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赘婿》—(完整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2020-12-19 10:55 · 新商盟

第四章 探望妹妹

  “沈院长,就在这个病房里!”

  陈主任满脸笑容的对着身边的女子说着,这个女子身材高挑,面容冷艳,虽然穿着宽松的白大褂,但是依然难以掩盖那凹凸有致的性感身材。

  此人正是庐阳市第一医院的院长,沈冰,虽然她看着年龄不大,但是医学造诣高深,并且有着极其深厚的背景,因此她担任院长,任何人都没有什么异议。

  进到了病房里,沈冰一眼便是看到了守在病床前的方建国,冷艳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上前说道:“方董事长,还好我们医院不负众望,治好了兰兰,不然我们院真是难辞其咎啊。”

  方建国也起身跟沈冰握了握手,说道:“是啊,贵院真是人才辈出,想不到一个男护的医学手段,比你们这的主任水平都高,难怪陈主任那么心急的要赶走人家。”

  说着方建国便是冷眼看向了陈主任,搞得陈主任一阵尴尬的笑。

  沈冰闻言眉头微皱,随后说道:“为了保险起见,我再看下兰兰的情况。”

  方建国微微点头,沈冰便是上前查看,当看到兰兰身上刺穿绷带一根根的银针的时候,她的瞳孔猛然一缩。

  “这……这是……”

  沈冰分明感受到了银针上灵气缠绕,这绝对不是一个男护可以施展出来的手段,沈冰检查了一下之后,说道:“方董,现在看来,令嫒已无大碍了。”

  跟方建国寒暄了几句之后,沈冰便是带着陈主任离开了病房。

  “今天给兰兰做手术的人,当真是咱们医院的男护?”沈冰冷声问道。

  “是啊,就是咱们医院里出了名的那个吃软饭的江成,也不知道他今天怎么瞎猫碰到死耗子,那么严重的伤情都治愈了,”陈主任皱眉说道。

  “他才不是瞎猫碰到死耗子。”

  沈冰眼睛微眯,沉声说道:“陈主任,我看你是工作量太大,脑子累糊涂了,还想赶走这么优秀的一个人才,如果你明天还想继续上班的话,叫江成一早来办公室见我。”

  说罢,沈冰便是转身离开,陈主任满脸懊恼的说道:“沈院长?沈院长?我……哎!”

  许晴开车载着江成跑在夜路上,她的脑海里都是江成今天做的事情。

  原本的江成跟个闷油瓶似的,从来不会争什么,被人欺辱嘲讽了也不还口。

  可是今天的江成,为了救人居然完成了那么艰难的手术,这真的让许晴感觉到既陌生,又惊喜。

  “不对,开错路了,”许晴正开着车,江成连忙喊道。

  许晴正在思考着事情,以为自己真的开错路了,连忙靠边停车,看了一下之后,发现没有开错路,她这才皱眉看着江成问道:“什么开错路了?”

  江成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现在要去的是许晴的住处,不是自己家的住处,刚才他想的路,是回自己家里的路。

  江成也不知道过去多少天了,自己的家人到底怎么样了,所以他想要回家看看。

  江成对着许晴说道:“没什么,就是我记得那边有个卖鸡蛋灌饼的小摊,好像挺好吃的。”

  江成的家里收入就是靠着那个小摊,虽然江成当了实习医生,可是自己的父母依然扔不下小摊的收入。

  “好,那我们去看看吧,”许晴淡淡的说道。

  许晴说着发动了车子,按照江成说的位置开了过去。

  江成口中自家的小摊,此时只有江成的妹妹在照看着,而且小摊前还有两个小混混在纠缠。

  “你们再这样我可就报警了,“江莱气愤的对着面前的混混说道。

  “小妹妹,报什么警啊,我们这不是专程来照顾你生意嘛,”其中一个身材干瘦的瘦猴,满脸坏笑的看着江莱说着。

  另外一个胖墩也随手拿起了小摊车上的火腿肠,直接吃了起来,说道:“小妹妹,你家也在这里做这么长时间了,赚了不少钱了吧?这个保护费也该交一交了啊。”

  江莱的胳膊上还戴着孝布,因为自己的哥哥为了救人死了,自己的爸妈身体本来就不好,因为自己哥哥去世伤心身体更差了,江莱自己的兼职都没有做,帮着父母出摊,赚点钱。

  给父母看病都缺钱呢,现里有钱再交保护费。

  结果刚来不久就遇到了两个小混混收保护费,她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处理。

  江莱气恼的说道:“我没有钱,你们快走啊。”

  两个小混混听到了江莱说没有钱,互相看了一眼,都是坏笑的看着江莱说道:“没有钱?没钱也行,看你长得挺水灵的,陪哥哥们睡一晚上,以后就不收你保护费了,怎么样?”

  说着两个小混混便是坏笑着向着江莱围了过去,江莱也吓得一步步倒退。

  就在江莱倒退的时候,她忽然感觉一双有力的大手扶住了自己的肩膀,转过头她就看到了一个人站在了她的身后,正是江成。

  “哥?”

  江莱见到江成的时候,满脸惊喜。

  “诶!”

  江成也下意识的答应了一声,当江莱看到江成转过脸的时候,才发现不是自己的哥哥,而且她也想到了,自己的哥哥已经死了。

  江莱的脸上闪过了一丝悲怆,连忙说道:“对不起,认错人了。”

  江成心头也不禁一痛,他也忘记自己不是以前的身体了,他笑了一下想要让江莱尽可能开心一些,说道:“没事,我跟你哥在一个医院,也同名,以后你就当我是你哥哥好了。”

  听到江成的话,江莱也挤出了一丝笑意,只是她真的笑不出来。

  “臭小子,看你这意思,你是要多管闲事,是吗?”瘦猴看到有人要坏自己的好事,立刻不满的问道。

  江成闻言,凶狠的目光直视着两个混混,冷声说道:“滚!”

  江成得到了传承,虽然还没有修炼,可是身体的强度也已经远超常人了,对付两个小混混自然是不在话下。

  看到了江成如此凶狠凌厉的目光,两个小混混也被吓了一跳,但是他们看江成的身材也不是很高大,而且自己这边有两个人,两人立刻就不怕了。

  瘦猴立刻掏出了随身的水果刀,恶狠狠的说道:“小子,你是真没见过血啊。”

  话音落下这个瘦猴便是拿着刀子对着江成冲了过去。

  见此情景江成冷笑了一声,伸手便是抓住了瘦猴握住了刀子的手,轻轻一扭,瘦猴便是疼的直接将刀子松开了。

  抬腿一脚,江成便是将瘦猴踹飞了出去,径直撞在了后面的胖墩身上。

  瘦猴知道遇见了高手,一边忍着胸口的剧痛,从地上狼狈的爬了起来:“臭小子,你他妈给我等着。”

  撂下了一句狠话,两个混混便是转头就跑。

  “吓到我妹妹了,就想这么简单的离开?”

  江成脚上一动,两颗石子好像子弹一样弹射而出,精准的打在了两个混混的腿上,两人都是惨叫着倒在了地上。

第五章 老师变老婆

  听到了江成的话,江莱心中流淌而过一份暖意,原本她以为自己再也体会不到来自哥哥的关心了,可是今天她再次从这个陌生男人身上,体会到了一样的关心。

  倒在地上的瘦猴二人,满脸恐惧的看着江成一步步的逼近自己,本来他以为自己放下一句狠话,转头就跑,也不至于太丢脸,不过他没有想到对方竟然不打算这么轻易的放过自己。

  “你想怎么样?”瘦猴问道。

  “我想怎么样?”

  江成冷声说道:“你吓到我妹妹了,需要给精神损失费,那个胖子,吃了我妹妹小摊上的一根火腿,也要给钱。”

  瘦猴一听这是遇到黑吃黑了,立刻凶狠的说道:“你知道我们是跟着谁混的吗?琴行豹哥是我们大哥!”

  “我不知道什么猫啊豹的,我只知道,你们再不给钱的话,你们的腿就要废了,”江成淡淡的说道。

  瘦猴胖墩两人一听这才感觉出来,刚才石子打中的自己的一条腿已经失去了知觉,根本动都动不了了。

  刚才江成踢出的石子,准确的打中了他们腿上的穴位,如果长时间不解开的话,腿部便会因为血流不畅而坏死,严重的话就只能截肢了。

  这下子瘦猴两人才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连忙从口袋里拿钱出来,并求饶说道:“大哥,我们知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江成从两人手中拿过了钱,粗略的看了一眼,有一千多点。

  “想要解开穴位也简单,你们互扇二十个巴掌就行,”江成淡淡的说道:“记住,一定要用力,不然可解不开穴位。”

  说罢江成便是转身离去。

  瘦猴和小胖两人互相看了一眼,只好互相扇了起来。

  江成早就知道这两个小混混,经常在附近欺负老弱病残,以前他还帮着父母照看小摊的时候,这两个家伙不敢来找麻烦,估计是知道自己死了,这才过来要保护费了。

  如果不好好教训一番的话,那他们还真不知道害怕,解除他们腿上问题的穴位就在脸上,江成让他们用力扇巴掌,既可以解除穴位,又可以让他们长长记性,正好一举两得。

  “这些钱,你拿着,”江成将之前敲来的钱,交到了江莱的手里。

  江莱连忙推辞说道:“不行,你已经帮了我了,我哪里能再要你的钱。”

  江成笑了一下,熟络的将小摊车上放钱的盒子打开,将钱放了进去,说道:“这不是我的钱,是那边的两个小混混给你的精神损失费,还有吃了根火腿的钱。”

  “啊?那也不用这么多啊?”江莱惊讶的说道。

  “没办法,那两个小子太诚恳了,我也没办法拒绝,你看现在他们还在那边扇巴掌表示歉意呢,”说着江成指着不远处互扇巴掌的混混。

  “你他妈的真打啊?”瘦猴挨了胖墩狠狠的一巴掌骂道。

  瘦猴刚骂完,感觉腿能动了,连忙欣喜的说道:“哎,我的腿能动了。”

  胖墩一听,连忙说道:“哥,你快点打我。”

  瘦猴立刻抡圆了胳膊,左右开弓的打了起来,瘦猴还没打过瘾,胖墩便是喊道:“别打了,我的腿能动了。”

  瘦猴立刻把胖墩搀扶了起来,瘦猴目光凶狠的看了一眼江成这边,两人狼狈的跑掉了。

  江莱看到两人走了,饱满的胸口也松了一口气,轻笑了一下,随后看着江成说道:“谢谢你啊,要是我哥还在的话,我肯定让他请你吃饭。”

  提到了自己的哥哥,江莱脸上的笑容渐渐的消失,眼眶里又是出现了泪花,洁白的牙齿紧紧咬着颤抖的嘴唇,不让自己哭出来。

  江成看到自己的妹妹这个样子,他的心头也一阵酸楚,他多想把自己妹妹抱在怀里,告诉她自己还活着,不让她伤心。

  可是他现在怕吓到自己的妹妹,他忍住了心头的酸楚,急忙说道:“没事,你以后就把我当你哥哥好了。”

  江莱没有出声,只是点了点头。

  “你给我做两个煎饼果子吧,我都饿死了,”江成连忙岔开话题,也许让江莱忙起来,她就不会这么伤心了。

  江莱连忙答应着,抬起手匆忙的擦了擦眼眶的泪水,便是开始做煎饼果子了。

  “这两个煎饼果子给你,你就不用给我钱了,算是我谢谢你,”江莱红着眼睛对江成说着。

  江成也没有客气,接过了煎饼果子,说道:“以后我会经常来买的。”

  “好啊,随时欢迎你,”江莱笑着说道。

  江成本来想要回家看看自己的爸妈,可是他知道自己现在这样的身份回去不太合适,这次能见到自己的妹妹就挺好的了。

  回到了车上,江成拿着一个煎饼果子对着许晴说道:“许老师,你吃一个?“

  “你叫我什么?”许晴皱眉问道。

  江成这才反应过来,连忙说道:“老……老婆。”

  江成也感觉有些别扭,明明是以前带着自己实习的老师,忽然成了自己的老婆了。

  许晴看了一眼江成手里的东西,微微皱眉说道:“不吃。”

  “我看你好像跟那个女孩很熟的样子,”许晴一边发动了车子,一边轻声问道。

  “你说她啊,她是我妹妹。”

  江成吃了一口煎饼果子,补充了一下说道:“是我认的干妹妹,她叫江莱。”

  “江莱?”

  许晴忽然想起来了,以前实习医生江成跟她提起过,有一个妹妹就叫江莱。

  现在江成死了,他妹妹应该很伤心吧?

  其实许晴以前刚认识江成的时候,也有些惊讶,正好跟自己的老公同名。

  不过那个江成跟自己老公完全不一样,自己的学生江成学什么东西都很认真,为人也很谦虚,如果不是意外的话,以后应该会成为很好的医生。

  可是自己老公,平日里就是一个很木讷的人,有人吩咐干活就去干,被人欺负了也不会反抗,只会傻笑,两个人比较起来,差的真不是一星半点。

  “以后你想多照顾她的话,就常过来一下吧,”许晴轻声说道,她也没有对江成照顾些什么,只好让自己老公来多照顾一下了。

  江成本来还怕许晴会吃醋,毕竟自己跟她是夫妻,听到了她这个回答,立刻就答应了下来。

  许晴的家位于庐阳市近郊的一方天鹅湖小区,是庐阳市最高档的小区之一。

  “许伯父,你看,这可是出自南宋大家顾恺之的手笔,知道您喜欢古画,我专程花大价钱给您买来的,”周麟笑呵呵的对着面前的中年男子说道。

  中年男子,穿着一身灰色睡衣,身材魁梧,此时正戴着眼镜,认真的观察者摆放在茶几上的古画,此人正是许晴的父亲许治国。

  “好!好!”许志军满脸赞许的表情。

  “好什么好,真不知道这样的画有什么看头。”

  这时一位打扮精致身材风韵的贵妇端着水果放在了一边说道,正是许晴的妈妈,叶竹萍。

  “竹萍,这就是你的不对了,男人喜欢的东西能跟咱们女人一样嘛,”周麟旁边一位头发烫着波浪卷发,穿金戴银的贵妇笑着说道。

  她是周麟的母亲李新月,也是叶竹萍的闺蜜,两家也有生意往来,今天李新月带自己的儿子过来,是知道了许家的上门女婿窝囊的自杀了,想要趁机让自己的儿子娶了许晴。

  这样许家只有一个独女,将来许志军隐退了,那许家的产业可就都只能交到自己儿子手上了,到时候她们周家可就厉害了。

  正因如此,李新月才会舍得自己儿子带着重金买来的古画,过来讨好许志军。

  叶竹萍放下了水果之后,坐在了一边,笑道:“喜欢不喜欢的,这个东西也太贵重了。”

  “伯母,你看你说的,”周麟连忙说道:“正所谓宝剑配英雄,贵重的东西要在配得上它的人手里,那才适合啊。”

  许志军原本就很喜欢这个画,听到这样的话,更是高兴的笑了起来,说道:“我这个大侄子,越来越会说话了啊。”

  “不过,这个画我不能要,”许志军话锋一转,颇为惋惜的说道。

  他喜欢顾恺之的画很久了,但是他可清楚,这么贵重的礼物可不是那么好收的,收了的话,要么替人办事,要么需要付出什么代价来。

  周麟一听,连忙说道:“别啊伯父,以后咱们就是一家人了,送你一幅画算什么。”

  “一家人?”许志军皱了皱眉眉头。

  李新月见状连忙解释说道:“是这样,其实我家麟儿跟你家晴儿,从小就很般配,现在又同样是主治医师,晴儿又这么年纪轻轻的就丧偶了,我看不如咱们俩家,当个亲家怎么样?”

  许志军这才明白了,原来是周家以为江成死掉了,所以这才着急上门提亲,送了这么贵重的礼物,别说他已经知道江成没死了,就算是真死了,他也不会允许自己女儿嫁给周麟。

  “谁说我丧偶了?”许晴冰冷的声音从门口传了过来。

相关文章:

阿 啊 啊 好深啊 再深点_巨物紫红狰狞含吞吐_绝品小医圣

小说推荐我的名义未婚妻-新文速递我的名义未婚妻

放几根手指算紧;高潮流白浆潮喷小说

巨无霸21天增大3厘米~让舌尖探进

在外打工和40岁女老乡_女尊虐男短篇挣扎

文章标签