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先生,你是我的情劫小说完结版在线阅读

2020-12-19 09:56 · 新商盟

第3章 流产

孩子最终没能保住。许佳宁在死生关头走了一遭,被抢救回来,一个人在冰冷的病房里哭了一整夜。

天亮了。

她的身体早已麻痹,眼泪也已哭干。

楚寒走进病房时,就见她像一座冰冷的雕塑,呆呆靠在床头,面如死灰。

“你,还好么?”楚寒眉头微蹙,没与她对视。

抬起两只空洞的眼珠子望着他,她惨白的脸上慢慢露出一抹讽刺的笑容。

他眼睁睁看着她流产而见死不救,现在怎么有脸问她好不好?

她好不好,他不知道么?

“既然孩子都没了,离婚吧。”

许佳宁又遭致命一击。

她刚流产,他就迫不及待逼她离婚?

她含泪望着他,都说狭长单眼皮,眼尾上翘的男人薄情寡义,够狠,以前她不信,现在终于信了。

眼泪止不住往下掉。

“你还记得这枚戒指么?我们结婚时你刚毕业,靠一个项目挣了十万,你说要给我买一枚两万的钻戒,我不舍得,让你留着钱做生意,最后买了这枚最便宜的白金戒指。你握着我的手承诺将来会补给我一枚大钻戒。”

“那时夏美骂我傻,说男人结婚时给不了的,将来永远不会补,没想到被她说中了……”

“都要离婚了,还说那些做什么?”楚寒脸上显现出一些不耐烦。

人在成功后,都不愿提起过去。他早已不是当初一无所有,还得靠女人养的穷小子,他现在是A市最有名的财富新贵,坐拥数十亿资产,而且很快会接管宋氏,这才是最重要的。

过去,一笔抹去,包括她许佳宁。

“我们十二年的感情,你就没有一丝留恋?”许佳宁真的死不瞑目。“你忘了我们以前……”

“别再提以前的事,我不欠你什么。”楚寒冷冷打断她。“没错,你以前是为我付出了很多,但过去几年我待你不薄,每个月按时给你十万家用。”

“家里的开销就八九万,剩下的钱我都要给我妈,我自己很节省……”

“不管你怎么花的,我养你五年,这是事实。”

许佳宁哑口无言,深深替自己感到悲哀。

“只要你同意离婚,我给你一百万。”

“你用钱来衡量我们间的感情?”

“这世上所有东西都能用钱衡量,你开个价。”他已没有多余的耐心。宋家在等他给一个交代。

“我不要钱,我只要你。”她哭着说。

“我爱的是芊芊。”

“那我呢?你对我就不剩一点感情?”许佳宁泪流满面。

“我对你的只有感激。但遇见芊芊,我才知道什么叫爱。如果你还爱我,就请成全我,我只有和她在一起才会幸福。”楚寒故意说得很诚恳。他太清楚许佳宁的弱点——心软。她爱他,愿意为他牺牲。

许佳宁万念俱灰。

他已经变心了,或许从没爱过她,她何必再作践自己?

他要离婚,好,她成全,她真的很累了……

“只要签个字,你就能拿着一百万重新开始,以后就当我们没认识过。”楚寒拿出离婚协议。

她颤抖的手握住笔,泪水模糊视线,滴落在协议上。

就要签下……

“谁同意给她一百万?不给,一分钱都不给!”这时,兰敏突然闯进来。

“你先出去,我来处理。”楚寒忙把兰敏往外推,但她不依不饶地骂个不停。

“我儿子养了你五年,你还有脸问他要钱?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你一个高中毕业,要钱没钱要学历没学历的女人,值那个价么?赶紧离婚,别耽误我儿子接管宋氏……”

“妈!”楚寒脸色一变。

“接管宋氏?”本已面如死灰的许佳宁一颤。

“只要阿寒娶了芊芊,宋氏就会转移到他名下,你知道宋氏地产值多少钱吗?”

“你是为了宋氏?你骗我?”许佳宁不敢置信地望着突然变得陌生的丈夫。

楚寒敛神,镇定。“我对芊芊绝对是真心的,宋氏只是其次……”

“我不会再相信你,更不会离婚!”她把离婚协议撕了个粉碎。

她念旧情,所以哪怕心在滴血,依然忍痛成全他,可没想到他到这时候了还利用她的心软骗她离婚。

这么多年的爱,顷刻间被毁得渣都不剩,只余下无尽的心寒和恨意。

“这样拖着对你没好处。只要你同意,我再给你一百万。”

“我不要钱,我要你娶不了宋芊芊,得不到宋氏。我就是这辈子不嫁也要拖死你!”

她不会放过一个为了钱抛弃她,害死他们孩子的男人。

楚寒蹙了蹙眉。“别天真了,夫妻分居两年,法院会支持离婚。你拖不死我,只会耗死你自己。”

“那又怎么样?我耗得起,你呢?宋芊芊和她肚子里的能等两年吗?宋家能等两年吗?”

“我多的是办法让你签字,夫妻情分一场,你别逼我。”楚寒眉宇间透出几许狠色来。

“你有本事就杀了我。”

大不了和他同归于尽,反正孩子没了,她也不想活了。

“别跟她废话,她不离,我就揍到她离为止。”兰敏撸起袖子就冲上去了。

眼见拳头就要狠狠砸在许佳宁脑袋上……

“谁敢动她?”一道不怒自威的男声响起。

第4章 神秘男人

传说中的低音炮。

低沉好听,与生俱来的魄力,使得病房瞬间安静下来。

进来的是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三十多岁。有一双异常漆黑冰冷的眼睛。光线在他脸上勾勒出一道好看的暗影,衬得五官愈发分明,气场强劲。

许佳宁并不认识这样出众的男人,只是他一进来,她的心就没由来地乱跳起来。

大概是他给人一种锋芒感,让她联想起暗藏杀气的雄狮。

兰敏愣了一愣,紧接着扬起大嗓门。“你谁啊?少插手我们的家务事。”

男人走到许佳宁身边,面对着楚寒和兰敏,形成与他们对峙的架势,2对2。

许佳宁之前的颓势,一下就被完全扭转过来了。

“在我的私人病房撒野,我同意了么?”一贯冷清的腔调,他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眼神显得冰凉。“两个人欺负一个病人,不害臊?”

“我教训自己的儿媳,跟你有什么关系?你不会是她的老相好吧?”兰敏上上下下地打量他。

“不是老相好。”他沉沉一笑,下一秒,手搭在许佳宁肩上,将她揽了过来。“是新欢。”

那么肆意的宣布,那么肆意的挑衅。

许佳宁猝不及防被烫伤,心尖儿都一烫,可她没挣扎。

兰敏瞠目结舌地望着这一幕,脸一会儿青一会儿白,表情相当戏剧化。“新欢?你偷人了你?你们什么时候好上的?”

“你要不要脸?”

男人冷哼,“这个问题该问你儿子。”

“你……”

“妈。”楚寒打断她。

自己没离婚的老婆被别的男人搂着,的确叫他不快,但这么多年夫妻,他对许佳宁还是了解的,她不是那种女人,不过是有人想多管闲事罢了。

他不想失了风度。

“这位先生,医药费我会给你。清官难断家务事,无谓强出头。”楚寒处事克制。

“不就是渣男为了入赘豪门,联合家人欺负自己老婆那点破事儿,还需要判断力?”他扯了扯唇,挺轻蔑的。“呵。”

楚寒的脸色有些不好看了。

“不想明天看到楚氏老总为了攀上宋家逼自己老婆流产的头条,滚。以后谁再敢找她麻烦,就是和我作对。”

警告放在那。

一把掐住了楚寒的命门。

这个男人调查了他的身份,明显有备而来,现在不是硬碰硬的时候。在和宋芊芊结婚前,一点差错都不能有。

忍着心中的不快,他望向许佳宁那张微泛潮红的脸。“好好休息,尽早签字,拖着对你没好处。”

“诶,就这么算了?怕他干吗?他算哪根葱?”兰敏咽不下这口气,被推出房间,还不依不挠地想回去再大战八百回合。

“哪里冒出来的野男人?瞎了眼了吧?看他来头不小,许佳宁怎么可能认识那样的男人?”

“我就不信了,哪家媒体敢曝光你的丑闻?”

“他谁啊,不会真和那小贱人有一腿吧?”

楚寒的脚步猛然一顿。

他想起来了,刚才那个男人,就是慕家那个……

难怪觉得眼熟。

脸,倏然有些发白。

病房。人一走,许佳宁就如梦初醒般,缩着身子躲开了。

现在她的心跳还很快,在楚寒面前被另一个男人环着,她以前做梦都不敢想。

许是为了报复吧,她刚刚没说什么。

她也是一个俗人,有恩怨情仇。一个比楚寒更胜一筹的男人替她出头,不管是谁,她都会抱紧这根橄榄枝。做戏也罢,总强过被他们随便践踏。

男人的掌心落了空,忽然欺身过来。

扑面而来都是强势的男人味。

两人几乎脸贴着脸,他成熟英俊的五官分外迷人。许佳宁的脸红得像番茄,呼吸也被夺走了。

她从没和丈夫之外的异性贴这么近,视线中那张轮廓分明的脸十分有男人味,有种纯净的性感。

“躲什么?以为我真看上你了?”低低的嗓音就在她耳边,微凉,却玩味动人。

一本正经的撩,最致命。

许佳宁心跳如雷。

而他只是摁了她身后的呼叫铃,便抽了身,站直挺拔,体态特别优雅。

“一会儿护士帮你做个检查,休息两天就能出院了。”

“谢谢。医药费多少,我还给你。”许佳宁好不容易才找回自己的声音,脸还红红的,脑子也有点懵。

没办法,这男人气场太强,连正常说句话都难。从刚刚开始,她就一直不敢直视他那双深邃的眼。

“你有钱还么?”

许佳宁窘。她一分钱私房钱都没有。

“我可以找朋友借,或者分期还你,麻烦你留个账号。”

“不必了,我并不打算和一个离异的女人扯上什么关系。”

哪怕说不好听的话,他的语调都是一个样,没什么情绪在里面,连个名字也没留就走了。

许佳宁坐在那,一时不知何种滋味儿。他这么想很正常,大多数人都觉得离婚的女人晦气,避之不及。她大概也没机会再和这样的男人产生什么交集。

但他今天帮了她,她是很感激的。她隐隐有种预感,他们还会再见。

相关文章:

啊轻点插的再深点 粉红吸吮粗硬小说

短篇辣文公车轮流 小黄文超级污的那种

要要要我还想要快点|办公桌椅怎么入账

叶清歌秦非凡无弹窗,叶清歌秦非凡最新章节

男友一起3p/男票晚上等我睡着了就摸摸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