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极品赘婿》全文免费阅读

2020-12-18 09:36 · 新商盟

第二章 银针续命

众人的目光循声看去,都是聚焦到了江成的身上。

  方建国看向了江成,发现他身上穿着病号服,沉声问道:“这位也是医生?”

  “他不是,就是我们医院的实习男护而已,”陈主任连忙说道。

  陈主任本来都要甩锅出去了,江成这个小子竟然还想把锅捡回来,且不说江成就是一个男护,根本不懂治疗,就算是懂,现在方兰兰的情况也根本治不好了,万一因为治疗治不好,那责任还是在自己医院这边,院长肯定会责怪自己办事不力。

  方建国一听只是个实习男护,便是不再作声,其实他来之前也考虑到了女儿伤情比较严重的这种情况,所以他已经同时联系了一位神医,让自己的爱人去接来了,是华夏知名的医学泰斗,鹊大师,号称扁鹊在世。

  只是鹊大师赶过来要花费一个小时的时间,无论如何也要让自己女儿撑过这一个小时才好。

  “方董事长,人命关天,我保证可以保全你女儿的性命,”江成急忙说道。

  许晴看到江成竟然要接下这台手术,连忙上前拉住江成,低声说道:“你在干什么?”

  “我在救人,”江成认真的说道。

  许晴知道江成只做过男护的工作,给人扎个针,抬个床还行,这么大的手术,自己都没有丝毫把握,他却要上,不知道江成又在发什么疯。

  原本许晴打算继续阻止江成,可是当她看到了江成那自信的眼光的时候,她感觉江成自信的目光一下子射到了自己的心里,这份自信比她的老师做手术时的目光还要自信,这是只有绝对有实力的人才能够拥有的自信。

  许晴阻止的话到嘴边又是咽了回去,她看着江成点了点头,最终她还是选择相信这次的江成。

  送方兰兰过来的保镖吴昊看了一眼江成,连忙上前对方建国说道:“方董事长,或许他真的可以,之前他一眼就看出了伤情,如果不是这个狗屁主任阻拦的话,兰兰肯定来得及救治。”

  “你——”陈主任还想还口,可是他之前确实做错了,现在再解释什么也只是越抹越黑而已。

  方建国淡淡的看了一眼中年男子,冷声说道:“从今以后,你被开除出方元集团,永不录用。”

  吴昊一听,立刻跪地求饶:“方董事长,这件事不怪我啊,是兰兰非要飙车……我家还有重病的老人,我不能丢了这份工作……”

  吴昊的话都没有说完,便是被方建国身边的保镖拖了出去。

  方建国清楚,现在的情况继续拖下去,自己的女儿必死无疑,还不如死马当作活马医,看现在的情况,吴昊刚才说的应该是真的,这个青年真的一眼看出自己女儿的伤情,说不定他真的可以救自己的女儿,如果他没有把握,也不会这样自找麻烦。

  深吸了一口气,方建国对着江成说道:“你可以试试。”

  江成立刻点头,不过方建国补充说道:“如果你真的救了我女儿,那我方建国欠你一个人情,可是如果我女儿有什么不测,后果自负。”

  “我知道了,”江成答应了一声,立刻进到了手术室里。

  许晴看到了江成那么坚决的样子,她忽然感觉,自从江成自杀之后,就好像换了一个人。

  江成和许晴是形婚,虽然江成是上门女婿,可是许晴并没有瞧不起他,反而觉得亏欠他很多。

  许晴一直都不喜欢男人,这才找江成当上门女婿,因为他很老实听话,两人还是一个医院里工作,现在两人在一起两年了,江成从来没有对她有过一点非分之想。

  可也正是因为江成当了上门女婿,一直被人指手画脚,议论纷纷,被人嘲笑窝囊,吃软饭,家里的亲戚也看不起江成,两人一直没有孩子,也被人嘲笑没有生育能力,他真的为了自己承受了太多太多的委屈。

  一旁的陈主任,看到了江成主动把祸水引到了自己的身上,立刻松了一口气,至少现在再出什么问题的话,方建国只会怪那个江成,不会怪自己医院了。

  脑残就是脑残,怪不得只能吃软饭呢,这种倒霉事还敢迎头上,活该一辈子被人欺负。

  手术室里,护士脱掉了方兰兰的衣服,毕竟她的肋骨断了,清理好了伤口,江成也做好了消毒准备,便是走了过来。

  看到了方兰兰胸前的伤口,他的眉头紧锁,原本他就是实习医生,也经历过手术,现在加上获得医圣传承,他更是胸有成竹。

  “马上去拿银针过来,”江成对一边的护士说道。

  护士本来就瞧不起江成,一听动手术还要拿银针,立刻不满的说道:“你到底会不会啊?哪有做手术要针的?”

  江成闻言,冷眼一扫,冷声说道:“马上拿来,不然出了人命,你负全责。”

  护士被江成那冰冷的眼神吓了一跳,毕竟她印象里江成一直都很窝囊,怎么被人嘲讽都不发火,今天怎么这么厉害了。

  而且护士也怕承担死人的责任,立刻就跑出去,拿了银针过来。

  江成深吸了一口气,体内真气运作,注入银针之中,接着他双手行云流水一般,将银针插入女孩的身上。

  一旁的护士看到了江成这样利索的手法,也是面面相觑,吃了一惊。

  “手术刀!”

  女孩的身前插了密密麻麻的银针,江成才停手说道。

  这下一旁的护士不敢怠慢,连忙递过手术刀,给江成擦了擦脸上的汗水。

  就在江成给方兰兰做手术的时候,手术室外急匆匆的走来了一个贵妇和一位须发皆白的老者。

  贵妇正是方兰兰的母亲,张艳华。

  张艳华赶来之后,看到了手术室的灯亮着,连忙问道:“谁在给兰兰做手术?”

  方建国看了一眼张艳华,没有出声,只是眉头紧锁。

  一旁的陈主任,为难的看了一眼方建国,一脸苦涩的说道:“方太太,是我们医院的一个实习男护。”

  “实习男护?!”

  张艳华瞬间暴怒,吼道:“你们医院就是这么对待我女儿的是吗?一个男护也配给我女儿做手术?你这个医生是干什么吃的?”

  陈主任一脸苦涩,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我让的!”

  方建国沉声说道。

  张艳华一脸不解的看着方建国说道:“姓方的,你也太不把女儿当回事了吧?你为什么不等鹊大师来?”

  在张艳华的心里,只相信招牌,鹊大师可是号称扁鹊在世的人,怎么可以让别人给自己女儿做手术。

  方建国沉声说道:“时间来不及了。”

  张艳华还想要跟方建国争吵,一边的鹊大师上前说道:“无妨,我先看看检验报告,再下决断不迟。”

  陈主任自然知道鹊大师的地位,能够结交到这种泰斗级别的人物,那对自己的发展也是有着莫大的好处。

  想着陈主任立刻恭敬的将检查报告递交了过去,说道:“鹊大师,您请过目。”

  鹊大师看了一眼报告,瞳孔猛然一缩。

  这是四十分钟前的报告,这样的伤情,就算是四十分钟前自己在这里,能够救活的把握也只有四成,更何况现在已经是四十分钟后了。

  如果是别的病人家属,鹊大师肯定是一句无能为力,就可以离开了。

  不过在这个旧友方董事长面前,他还不好这么直接。

  “我女儿情况怎么样?”张艳华心急如焚的问道。

  鹊大师叹了口气,说道:“兰兰的情况,有点不太妙。”

  张艳华一听,更加着急了,连鹊大师都说不妙,那里面那个给自己女儿做手术的男护,岂不是更加不行?

  一想到自己的宝贝女儿是一个男护在主刀,她的心里就一万个不放心。

  正当此时,手术室的灯灭掉,江成还没有从手术室里出来,张艳华便是急切的闯了进去。

  陈主任也不敢阻拦,只好跟了进去。

  “病人已经脱离危险了,”江成感觉有人进来了,身体有些发虚的说道。

  虽然他得到了传承,可是他这个身体却是刚刚自杀过的,再加上刚才消耗了不少真气,所以身体也比较虚弱。

  张艳华听到江成的话,立刻不满的说道:“我女儿如你所说没事还好,如果我女儿出了半点差错,我让你们全家死无葬身之地。”

  听到张艳华这么不讲理的话,江成也懒得多说什么。

  说着张艳华便是想要看看手术台上的女儿,当她看到自己女儿身上插着那么多根针之后,立刻愤怒了起来。

  “混蛋,你往我女儿身上插这么多针干什么?将来落疤了,你能负责吗?”张艳华愤怒的对着陈主任说道:“马上给我拔掉。”

  江成闻言连忙说道:“不行,这些针是梳理气血的,不能拔掉。”

  陈主任看了一眼心电图,十分稳定,完全不像是有问题的样子,他立刻冷声对着江成说道:“有什么不能拔的?病人现在的情况很稳定,你一个实习男护,医师资格证都没有,有什么资格对我指手画脚?让你破格做手术都是看得起你了,现在立刻给我出去!”

  江成还想要说点什么,可是张艳华直接吼道:“给我滚出去,把我女儿搞成这个样子,陈主任,以后我不想在这个医院再见到他!”

  陈主任立刻谄媚的说道:“好,就是一个男护,回头我就开除他。”

  江成无奈的点了点头,转身离开了手术室。

  陈主任看到江成离开,心中冷笑了一声,还真让这个小子瞎猫碰到死耗子给治好了,如此好的讨好方家的机会,怎么可能留给这么一个吃软饭的小子。

  “方太太,您别急,我这就把针拔掉,”陈主任一脸谄媚的对着张艳华说道。

  陈主任笑着伸手拔掉了几根针,正准备继续拔针,忽然心电图剧烈的波动了起来,并且发出了刺耳的警报音。

第三章 跪地求饶

正准备继续拔针的陈主任脸色突变,原本还十分稳定的兰兰,呼吸忽然急促了起来,脸上又是浮现出了痛苦的表情,而且嘴角溢出了丝丝血迹。

  “这是怎么回事?你干什么了?”张艳华看到了自己的女儿又是变成了这个样子,连忙对着陈主任喊道。

  陈主任也被吓得脸色苍白,连声说道:“我……我就是按照您说的,拔了几根针啊。”

  “谁让你拔的?我让你拔那几根针了吗?你快点救好我女儿,你看她又吐血了,”张艳华急切的喊道。

  “鹊大师,鹊大师!”

  陈主任连忙喊着跑了出去,鹊大师刚好跟着方建国走了进来,看到了兰兰的情况也是大吃一惊。

  “这是怎么回事?”鹊大师皱眉问道。

  “这……刚才方小姐已经恢复正常,方太太让我将她身上的银针拔下来,谁知道刚拔下来几根,她就变成了这个样子了,”陈主任汗如雨下的解释说道。

  鹊大师上前查看了一下,立刻面露惊讶,这样复杂的针法真的闻所未闻,竟然是一个男护做出来的,就是自己也绝对做不到。

  随后他立刻面带愠色的说道:“兰兰小姐命悬一线,全靠这银针疏通血脉,保全性命,你怎么敢将之拔除。”

  陈主任闻言立刻看向了张艳华,连声说道:“不是我要拔的,是方太太让我拔的。”

  “你胡说什么?”张艳华瞪眼说道。

  陈主任虽然知道这样说会得罪张艳华,可是这样总比方家大小姐死了,自己背锅强,陈主任也不敢还口。

  张艳华满脸急切的说道:“不就是几根针嘛,鹊大师,你赶紧给插上不就好了。”

  “这针灸之术,可不是表面上看得这么简单,下针者要找准穴位,下针深浅,注入真气都有关系,贸然下针的话,有害而无益。”

  鹊大师闻言摇头苦笑:“况且,这么复杂的针法,我也比之不及。”

  眼看着兰兰的情况更加严重了,张艳华也急了,对着鹊大师吼道:“你算什么医学泰斗啊,我们方家给你提供那么多资助,还不如一个男护士,我看你也就是挂了个虚名。”

  “住口!”方建国连忙对着张艳华低吼道。

  听闻此言,鹊大师心中一阵愤怒,不管怎么说他在医学界有着十分高深的地位,什么时候受到过这样的侮辱。

  “既然方太太看不上老夫,老夫离去便是,哼!“

  话音落下,鹊大师便是拂袖而去。

  方建国连忙喊着:“鹊大师息怒,鹊大师请言明,到底怎么才能救我女儿。”

  “恐怕只有方才出去的那个青年,才有能力救活兰兰了,”鹊大师强压心头的怒火说道。

  方建国一想到自己这个不争气的老婆,竟然把救命恩人给得罪了就恨的牙痒痒,狠狠的瞪了张艳华一眼:“你看看你办的蠢事。”

  “我怎么了?我还不是心疼女儿,”张艳华依然不认错的说道:“我去找那个小子回来再扎几针。”

  “怎么样了?”许晴见到江成从手术室里走了出来,连忙担心的问道。

  “命是保下了,其他的就听天由命了,”江成看着许晴说道:“去办出院手续吧。”

  许晴听闻此言,满脸惊讶的看着江成,陈主任虽然人品不好,可是手术能力还是很高的,陈主任都不敢接的手术,江成竟然完成了。

  许晴松了一口气,说道:“我去办手续,你回去换下衣服吧。”

  说着许晴便是转身离开了这里,江成也准备回病房换衣服。

  就在此时陈主任从手术室里追了出来,对着江成这边喊道:“江成,江成你别走。”

  陈主任也不傻,不管怎么说,刚才针是他拔下来的,如果方家的千金真的出了问题,自己可真的吃不了兜着走了,现在能救他的,只有江成了。

  “陈主任有事?”江成冷淡的说道。

  “那个,江成小兄弟,刚才我照顾兰兰小姐的时候,不小心碰掉了几根针,麻烦你再去救治一下,怎么样?”陈主任一脸虚伪的笑道。

  江成冷笑了一声,道:“陈主任,我这样的实习男护,连医师资格证都没有,有什么资格对你指手画脚啊?而且我有什么资格再对兰兰大小姐治疗呢?对吧?我还要出院,就先走了。”

  说着江成便是准备离开,这些话正是陈主任之前对江成说的,现在原话奉还。

  陈主任听到江成的这番话,立刻上前挡住江成,伸手拉着江成的胳膊,肠子都要悔青了:“江成,江大哥,我错了,之前是我不好,我嘴贱,您别跟我一般计较,现在只有你能救我了。”

  说着陈主任一手拉着江成,另外一手还自己扇自己巴掌,只求江成能救自己。

  “小子,你不就是要钱吗?摆什么谱啊,”张艳华从手术室里走了出来,对着江成说道:“你知道我们方家的一句话,多少名医都会抢着给我女儿治病吗?一个男护而已,别给你脸你不要脸!”

  “是吗?那方太太去找其他的人治吧,我才能有限,治不了您女儿,“江成冷声说道。

  江成最讨厌这样仗势欺人的家伙,以为自己身价很高,就对别人颐指气使,尤其是现在有求于人,还这幅尖酸刻薄的样子。

  “张艳华!你非要看着女儿死了你才甘心是吗?”

  方建国知道张艳华这个性格要出事,果然,出来一看又是对着女儿的救命恩人那副高高在上的态度。

  方建国知道,鹊大师都称赞江成的医术了,这个年轻人肯定是个高人子弟,自己这个不争气的老婆,还这个态度,简直是要害死自己的女儿。

  张艳华也被方建国的吼声吓了一跳,一直以来她都没有被方建国吼过,这次看来方建国是真的生气了,张艳华也立刻闭嘴了。

  方建国走到了江成的面前,恭敬的对着江成说道:“小兄弟,之前是贱内有眼不识泰山,您已经出手救了我女儿了,她还这个态度对你,你请息怒。”

  “你老婆说了,我不配救你女儿,她还要让陈主任开除我,我一个要被开除的人,有何资格救你女儿,”江成冷声说道。

  张艳华平日里就娇横跋扈惯了,经常目中无人,觉得只要有钱就可以解决一切问题。

  可是现在发生的事情,真的是钱解决不了的了。

  一个护士又是从手术室里跑了出来,急切的说道:“伤者的情况又恶化了,口中溢血不止。”

  张艳华一听,现在的情况真的是危急到了极点,要是这个人再不救自己女儿,那自己的宝贝女儿可能真的会死。

  想着张艳华连忙上前拉住了江成的胳膊,直接跪倒在了江成的面前:“小兄弟,对不起,之前是我态度不好,我知道错了,可我真的是太着急救我女儿了,我求你救救她吧……”

  江成也不是狠心的人,只是实在气不过这个骄横跋扈的女人而已。

  想到兰兰在手术室里可怜的样子,江成的心也软了下来。

  医者仁本心,不管怎么说那也是一个生命,自己不出手,恐怕就真的会死掉了。

  江成叹了口气,低头说道:“好,我再去下针,只是这次如果你再乱来的话,神仙也救不了你女儿了。”

  “谢谢,谢谢你!”

  张艳华喜极而泣,连声道谢。

  江成重新回到了手术室里,重新下针,兰兰的情况终于稳定了下来。

  看到自己女儿再次恢复了正常,方建国和张艳华才真的放下心来。

  “林医生,多谢你救了小女,这是一点小意思,你收下!”

  说着方建国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张支票,上面写的价格是100万。

  江成可从来没有见到过这么多的钱,毕竟自己家里原本的收入就是靠卖煎饼果子,老两口卖一辈子的煎饼果子了,也赚不到一百万啊。

  虽然钱很多,但是江成没有收下,而是伸手推了回去,说道:“方董事长客气了,救人本就是医生的本分,钱就不必了。”

  方建国想了一下,能有如此高超本领的少年,肯定不会在意自己给的这些个身外之物。

  这样给钱,倒是显得自己肤浅了,他连忙收起支票,从另外一个口袋里拿出了一张金色卡片,递给江成说道:“这样吧,这个卡你收着,里面没有钱,只是一张VIP卡而已,我们旗下的产业,都可以免费享用,以后生活可以方便一些。”

  江成也知道,方元集团在庐阳市可是产业遍地,无论是娱乐还是酒店餐饮,方方面面全部涉及了,可以说有了这么一张卡,在庐阳市生活完全可以不花钱了。

  确实,送这么个东西,可比送支票要好看多了,还不俗气。

  江成收下了金卡,说道:“那我就谢谢方董事长了。”

  见到江成收下了金卡,方建国松了一口气,能结交到医术这么高明的人,可是一件大事,简单的交谈之后,方建国便是离开照看自己的女儿去了。

  一旁的陈主任见方建国走了,连忙来到了江成的身边,讪讪地笑着说道:“江成啊,我早就知道你非同凡人,这……”

  不等陈主任话说完,江成直接无视了他,向着自己病房那边走了过去,陈主任热脸贴了个冷屁股,脸上一阵尴尬。

相关文章:

老师不要了好涨太深了 我不小心干儿媳妇&贵妇乱欲俱乐部

女知青被村长小说_男生叫爽的

猎艳警花美乳美妇,女人官场被潜 乳峰高耸

宝贝坐起来自己摇/挺进噗呲一根没入

优质古言《王妃在上:世子,请矜持!》全本连载至大结局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