面的兄弟会来为我们收尸的,看看外面的兄弟们,他们在拿命往里趟路啊!杀啊!为了我们的兄弟!杀啊!”

“吼!”沙盗们满身的鲜血,被煽动的双眼殷红。本就是一群不要命的主,此刻的表现出来的凶悍,让徐林都微微一皱眉头!

营地中双方的战刀再一次碰撞在一起,这一次徐林的刀也拔了出来,加入了战团。

徐林一路,如同一座移动的绞肉机一般,一路直奔沙盗最后面的沙蝎子而去。

徐林手中的战刀,刀刀深可入骨,每一刀都带起一片血雨,但是,却没有一个沙盗死在他的刀下。

所有被徐林战刀划过的沙盗,仔细看去,受伤的地方皆是人体痛觉最敏感的部位,和关节之处,中刀者全都满地打滚哀嚎。

那种生不如死的痛,逼着那些悍不畏死的沙盗,将自己的战刀抹向自己的脖子。

有怕死的,也是一把揪住身边的同伴,用哀求的惨嚎,嘶吼着:“杀了我!求你杀了我!”

那可怖的感官冲击,瞬间击溃了沙盗们的信念。

死有的时候并不可怕,比死更可怕的生不如死,才是让人真正的心颤畏惧!

“你们这些魔鬼!魔鬼!”沙蝎子已经吓傻了,折磨得人生不如死的事他干过。

也就因为他干过才知道那其中的恐怖!什么兄弟,什么仇恨,去他娘的,活着才有资格说这些。

沙蝎子转身便跑,再也提不起一丝的斗志了,和人还能打,但是眼前的这群人,真的是人吗?

事到如今,这沙蝎子的脑海中只剩下了一个字那就是“跑!”有多远跑多远。

但是徐林怎么可能让他有机会跑了?将脚边的弯刀用脚尖勾起,向前一甩,闪亮的寒刀,映着不远处的火光闪出一道惊心的寒光。

不等沙蝎子有所反应只觉得下肢一凉,身体惯性的向前冲出数步,才发现,小腿以下的部分早就不知道丢到哪里去了!

重重的一头扎进沙土之中,心中的恐惧连嚎叫都已经不足以表达此刻的痛彻心扉。

徐林漫不经心的走到沙蝎子的面前一把扯住他杂乱的头发,看都不看一眼,像拖着一条死狗一般的往回走。

所有的沙盗都呆住了,下一刻,像看见瘟神一般的撒腿便跑。

当他们冲到那火海组成的圈子时,才终于明白了,什么拿尸体在趟路?根本就是扯淡。

那外圈的更外围,借着火光望去,一尊尊萧家军的战甲死神,手持硬弓长矛像石雕一样的立在那里。

若是敢有人向外逃跑,那精准到骇人的飞矢,绝对会第一时间穿破他们的头颅和胸膛。

外圈的沙盗拼命的往里面冲,里面的沙盗玩命的向外跑。

这种逃命的时刻,哪里还认得昨天大家还是在一起喝酒的兄弟?

转瞬间拔刀相向,血肉横飞,那股拼命三郎的架势,竟然比面对萧家军时还要凶悍数倍。

这般混乱的大战,最终化作了平静。萧家军活捉了包括沙蝎子在内的近五百沙盗。

早已失去人形的沙蝎子被徐林一把丢在萧桓面前。

“禀告少主,沙蝎子已经被活捉!请少主发落!”

“你还真是够蠢的,连我带了多少人都没看清楚,就敢来袭击我?”

萧桓冲着楚希儿招了招手,楚夫人下意识的抱住了想要上前的楚希儿。

身在皇宫内院的王妃公主,什么时候见过如此场面。

即便是逃亡中的绝境,也不曾有过如此的凶煞!

不过仅仅是片刻的犹豫,楚夫人似乎便明白了萧桓要做的事,竟然一咬牙轻轻的将楚希儿推了出去,萧桓眼中一亮,看向楚夫人的眼中多了一丝佩服!

楚希儿说到底不过是一个十一岁的小女孩,从小便受到楚王的万千恩宠,这段时间所经历的一切早已经超出了一个孩子的承受能力。

此刻战战兢兢的来到萧桓的身边。

“桓……桓哥哥。”

低声的叫了一声,声音中的恐惧,任谁都可以听得出来。自始至终,楚希儿的小脑袋都是低着,死死的盯着自己绣鞋。

“怕吗!”

“不……不……不怕!”

“想为你张爷爷报仇吗?”

“嚯”楚希儿听到这话,终于抬起了头,深埋在眼底的恐惧渐渐的被另外一种情绪取代。

“想为你的哥哥,你的父王,你的那是死士护卫报仇吗?”

小女孩眼底的那种情绪随着萧桓的话,慢慢的被放大,渐渐的充斥了整个水灵灵的大眼睛。

“想……”

“铮!”萧桓拔出腰间的匕首,送到楚希儿的眼前。

“那好!我们先给你张爷爷,还有那些保护你们的哥哥们报仇!杀了他!”

“轰!”楚希儿已经呆住了,白嫩的小手下意识的接过那柄不大的匕首!

抬起头盯着那已经出气比进气多的沙蝎子,不断颤动的身体剧烈的起伏着,似乎想多呼吸一口气一般。

“咣当!”楚希儿的匕首落在地上,不知道什么时候两行清泪流了下来,转过脸,哀求的望着萧桓,小手死死的扯住萧桓的斗篷!

“我怕……桓哥哥……希儿害怕!”

“怕?”萧桓粗暴的扯下拉着自己斗篷的小手,楚希儿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

萧桓丝毫没有怜惜的捡起地上的匕首,硬塞到楚希儿的手中,用他的大手握着楚希儿的小手,楚希儿的小手握着匕首。

“你怕?你凭什么怕?你的张爷爷,你的那些死士哥哥都是为了你而死的,他们要是怕了,你还能活着吗?”

萧桓渗人的凶狠,死死的盯着浑身颤抖,脸色惨白的楚希儿。

楚希儿呆呆的望着这个一直对自己关爱有加的“桓哥哥”,她突然不认识了!现在的桓哥哥好可怕。

“你怕了!还凭什么为你的哥哥,你的父王报仇!你又凭什么报你的国仇家恨,你凭什么以后在北周去保护你的母亲!去!杀了他!”

萧桓使劲的将楚希儿狠命的拉到沙蝎子的面前。

“你现在就怕了,那以后还不知道有多少人要为你去死,你现在就怕了,凭什么让他们为你卖命?你记住,从现在起,杀人应该是你这一生中最不可怕的事情!”

“桓哥哥!希儿错了!希儿错了!希儿再也不调皮了!桓哥哥,希儿求你了!桓哥哥!希儿怕!”

楚希儿奋力的挣扎着,歇斯底里的吼叫着。

身后的楚夫人,满眼的泪水竭力的忍耐着,几次要伸手去把自己的孩子抢回来!

但是,此去北周京都,外一自己先走一步,楚希儿又该怎么办!所以,不能!楚夫人狠心的转过头去。

“娘!娘!希儿错了!娘!你救救希儿!娘!你不要希儿了吗?娘!”楚希儿放声的哭闹着,她才只有十一岁啊!

那一声声的呼唤,让楚夫人肝肠寸断,儿啊,谁让你生在了帝王家,谁让你现在就要背负起国仇家恨!

你要是背不起,那便只有死啊!那些蝗虫一样的叛逆者,怎么能容得下你啊!

就像这个沙蝎子,还不是那新楚王买通的爪牙!

周围冷漠的铁血军人都不自觉的轻轻扬起了头,让自己不去看到这一幕冷血却并不无情的杀人。

“希儿,来!没关系,桓哥哥陪着你!杀了他,是他杀了你的张爷爷,你要是不杀了他,他会连你的娘亲也要一起杀了!”

萧桓冷冷的说道。

“你已经没有了父王,难道你连你的娘亲也不要了吗?难道你连你的娘亲也保护不了吗?你和桓哥哥说的,你要保护好你的娘亲,难道你都忘了吗?来!杀了他!只要杀了他,就没有人能再来伤害你的娘亲了!”

楚希儿已经喊不出话来了,满眼惊俱的盯着萧桓死命的挣扎,无言的抗争。

萧桓,握着楚希儿的小手粗暴的将她推到沙蝎子的面前,另一只手一把拉起沙蝎子的头发。

握着楚希儿的手,将她手中的匕首猛的向前刺去!

那不大的匕首,闪过一道寒光,如同割破豆腐一般的轻轻一跳,便划开了杂乱头发下的脖子。

殷红的鲜血瞬间喷涌而出,将楚希儿白净的小脸染成了红色。

沙蝎子的尸体在地上抽动着,发出几声“咕咕……”的声音。

楚希儿突然觉得眼前一片猩红,失去了所有知觉……

第1卷:煮酒天下论英雄第7章:惊世沙暴

萧桓轻轻的环住此刻惊吓过度昏死过去的楚希儿,随手扯下簇花锦袍,那如同将军尊严的战袍,就像一条破布一般被撕了下来。

副将徐林不需要吩咐便快速的递上一个水囊,萧桓将锦布沾湿,仔细的擦拭着楚希儿脸上的污垢。

擦了许久,终于没有了一丝血红,露出了干净到惨白的小脸,死死的咬着牙关,幼小的眉心紧紧的挤在一起。

萧桓轻柔的将楚希儿瘦小的身体抱起,小心翼翼的将她送到早已满是泪水的楚夫人手中。

楚夫人默默的接过楚希儿紧紧的抱着,昏迷中楚希儿似乎嗅到了熟悉的味道,潜意识的伸出白嫩的小手紧紧的拉住楚夫人的衣襟再也不肯松开。

“少主,这些沙盗?”

萧桓瞥了一眼不远处跪在地上的沙盗,沉默了片刻

“杀!”

……

营地中渐渐的恢复了平静,刚刚还是地狱般的战场被这些职业军人片刻便打扫了个干净,连一丝血腥味都闻不到了!

三位大难不死的钦差此刻更是噤若寒蝉,跟随三人前来的一百随行护卫队,几乎死伤殆尽。

而那“北周商队”正是他们劝萧桓接纳进来的。那些酒肉也是他们自己人“享用”了。

此刻聚在一处,叽叽咕咕的说着什么时不时的瞥一眼萧桓。

萧桓抬头望去,低声对徐林吩咐了一句,只见徐林带着七八个士卒向三人走来。

顿时吓得三人魂飞魄散,他们虽然没有见到大战时候的惨烈,但是却是亲眼看见那五百沙盗,被就地屠杀的血腥。

那种瞬间老血上涌直冲顶门,双腿发软的感觉对于这些京都的大爷们来说,简直就是一场噩梦。

此刻见到徐林带人冲着自己而来,其中一位大人好容易忍住的裤裆里那点黄白之物瞬间失禁。

没等徐林走近一股恶臭便迎面飘来。徐林嘴角抽动,眉眼之间却挂着一丝嘲弄和不屑。

“几位大人,护卫队的将士们已经为国捐躯了!接下来的路上就的委屈几位大人让我这几个乡野村夫的士兵保护了”

这一句话,三位钦差没由来的突然有了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那种心中的窃喜,居然比升官发财还要来的更加强烈。

“有劳!有劳众位英雄……”三位大人的马屁丝毫不吝啬的拍了上来。

徐林不等他们说完转身就走,用他的话说“这些官太酸!”

远处的天空泛起了鱼白,整个营地已经整装待发,昏迷许久的楚希儿早已经醒来过来。

只是依旧死死的扯着楚夫人的衣襟,说什么也不肯松开,更不敢再看萧桓一眼。

萧桓跨上大黄,大黄有些不安的躁动起来。大黄那是这大漠土生土长的千里神驹。

相传曾有一个爱马成痴的马伯,一生走遍天下,遍寻宝马,在八十岁那年,终成一部天下奇书——《相马集》。

此书震动天下,被世人称为相马师祖,对于将军们而言一匹好马无疑如虎添翼。

书中历数天下名马,大黄也是傍上有名的极品宝马之一,号称戏沙驹。

“戏沙驹,性躁而狂,生于黄沙多旱之地,掌阔肢壮,能日行黄沙之上千万里云云……”

萧桓安抚着大黄的焦躁不安,却并没有转好,反而更加的焦躁起来。

徐林注意到了大黄的异动驱马上前

“少主!昨天我看天边的云色便有些不对,难不成真要变天了?”

“不对啊!算算日子,这黑沙暴该还要一个月才会来!”萧桓眉头紧皱,这漠北中的黑沙暴,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每年两次,传说是因为这黄沙下埋葬了太多的枯骨不见天日,怨气无处消散,所以每年都有黑沙暴的灾难。

黑沙暴来临之时遮天蔽日漫天的黄沙飓风,所到之处摧城拔寨,破坏万千。民间都传说是战死的亡魂心有不甘,化作阴兵过境。

“是啊!不过这些年确实有提前或者延后的时候,不得不防啊!”

“嗯!下令全军全速前进,务必在一日之内到达沙土城!”

军令到处,迅速做出反应,整个军队的行军速度,加快了一倍有余。

急行军也就一个时辰不到的光景,便只觉得身边的风沙渐渐大了起来,骆驼队卧在地上说什么也不肯走了!

“少主!你看!”

抬眼望去,天边早该大亮的天空却渐渐暗了下来,片刻,肉眼可见的飓风出现在视野中!

那飓风裹挟真漫天的黄沙厚重成了黑色,犹如一个张着血盆大口的野兽,又像是前方有百万铁骑在呼啸,铺天盖地,席卷而来!

“不好!黑沙暴!”

“黑沙暴!”

即使训练有素,悍不畏死的漠北萧家军,此时也显得有些惊慌失措。可见这黑沙暴的凶名。

黑沙暴不同于其他的沙漠风暴,只要躲在驼队身边便有可能躲过一劫。黑沙暴面前,连一座城都能整个的掀翻,更别说小小的驼队了!

“到黑沙暴中间去!”萧桓急喝一声,在沙海中生存了多年的人们都知道,遇到不可抗的沙暴时,绝对不能转身就跑的。

因为当你看到沙暴的时候,你已经在沙暴中了,根本跑不出去,只有向前走,走到沙暴中央,物极必反,只有沙暴的中央才是整个沙暴风最小,最安全的地方。

兵士们,狠狠的扬起马鞭抽打卧在地上的驼队,没有这些驼队,单凭人根本不可能穿过去的。

萧桓驱马来到楚夫人面前冲着楚夫人吩咐道。

“夫人跟着徐林。希儿交给我!”

楚夫人知道眼前情势危急,不做犹豫,便要将楚希儿推出来,没成想,楚希儿对萧桓似乎惧怕到了极点,宁死也不松手!

只是倔强的不去看萧桓,眼见着黑沙暴就要来了!萧桓哪里还有时间废话。

“铮!”的一声宝剑出鞘,“嘶啦!”一声一剑斩断楚希儿紧紧拉着这衣袖,楚希儿一个踉跄,被萧桓单手一抄。

拉着腰间的丝带,像拎一个破旧的麻袋一样扔在大黄身上。

“兄弟们!若是大家命不该绝,我们便在沙土城汇合吧!”

“遵令!”

面对黑沙暴,已经不是人多就能解决的问题了,让大家自己逃命,其实更能提高生存的概率!

徐林也是将楚夫人拉到自己马上,紧随着萧桓而去。

余下的将士各种牵着马匹或者骆驼,迅速的向着自己认为安全的方向而去。

转眼之间原本还远在天边的黑沙暴,便来到眼前,瞬间萧桓便失去的身后徐林和楚夫人的踪迹。

“娘!”

楚希儿什么时候见过这样的天灾,直觉的眼前,哪里还是飓风,这根本就是一个吃人的怪兽。

他明显感觉到,大黄剧烈的颤抖,连人带马几乎已经被飓风托了起来,根本不是自己在走,而是整个在飘,而且似乎速度越飘越快。

楚希儿张口刚喊了一声,便被风中的沙土灌了满嘴,剧烈的咳嗽起来!

萧桓撩起战袍的下摆,将楚希儿整个死死的绑在自己身上。又将自己死死的绑在大黄的身上。

一把将自己的银盔整个的套在楚希儿的小脑袋上,虽然憋闷,但是能钻进去的沙尘却小了太多了!

……

“黑沙暴!是丝路方向!”萧辰紧握着拳头,死死的盯着远远一片黑幕。

“居然早了一个月!”公孙长龙焦急的望着远处,突然略带惊喜的大吼一声。

“不对!不是黑沙暴!”

“嗯?”萧辰似乎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

“是鬼沙暴!不是黑沙暴!哈哈!鬼沙暴这么多年没出现了!是鬼沙暴!”

“不好!”萧辰大手一拍“这鬼沙暴虽然不致命,只要他们连在一起自然不会有问题,但是连我们都能看错,何况是他!传令下去,救人!”

……

空气中不断地飘动着细微的黄沙,让整个天空都显得昏黄迷蒙。

浑浊的世界一直绵延到了天边混着地平线一起消失了,将天空和沙海混沌的难分彼此。

大黄剧烈的喘息着粗气,卧伏在黄沙中,几乎浑然一体,身体下一大一小两个人一动不动的紧闭着双眼。

小女孩被萧桓稳稳的托在胸前,几乎没有受到半分伤害。

小女孩小脑袋上的银盔早就不见了踪迹。此刻更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在这里待了多久!

小女孩漂亮的睫毛轻轻颤动了一下,缓缓的睁开眼睛,一眼望见了生死不明的萧桓!

顿时有些慌了神。

“桓哥哥!桓哥哥!”倔强的小脸终于放下了所有的不安和恐惧。使劲的摇动着萧桓的身体,想哭却流不出一滴眼泪。

她清楚的记得两人被带到高空又重重的摔了下来,又被带空中再一次摔下来,每一次,萧桓都死死的把自己托在胸前,用自己的后背当做肉垫。

“咳咳!”突然萧桓剧烈的咳嗽了一声,艰难的睁开眼睛。看到楚希儿还算良好的状态突然哈哈哈大笑起来!

“还活着!真好!”看着满脸焦急的楚希儿,心中一疼。

“怎么?现在不怕我了?”缓缓的抬起手想要去揉揉那满是沙土的小脑袋。

楚希儿哽咽着:“怕!”

萧桓嘴角有些苦涩,伸出的手也僵在可空中。

“怕桓哥哥也不要希儿了!”楚希儿抽着鼻子,静静的趴在萧桓的胸前,死死的抱着。

萧桓微微一愣,眼角居然有了些许湿润……

相关文章:

医生别摸啊摁摁 腿张开给男朋友舔 三个洞都被塞满爽

跟男朋友洗澡的感觉.难以理解婚俗老许坐莲

女主从小催奶喂男主小说/体罚男生的睾丸

胯下挺进中年美熟妇身体_撅起屁股用手扒开bl

最强圣手|山村暴伦大杂烩_好大啊好深还要的黄文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