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爱你如拂柳》—(完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2020-12-18 11:33 · 新商盟

第五章 你还记得吗?

白姨的话一直在我耳边回荡,她说的对,我是个罪人。

要不是我,慕宸不会死,白姨也不会变成现在这样。

而我,也更不会是现在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

我从小除了母亲,什么都没有,直到他的出现,我的生命中才有了阳光。

可是,这一切都被我亲手毁掉。

我,实在是罪有应得!

“砰-”

一声闷响,我身子晃了晃,一下子栽了下去,没有知觉了。

当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四周是惨白的墙壁,一如我的心,死灰一片。

“你醒了?”

一道温柔绅士又富有磁性的声音自头顶传来,我循声望去,只见眼前站着个年轻男人。

他一身米白色意大利纯手工定制的西装,眼睛明亮深邃极了,额前的刘海恰到好处给他增添了几分慵懒的气质,倒给人一种十分舒服的感觉。

“我怎么会——”

开口的嗓音艰涩干涸,像极了沙漠上缺水的苍老骆驼,我被自己吓了一跳,赶紧住了嘴。

眼前的男子似乎看出了我的窘迫,连忙解释了刚才发生的事,我这才恍然,原来我是急火攻心,再加上之前和眼前的男子迎面撞了一下,这才昏倒的。

我挣扎着想要坐起来,试了一下,浑身有些无力,差点栽倒在床上,男人赶紧俯身过来帮我。

“霍庭哥哥,你怎么在这儿啊,人家找你半天了!”

一道明亮娇媚的女声自门口传来。

眼前这个叫霍庭的男人扶我坐起来,也没有回应身后女子说的话,只是轻声叮嘱我:

“你的伤口我已经处理过了,最近三天别沾水,我给你开了药,待会会有护士给你送过来。你要按时喝药,还有你的身体......”

眼前的男人欲言又止,我有些头昏,他说了什么我没怎么听清,只是微微点了点头。

说话的时间女人便走到病床前很自然的挽起了霍庭的手,有些不耐烦的撒着娇。

听着这声音,我如遭雷击,眼睛不觉看向面前的女人。

与此同时,她也看向我。

四目相对,空气瞬间静止了。

许冉。

几年前那个一边给我希望,又一边狠狠将我推向深渊的女人。

往事一幕幕,顷刻间浮现在眼前。

“苏茶,你这个贱人,他慕宸不是喜欢你,爱你吗?那我就要让他尝尝爱你的后果!”

“苏茶,你说,你是不是看见慕宸对我图谋不轨了?”

“苏茶,想想清楚,这话该怎么说!”

“苏茶,你妈在医院需要钱吧,听说苏家可不管你们这对小三母子呢,你妈快死了是吧?”

“也对,像你们这样的下贱女人,只会勾搭男人,是个女人都讨厌你们,别说给钱了,真是巴不得她去死呢!我不一样,我们没过节,只要你按我说的做,你妈治病的钱你就不用担心了。”

........

再抬眼时,我的眼里盈满了恨意,如果眼神能杀人,我发誓,她一定死过一百回了。

“呀,这不是薄冷擎当众悔婚娶的小姨子苏茶嘛,哈哈,我听说当时的场面可是精彩极了!”

“老同学!啊,不对!薄夫人,你结婚这才多久,怎么就来医院躺着了啊!”

许冉说话的语气轻柔表面关心却夹枪带棒满含杀伤力,说话间还时不时观察身边霍庭的反应。

后者始终是一副淡漠的表情,好像丝毫不关心眼前两个女人之间的事。

“十分荣幸你还记得我,许冉,我倒是有个问题想问问你呢?”

我咬紧后牙槽,声音因为愤怒有些颤抖,一字一顿道,“你还记得慕宸吗?”

慕宸!

那个间接被你害死的慕宸。

你还记得吗?

许冉脸色徒然变得煞白,声音有些紧张,“不记得了,你在说什么!”转头拉着身边的霍庭就要走。

男人不动声色的绕开她的手,面上虽有疑惑,却也没说什么,只是朝我点了点头,在许冉之前,率先走出病房。

待男人走远,许冉这才回头恶狠狠瞪我一眼,说出来的话,像是淬了毒。

“别忘了,他可是被你害死的,你当时怎么为了钱出卖他的,我这可都留有备份。”说着,还小心的看了看门口,得意的看着我笑。

“噗——”

“我看你的新欢也不是那么中意你嘛。”

我无意的一句嘲讽却是说中了她的心事,她面色一阵难看。

“如果他知道你曾经干过的那些龌龊事,不知道会怎么样呢?”

许冉羞愤交加,一张秀丽的脸因为生气变得极度扭曲,“有种走着瞧,我倒要看看你们家那一位,知道你干过这种出卖情人的事,还会不会把你当成宝!”

说完,便踩着细高跟,“噔噔噔”走了。

当病房再度安静时,我后背泛起了一层凉意,眼泪止不住的落下来。

慕宸

我心中永远的痛。

是我对不起你。

如果可以,我宁愿当初死的那个人是我。

.......

我坐在沙发上等薄冷擎到凌晨一点,也没见他回来,不知何时竟迷迷糊糊睡去。

醒来时,只见落地窗前,有一个很小的烟火头忽明忽暗,男人挺拔伟岸的身影,就那么呆呆的望着窗外,不知道在看什么看得出神。

“冷擎,怎么还不睡?”我小心翼翼拿着一件衣服从他身后过去,准备给他搭在身上,却被无情的挥落。

突如其来的冷漠,令我不知所措,我的手就那么停在半空中。

下一秒,我的下巴被一道大力紧紧捏住,骨头都在咯咯作响。

“说,你今天干什么去了?”男人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冷漠疏远,甚至还夹杂着几分隐忍的怒气。

我心头一慌,说话也结巴起来,“没,我...一直...在家......”

“哼!”男人冷哼一声,一把将我提起来,重重摔了出去。

我身若浮萍,早已没了重心,更没想到他会这么做,没有一点防备重重的摔在墙上,早已破皮流血的额头顿时生出一股凉意,我伸手一摸,竟是黏糊糊的血顺着脸颊留下来。

“啪-”

房间的水晶灯瞬间打开,刺的眼睛生疼,稍微适应一会儿,我便看见薄冷擎脸上怒不可遏的表情,令原本俊美非常的他增添了几丝可怖。

“冷擎,我......”我忍着痛想要解释,却在看见薄冷擎甩过来的一叠照片之后立马禁了声。

苏茶。

看看你做的好事!

第六章 敢背着我勾搭男人

照片上赫然是我被一个男人抱在怀里,而那个男人正是霍庭。

这些照片上的信息正是我下午在医院昏倒时拍下的。

我先是心虚,而后一种屈辱感由然而生,我看着薄冷擎的眼神里充满了失望。

“你凭什么派人跟踪我?”

凭什么?

薄冷擎似乎听到了这世上最好笑的话,满脸不在乎,说出的话却极重,“凭什么?凭你苏茶是我花钱买来的女人,你有什么资格去挑逗其他男人?”

对,没错!

我苏茶就是你薄冷擎花钱买来的女人。

我的心口涌起一阵剧痛,在这个男人眼里,我就是一个玩物而已,我还能奢求什么?

“我可不就是你薄冷擎花钱买来的玩物吗!我以后知道怎么做了,谢谢你的提醒!”我自嘲的笑笑,心底的苦涩一层层蔓延开,我的呼吸一滞,整个人仿佛被抽空。

我不过是个玩物而已。

是薄冷擎花钱买来的玩物!

这明明就是血淋淋的现实,可是为什么被眼前的男人亲口说出来,会这么痛!

就在这时,薄冷擎突然冲到我面前来,一把抓起我,将我狠狠地摔在床上,开始疯狂的脱我衣服。

“你干什么!”我恼怒至极,冲他大喊出声。

“对一个玩物,我还能干什么?”薄冷擎薄唇轻启,说出口的话凉薄极了。

任由他一双大手在我身上游走,我不再反抗。

他说的没错,花了钱的,自然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而我犹如一个寄生虫,又有什么资格反抗!

“说,那个男人都碰你哪里了?”

“这里.”

“这里。”

“还是这里?嗯?”

男人力大无比,我做任何挣扎都是徒劳,索性任由他捏扁戳圆。

.......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他才发泄完毕,翻身下床,点了一支烟,靠在床头柜上吞云吐雾。

我拉上被子,眼睛里堵了许多泪水,却不敢让它流下来。

这一切,都是我自作自受!

或许这就是上天对我的惩罚。

薄冷擎抽完一支烟,冷不丁说,“我给你机会解释。”

说出的话像一个帝王般高高在上,而我在他面前不过是一个犯了罪被囚禁的奴隶。

他薄冷擎要听我的解释,我怎么敢不答。

于是我声音一如既往的细小,生怕再次激怒他,“我今天身体有些不舒服,去医院看病的路上,不小心昏倒,被一个医生救了。”

“就是这样?”

薄冷擎丝毫不关心我怎么了,只是在乎我到底有没有对他不忠。

我看着他无比坚定地点点头,心里却十分心虚,生怕他查到白姨的事。

不过好在他没有接着往下追究,而是一把捞过我,让我的头枕在他胸口上。

我的心徒然紧张起来!

这个男人有着一副精壮的身躯,八块腹肌,胸肌十分诱人,资产雄厚,在商场的手段更是利索狠辣,是本市最得女人欢心的精品优质男。

曾经有多少女人对她芳心暗许,而我苏茶又是何德何能?

现在的我,一颗心脏砰砰直跳。

我跟了他三年,每次欢爱他都不曾真正跟我亲近,这一次的突如其来,让我心生恐惧。

紧接着,一只修长有力的大手,沿着我的额头轻轻向下抚摸,像极了温柔暖心的情人,如此反复几次,男人突然加重了力道,我刚想喊疼,薄冷擎大拇指用力,重重摁在我受伤的额头上,我痛的低呼一声。

刚才简单包扎过的伤口,又开始往外渗血,薄冷擎手上的力道不减,我倒吸几口凉气,却是一声不吭。

黑夜里,薄冷擎深沉明亮的双眼在黑夜里更显深邃莫测,他看着我,眼神里充满了警告。

“苏茶,你记住,现在你是我的妻子,如果再敢做对不起我的事,可不像今天这么容易就算了。”

他这是在警告我不要出轨!

我心里愤愤!

“你根本不爱我,为什么不放我走?”

这个男人,他不爱我,我一直知道。

“还不是时候!”薄冷擎说完这句,翻身下床,进了浴室。

当初薄冷擎当众拒绝苏茶说要娶我的时候我就感觉事情没这么简单,背后一定有什么阴谋!

只是我怎么也想不到,这背后到底蕴藏着什么。

天亮的时候,身边早已没了人。

我起床对着镜子看着额头上高高肿起的一块,心里不免唏嘘。

下楼准备给自己找点吃的,发现楼下竟然有做好的早餐,是皮蛋瘦肉粥,配上了清爽可口的凉拌黄瓜。

薄冷擎已经走了。

这个男人总是这样,不论晚上睡得多晚,早上都不会耽误上班。

为了不让薄冷擎再产生误会,吃过早餐,收拾完毕,我提着药箱坐在梳妆台前给自己处理伤口,好在这些常识,我在学校的时候都学过,很快就处理完了,只是消肿还需要几天。

就在这时,突然我的电话响了。

看着是陌生号码,我没接,只是对方像是不死心,连续打了三次。

我这才拿过手机接通。

电话一接通,对面噼里啪啦响起一连串犀利尖锐的女声。

“苏茶你这个贱人,别以为嫁给了薄冷擎,就可以在我面前摆架子,一个垃圾小三生的贱货,你有什么资格......”

是苏雅!

我直接忽略掉她那些骂街的秽语,冷冷开口,“找我什么事?”

苏雅冷哼一声。

“你现在来一趟明生路的彼岸咖啡厅,我有事找你。”

“什么事电话里不能说吗?”我没打算去。

在我看来,我和苏雅之间从来没有私事可谈!

“关于你妈的事,你爱来不来吧!”

“砰-”

苏雅说完不等我回应便极不耐烦的挂了电话。

我的心一紧,我妈能出什么事,想到这些天薄冷擎对我的所作所为令苏雅感到不爽,我的心中便不安起来,从小到大,苏雅哪次吃了亏,不是睚眦必报。

我赶紧换好衣服出门。

相关文章:

宝贝放松喷出去,女朋友特别会夹是什么体验

很撩的肉肉章节/一个挺身从后面贯穿

30多岁的女人喜欢男人说什么话——古风细杖责臀报数mf

一直放在身体里:bl贯穿浓浊|交往六个月不让上

恋爱看优点结婚看缺点_男性被强迫变装嫁人的故事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