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赘婿》——(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2020-12-17 11:44 · 新商盟

第一章 借体重生

“吾乃剑仙医圣,被逆徒暗算仅剩一丝神识,今日你肉身已毁,赐你传承,你可借体重生,唯有一愿,帮吾复仇……”

  江成感觉到自己缥缈在一片虚空之中,伴随着传承之音,他的意识越来越清晰,脑海中充斥着庞大的信息,行医经验,玄妙针法,修行法诀。

  江成是庐阳市第一医院的实习医生,他清楚的记得,自己在家工作的时候,楼上突发大火,闯入火场救人的时候,虽然成功救出了人,但是自己却被砸晕在了火场里。

  江成以为自己死了,可是现在他却可以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意识。

  江成一下子从病床上惊醒了过来,他环视了一圈,发现自己是在病房里,而且身上一点烧伤的痕迹都没有。

  不可能啊,那么大的火,自己怎么可能一点都没有被烧伤。

  “你醒了?”

  忽然一道动听的声音从门口传了过来,江成转头看去,便是看到了一个美女站在了门口,穿着一身卡其色的连衣裙,纤细的腰肢,修长的美腿,精致的五官,看一眼就忍不住让人心跳加速。

  “许老师,”江成连忙喊道。

  她叫许晴,是在庐阳市第一医院带着江成实习的外科老师,江成十分佩服许晴,因为她家里条件十分优越,父母是康瑞集团董事,有着这么优越的条件,可是许晴还是选择了极为辛苦的外科医生的职业,并且凭借着出色的能力,成为了外科的主治医师。

  许晴听到了江成的称呼,眉头微皱,关上门走到了江成的床边,说道:“江成,你自杀一次胆子肥了不少啊,在医院都不叫我老婆了?”

  “老婆?自杀?”江成皱眉。

  江成疑惑的时候,忽然注意到了窗户上映出了自己的倒影,顿时江成惊呆了,因为他发现自己的样子变了,变成了另外一个人,而且这个人江成还认识,正是跟他同一个医院里,还同名同姓的实习男护,也叫江成。

  “这……这怎么可能?”江成满脸难以置信的喃喃道。

  忽然,江成就想到之前昏迷时候脑海里的声音——肉身已毁,借体重生。

  自己现在的这个身体是实习男护江成的身体,而那个江成正是许晴家中的上门女婿,他因为是许晴带着的实习医生,所以他也接触过那个江成几次,只是那个江成比较内向,也不跟他过多交流,他只是从其他人口中了解过那个江成。

  作为许晴家中上门女婿的江成,原本就是一个孤儿,从小在孤儿院长大,性格十分老实内向,不过为人没有什么坏心眼,正因为这点被许晴看中,招为了上门女婿。

  也因为这个江成上门女婿的身份,所以医院里很多医生,包括护士都瞧不起他,觉得他很窝囊,是个吃软饭的窝囊废。

  江成也记得,医院里的同事经常拿那个江成跟自己对比,说同样都叫江成,怎么差别就这么大,还开玩笑说让自己当许晴的老公也比那个废物当好。

  许晴说那个江成自杀了,他就明白了,估计是那个江成受不了人的欺辱嘲讽,心里委屈所以自杀了,自己才能够借他的身体重生。

  想到这里,他不禁对那个江成心生愧疚,自己霸占了他的身体,还霸占了他这么漂亮的老婆。

  不过兄弟你放心,我肯定替你夺回你原本失去的尊严,也会帮你照顾好你这么好的老婆。

  同样,江成心里也发誓,一定会帮助让自己复活的医圣完成心愿,诛杀孽徒。

  许晴看着面前的江成发呆,忍不住叹了口气,反正江成在她面前一直这个样子,经常默不作声。

  看到眼前的老公这个样子,她也想到了自己之前带着的实习医生江成,一周前自己的老公江成服毒自杀,也是同一天,跟自己老公同名的实习医生江成为了救人,死在了火场,如果自己这个老公有那个江成一般的水平,也不至于会受到这样的欺辱,忍不了而自杀了。

  许晴叹了口气,轻声说道:“陈主任给你检查过了,你已经没事了,可以出院了。”

  “医生,救命,快救命啊,医生!”

  江成刚准备回答,走廊外面忽然传来了急切的呼喊声,江成眉头微皱,立刻下床跑了出去,许晴想要喊江成,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跑出了病房,江成便是看到了一个中年男子,推着一个担架床急匆匆的跑着,女孩染着紫色头发,长相甜美可爱,只可惜她现在表情痛苦,浑身是血,时不时剧烈的咳嗽两声。

  江成连忙赶到了女孩身边,伸手粗略的检查了一番,立刻神情凝重的说道:“肋骨断了两根,其中一根插入肺叶,气血淤积,需要马上手术。”

  “大哥?你是医生?”中年男子听到江成说的这么详细,连忙问道。

  “我……”

  江成刚要说自己是实习医生,可是赶来了两个护士却一脸不满的说道:“江成,你个实习男护,在这装什么装啊,耽误了人命你担待得起吗?”

  中年男子一听就怒了,直接推开了江成,骂道:“他妈的,你个男护在这装你妈呢,耽误了方小姐的伤情,我弄死你。”

  正当护士要推着女孩进入急诊室的时候,陈主任匆忙的向着这边走了过来。

  他刚刚接到沈院长的电话,说方元集团董事长方建国的女儿出了车祸,正在送往医院的路上,让他好好治疗。

  方元集团是庐阳市第一大集团,产业遍布庐阳市,方建国在庐阳更是一手遮天的存在,这要是她女儿在医院出了问题,那可就真的麻烦了。

  陈主任一脸急切的走了过来,对着中年男子问道:“是方董事长家的千金吧?”

  “没错,就是方小姐,她出了车祸,你们快点给她治伤,”中年男子心急的说道。

  吴昊一直是方兰兰的保镖,负责陪同保护方兰兰的安全,今天方兰兰一定要飙车,他也没有办法拒绝,只好陪同,没想到出了车祸,这要是小姐出了什么事,他一辈子可就完蛋了。

  陈主任神情凝重的说道:“先做个全面检查,然后我们马上安排救治。”

  “陈主任,来不及做检查了,她肋骨断了两根,一根插入肺叶,肺部有血块淤积,需要马上手术,”江成不想看到这个女孩有生命危险,连忙上前说道。

  陈主任看了一眼江成,立刻冷哼了一声,说道:“你一个干粗活的男护士,在这装什么大瓣蒜,有你插嘴的份吗?”

  “李护士,立刻安排检查,一分钟都不能耽误,”陈主任瞪了江成一眼,立刻说道。

  两个护士答应了一声,立刻推着方小姐进到急诊室检查了。

  陈主任也立刻去准备手术了,这样结交大户的机会,可不能这样轻易的浪费,只要治好了方建国的女儿,那不是让方建国欠自己一个天大的人情?到时候自己的事业肯定更上一层楼。

  大医院检查比较迅速,十五分钟就出了结果,已经做好准备手术的陈主任,拿过了报告单,看到报告单的时候,陈主任脸色瞬间难看了起来,因为伤情居然跟江成之前说的一模一样,如果十五分钟前救治的话,生还的可能性还很高,现在的话,真的来不及了。

  陈主任现在真的是骑虎难下,救也救不活,不救的话也不行。

  正当此时,一个中年男子,带着四个保镖,急匆匆的向着手术室这边走了过来。

  中间的男子长着方正的国字脸,浑身都散发着一股威严的气息,正是方兰兰的父亲,方元集团董事长,方建国。

  “我女儿的情况怎么样了?”方建国走到近前,沉声问道。

  “方董,你女儿现在这个情况,恐怕手术已经来不及了,”陈主任无奈的说道。

  虽然他也想做好手术,结交方建国,可是现在这个情况,真的是神仙在世都难救了。

  方建国闻言,双目一冷,说道:“来不及?你们医院是干什么吃的?”

  本来方建国身上的气势就很强,声音这么冰冷,吓得陈主任立刻冷汗直流,不过他也清楚,自己不做这个手术的话,还可以说是送来的不及时,把责任推给别人,要是自己真的做了,人还死了,那责任肯定就在自己身上了。

  陈主任打定了主意,不论如何自己都不能答应做这个手术。

  “方董事长,这不是我们没有能力,令嫒这样的情况送来,就算是华佗在世,也不可能有任何的办法……”

  就在陈主任准备甩锅出去的时候,一道声音传了过来:“不如,让我试试吧。”

第二章 银针续命

众人的目光循声看去,都是聚焦到了江成的身上。

  方建国看向了江成,发现他身上穿着病号服,沉声问道:“这位也是医生?”

  “他不是,就是我们医院的实习男护而已,”陈主任连忙说道。

  陈主任本来都要甩锅出去了,江成这个小子竟然还想把锅捡回来,且不说江成就是一个男护,根本不懂治疗,就算是懂,现在方兰兰的情况也根本治不好了,万一因为治疗治不好,那责任还是在自己医院这边,院长肯定会责怪自己办事不力。

  方建国一听只是个实习男护,便是不再作声,其实他来之前也考虑到了女儿伤情比较严重的这种情况,所以他已经同时联系了一位神医,让自己的爱人去接来了,是华夏知名的医学泰斗,鹊大师,号称扁鹊在世。

  只是鹊大师赶过来要花费一个小时的时间,无论如何也要让自己女儿撑过这一个小时才好。

  “方董事长,人命关天,我保证可以保全你女儿的性命,”江成急忙说道。

  许晴看到江成竟然要接下这台手术,连忙上前拉住江成,低声说道:“你在干什么?”

  “我在救人,”江成认真的说道。

  许晴知道江成只做过男护的工作,给人扎个针,抬个床还行,这么大的手术,自己都没有丝毫把握,他却要上,不知道江成又在发什么疯。

  原本许晴打算继续阻止江成,可是当她看到了江成那自信的眼光的时候,她感觉江成自信的目光一下子射到了自己的心里,这份自信比她的老师做手术时的目光还要自信,这是只有绝对有实力的人才能够拥有的自信。

  许晴阻止的话到嘴边又是咽了回去,她看着江成点了点头,最终她还是选择相信这次的江成。

  送方兰兰过来的保镖吴昊看了一眼江成,连忙上前对方建国说道:“方董事长,或许他真的可以,之前他一眼就看出了伤情,如果不是这个狗屁主任阻拦的话,兰兰肯定来得及救治。”

  “你——”陈主任还想还口,可是他之前确实做错了,现在再解释什么也只是越抹越黑而已。

  方建国淡淡的看了一眼中年男子,冷声说道:“从今以后,你被开除出方元集团,永不录用。”

  吴昊一听,立刻跪地求饶:“方董事长,这件事不怪我啊,是兰兰非要飙车……我家还有重病的老人,我不能丢了这份工作……”

  吴昊的话都没有说完,便是被方建国身边的保镖拖了出去。

  方建国清楚,现在的情况继续拖下去,自己的女儿必死无疑,还不如死马当作活马医,看现在的情况,吴昊刚才说的应该是真的,这个青年真的一眼看出自己女儿的伤情,说不定他真的可以救自己的女儿,如果他没有把握,也不会这样自找麻烦。

  深吸了一口气,方建国对着江成说道:“你可以试试。”

  江成立刻点头,不过方建国补充说道:“如果你真的救了我女儿,那我方建国欠你一个人情,可是如果我女儿有什么不测,后果自负。”

  “我知道了,”江成答应了一声,立刻进到了手术室里。

  许晴看到了江成那么坚决的样子,她忽然感觉,自从江成自杀之后,就好像换了一个人。

  江成和许晴是形婚,虽然江成是上门女婿,可是许晴并没有瞧不起他,反而觉得亏欠他很多。

  许晴一直都不喜欢男人,这才找江成当上门女婿,因为他很老实听话,两人还是一个医院里工作,现在两人在一起两年了,江成从来没有对她有过一点非分之想。

  可也正是因为江成当了上门女婿,一直被人指手画脚,议论纷纷,被人嘲笑窝囊,吃软饭,家里的亲戚也看不起江成,两人一直没有孩子,也被人嘲笑没有生育能力,他真的为了自己承受了太多太多的委屈。

  一旁的陈主任,看到了江成主动把祸水引到了自己的身上,立刻松了一口气,至少现在再出什么问题的话,方建国只会怪那个江成,不会怪自己医院了。

  脑残就是脑残,怪不得只能吃软饭呢,这种倒霉事还敢迎头上,活该一辈子被人欺负。

  手术室里,护士脱掉了方兰兰的衣服,毕竟她的肋骨断了,清理好了伤口,江成也做好了消毒准备,便是走了过来。

  看到了方兰兰胸前的伤口,他的眉头紧锁,原本他就是实习医生,也经历过手术,现在加上获得医圣传承,他更是胸有成竹。

  “马上去拿银针过来,”江成对一边的护士说道。

  护士本来就瞧不起江成,一听动手术还要拿银针,立刻不满的说道:“你到底会不会啊?哪有做手术要针的?”

  江成闻言,冷眼一扫,冷声说道:“马上拿来,不然出了人命,你负全责。”

  护士被江成那冰冷的眼神吓了一跳,毕竟她印象里江成一直都很窝囊,怎么被人嘲讽都不发火,今天怎么这么厉害了。

  而且护士也怕承担死人的责任,立刻就跑出去,拿了银针过来。

  江成深吸了一口气,体内真气运作,注入银针之中,接着他双手行云流水一般,将银针插入女孩的身上。

  一旁的护士看到了江成这样利索的手法,也是面面相觑,吃了一惊。

  “手术刀!”

  女孩的身前插了密密麻麻的银针,江成才停手说道。

  这下一旁的护士不敢怠慢,连忙递过手术刀,给江成擦了擦脸上的汗水。

  就在江成给方兰兰做手术的时候,手术室外急匆匆的走来了一个贵妇和一位须发皆白的老者。

  贵妇正是方兰兰的母亲,张艳华。

  张艳华赶来之后,看到了手术室的灯亮着,连忙问道:“谁在给兰兰做手术?”

  方建国看了一眼张艳华,没有出声,只是眉头紧锁。

  一旁的陈主任,为难的看了一眼方建国,一脸苦涩的说道:“方太太,是我们医院的一个实习男护。”

  “实习男护?!”

  张艳华瞬间暴怒,吼道:“你们医院就是这么对待我女儿的是吗?一个男护也配给我女儿做手术?你这个医生是干什么吃的?”

  陈主任一脸苦涩,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我让的!”

  方建国沉声说道。

  张艳华一脸不解的看着方建国说道:“姓方的,你也太不把女儿当回事了吧?你为什么不等鹊大师来?”

  在张艳华的心里,只相信招牌,鹊大师可是号称扁鹊在世的人,怎么可以让别人给自己女儿做手术。

  方建国沉声说道:“时间来不及了。”

  张艳华还想要跟方建国争吵,一边的鹊大师上前说道:“无妨,我先看看检验报告,再下决断不迟。”

  陈主任自然知道鹊大师的地位,能够结交到这种泰斗级别的人物,那对自己的发展也是有着莫大的好处。

  想着陈主任立刻恭敬的将检查报告递交了过去,说道:“鹊大师,您请过目。”

  鹊大师看了一眼报告,瞳孔猛然一缩。

  这是四十分钟前的报告,这样的伤情,就算是四十分钟前自己在这里,能够救活的把握也只有四成,更何况现在已经是四十分钟后了。

  如果是别的病人家属,鹊大师肯定是一句无能为力,就可以离开了。

  不过在这个旧友方董事长面前,他还不好这么直接。

  “我女儿情况怎么样?”张艳华心急如焚的问道。

  鹊大师叹了口气,说道:“兰兰的情况,有点不太妙。”

  张艳华一听,更加着急了,连鹊大师都说不妙,那里面那个给自己女儿做手术的男护,岂不是更加不行?

  一想到自己的宝贝女儿是一个男护在主刀,她的心里就一万个不放心。

  正当此时,手术室的灯灭掉,江成还没有从手术室里出来,张艳华便是急切的闯了进去。

  陈主任也不敢阻拦,只好跟了进去。

  “病人已经脱离危险了,”江成感觉有人进来了,身体有些发虚的说道。

  虽然他得到了传承,可是他这个身体却是刚刚自杀过的,再加上刚才消耗了不少真气,所以身体也比较虚弱。

  张艳华听到江成的话,立刻不满的说道:“我女儿如你所说没事还好,如果我女儿出了半点差错,我让你们全家死无葬身之地。”

  听到张艳华这么不讲理的话,江成也懒得多说什么。

  说着张艳华便是想要看看手术台上的女儿,当她看到自己女儿身上插着那么多根针之后,立刻愤怒了起来。

  “混蛋,你往我女儿身上插这么多针干什么?将来落疤了,你能负责吗?”张艳华愤怒的对着陈主任说道:“马上给我拔掉。”

  江成闻言连忙说道:“不行,这些针是梳理气血的,不能拔掉。”

  陈主任看了一眼心电图,十分稳定,完全不像是有问题的样子,他立刻冷声对着江成说道:“有什么不能拔的?病人现在的情况很稳定,你一个实习男护,医师资格证都没有,有什么资格对我指手画脚?让你破格做手术都是看得起你了,现在立刻给我出去!”

  江成还想要说点什么,可是张艳华直接吼道:“给我滚出去,把我女儿搞成这个样子,陈主任,以后我不想在这个医院再见到他!”

  陈主任立刻谄媚的说道:“好,就是一个男护,回头我就开除他。”

  江成无奈的点了点头,转身离开了手术室。

  陈主任看到江成离开,心中冷笑了一声,还真让这个小子瞎猫碰到死耗子给治好了,如此好的讨好方家的机会,怎么可能留给这么一个吃软饭的小子。

  “方太太,您别急,我这就把针拔掉,”陈主任一脸谄媚的对着张艳华说道。

  陈主任笑着伸手拔掉了几根针,正准备继续拔针,忽然心电图剧烈的波动了起来,并且发出了刺耳的警报音。

相关文章:

巨大停留在她的体内,好紧好爽再搔一点浪一点

男人待在我的身体里不出来^部队里互相飞机

男生蛋蛋被捏有多疼|怎样勾起男人对你的兴趣

丈夫去世了他的朋友很关闭我:不疼不长记性打屁股

攻在受的膀胱里装海绵|和家里的女性亲属睡过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